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永甲:为何νοῦς应翻译为心灵?兼论反智主义——读认信者马克西姆关于灵魂的三种运动有感

近来读到一篇反对“反智主义”的文章,其中提到”神学本质上是对信仰的理性反思。”站在东方教会灵修传统的角度,这句话非常值得商榷。其实,反智主义反的不是理性,而是理性主义。理性归根结底是一个人论的问题。

下面笔者就藉着认信者马克西姆(st maximos the confessor 580-662)对灵魂三种运动的描述来回答νοῦς一词的译法以及神学本质是什么的问题

认信者马克西姆在他的《难解书 (Ambigua)》[1]一书第十篇第三节提到灵魂的三种普遍运动,他说,

有按照心灵 (νοῦν) 的运动,有按照理性 (λόγον)的运动,有按照感官 (αἴσθησιν)的运动。心灵的运动简单而无以言表,因它以一种超越知识 (ἀγνώστως) 方式围着上帝做圆周运动;上帝超越万物,因此追随被造物形式 (τρόπον)的灵魂不认识上帝。[2] 理性的运动是按照起因[3]定义不知道的[事],当灵魂照着它天然地运动时,灵魂藉着理解力穿上一切自然的原则 (λόγους)——这些原则只能在起因中才能知晓,并且这些原则赐予灵魂形式 (μορφωτικοῦς);感官的运动是复合的,灵魂藉着它接触外界[事物]——好似接触一些象征符号 (συμβόλων),并获得可见事物之原则的印象。[4]

在早期希腊哲学中νοῦς (这里笔者译为心灵)和λόγος没有多大区别,但到了新柏拉图主义时期,它们之间的区分就渐渐明显起来,νοῦς 似乎主要用于对太一的沉思,而λόγος主要是语言,理性思考和逻辑推理的官能。这种区分在灵修传统中越发明显,就是:人不仅是有理性思考——即语言,思考,逻辑推理——的官能,还有与上帝相交的官能。这个与上帝相交的官能,就是νοῦς 原初的设计。而按照圣山的尼哥底母,心与νοῦς 是体用的关系,即心是体,νοῦς 是用 [5]。

并且从认信者马克西姆的描述中,我们知道νοῦς 的运动是一种圆周,单纯,超越知识和言语的运动(更不用提超越感觉了),因为上帝超越人的感官和理解力,人要达到上帝那里,必须使心灵脱去这一切。这也是为何笔者将νοῦς 译为心灵或心神,而极少翻译为理智的原因。因为理智一词在我们的理解中仍是和知识,理性思考相关。然而灵或神字表明人之奥秘虚通处,以奥通奥,这才是暗中与上帝相交的意思

那么,理性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呢?让我们来看看马克西姆稍后的话

圣人教导我们心灵(τόν νοῦν)应该只思念上帝和他的美德,应将自己以一种超越知识的方式 (ἀγνώστως)委身于上帝福祉无以言表的荣光中。理性(τόν λόγον) 应成为心灵领会之事物的阐释者和颂赞者,并且要恰当地论述统一它们的模式 (τρόπους)。感官(τήν αἴσθησιν)应该遵循理性而行,从而变得高贵,这样,当它想像万物中各样潜能和实在时,就能向灵魂尽可能地宣告被造物的原则[6]

上面一段清楚地显明,理性(λόγος)是心灵(νοῦς)与上帝相交之经验的阐述和赞美者。可见神学的本质绝不仅是“对信仰的理性反思”,而是与神相交的经验。也就是说,神学与灵修本是一体的两面,二者不可分割,而理性只是我们灵修经验的阐述者,也正是这个原因,笔者反对灵修神学这种说法,因为它们本是一事,而非两码事。

人若没有与上帝祈祷相交的经验,便只能流于自己理性散漫的思考中。东方教会把这种与上帝相交的经验称为心祷,或更准确一点叫静观。这就是深受加帕多加三教父影响的灵修大师艾瓦格瑞在《论祈祷》第61节说的:“如果你是神学家,你就能真祈祷;如果你能真祈祷,你就是神学家。”[7] 照这个标准,当今时代,估计没有人敢称自己是神学家了。

理性虽然在神学中扮演着阐释者的角色,但它唯有建基于心祷的静观传统才能正确地阐释神学。离开了静观传统的理性思考如同把房子建立在沙土上,是靠不住的。

这也是马克西姆说“这些原则只能在起因中(即心祷静观中)才能知晓”的原因。这也是笔者谈到的静观之路与学术之路的区别,虽然如此,笔者认为否定学术研究的反智主义是错误,狂妄自大的,请参见笔者专文《做学问没有用吗?》。

因此,笔者即反对反智主义,也反对理性主义。因为理性主义贬低了敬虔生活操练的必要性和根基性,而反智主义轻忽了理性学术研究的益处和重要性,这两种取向都是不可取的笔者推崇的道路是学术之路与静观之路两条腿同时走,并且学术之路走在前,静观之路在后。

[1] 按我导师Fr. Maximos Constas,认信者马克西姆626年写成《论爱四百则 (the Chapter on Love)》,专门修正艾瓦格瑞 (Evagrios Pontikos)中的诺斯替倾向;后于628年开始写《难解书》,试图修正奥利金和艾瓦格瑞带来的错误影响。(参:Maximus, Confessor, Saint, author, and Constas, Maximos, translator, editor. On Difficulties in the Church Fathers : the Ambigua, Vol.1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 London, England: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4), vii-xxviii).

[2] 即:灵魂必须超越理性知识和感官的范畴,才能达到上帝那里。τρόπον ἐξ…τῶν ὄντων,字面译为:从存在物中出来的形式,这里的存在物当然不是指上帝的实在(οὐσία),而是指进入存在的事物,即被造物。

[3]根据认信者马克西姆的下面的解释,这里的起因显然是指心灵与上帝那种单一的圆周运动,即心祷的传统。

[4] Maximus, Confessor, Saint, author, and Constas, Maximos, translator, editor. On Difficulties in the Church Fathers : the Ambigua, Vol.1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 London, England: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4), 162-3. 我参考了我导师马克西姆的翻译。

[5] 具体请参见笔者译作分享《圣山的尼哥底母论心是人的中心》。

[6] On Difficulties in the Church Fathers : the Ambigua, 168-9.

[7]St. Nicodemos of The Holy Mountain and St. Makarios of Corinth eds., Φιλοκαλία τῶν ἱερῶν νηπτικῶν: ἐνερανισθεῖσα παρὰ τῶν ἁγίων καὶ θεοφόρων πατέρων, 3rd ed., vols.1 (Athens: Aster-Papademetriou, 1957), 182.

近来风沙大,为防失联,请有意保持联系的读者惠存我的微信。做最坏的打算,相信万事都相互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请扫码加微信。

《袁永甲:为何νοῦς应翻译为心灵?兼论反智主义——读认信者马克西姆关于灵魂的三种运动有感》上的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