第二圣殿时期的犹太文学,2022年12月9日(北京时间)周五晚七点开讲

按:按Lydia博士观点,第二圣殿的数个世纪(516BC-AD70)是早期犹太教的重要发展时期,尤其是最后的两三个世纪,不仅是希伯来圣经逐步趋于成型的阶段,更是在希伯来文正典之外产生了极为丰富的文学作品和典籍,有故事、诗歌、传奇、启示文学、历史纪事和神学释经著作。新约的作者们不仅知道其中一些文本并且有所引用。第二圣殿时期的犹太文学是了解早期犹太教思想和基督教起源不可或缺的资料。其中的所谓“次经”经由犹太人的希腊文圣经成为基督正教的旧约经书的一部分,在东正教的神学和崇拜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海报如下:

若您有感动赞赏我们事工,请点击Donate

论基督徒当有的历史观,兼论为何举白纸不等于暴动或者颜色革命

按:我们的思想受限于我们所使用的语言体系,而这个语言体系在中国是按照成王败寇的历史观经执政者特意设计而成的,用以达成他长久统治的目的。基督徒应该摆脱这种历史观及其延伸而来的语言体系,而以主耶稣爱上帝爱人的诫命和“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精神为基础,在其上建立基督徒的历史观。

首先,基督徒当拒绝成王败寇的历史观下所产生的正邪语言体系

在中国,按笔者的拙文《普通人以尽孝实现不朽的渴求》以及《成王败寇 男尊女卑的根源》,笔者认为: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地上人王就逐出了超越政权的位格性的上帝,自己取而代之;并且,儒家也以尽孝来收纳范宣子之世代得俸禄不朽观。从此,中国人主流的不朽观仅局限于今生,定睛于尽孝,小则买妻生子(所谓无后为大),大则成王败寇,做个“上帝”。正是这种成王败寇的不朽观,正邪观和历史观造就了中国的历史叙述和语言体系,而所谓“暴动”,“颜色革命”等观念就是在这种成王败寇的精神下形成的,是统治者——而非真正的上帝赋予——用以维持自己合法统治的工具。总之,成王败寇才是中国人几千年来不离不弃的真信仰,因为,纵观中国历史,从来没有哪个宗教真正成为政权的国教,换句话说,政权公开承认有一片超越它的领域。这也是笔者为何总结中国的政教关系为政权崇拜的原因。

反观西方,由于早在罗马帝国时就以基督教为国教,并且在西罗马帝国陨落时,奥古斯丁写出了恢弘巨著《上帝之城》,建立了以上帝之城和地上之城的基督教历史观框架。此后西方所建立的现代政权和话语体系都或多或少地受到教父们这种基督徒历史观的影响。

因此,我们看到,在西方世界,人们和平抗议,甚至骂国家领袖下台等做法通常都不会受到政权逼迫,被抓,或者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因为西方不把这种抗议或者谩骂定性为“暴动”,或“颠覆”政权,或“颜色革命”,而称之为言论自由或者和平示威,非暴力不合作等。

但这种情况一旦发生在中国,却通常被定性为“颜色革命”或者“暴动”等邪恶的词汇。统治者们这么定性并不一定是他们真的站在正义的一方,而是成王败寇的信仰使然,它要以这种信仰裹挟国人来实现它“正义”地屠杀它所定性之团体的目的。关于这点,八九六四大屠杀就是一个代表(尽管有违人天然的良知,然而它就是要这样震慑人心),可以说,成王败寇的信仰和历史观不除,八九六四的屠杀就会继续重演。统治者们深知这套成王败寇话语体系的重要性,并且用起来也毫不知耻,反而是义正言辞,因为钱袋子,枪杆子等都在它手里。它俨然以为自己是上帝,做起来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其次,我们当以主耶稣爱上帝爱人的诫命和“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精神建立基督徒历史观和正邪语言体系

然而,作为天国子民的基督徒,其思想不应受到成王败寇历史观下语言体系的禁锢。基督徒有两个身份,一个天国子民的身份,一个地上公民的身份,然而,天国子民的身份优先,地上公民的身份跟随;基督徒相信来生,而今生只不过是预备进入来生的一场竞赛(参林前9:23-7);因为我们的盼望不在今生,而是来生,不是为着那能坏的冠冕努力,而是为着那不能坏的冠冕努力。

纵观人类史书,在缺少神国视角的情况下,几乎都是一部成王败寇史。这一点不拘是中国历史如此,中亚历史如此,欧美历史也是如此。因为,掌权者当然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一方,而被它打败的是邪恶的一方,并且绝大部分能找到的史料都是在政权的许可和鼓励下而出来,难免不带着成王败寇的影子。而至于他们当时除了政权更替,战争等重要事件外,其他层面记载都十分有限。然而,站在神国的视角,这些所谓的伟大的帝王有多少会得到上帝的纪念和眷顾呢?我相信是很少的,按奥古斯丁的观点,他们不过是地上之城,是地上之城的历史,而非上帝之城的历史。当我看到蒙古大军攻下一座几万人的城池,烧杀抢掠其中的居民,几天之间,城内居民所剩无几,甚至这座城被永久抛弃时,我无法称颂成吉思汗是一位伟大帝王。想想,历史上有多少帝王的所谓丰功伟绩是以多少老百姓的家财甚至性命筑成的,站在神国的视角,我无法称他们为大帝,我宁可相信他们在地狱里。

反观圣经新旧约,以及后来在教会历史上形成的教会史,殉道史,沙漠教父言行录,教父们的讲章,书信,护教灵修著作,圣人传记史等教会经典文献,虽然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很多历史细节,思想和故事无法详细描述。但整体上,它们属于上帝之城的史料。这些文献是我们建立基督徒历史观的基础,因为上帝不看人的外貌(当然包括地位高低等),而是看人的内心。而作为天国子民,基督徒被赋予了爱上帝爱人的诫命以及“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呼召,地上的任何政策,思想语言体系若与此相悖,基督徒当拒绝。

问:站在基督徒历史观的角度,为何举白纸不能算为“暴动”或“颜色革命”?

答:对基督徒而言,举白纸不是暴动,也不是颜色革命,更不是推翻政权(关于这些词汇在成王败寇历史观下的使用上面已经讲明了,这里不再详述)。

而是基于基督徒的历史观来表达对政权的诉求和提醒,因为核酸清零的政策已经威胁到老百姓生命财产的安全——已经让老百姓失业无收入;只能在家天天抢菜;被封控无法出门;很多病人无法就医死了;孕妇生产无法得到及时救治;很多人因无收入买不起东西活活饿死;起火灾出不了门活活烧死;各种码限制老百姓的出行等等不一而足。这种看似关心人健康的初衷俨然成了杀人的利器,并且不能抱怨,不能诉求,只能服从(=等死)。按基督徒爱邻舍如己的诫命,我们不能见死不救;按“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呼召,我们应该大声诉求:为饥饿的诉求吃的,为口渴的诉求喝的,为受冤屈的鸣冤,为失业的诉求就业机会,为被封控,被码限制出行的诉求自由出行,为因这种诉求而受逼迫,被抓的人诉求放人。

我们以非暴力的形式为一切受苦受难,受冤屈的百姓发声,当这种发声受阻(404)的时候,我们举起一张白纸来代表这些诉求并没有错,反而符合上帝的旨意。我们这样做是以天国子民的身份来督促政权做它应该做的事,不是以成王败寇的历史观和信仰来压榨百姓,而是关心老百姓的疾苦,保护他们的周全,打击犯罪,让他们有饭吃,有正经活干,过一个正常的自由出行(而非监禁的)生活。

