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尔灵修精神五:忆念神神住 呼求主主行

赞曰:

心逐外兮世界荣华

归神家兮进屋关门

呼求主兮念念不忘

忆念神兮神显身魂

忆念神的起源

上一篇我们讲到人越是忆念上帝,就越爱他,越能遵行他的诫命;这一篇,我们谈谈巴西尔推荐的”忆念上帝”这种操练方法的起源以及它带来的效果如何。 忆念作为一种灵修操练手段,巴西尔应该并不陌生,至少有所耳闻。学者侯密斯(Augustine Holmes)曾推测”忆念上帝”这个操练方法可能受到了柏拉图主义的启发,因为在书信二中,巴西尔说:“当心灵不再分神与外在世界,不再跟随感觉耗散于世俗,就回到自身,从中升向对神的静观。” 但巴西尔虽然熟谙柏拉图主义,却嘲笑自己在雅典学到的一切,因此,是否深受柏拉图主义影响还难下定论(见书信一)。

另外一种可能是起源于埃及和叙利亚等地的修道传统,早在巴西尔之前,以背诵经文(尤其是诗篇)和忆念上帝(尤其是呼求耶稣的圣名)来赶走心中邪念的操练方法并不是什么鲜为人知的秘密。在巴西尔写给他早期导师欧斯塔修(Eustathius公元300-?)的书信中(书信一)提到,他曾跟随欧斯塔修的脚踪先后去过叙利亚和埃及等修道圣地,途中必了解到其中的修道盛况。

然而,笔者认为,这两种传统只是巴西尔主张忆念上帝的诱因,最直接的原因是对马太福音第六章八节:“你祷告的时候,要进你的内屋,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 的解释。这里“门”指的是嘴唇,“内屋”指的是心,因此耶稣说的这种祈祷就是静默祈祷,即口舌不发出声音,只是心说话的祈祷。与巴西尔同一时期的叙利亚教父阿弗哈特 (Aphrahat)是这么解释这段经文的。巴西尔途径埃及和叙利亚等修道圣地,应该知道这种解释。

因此,巴西尔强调忆念神是基于他对圣经的这种解释和理解,并力图实践所致。现代的许多学者忽略了这点。对希腊教父而言,实践圣经的话就是灵修,而圣经的话就是他们思考的至高权威,并且只有在践行了神话语的基础上,人才能产生对上帝的正确认识。总之,对他们而言,神学与灵修是一回事,不是两回事,这就是为何受到加帕多加教父 (Cappadocian Fathers) 影响的艾瓦格瑞 (Evagrios) 说,真祈祷者是神学家,神学家就是真祈祷者。(见艾瓦格瑞《论祈祷》)。巴西尔的著作尤其突出了这一点。

一位弟兄来到瑟格提斯见阿爸摩西,求他赐一言。老先生对他说:“你去,安坐在自己的斗室中,你的斗室会教你一切。” 摘自《沙漠教父言行录》

巴西尔为何强调忆念上帝

我给出三个原因:

第一、经文印证。在长会规第六条(主题是“成为修士的好处”)中,巴西尔劝勉人要“持续祈祷”,后又教导人不可让忆念神被其他事务打断,随后他引用两节经文证明忆念神的好处:“我忆念神,就欢喜。”(诗76:4)“你的言语,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诗 119:103)显然,前者是指忆念神的圣名或观念;后者则是保持对他奇事的记忆,可理解为,默想神的话语。

第二、为了遵行“不止息祈祷”的诫命。在《论摈弃世界(On Renunciation of The World)》中,他说“要不止息地暗中祈祷,这样暗中观察的上帝会公开地回报你”。在《论美德的开端(Herewith Begins the Morals)》第二条和第五条中,他劝勉要“时刻祈祷”,又引用保罗的话“不住地祈祷”(帖前5:17);在同一作品中,第二十二条提到长久忆念耶稣乃基督徒的记号:他说:“他们保持持续地忆念为我们死而复生的那位。” 显然,对巴西尔而言,时刻忆念上帝就是遵行“不住地祈祷”这个诫命的操练方法。

第三、主的诫命要求人不止息地忆念上帝,以保持神的同在、相亲。在规条五中,他以铸铁的比喻教导基督徒当借着忆念上帝时刻遵守神的诫命。就像一个铁匠铸造一把斧,他要事先在心里计算好它的形状和大小,并专心打造,如果整个过程不专心的话,就可能与心里构想有很大区别。

