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永甲:乌克兰的老百姓,铁链女们,我愿与你们同哭

封面图片:右边图片截取自BBC对乌克兰战争的报道:乌克兰的房子被导弹击中,他女儿死了。网址请见https://www.bbc.co.uk/news/live/world-europe-60582327

乌克兰的老百姓们,你们见证了战争的不义。

铁链女们,你们见证了这世代的黑暗。

一切历史上因受冤屈而死去的人都在宣告一件事:在人间没有完全的正义,在今生,正义无法完美彰显,然而,你们不要忧伤,因你们的血正如亚伯的血,流进土里哀号,上帝听见了你们的哀号。他将在来生,在基督公义的台前为你们伸冤。

如果人类只有今生,那公义将无法得到完全的彰显;如果人类只有人间,那对那些受苦受难受冤屈的人而言,就是地狱。因此, 我们期盼天上那更美的家乡,信死里复活,盼望永生。

有人以为我反战是受西方左媒影响,西方左派的无耻,难道我不知道吗?他们支持性泛滥,允许堕胎,使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试图灌输同性教育给小学生,在政治,经济,媒体,文化,教育,学术领域全方面地排挤基督教。他们挑拨了叙利亚,伊拉克,阿富汗的内乱,自以为聪明,终有一天会掉进自己挖的坑里。

我前两天屏蔽了一个主战的朋友的朋友圈,谁知他私聊来劝我支持他的观点,大意是俄罗斯打的对,我受了西方左媒影响。在他眼里,我不是跟普京站在一边,就是跟西方左派站一边。

他还提到波罗申科政府以及乌克兰纳粹分子亚速营的暴行,并分享了一段他们将一个人焚烧在十字架上的录像,一如早期教会的殉道士。我对人类的暴行和罪恶,从来不乐观。

注意,笔者的视角不是政治的,不是经济的,不是社会学的,不是法律的,也不是文学的,却始终是从神学的角度来看这些事(毕竟所学有限)。

然而,我们并不能因此说俄罗斯的战争有多少正义可言。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乌克兰老百姓要见证这场战争的不义。以暴制暴有多少正义可言,无非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如果战争都是正义的,基督就不用死在十字架上了。

我今天就告诉亲爱的读者,我站在乌克兰受苦受难的老百姓这一边,我站在铁链女这一边,其他的边我都不站。我也请那位朋友不要再在这事上来烦扰我。

我站他们这一边,因为他们分享基督十字架的苦难;我站他们这一边,因为他们受屈,哭泣,哀嚎,流血,这些诚然是他们的祷告;我站他们这一边,因为我努力使自己体会他们的苦情,因我愿与哀哭的人同哭。

我惊叹,原来有人不关心老百姓的死活,却大言不惭地谈什么正义之战;我惊奇,原来一个强大的祖国,竟然不能破除铁链女身上的铁链,还她自由,竟然让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天天担惊受怕,怕自己的孩子哪一天被拐走。

古话说得好,天视自以民视,因为上帝是孤儿的父,寡妇的丈夫,是受苦受难之人的安慰者,是受冤屈之人的正义伸张者。如果我们看自己在地上是寄居的,就知道,在地上把基督徒这个身份做好,努力操练爱上帝爱人的诫命就已经很不容易,甚至可以足够了。


近来发的文章要么被封,要么发不出去,为防失联,请有意保持联系的读者惠存我的微信。做最坏的打算,相信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请扫码加微信。

为防失联,欢迎扫码加微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