记得当年大跃进时,好多人不收庄稼,只是炼钢,结果饿死了三千万人,镇子一个一个消失。据说整个二次世界大战天天打,拼命杀才六千万人。笔者不愿这样的历史重演。老百姓诉诸武力是不对,然而等着他们以“暴动”“颜色革命”之名大肆屠杀就对吗?对于这种暴力屠杀,基督徒能逃则逃,遇到性命危险时至少可以为了保命的缘故诉诸武力以自卫。如果他们完全不听老百姓的心声和诉求,不惜以杀人的政策或者武力杀光几乎所有与之意见不一致的人,那么,百姓中若出现暴力反抗的事件就在所难免了。因为这种暴力不见得完全不是上帝的心意,因为为了保护更多的百姓免于屠杀发动战争是情有可原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反观史书上记载的所谓叛乱或暴动,就要换一个视角了。例如,笔者读中亚历史时,不是战争就是各种叛乱频发。究其原因,叛乱多是因为掌权者仗势欺人,横征暴敛,让老百姓苦不堪言,活不下去了。老百姓转念一想,你不把我当人,我横竖都是死,何不勇敢的反抗,为自己争取一些自由和活下去的希望呢?于是,他们在史书就被记载为“暴动者”,好像他们都是大恶人。试想一下,如果老百姓有吃有穿,生活相对安逸,各种诉求都有政府部门来解决,他们吃饱了撑的,要“暴动”去反抗。

然而,权力是撒旦的诱饵(参太4:8-9),往往暴动的人尝到甜头就会逐渐变得更那些欺压百姓的暴君一个样,不敬畏上帝的人往往会掉进撒旦的这个诱饵中。

唯有基督的爱能缓和这种成王败寇的历史车轮(我不说能彻底解决,若是能基督就不用上十字架了),唯有基督的爱能赶走魔鬼的诡计。因为在一个超越政权的领域,基督徒们可以借着基督的爱让神的国稍微降临人间,正如主祷文说的:“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只有在基督教的信仰体系下,我们才能打破成王败寇的历史观以及它们使用的语言体系。因此,笔者建议大家要杜绝成王败寇的历史观下所使用的一切语言体系和正邪概念,基督徒应该站在上帝的国的角度来看人间的张力,冲突和斗争,因着爱邻舍的诫命,在世上行公义,好怜悯。我们行事为人,不应看政权的眼色,不只是细查人间的法律,更当查看神的话,尤其是那拯救人的,爱上帝爱人的律法。

因此,在一切张力和斗争中,我选择站在受苦受难,受冤屈的老百姓一边,因为上帝是孤儿的父,寡妇的丈夫,受冤屈之人的伸冤者,是一切受苦受难之人的安慰和帮助。

About US —Calling the scholars and donations to Chinese speakers

About the Name: The Light Comes From the East 光从东方来

ex oriente lux is a Latin phrase, meaning the sun raising from the east. Our aim is to introduce the eastern churches to the Chinese speaking people. From a historical and geographical perspective and camparing with the Catholic and Protestant in the west (mainly in the Western Europe and American) , the eastern churches primarily includes the Orthodox churches (mainly Greek and Russian), Syriac churches, Coptic churches, Armenian churches, Ethiopian churches, and even Chinese churches (since it is located in East Asia).

Our Vision

First, We take a hitorical and geographical approach——that is the angle of eastern churches, not Protestant and Catholic, to the eastern churches.

Second, academic research is our means and foundation, but it is not our purpose. Our purpose is to pleasing God in our real life.

Third, Our purpose is mainly to introduce the tradition of the estern churches through translation and academic researches, to fill the gap (at least ardity) of eastern churches in Chinese world.

Fourth, our co-workers and scholars should be Christians. All of them have the basic methodology of “building the house on the rock” (cf. Matt. 7:24-27).

Fifth, cultivating the future generation of Christian scholars.

Sixth, we fulfill the needs of the kowledge about the eastern churches in the academic level; and at the same time, we also cover the pastoral needs of the churches and the practical purpose of the Christians for Chinese speakers.

What are we doing?

First,Translations and pulications: 1) the tranlations of primary sources from its original language; 2) the tranlsations of modern academic researches.

Our translation project will be divided into two part:

1) Concerning the ancient classic Church litereture, we will tranlsate them into Chinese from its original language, that is from Greek, Syriac, Latin, Coptic and so on (of course, we will also concern their tranlsations in modern languages) . Our goal is to publish these translations not only for the conventional of Chinese academic level, but also for the more general Chinese readers. Our website will share sections of our tranlations for tasting the Patristic thoughts and their spirituality.

This Project’s details as following.

First draft: Philokalia introduction (《爱神集导读版》), I translated ten articles of Philokalia according to the instruction of the Philokalia class I took with Fr. Maximos Constas in Holy Cross Hennelic College in 2016. For the sections on this website, please see.

Ongoing: The Spirituality of St. Basil (《巴西尔灵修选集》), I just translated the part of his spiritual letters, right now, I am translating his Long Rules.

Ongoing: Hymns On Paradise (天堂之歌) by St. Ephrem the Syrian.

2) Concerning the modern academic research about the primary sources, we will translate the books and articles of famous scholars in the eastern churches into Chinese, so that on the one hands, the readers can know how the modern scholars’ interpretations of the primary sources, on the other hands, our project can keep up the steps of modern academic researches.

The details of this project as following.

Ware, Kallistos. “St. Nikodimos and the Philokalia .” In The Philokalia : A Classic Text of Orthodox Spirituality, edited by Brock Bingaman, Bradley Nassif, and Inc ebrary, 9–35.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2.

Fr. Maximos Constas. “Nothing is Greater than Divine Love’: Evagrios of Pontos, St Maximos the Confessor, and the Philokalia.” In Rightly Dividing the Word of Truth, edited by Andreas Andreopoulos and Graham Speake, 57–74. New York: Peter Lang, 2016.

The Jesus Prayer: Method from Sophrony, Archimandrite. His Life Is Mine (Crestwood, N.Y.: St. Vladimir’s Seminary Press, 1977), 112-120.

Note: Right now, we don’t have a specific publishing company to publish our translations, So if anyone knows any possibility of this, please let us know.

Second, Academic researches: 1) The Light from the East(《光从东方来期刊》) ; 2) blogs (博文) ; 3) Eastern Churches (《东方教会》)

1) The journal of The Light from the East (《光从东方来期刊》) is quarterly publication with specific themes, notes and bibliogrphy. It serves for general Chinese readers.

The details of this project as following.

2) the blogs includes reader questions and answers and some thoughts and events from the daily life.

3) The journal of Eastern Churches (《东方教会》) will be our next step when the scholars and fundings are well established. This journal will specifically serve for the Chinese academic scholars. However its initial step begins with the tranlsations of modern academic researches on above.

Third, the education aspect will includes 1) the free academic lectures and 2) Areopagus Workshop

1) About free academic lectures, we will invite the Christian scholars (Cross denominations) on the eastern church to have the lectures for the Chinese audience.

We welcome all Christian scholars who interested in envinglizing the Chinese speakers into Orthodox (or generally the eastern churches) to join this project. We will offer the simultaneous interpretation for the scholars who speak in english or other modern languaes. We will share these lectures through Youtube and other network disks.

