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如何阅读应用圣经——以金口约翰和大圣巴西尔为例

巴西尔和金口约翰都是主教,他们鼓励平信徒每日阅读圣经,并告诉他们如何应用圣经到自己身上。[1] 巴西尔长会规五中把阅读默想圣经称之为“对神奇事的记忆。“[2]

纵观巴西尔和金口约翰对圣经的理解和应用,可知:圣经不仅是用来思考的,更是用来实践的。他们对阅读和应用圣经的见解对今日的信徒具有极大的借鉴意义。本文也试图对唯独圣经的误解和误用开出一剂良药。

对于现今的基督徒而言,每日读经大多似乎是进到脑子里,但进到心里的不多。但对于巴西尔和金口约翰而言,圣经绝不仅仅是用来想的,更是用来践行的,他们关注的是如何过上与福音相称的生活,如何践行主耶稣赐下的两大诫命。在他们看来,得救不是嘴上说说而已,或者“一旦得救,永远得救”这么简单,而是意味着为主殉道(请参见我的专文《从使徒教父看一次或一旦得救,永远得救》),因为天国是要暴力进入的,暴力的人才能得着(参太11:12 )。[3]

读经乃是为了效法圣徒,活出神的话

从左至右:大巴西尔,金口约翰,神学家格列高利

下面,我们来看看大圣巴西尔是如何劝勉信徒读经的,他说,

研读圣经是发现我们职责的首要途径。从中我们不但能发现行为准则,而且圣徒的生平也被记录,传给我们,他们圣洁的品行是活生生的影像,使我们能以效法他们的善行如此,无论他在哪方面发现自己不足,就努力效法,他就像在一个药店,在那里找合适自己的药。喜爱贞洁的人流连于约瑟的故事,向他学习贞洁的行为,知道他不但能控制肉欲,而且长期践行美德。我们从约伯学习坚毅——他在生活发生翻转,从富足变为贫穷,从十个儿女变成无儿无女时,仍能坚守信仰,始终保持灵性不低落。是的,即便前来安慰的朋友践踏他,增加他的苦楚,他也没被激怒…摩西也是如此,他向那些犯罪得罪神的人大大发怒,却谦和地忍受一切对他的指控。总之,正如画家在模拟作画时,频繁地盯着模型,并努力使原画的神韵呈现在他们自己的画作中。照样,凡渴望在一切美德上完全的必须定睛于圣徒生活——他们就像活动的雕像,借着效法他们的品行来培养自己的美德。”[4]

巴西尔劝大家读经,是为了让大家自己从中学习圣徒的品格,应用到自己身上,而不是 别人身上。而且他把圣经比喻成大药房,人在里面可以找到与自己对症的药。如此读圣经才对我们的生命有益。

巴西尔的这话当然回应着希伯来书的话:“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希 12:1)”

金口约翰有着与巴西尔如出一撤的观点,他深知我们自由意志的软弱和我们养成的坏习惯,针对这一病症,他开出了一个大药方,就是阅读圣经。因此,阅读圣经是给自己治病,而不是给别人治病。他说,

“因爱我们的主知道我们自由意志的软弱和我们容易滑跌的倾向,就留给我们一个大药方:阅读圣经,为的是,借着不断地将圣徒的榜样应用在我们身上,回忆起他们伟大奇妙的生平,从而激发我们效法的热心,不再忽略美德,而是逃避邪恶,竭尽所能,以便我们自己不再配不上那些不可言说之美善的圣徒,愿他们成为我们所有人的祝福。“[5]

愿使徒雅各的话再次警戒我们,因他说:“因为听道而不行道的,就像人对着镜子看自己本来的面目。看见,走后,随即忘了他的相貌如何。惟有详细察看那全备使人自由之律法的,并且时常如此,这人既不是听了就忘,乃是实在行出来,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雅1:23-25)”

因此,不是我们默想神的话语太多,是我们想得不够,并且想歪了。我们没有想到心里,却想着去充当“师傅”。我们应该往心里想,想到“时常如此”,无时不刻的地步,直到我们自己实在把神的话语活出来。否则,我们岂不是耶稣说的眼中有梁木的人吗?

(按:有巴西尔和金口约翰撑腰,笔者就冒险以此文当“梁木”吧!)


[1]关于巴西尔和金口约翰介绍,请看笔者专文:《巴西尔修道小传》和世代文章《流放金口约翰》。

[2]请参见笔者专文:《巴西尔灵修精神四

[3]这里的希腊文βιάζεται 可不只是努力那么简单,而是暴力,强力 by force. 所需的意志力可以用坚韧不拔地克服肉体的软弱,跟从圣灵来形容。这种暴力当然是殉道精神和修道主义中的动力来源之一。

[4] Deferrari Roy trans., Saint Basil the Letters, vol 1(The Loeb Classical Library), (London: William Heinemann Ltd;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26), 14-16. [笔者从希腊文翻译,亦参考了其中英译]。关于巴西尔书信的写作时间和背景,参:Paul J. Fedwick, “A Chronology of the Life and Works of Basil of Caesarea,” in Basil of Caesarea: Christian, Humanist, Ascetic, ed. Paul J. Fedwick (Toronto: Pontifical Institute of Mediaeval Studies, 1981). 亦见笔者译作:《巴西尔书信二 节选

[5] PG (Patrology Greacea) 第53卷, 104-5页,亦参见我的译作:《译作:金口约翰论造人——创世纪2:7节讲道》。

感谢您的赏赞

感谢您对“光从东方来“事工的支持,我们的事工包括亚略巴古学堂教育事工、翻译出版事工、学术事工。愿上帝祝福您。 若您无法通过美元赏赞,请加微信: ajia835828或发邮件至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US$5.0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