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的一些感想

今年可以用跌宕起伏来形容,但一路也有神的恩典。疫情震撼了人的国,嘲笑我们文明的“高度”,一切都不再稳固。这一场看不见的争战,人类并没有多少胜算。原来人类及其文明如此脆弱,一个看不见的病毒都无法阻拦。

今年,心情是忧虑的,因为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上半年申博,一直不确定到底要去哪。我申请了美国十所大学,都没有成功,后来又尝试在一家教会兼职服侍,神也借着明显的印记阻拦了。

只有伦敦亚非学院给了我入学机会,我申请了那里的奖学金(欧洲读博是自费的,除非自己主动申请到奖学金,多数美国大学读博在入学时就包含了全额奖学金和生活补助),最终没能申上。我曾一度以为,若没有奖学金,就是上帝阻拦我去读博;现在却清楚地知道,神要我在今年就立一个心志:靠自己的双手赚钱,养家糊口,这就是神的心意。奖学金什么的都是辅助,至少我现在心里不再依赖它了。

我几乎每天都会忧虑那么一会,总感觉心中压着一块巨石,让我喘不过气来。我只好把每一次忧虑愁烦,化成祷告,仰望在巨石上的上帝,他总是告诉我:“不要怕,只要信。” 是他支撑我走到今天这个境地。

苦难逼迫我就近你,因为我知道,只有从你那里才能得到心灵的平静与安慰。

我们的忧虑是比较单一的,其他方面都感谢上帝。我们全家身体都还可以,到现在也没有感染过冠状病毒(我们也经常为此祷告)。人生无常,任何一个不幸就足以摧毁一个美好的家庭,这无关乎外在多么光鲜富足。是上帝保守我们一家平安健康地在一起生活,我为此感谢他,这是他多么大的恩典!

由于跟太太上班时间冲突,又面临孩子放寒假,我不再在饭店打工,而是在家带娃了。自从发了在饭店打工的信息后,有两位弟兄姐妹建议我做自己的本行:即通过教课、写作、翻译把这几年所学的分享给大家,以此养生。我想我是在努力尝试的,暑假开了亚略巴古学堂,近来又开了“光从东方来”网站。心里想着,如果将来找不到工作,那现在就开始预备自己赚钱了。路是走出来的,如果没有路,那就一步一步走出来。

这几年翻译了一些教父灵修方面的著作,想着能出版,但鉴于现今的艰难环境,不知什么时候才是头了。我现在打算把这些译作和所学以教课的方式分享给大家,并且教学相长,我也能改进我的翻译,为将来出版做预备。因此,2022上半年我可能会陆陆续续开办以下课程:

  • 初级希腊语班
  • 教父希腊语班(读过初级希腊语,或至少一年大学希腊语的学员)
  • 初级叙利亚语
  • 《爱神集》导读班(上)(根据我导师马克西姆的课程大纲)
  • 早期灵修精神希腊篇
  • 早期灵修精神叙利亚篇
  • 使徒教父精神

具体课程细节,敬请期待课程海报。

未来如何,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一切都在上帝手中。默想古圣先贤,他们的生活没有哪一个是平稳容易的,但他们都看自己在世上是寄居的,仰望天家。
我的事工刚刚开始,就收到不少人的鼓励、赏赞。在此,我感谢所有支持我,鼓励我、热情回应我、给过我赞赏的人,愿上帝祝福你们。

感谢您的赏赞

感谢您对“光从东方来“事工的支持,我们的事工包括亚略巴古学堂教育事工、翻译出版事工、东方教会学术事工。愿上帝祝福您。 若您无法通过美元赏赞,请加微信: ajia835828或发邮件至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US$5.0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