If any of you interested in this project, please do not hesitate to contact me with this email: 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 Or you have a wechat, you can scan this:

The details of this project is following.

Nov. 11, 2022: The sayings of desert fathers: an introduction by Yongjia Yuan

Nov. 25, 2022: The welfare built by St. Basil by Daniel Li

….

2) Areopagus Workshop is a online study workshop for anyone who interested in further studies of eastern churches. Our teachers will come from the scholars in free academic lectures. The classes will divided into three catagories: (1) general studies classes, including the church history, general intrucation of Bible studies; (2) specified classes, such as the spiritual, liturgical, canonical classes; (3) ancient language classes, such as the Ancient Greek, Syriac, Latin, Coptic, Russian, Sogdian.

The details of this project is following.

(1) general studies classes: Jesus and Apostolic Fathers, the Church history Second seasons from apostolic fathers to 400 AD: Latin tradition ten classes, Greek tradition ten classes, Syriac tradition ten classes.

(2) specified classes: Philokalia introdcution class, the Saying of desert fathers: an introduction class.

(3) ancient language classes: the elementary Greek, the Intermediate Greek

Our ministries are serving the Chinese speakers by introducing the eastern churches, especially the Orthodox. May the light coming from the incarnation also shining to all Chinese speakers. If anyone interested in our ministries and projects above, please let us know through this email: 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

If you want to make a donation for our ministries, please click here.

About me

Yongjia Yuan
  • 2021-2024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MPhil/PhD Candidate
  • 2019-2021                      Boston College School of Theology and Ministry, MTS (Syriac Christianity)
  • 2017-2018                      Hellenic College Holy Cross, ThM (Greek Patristic Spirituality)
  • 2015-2017                      Hellenic College Holy Cross, MTS (Christianity and History)

巴西尔的福利院讲座(油管与回放)

按:讲座非常精彩,教父基于爱邻舍的诫命对社会贫苦人的关注一下子就起来了。此次讲座给中国教会和中国社会在慈惠方面的事工提供一个全新的理论基础。

网盘音频: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rUXMniI0sIf3GolJgW8eZQ?pwd=fk9k 提取码: fk9k

网盘视频: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buzKuAue7UmIqXBupBBXpg?pwd=d19g 提取码: d19g

讲座回放如下:
https://us02web.zoom.us/rec/share/8xqC0zS8HalKWW5d0xirs3hKpNEj2ejy-JqZG1h2uTL3J-AJ_jpwORbkE4uvKMz6.QSyfPHN1huZgoEIs

密码: H7pb3V@8

油管视频

讲座海报如下:

《沙漠教父言行录》与心祷默观传统讲座(讲稿+网盘+油管)

沙漠教父言行录文字讲稿

讲员:袁永甲

讲稿整理编辑:艾莉姐妹

按:此讲稿经艾莉姐妹辛苦编辑,讲员本人确认而成,以方便广大读者直接阅读讲座内容。读者须知,此讲稿并非照搬全部讲座内容。讲座中的一些细节未必见于文字稿。另,本讲稿不含问答讨论部分。

参考资料

目前研究《沙漠教父言行录》比较前沿的一个学者,是约翰•沃特里 (John Wortley),他翻译了两本著作,一是主题版的《沙漠教父言行录》,一个是无名版《沙漠教父言行录》[1],都是从希腊版本翻译的。此外,则是“橡树”出版的《沙漠教父言行录》[2],是由陈延忠根据一个英译本[3]翻译。

一、研究灵修传统的方法论

我们先谈研究灵修传统的方法论问题。现代的方法论是:学习、研究的对象,跟学者的为人和思想,没有太大关联,这叫“对象方法论”。但这不是古代的沙漠教父们的方法论。

阿爸伊西多尔说,“行而不言,要比言而不行好。因为前者行得合宜,即使静默不言也是有益的;后者即使说了很多也毫无益处。当语言与生命相符时,它们就共同构成了全部的哲学。”(阿爸伊西多尔.1)
阿爸雅各也说,“我们不需要只懂得‘口到’的人,因为当今的时代,人群中的话语已经太多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手到’的人。因为只懂得说话,是不会结出任何果实的。”(雅各.4)

所以,“沙漠教父”的灵修传统,是一个非常强调把圣经的教导践行出来的传统。他们不把研究、阅读的福音书,与自身的生命割裂;恰恰相反,他们愿意把自己的生命,完全地投入到主耶稣教导的福音书的教导当中去。

教父们的这些话对你们、对我、对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都是一个提醒。 因为在我们的时代,一谈及基督教教育、基督教思想、基督教研究,就会发现,这些领域的专家很多。但他甚至可能还不是一个信徒,就遑论投身到信仰生活的实践中了。而作为一个信徒,我愿沙漠教父的方法论就是我的方法论;这也是我一直研究灵修传统的原因。我不认为一定要用诸如“宗教现象学”的方法论,才可以处理这些文本。不是的!我们就用主耶稣的“把房子建在磐石上”(参 《马太福音》7:24“所以,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 的方法论,来探讨《沙漠教父言行录》的文本,来重拾教父们的传统、精神。

二、沙漠教父兴起的背景

沙漠教父兴起于君士坦丁之后。我现在要给大家看一张地图,这是我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和地理位置绘制的。

图的右半部分,是东方教会真正的发源地。一般来说,现在的教会论、教会史观,是把重点放在了地图的左边,即现在的西欧和美国。但以欧美为中心论的教会史观是不足够的,因为它忽略了教会的起源。

当我们谈及的沙漠教父时,其地理位置是否就仅限于沿着埃及尼罗河周边的沙漠地区,也就是上图放大的部分思科提(Scetis), Nitria, 安东尼住的地方以及Pechomius建立的修院地区呢?不是的。 在埃及的修道主义兴起的同时,西奈山(摩西的西奈山)就已经有修士了。在巴勒斯坦的加沙沙漠地区也有修士,同时,安提阿的周边也有修士出现。此外,还有很多人去郊区、山上修道。

根据“金口约翰”的传记,他曾在安提阿附近的一座偏僻的山上,师从一位当时的隐修士,过修道的生活。从安提阿再往东一点,就是现在的叙利亚的艾德萨地区,也是一个修道的重镇。唐朝的时候,景教的叙利亚教会,就是从这里,将福音传播到了中国。从艾德萨地区再一直到亚细亚地区,就是当时(4世纪中叶)以巴西尔主导的位于城镇附近的修道中心。 所以, 《沙漠教父言行录》,不只是收录了位于埃及亚历山大城以南、尼罗河周边的沙漠地区修士的言行,还有差不多一半是在安提阿、艾德萨、加沙和西奈地区。 所以,如果我们说修道主义源于埃及,其实有失偏颇;真正的修道主义,是在埃及、巴勒斯坦、叙利亚地区同时兴起的。

有学者认为,之所以在这里有这么多修道的圣地,是因为在犹太教里面有一个艾赛尼派,他们已经开始了这样的运动。圣经中的施洗约翰就过着一个类似这样的生活,这也有一定的道理。

而修道主义在西方的兴起,因由一名叫卡西安的人。他从罗马尼亚来到沙漠地区,然后又返回到罗马。后来,他就在西欧定居,建立修院。他是为数不多的、来自西方的一位沙漠教父。卡西安之所以有名,是因为他拜访了很多的当时的阿爸, 然后写了一部《会谈录》,系统性地总结了交谈的内容。从很多意义上,卡西安也是传承了沙漠教父的思想。

三、“赐一言”传统

在文本中,我们经常会读到,“阿爸,请赐我一言,使我能够得释放。”从希腊文看,它其实是“请赐我一言,使我能得救。”此传统从何而来呢?