他紧接着说:“因此,基督徒应当按上帝的旨意指导他的一切言行(无论大小),同时,准确地规范他的言行,将赐他诫命的上帝持守在记忆中 。如此,他践行了这话‘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边,我便不至摇动。(诗16:8) 他也遵行了这教导:‘你们或吃或喝,无论作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林前 10:31)”

他还教导说:“我们的一切行为都要好像行在主的眼皮子底下,所动的每一个心思都要像被上帝监察。” 显然,人若不能时刻忆念上帝,好像主就在眼前一般,是不能做到这个程度的。

因此,笔者认为,忆念上帝很可能从使徒时期就开始形成了,是“爱神”、“警醒祈祷”和“不止息地祈祷”的结合,但“忆念上帝”的操练方法借着巴西尔发扬光大,是心祷的另一种说法。(笔者将另做文讨论心祷的传统,这里不再详述)

忆念神则神住,呼求主则主行

对巴西尔而言,忆念神能让人成为神的殿,并与主合一。他在书信二中说:“当世俗的挂虑不再打断我们对神不止息的忆念,我们就成为神的殿。” 又说“神住是通过忆念来持有神,这样,上帝就在我们心里成形,我们成为神的殿。” 在《长会规》规条五中,他甚至主张我们是通过忆念神与神联合的。他说:“借着火热的心践行神的旨意,我们将通过忆念与神联合。”

如何操练忆念神?

忆念神而不被打断的境地并非人力所及,乃是神的恩典。然而人所能尽的本分就是通过忆念他来遵守第一条诫命。不过,在现代社会,物质繁荣,科技发达,生活便利,人心却越发不得安宁,因为它流浪于外在之荣华,无暇休息。

我们的心需要休息,而神就是心的家园,忆念神正是收心于神的运动,能让心思从外在的繁杂纷扰中退回,来到主面前。对于信而受洗的基督徒而言,实在是一个随时随地操练爱神的方法。倘若可行,笔者建议以下三种操练方法。

  1. 每日起床后和睡前花五到十分钟忆念神说:“主耶稣,怜悯我”,这也有助于养成忆念神的好习惯。
  2. 对于身体不便,无法读经或做事的弟兄姐妹,可以把所有时间用来忆念神。我曾听说一位患疾病的姐妹,由于在病痛中,只能躺着,不能活动,着实痛苦,在这种情况下,她至少可以通过忆念神来获得心灵的安宁。因此,对于在病痛中、坐监等情况的弟兄姐妹而言,笔者推荐操练不止息地忆念神。
  3. 凡事忆念神,即与神同行。我们无论做何事,都可以尽可能地在事情开始,间隔和结束之后忆念神。因为呼求神,神就临到。这样我们手做的事都是圣的,都是属灵的,都是蒙神祝福的。因为,只要是正经事,正经职业都可以是圣的,属灵的。凡是爱神爱人的,就是属灵的,圣的,凡是不爱神爱人就是属肉体的,污秽的。

此外,作为领受神恩的重要方式,定期参与圣餐礼也不可或缺。犹如扬帆远行,有圣灵之风的帮助,对于忆念神的操练极为有益,并且二者互为表里不可分割。

最后,巴西尔告诫我们,遵守诫命的动机是单单为了取悦神,而非其他原因。他说:“此外,我想必须加一点,<我们>不能为了取悦人而去遵守主的诫命。”随后,他又说:“因为确信神同在,真正警醒健全的灵魂不会忽略去做讨神喜悦的事,不会转去讨人的荣耀,也不忘记神的诫命,也不顺从人的风俗,不被公共的成见所左右,不受尊严、荣誉的影响。” 

参考书目

Augustine Holmes, A Life Pleasing to God: The Spirituality of the Rules of St Basil (Kalamazoo: Cistercian Studies, 2000)

照片

感谢您的赏赞

感谢您对“光从东方来“事工的支持,我们的事工包括亚略巴古学堂教育事工、翻译出版事工、学术事工。愿上帝祝福您。 若您无法通过美元赏赞,请加微信: ajia835828或发邮件至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US$5.0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