 我个人认为,是从主耶稣来的,在圣经里有两段非常类似的记载与此相关。第一段记载,直接影响安东尼成为了一个修士:经上记着说,有一个人来见耶稣,说:“夫子,我该作什么善事才能得永生?” 这里,“得永生”就是“得救”的意思。耶稣告诉他,你要遵守诫命。那个少年人说,我遵守了。然后耶稣又告诉他,“你若愿意作完全人,可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参太19:16-21) 这就是非常重要的、灵修传统的一个根源,它根植于主耶稣的话。

请注意“愿意作完全人”这三个(希腊文)字,它意味着在教会最初建立的时候,就有了两个不同的人群。一是“愿意作完全人”的,一就是普通的基督徒。

在以安东尼为代表的埃及,有“愿意作完全人”、变卖所有的、离世绝尘这样一个传统;而在叙利亚,有一个“天婚”的概念。“天婚”,就是嫁给基督了。保罗在《哥林多前书》里也阐释了这个传统,他说,过独身生活更好,因为独身的人是讨主的喜悦,结婚的人是讨配偶的喜悦。所以,教会从一开始,就一直有为主独身的人。在我看来,这一批人,就是修士最初的原型之一。

我们再来看另外一段与“赐一言”相关的话。一个律法师起来试探耶稣说,“夫子,我该作什么才可以承受永生?” 然后耶稣就告诉了他“爱上帝”、“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在沙漠教父里面,这两条诫命称为“拯救人的诫命”(参路10:25-28)。也许,对于一些中国教会的人来说很难理解,既已“因信称义”了,为何还需要做什么才能承受永生呢?但是,这原本就是圣经的一个张力。而沙漠教父们,就承载了圣经的这个传统。也因此,就源源不断地有平信徒、修士去向阿爸们求教:要做什么才能得永生?

以上,就是我理解的“赐一言”传统的来源。

四、《沙漠教父言行录》的文本形成过程

口传

现在我们来看言行录成书的过程。整个成书的过程是其实非常复杂的,因为要编辑的文本一直非常不稳定。而文本之所以不稳定,是因为它基于一个口传的传统。而之所以有“口传”,是因为前面提到的“赐一言”的传统。 从三世纪末到五世纪,历经近两百年的时间,“赐一言”就形成了一个师徒相授的口头传统,这也就是《沙漠教父言行录》的骨架。

但直到四世纪末,还没有人考虑将这些言行编辑成书。根据学者的观点,成书历经了三个过程。

第一阶段,是编辑者对口传保留下来的言行进行了修改、增减,并且加入阿爸们的一些属灵的故事,形成了最初的文本。

第二个阶段,文本不断地进行编辑和修订。因为在这个阶段,口传的传统仍然存在,和书写的文本并行。于是,文本就不断地进行修订。 另一方面,因为当时有不同语言,又增加了文本的不稳定性。例如,埃及的沙漠修士大多说科普特语; 安提阿、艾德萨的修士,讲叙利亚语;而加沙地区有人说亚兰文。但将这些口头语言笔之于书的,却是希腊文,因为这是当时知识分子的语言。 所以,在这个语言转换、翻译的过程中,也带来文本的不稳定性。顺便一提,为何安提阿教会跟叙利亚传统有很深的联系呢?因为安提阿教会的神职人员、主教们,用希腊文进行写作,但是安提阿的乡间谈话却是用叙利亚文。

第三个阶段,则是到了五世纪初的时候,思科提等沙漠地区,遭到了政治家的摧毁。 很多的修士远避到了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地区,也就是之前提到的加沙、西奈、安提阿、艾德萨等地,进一步将言行录传扬开来。这就是整个《言行录》的大致形成过程。

版本

希腊文的版本有三个:分别是《字母版》,《无名版》,《主题版》。《字母版》就是将有名字的阿爸,按照人名的字母进行排序,我们现在看到的中文版《沙漠教父言行录》,就是这个版本。但《字母版》目前还没有校勘本,只有PG的版本,它是五世纪末形成的。

《无名版》,是与《字母版》同时出现在五世纪末期的。编辑者当时将没有名字的阿爸,附录在《有名版(即字母版)》的后面,并且按照主题进行排列。但是《无名版》当时还在持续地增加和修订。不但希腊版本如此,叙利亚的版本 也是如此。

第三个大约是六世纪中后期出现的,叫做《主题版》。它是把言行录的内容,按照21个主题、分门别类地写出来。每一个主题首先列出有名字的阿爸的内容,然后是没有名字的阿爸。后来,又加入了“思科提的以赛亚”的《灵修箴言》。因此,相比较早的《字母版》和《无名版》,《主题版》又增加了新的内容。

我们再看看其他语言的版本。沙漠教父的言行录并非专属希腊(语)教会的灵修方式,它在成书的同时,就有了拉丁语和叙利亚的译本,稍后就有了科普特语版本。拉丁译本是在六世纪中叶翻译的, 叙利亚版本很可能是5世纪末就开始翻译了。

叙利亚版本书名叫《天堂之书》,或者《教父之言》。它增加了很多希腊版本没有的内容,对于叙利亚教会(景教)的灵修有非常深远的影响。而《天堂之书》与我们中国有关。在中国新疆的吐蕃地区,发现了粟特语译本的残片,是从叙利亚的《天堂之书》翻译过来的。

 再有,就是阿拉伯语版本,它的手稿最初是在14世纪初发现。此外,还有埃塞俄比亚版本,亚美尼亚版本,Georgian版本。

由此可见,《沙漠教父言行录》的影响,是极为深广的。

言行录与圣徒传记

我们应该意识到,《沙漠教父言行录》与后来的圣徒传记之间的关联。我的看法是,圣徒传记当然是参考了福音书的模板,但有两个来源。

其一是在初期教会受逼迫的时候,很多信徒为主殉道了。记载他们殉道精神的作品,就是“殉道记”。而沙漠修士虽然不是殉道士,但是从教义上他们也被称为“白色殉道”。他们的言行录,是从灵修的角度来书写的圣徒传记,所以也成为很多圣徒传记的来源。

《沙漠教父言行录》起初只有一卷的,但由于它是一个照着福音书的模板的活传统,其的内容一直在扩充——比如后期教父言行的录入等。因此到了11世纪,出现了一个扩充版的《沙漠教父言行录》由保罗•艾薇耶提诺编辑的,就叫《艾薇耶提诺 (Evergetinos)》有四卷之多。后来的圣徒传记都仿照了《沙漠教父言行录》的模式,要么记述弟子与神师的对话,要么讲述圣人的生平事迹,其目的是为了将圣人的灵性借着这种传记的方式传递给后来的信徒,让他们得到灵性的滋养。

如果你站在一个学者的角度,会认为圣徒传记很复杂,因为它的文本不稳定,一直在补充和变化当中。 但如果你站在一个活的传统的角度,你就能欣然接受这种变化。因为每一代的圣徒,都承袭着传自耶稣基督和使徒的信仰,他们的言行是赐予人生命的。每一代基督徒,都可以把他们的言行,当作真正的属灵的书籍去阅读。而书面的圣徒传记,不过是因应这种活的传统,而做出的记录。因此,与其说它是不稳定的、变化的文本,不如说它也是一个活的文本。

五、《言行录》的主题与《天梯约翰》的主题

我们现在再来比较一下这几个版本的主题,下面两张图红色字体的内容,表示两者共同的主题。我们合理的推断是,《主题版》的主题是借鉴《无名版》而来的。 因为《主题版》是在《无名版》之后的一百年左右出现的。

我们再来比对7世纪出现的,著名的灵修著作《天梯》的主题。从下图可以看到,作者“天梯约翰”把灵修的阶段分为30个阶梯,而这30个阶梯的大部分,与《沙漠教父言行录》的《主题版》有许多类似、甚至一致的内容,比如遁世、免于情欲、顺服、悔改、静谧等等。

所以,《沙漠教父言行录》跟天梯约翰之间有着非常深远的联系。可以说,天梯约翰是以自己40年的灵修经验,系统地把整个灵修的过程,以天梯的方式呈现出来了。但这些内容在教父言行录中早已有之,“天梯约翰”并没有发明什么新的东西。

我们来看一个例子。在《天梯》中,“八德”对应着“八种情欲”,而这“八种情欲”是从艾瓦格里 (Evagiros) 和卡西安 (Cassian) 的传统来的,他们写过《八种情欲》。而艾瓦格里和卡西安的八种情欲,又是从沙漠教父来的。 我们知道,《沙漠教父言行录》不是一部系统化的著作, 但同时代也有系统化的著作。这当中,有许多艾瓦格里的作品,“论祈祷”,“论灵知”,“论八种情欲”,“论八种恶”等。艾瓦格里可谓是总结沙漠教父灵修精神的第一人。此外,还有卡西安写的《会谈录》。另外,还有大马加略(Makarios)写的讲道集。 所以,“天梯约翰”从这些作品中吸取了沙漠教父的灵修精神,而成就了他的传世之作。

六、沙漠教父与“心祷”传统

心祷传统源自于主耶稣“进屋,关门,祈祷你在暗中的父“的教导;见于践行“尽心尽力尽意爱主你的上帝”的诫命;见于要“警醒祈祷,免得入了迷惑”的教导;亦见之于八福之“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使徒保罗亦说要不住地祈祷。在君士坦丁之前(1-3世纪),心祷的教导散见于使徒教父著作;在君士坦丁之后(4世纪开始),心祷的传统得以显明,并逐渐形成体系,其中以埃及和叙利亚地区尤为卓著。

我们不能简单地将耶稣祷文等同于心祷传统,它只是心祷传统的一种表现方式。关于耶稣祷文最早的记录,来自于5-6世纪的阿爸腓利门。早期教会也会以“不止息的忆念上帝”,或者简短地“箭头祈祷”来表达。总之,心祷就是使自己的心思时刻专注于主耶稣,或者稍微宽泛一点,时刻默想圣经的话。心祷的传统与教会传统以及其下的修院传统息息相关,无法照搬,或者拿来就用[4]

现在,我尝试将沙漠教父的“ 静谧”和“祷告”,与《爱神集》(又名《慕善集》)做一个连结。在“天梯”系统里,“静谧”和“祷告”放在28级和29级,位置是比较高的,但在《爱神集》里面,这两者是一个基础。那么,《爱神集》的目标是什么呢?是“清心”/“圣祷”,或者说是“心祷”/“默观”。这个传统,与沙漠教父相关吗?通常认为,心祷起源于静修主义传统,但是我认为,在沙漠教父时期,就已经有了心祷的传统。

试想,沙漠教父们不工作、不娶妻生子、不求名求利,却变卖财产,绝尘而入沙漠。他们住洞穴、穿粗衣、避不见人,以面包和盐为食,几十年如一日。他们去沙漠的目的是什么?在这种生活状态下,他们每一天的目标又是什么?卡西安在《会谈录》里说:沙漠教父们认为,基督徒的终点是天国,但达到终点的手段是“清心”。所以我说,这就是“心祷”传统在沙漠教父时期的初见端倪。

我们来看《沙漠教父言行录》中的几段话。

无论是哪一个人,要常将上帝放在眼前;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按照圣经的话语;无论住在哪儿,不要轻易离开。你若能遵守这三项法则,必定能得救。(安东尼3)

第一句话,“要常将上帝放在眼前”,就是我们说的“清心”/“圣祷”。 因为心祷就是不止息将心思放在上帝那里。

有人问阿爸阿伽同说:“哪个更好,攻克己身,还是内在警醒(σωματικὸς κόπος, ἢ ἡ φυλακὴ τῶν ἔνδον)?” 老先生回答说:“人就像一棵树,攻克己身是树叶,内在警醒是 果子,这是根据经上所说的:‘凡不结好果子的树就砍下来,丢在火里。’(太 3 : 10 )因此很明显,我们的功夫应该朝着结果子去做,即是说:谨守心灵;可又需要树叶的保护与衬托,那就是攻克己身。”(阿迦同8)

从希腊文看,这个问题就是“肉体的劳苦和内在警醒哪个更好?”肉体的劳苦是禁食、不睡、穿粗糙的衣服之类的。而“内在警醒”就是我们所说“清心”/“圣祷”。

耶稣说,入口的物不能污秽人,唯有出口的才能污秽人。出口的就是从心里面发出的各种邪念。但若我们没有内在警醒,不可能意识到我们心里发生的这些邪念。(想一想我们的生活,一天把时间用来看电视、浏览手机,我们哪有内在的警醒?)

修士们如何达致内在警醒呢?他们终日的生活,以祈祷,读诗篇,唱诗,背诵经文为念;顶多每天下午,花一两个小时来编织篮子,以换取基本的生活用品。他们以此种生活达致“内在警醒”,或说“清心”。与此同时,他们还体现出一种外在的德行。比如有些修士被强盗抢劫,他们就主动把自己的东西送过去,帮强盗驮上,让他抢走,他们认为这是很好的事情。

然而,修士们同时也清楚地意识到,靠自己是不可能战胜魔鬼、达到“清心”的。魔鬼存于世上几千年了,斗争经验远超人类。 他们只有靠主耶稣才能战胜,这也是道成肉身的意义。基督给我们做了争战的榜样,他也赐给我们力量,可以战胜魔鬼。

阿爸阿伽同又说

一个人做善事,只要坚持下去,必定能完成后休息。可祷告却是争战到最后一口气的斗争。(阿伽同 9)

这一段告诉我们,对于修士们而言,祷告不是可有可无,也不是每天花十几分钟就能完成的。祷告是属灵的一个呼吸,不呼吸就会死亡;祷告是唯一能做到清心的途径,除此之外没有别的途径。

儒、释、道也说“清净心”,而且说靠自己能达成。但基督教说,我们必须靠着主耶稣,靠着与他不止息的相交才能达成。只有不止息地祷告,才能有真正的内在警醒,才能真正地使人达到一个清心的地步。

七、沙漠教父与“耶稣祷文”的起源

“一个老人家非常勤奋,却身穿草席,他去找阿爸亚摩纳。阿爸见到他身穿草席,就对他说,”这对你起不了作用。”可老人家这样询问他:“有三个念头困扰我,使我做不了决定:我应该到沙漠去漫游,还是到无人认识我的陌生之地呢?或者应该把自己关在斗室里,不开门让别人进来,每两天只吃一顿餐呢?”阿爸亚摩 纳回答说:“三种方式对你都不合适,你最好是静坐在自己斗室 里,每天吃些许,经常将税吏忏悔的话反复思想 (ἔχε διαπαντὸς τὸν λόγον τοῦ τελώνου ἐν τῇ καρδίᾳ σου),这样你就能得释放。”(亚摩纳.4)

税吏是怎么忏悔的呢?“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吧。”(路18:13)。而这一句,其实就是耶稣祷文后半部分(按耶稣祷文全文为:“主耶稣基督,上帝之子,怜悯我罪人”)。可见在当时,就已经有了耶稣祷文的雏形。当他们经常将税吏的话反复思想,不断地将这句祷文向上帝祷告的时候,这就是后来所说的“心祷”,也就是“不住地忆念上帝”。(参看笔者拙作《清心即忆念上帝》)

“ 阿爸迪奥那说,我们若将自己的心转离对上帝的默想就会成为肉体情欲的奴隶。”(阿爸迪奥.1)
 “矮子约翰说,警醒的意思就是坐在自己的斗室中,不住地忆念上帝。”(矮子约翰.27)

在这里,“警醒”与忆念上帝是一体的两面。只有不住地祷告,才能警醒。

上述的例子不一而足,所以我们可以大胆地说,在沙漠教父时期就有了“心祷”。按照教父们的说法,“心祷”在主耶稣的教导里就已经隐藏着。若不然,保罗所说“不住地祷告”,就是一句空话。所以,当言行录里提到“你要不住的祷告”,“你要把你的心放在上帝身上”,“你要无时不刻把自己放在上帝面前”,诸如此类的话,其实都是在说同一件事,就是“清心圣祷”。

我们祈祷就是达到静谧。

正如鱼儿离开了水过久会死,同样修士若离开斗室 流连在外,或者与俗人消磨时间,就失去了内在安宁(ἡσυχίας)的深度。所以正像鱼儿要赶紧回归水中,我们也要赶紧回归自己的斗 室,恐怕在外流连太久,就会失去内在的警醒 (τῆς ἔνδον φυλακῆς)。(安东尼.10)

安东尼说,正如鱼儿离开水过久会死,同样修士离开斗室流连在外,或者与熟人消磨时间,就失去了内在的安宁。 Hesychasm(ἡσυχίας)在希腊文中就是安静的意思。它不仅是嘴唇静默,更指是内在心念的安静,即静心。我们心就像一片平静的湖水,我们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或者说出什么,都会进入心湖荡起涟漪,这样,我们的心就平静不下来。因为,我们的心只有在上帝那里才能平静,这是基督教灵修的一个核心。正如,奥古斯丁说,我的心只有在上帝那里才能得到安息。

心是如何得到安息的呢?就是借着这种不止息的忆念上帝,不住地向他祈祷(这就是心祷的意思),才能得到心灵的平静。 因为我们所有的罪行都是从心发出的,耶稣说,你们要洗净杯盘的里面,使外面也干净了。他批判那些法利赛人,只做表面功夫,心里却藏污纳垢,充满了邪念,那是不行的。这样看来,沙漠之修士们对得救的理解跟我们现代人是很不同。在他们看来,得救是非常难的,一定要付出努力的,甚至可以说一定要达到这种清心的地步才行的。

有人问蒙福的阿瑟纽:“您说这是什么道理:我们受过整全的教 育,拥有广博的知识,仍是一无所长;而这些埃及的农民却拥有 这么多美德?”阿爸阿瑟纽对他说:“我们从世俗的教育中的确得 不到什么,可这些埃及的农民却靠着辛劳获得了许多美德。
有一天,阿爸阿瑟纽向一位埃及的老修士询问关于自己思想的 对错。有人知道了来问他说:“阿爸阿瑟纽,像您这样博学的 人,受过上好的拉丁语和希腊语教育,又为何向这个农夫求问 呢?”他回答说:“我的确学过拉丁语和希腊语,可我对这位农 夫话境中最基本的知识都还不懂呢!”(阿瑟纽Arsenius.5-6)

在灵修传统中,有一种获得知识的方法,它不同于世俗的学术研究——学原文,读古代文献,写学术论文,著书立说等(笔者就是这样获得知识的),而是源自于与上帝直接相交的经验。这种经验不等同于书上记录的知识,不是单纯的理性思考,而是践行圣经的话,真的做到知行合一。他们将自己的一切,包括自己的命付诸于活出主耶稣的教导。

沙漠修士认为,一个人若达不到清心的地步,是不能解释圣经的。 所以,沙漠修士终其一生,都投入到了对“清心”的追求之中。

(讲稿完)


[1] 主题版,参:John Wortley, The Book of the Elders : Sayings of the Desert Fathers : The Systematic Collection (Trappist, Ky. : Collegeville, Minn.: Cistercian Publications , 2012); 无名版:John Wortley, The Anonymous Sayings of the Desert Fathers : A Select Edition and Complete English Translation (Cambridge, U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3); 名字版:John Wortley, Give Me a Word : The Alphabetical Sayings of the Fathers (Yonkers, New York: St. Vladimir’s Seminary Press, 2014).

[2] 安东尼等著, 《沙漠教父言行录》, 陈廷忠 中译 (北京: 三联书店, 2012).此后引用均按教父名.节数注明,若有笔者调整的翻译,笔者会附上希腊原文。

[3] Benedicta Ward  1933-2022, The Sayings of the Desert Fathers : The Alphabetical Collection, Rev. ed.. (Kalamazoo, Mich.: Cistercian Publications, 1984).

[4] 关于心祷操练,请参考笔者关于灵修的系列文章,以及爱神集导读版的译作节选

网盘+回放+油管

讲座网盘地址如下:

视频 =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how_9fZEeS-Wzfx2OU-17w?pwd=7ug4 提取码: 7ug4

音频 =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8C-p_4oKUAZt_GI_qJFJaQ?pwd=w53p 提取码: w53p

讲座回放如下:
https://us02web.zoom.us/rec/share/Owkh90qeD6MFtPs0bdTkyvjzxDLMcAGN-RuxkM4nzv8FqYfwWtentarSHykKLcjw.6eP2ULTTbN_rtNgR

Passcode: 5?r05pmU

讲座的油管链接如下:

油管视频链接

讲座海报

若您愿意支持我们的事工,请点击Donate

关于我们

名字之缘起 The name

光从东方来,本网站旨在从学术的角度出发,介绍东方教会传统。所谓东方教会是相对西方说拉丁语的罗马天主教 (Catholic) 和基督新教 (Protestant) 而言,主要指东罗马帝国以及罗马帝国之外的地方教会,包括东正教(主要指说希腊话的教会以及后来的斯拉夫教会)和因迦克墩会议而分离的其他境外教会,按语种划分为,叙利亚 (Syriac) 教会(包括景教),科普特 (Coptic) 教会,亚美尼亚(Armenian)教会等。[1]

当然,一位姐妹提醒我说,其实在地理上,中国教会也隶属于东方。从历史和地理的视角,中国教会确实属于东方教会。故本网站亦将中国教会(不管来自哪里)纳入到东方教会的研究范畴。

2020年暑期,笔者应一位牧者的邀请开讲座介绍《爱神集》灵修传统。这位牧者提出“光从东方来”的称呼,此网站的取名亦受到这位牧者的启发,在此特表感谢。

光从东方来,源自拉丁文ex oriente lux,原意指太阳从东方升起,但站在欧洲,从基督教的角度看,这里的光特指耶稣基督是从东方来的。对本网站而言,特指基督教发源及其周边地区发展出来的东方教会传统,包括希腊教会、叙利亚教会、科普特教会、斯拉夫(俄罗斯)教会、亚美尼亚教会、埃塞俄比亚教会等相对于欧洲罗马天主教和基督新教而言的传统。

我们的异象 Our Vision

一、从历史地理的视角(即东方教会的视角,而非新教或天主教的视角)研究东方教会

二、学术是我们的手段和基础,我们的目标是过一个讨上帝喜悦的生活。

三、我们不以传教为目的,而主要是以翻译和学术研究介绍东方教会传统,在学术上填补中文界对东方教会的空白(至少是荒芜)

四、我们的同工、讲员和顾问团队皆需是信徒,有把“房子建在磐石上”(参马太福音7:24-27)的基本方法论

五、培养下一代基督徒学人(目前主要是东方教会方向)

六、在学术思想上,满足人对东方教会知识上的需求,并兼顾基督徒和教会在牧养实践上的需要

图片来源:早期基督教版图(新教出现以前),https://mapsontheweb.zoom-maps.com/post/186163227495/early-divisions-of-christianity-this-map-indicates. 图中汉字系作者所加

我们要做的事 What are we do?

一、在翻译出版方面,我们集中于原文翻译和前沿学术翻译

我们的目标是教会经典文献原文翻译和现代前沿学术文章或书籍的翻译。

原文翻译特指直接从希腊文,叙利亚文,拉丁文,或科普特文等的翻译,而现代语言的译本只做参考。原文翻译的最终目标是出版教会经典文献,不但在学术上为学者研究提供便利,更是为普罗大众提供一个阅读这些经典文献的机会。本网站会分享部分译作节选,以让读者体会早期教父的精神和灵性。

前沿学术文章或书籍旨在介绍东方教会研究方面前沿的学术文章和学者,梳理现代人对古代文献的理解,让读者了解该领域的学术发展史,重要的研究成果等,同时使我们的事工也能跟上学术研究的脚步。

按:目前我们没有出版社对接,但翻译的全文会通过亚略巴古学堂以授课的方式分享给有需要的学员。

在学术方面,我们有《光从东方来期刊》、博文和《东方教会》杂志

我们的第一步是以博文和有主题的《光从东方来期刊》来介绍东方教会传统,力图做到雅俗共赏。博文包括读者问答,随想记事等类的生活随笔文章:期刊会提供参考书目和必要的按语或注释,会更有主题性和学术性一些。此后,主题性的论文将全部录入《光从东方来期刊》中。

(按:笔者一些前期写的论文学术性不是很强,但笔者相信其中的观点和视角仍有参考价值,望这些文章能让您获益。笔者特地整理这些文章如下:

1. 灵修专辑一:巴西尔灵修系列,兼论耶稣祷文和《爱神集》;

2. 神学专辑一:自由意志与恩典,一救永救,东方教会救恩观

3. 神学专辑二:大公传统,唯独圣经与学术翻译

4. 时政评论专辑:政教关系,铁链女,LGBTQ+,反堕胎

我们的第二步是创刊更纯粹学术性的《东方教会》杂志,收录研究东方教会的各类学术文章。当然,前期我们以翻译现代著名学者的著作或文章为主。

教育方面,我们有亚略巴古学堂,其中包括学术讲座(多数免费),通识课,专业课和古典语言课

我们设有亚略巴古学堂,凡有意系统了解学习者,可报名参加其中的系列课程。

学术讲座会邀请各类研究东方教会的学者开办讲座,以满足国人对东方教会传统的学术需求。我们的讲座会提供相应的视频链接和讲稿基本主旨介绍。

通识课包括以下课程:

1)教会历史类课程,如东方教会史,耶稣与使徒教父等;

2)圣经类相关介绍课程

专业课包括以下课程:

1)灵修类课程,如爱神集导读班,灵修通览课等

2)礼仪类课程

3)教规类课程

4)其他类课程,如教会与政治,教会与社会慈惠事工等延伸主题课程

古典语言课包括

1)古典希腊语课(初级和中级)

2)叙利亚语课程(初级)

3)拉丁语课,科普特语,俄语,阿美尼亚语,粟特语等跟基督教相关的语言课程。

关于本网站更为宏大的学术事工方向,请参见笔者的专文《论在世俗大学之外建立学术阵营的必要性》。

本站旨在开新风,造福中国

本站旨在开通过介绍东方教会传统开新风,造福中国。本站虽秉承东方教会立场,却是跨宗派的。读者若在阅读过程中遇到与自己宗派的教导之间的张力,可自行选择接受或拒绝,不必急着争辩,不如让“子弹”飞一会

在航海时代兴起之前,教会的中心并非欧美,而是地中海东海岸地区和中国新疆以及周边的中亚地区,地处丝绸之路的两端。东方教会的研究恰好处在这两个端点之间。本站试图摆脱欧美教会中心论的视角,取而代之的是东方教会中心论(地中海沿岸一直到中亚地区,甚至中国)视角。

本站不只是介绍东正教,也介绍与中国密切相关的景教以及其他的东方教会传统。

笔者开此网站就是想要为中国教会以及一切对东方教会感兴趣的人提供一个了解和学习的窗口,提供一个新的视角,带来一股新风。

愿这从东方来的光也照亮中国。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奉献支持,您可以注明这笔赏赞是给这篇博文的还是支持“光从东方来”整体事工的。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若您想进一步了解我们的事工,或者有意长期支持我们的事工,请扫码。

[1] 关于东方教会的概览,请参考: “Eastern Churches.” In New Catholic Encyclopedia, 2nd ed., 17-21. Vol. 5. Detroit, MI: Gale, 2003. New Catholic Encyclopedia Complete (accessed May 29, 2020). https://link-gale-com.proxy.bc.edu/apps/doc/CX3407703502/GVRL.ncec?u=mlin_m_bostcoll&sid=GVRL.ncec&xid=5b2ccdc1.

随想 上帝是光

1 当我呼求你名时,我经历到什么是光照进黑暗里。你就是光,必驱散我心中的黑暗,就是盘旋于我心灵上空的私情邪念。

2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因为他不敬畏上帝,还以为自己是“上帝”,甚至搞个人崇拜。这样的人已经死了,其实他不是“上帝”,而是“恶魔”,他带来的不是太平盛世,而是人间炼狱;有的人死了却还活着,因为他敬畏上帝,努力讨主喜悦,在世上存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主同行,教会传统称他们为圣人。我们不需要成王败寇的王,而需要效法基督的圣人们。

3 最吊诡的是,一个人越接近上帝,就越发觉得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越是看别人比自己强。一个人越远离上帝,就会逐渐觉得自己就是上帝,甚至与上帝同等,他犯了罪,做了坏事,也会说自己没有错。因为他以为自己就是“上帝”,所以,他的所言所行所想都是伟大,光明,正确的。凡反对这些的,一律视之为与“上帝”做对。成王败寇的文化下所造就的就是这等人。上帝就是光,一个远离上帝,以为自己是上帝的人,他的黑暗是何等地大呢!

4 主啊,如果一个人的死能让成千上万的人免于饿死,冤死,绝望自杀而死…那么我要向你祷告,让这个人即刻死亡,越早越好。上帝啊,你有好生之德,每个人都是照着你的形象造的,求你站在他们那一边,怜悯他们,让恶人今生就得报应。

5 一次与妻子谈论自己日常所犯的罪,她说:“你啊,平时上课满口仁义道德,其实人不怎么样!” 主啊,是的,我就是个假冒伪善的人,求你怜悯。

6 如果有人说我好色,贪酒食,论断毁谤人,偷窃,抢夺,甚至杀人,我都会承认,因为监察人心的上帝知道,我在心里早就犯了这些罪。如此,主啊,若有人说我是这样的人,求你让我高兴欢喜,而不是郁郁不乐。

7 记得圣巴西尔说过,上帝是公义的太阳,他的光芒远胜正午的阳光。当公义的阳光驱散乌云,赶走心中的黑暗时,我们就能存公义,好怜悯了。因此,人若说信仰只在心里,却可以在言行上与非信徒无别,他就是说谎的。

查经分享

特别声明:笔者不是牧者,亦没有任何感动要接受神职,虽然部分地参与了一些教会的讲道服侍,但不敢称自己配得讲道的名分。因此本栏目称为查经分享。

近日来,笔者特别有感动要把一些自己读经过程中的体会到的一些恩典分享给大家。希望您能在这个过程中获得益处,因为那白白得来的,也当白白分享出去。

再者,开通此栏目也是为了满足广大基督徒在牧养和属灵实践上的需求。笔者的灵性是一无是处的,然而笔者会鉴于自己的研究领域——东方教会灵修来解经(其实,其中多数的意思也算不上是我的,而是教父们的理解)。

虽然本栏目主要是笔者的个人分享,然而,笔者若碰到一些东方教会的神父,主教或修士们好的讲道,也会随时分享出来,与诸君共勉。

形式:Zoom网络直播的形式,其中解经时间约25-35分钟,后面的问答环节为15-20分钟,基本上会在1个小时结束。结束后,笔者会将这一系列的解经分享分享到油管,网盘等平台。

时间:我们的讲座初步定为每个月两次,而中间间隔的周五晚上八点到九点(北京时间)则是笔者解经分享的时间。

初步计划如下,笔者会做一次创世纪系列解经,解决世界观,人论等问题;然后会做一系列有主题的圣经灵修系列解经。敬请期待。

解经分享的目录会安排在下方:

导师马克西姆讲座:作为圣礼空间的身体——论认信者圣马克西姆的《圣奥妙指南》

讲座英文名:The Body as Ritual Space – Fr Maximos Constas on the Mystagogy of St Maximos the Confessor

按:本讲座是笔者导师神父马克西姆近期一场讲座,其中的主办方Pappas Patristic Institutes 也是笔者导师主办的讲座平台(欢迎订阅观看)。本讲座清晰地描述了圣礼和灵修密不可分的关系。认信者马克西姆的著作《圣奥妙指南 Mystagogy 》来自希腊文,可字面译为“给圣奥秘的指导”,是慕道者了解教会圣奥妙,即圣餐礼的手册。(笔者按:在东方教会普遍认为圣餐礼乃是奥妙,故这里圣奥妙是指圣餐礼)

讲座中,通过学习《圣奥妙指南》,神父马克西姆指出了外在教堂的建筑与我们身体之间的关系:

  • 即教堂大厅是我们的身体,象征着灵修的克修(即操练美德)的阶段;
  • 教堂的圣所(Sanctury)是我们的灵魂 (soul),象征着灵修中自然默观 (natural contemplation,笔者按:这里的意思是,在摆脱了我们对世界情欲性的爱恋执着之后(即操练美德阶段),我们开始能无欲地看待世界万物,知晓上帝在其中的美意,这里并非指科学意义上的浅层知晓) 的阶段;
  • 教堂的圣桌 (Altar table, 举行并摆放圣餐的桌子)是我们的心灵 (mind/ vous),象征灵修中神学默观( theological contemplation,即我们在心里与主相交,被圣灵充满,在恩典中与上帝合一) 的阶段。

如此,公共的崇拜与个人的灵修并非互不相干的,而是内外相连,密不可分的。礼仪本身一场讲道,一次教化,更是一次灵修的经历和灵性的更新。此讲座阐明了公共礼仪与个人灵修的关系,非常值得推荐。

该讲座如下(需番茄,需有一定英文基础,无中文字幕;注若有读者有兴趣加上英文字幕,不胜感激)

The Body as Ritual Space – Fr Maximos Constas on the Mystagogy of St Maximos the Confessor

沙漠教父言行录导读班,11月21日晚八点到九点半开班了

《沙漠教父言行录》记录了早期基督教灵修的精华,是教会圣徒传记的重要来源之一,是一个活生生的传统。本课程试图从以下五个层面剖析沙漠教父的精神以及对我们现今信徒生活的实践意义。关于沙漠教父言行录的形成和版本(字母版,无名版和主题版)以及跟《爱神集》中心祷默观的关系,请参看笔者在2022年11月11日的讲座《沙漠教父言行录与心祷默观传统》,这里不再详述。

优惠信息:4人及以上一起报名,每人优惠100元。

海报请见:

五次课程安排如下:

一、遁世与亲情:带您了解修士们遁世的根本原因,并反思在儒家无孝为大的宣传中,在世基督徒当如何做到收心于神,同时关爱亲友。

二、攻克己身:带您了解修士们攻克己身的方法和因由,回答以下困惑——修士们禁食太疯狂,没营养?守夜不睡怎么可能?苦待肉身难道不是极端的操练吗?

三、情欲与魔鬼:此课将试图从沙漠修士的角度回答以下问题——情欲是怎么来的?如何克服心中的邪念?邪念与魔鬼的关系又是如何?

四、顺服与爱人 :不顺服,灵命无以长进;不爱人,我们何以为人?看看沙漠修士们是如何操练顺服和爱人的诫命的。

五、平信徒的实践:此课我们将探讨如何将沙漠教父的灵性精神应用到在世基督徒的生活实践当中。

若您愿意赞赏我们的事工,请点击Donate

光从东方来系列讲座主题投票

按:东方教会是相对西方说拉丁语的罗马天主教 (Catholic) 和基督新教 (Protestant) 而言,主要指东罗马帝国以及罗马帝国之外的地方教会,包括东正教(主要指说希腊话的教会以及后来的斯拉夫教会)和因迦克墩会议而分离的其他境外教会,按语种划分为,叙利亚 (Syriac) 教会(包括景教),科普特 (Coptic) 教会,亚美尼亚(Armenian)教会等。并且从历史和地理的视角,中国教会确实属于东方教会。故本网站亦将中国教会(不管来自哪里)纳入到东方教会的研究范畴。关于我们的事工详情,请见

我们初步计划每月举办两次学术讲座。我们的讲员分常驻和客座两种。为了更加清楚读者的需求,我们做次讲座主题投票,以期满足读者的需求。

若您有意赞赏我们的事工,请点击Donate.

推荐礼仪:古道事工圣金口约翰侍奉圣礼(音乐)

按:近期安提阿圣统旗下的中文事工部出版了圣金口约翰侍奉圣礼(音乐),笔者觉得很好,故推荐给广大读者(应版权方要求,笔者这里不分享音频,若要下载音频,请点击以上链接)。安提阿圣统与中国有着很深的渊源,因为它的神学和灵修都伴随着景教传到了中国。

从学术角度,介绍东方教会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