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看待政教关系的基本原则:神国为主,人国跟随——以主祷文为例

按:本篇并非提供一个具体的基督徒政教关系的具体理论体系,而是借着对主祷文的解读,试图为基督徒的政教观提供一个正确的基本原则,那就是“神国为主,人国跟随”的原则。笔者并非专门研究政教关系的学者,只是对东方教会灵修传统略有所知,因此是站在东方教会灵修传统的视角来探讨的。希望此文能给中国教会在思考政教关系时提供一个新的维度和视角。

介绍

上一篇的译作——《驳“罗斯基·米尔(俄罗斯世界)”思想之宣言》也基本代表了笔者对俄乌之战背后深层原因的立场。此篇则是以对“主祷文”的解读,为基督徒看待政教关系提供一个基本原则:“神国为主,人国跟随”。在这个原则下形成的政教关系模式是笔者所认可的,凡违反这个原则的政教关系都是笔者无法接受的。

神国为主,人国跟随的教导源自于主祷文: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是指主耶稣的大使命,即教会和信徒皆有义务传扬福音,让众人信主耶稣。相信主耶稣基督的福音是神国降临的基础。

问:神的国有什么特点呢?

答:在回答神的国如何降临之前,我们要先回答:神的国有什么特点?耶稣所说的神的国当然不是特指某个国家,某个民族,某个地域,某种语言,而是赐给所有信他并守他诫命的人的。

第一个特点:神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即神的国不在今生。笔者在《以“你的国降临”打破一切有形无形的铁链》提到。当耶稣面对政权的代表比拉多质问时,他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18:36)

第二个特点:神的国不是肉眼所能见的,即神的国是无形的,并且它在我们心里。当耶稣面对法利赛的提问:神的国几时来到?耶稣这样回答:“ 神的国来到不是眼所能见的(παρατηρήσεως)。 人也不得说:‘看哪,在这里!看哪,在那里!’因为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ἐντὸς within 里面)(路17:20-21)

第三个特点:神的国属于来生,不属于今生,属于天上,不属于地上,因此它超越这一切地上的权势(当然包括政权)。神的国正是不少中国学者心心念念的超越政权的领域(请参见《以“你的国降临”打破一切有形无形的铁链》)。

问:神的国如何降临?

答:神的国是在来生,如何降临到今生呢?神的国是在天上,如何降临到地上呢?这降临的中介又是什么呢?这似乎是不可能的。然而,如果神的国不能降临,那么主祷文的话“愿你的国降临”就归于枉然了。因此,神的国是可以降临的。

按东方教会传统,神国降临的中介有两个:

一个是教会礼仪(尤其是洗礼和圣餐礼),即以圣餐为中心,通过各样的象征和记号[1],一方面回顾和纪念耶稣历史的事工和使命,另一方面预演那将要来的实在——即神国。在礼仪中,神国通过圣餐降临,叫人预尝来生不朽的恩典。

另一个是人心,即通过遵守主耶稣爱上帝爱人的诫命,尤其是心祷默观的灵修传统从心里降临。然而,神国的降临是从教会礼仪开始的,随后还要进一步更“真实的“在人心中降临,这才是耶稣说的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的意思。

首先,神国的降临是通过建立教会,主持礼仪开始的。我们是通过教会在主里获得了新生,即通过洗礼领受圣灵。然而教会只是神国降临的第一步。正如《步书》所言:“这教会借着它的圣坛和洗礼生人如婴儿,他们吃奶直到断奶。然后,他们长大,理解身心,并使他们的身体成为主的殿,心为主的圣坛,吃比奶更强更好的食物,直到他们成为完全,真地吃主,正如主说:“吃我的人必因我活着。(参约6:58)” 当他们吃干粮时,如使徒所言:“长大成人的,才能吃干粮,他们有力量学习理解(希5:14)主的高深长阔(弗3:18)。” 在这里,教会通过礼仪完成了神国降临的第一步,我们通过教会生出来像婴儿,而教会如奶妈一般抚养我们长大,我们长大了,要进入心中的圣坛或教堂,在那里不止息地与主相交——这正是神国降临的第二步,尤指灵修中的心祷默观传统。

其次,神国的降临进一步通过践行爱上帝爱人的诫命,尤其是清心圣祷的传统进入人心。

我们心中有一片超越政权的空间,一片只属于上帝的无形无相的空间,我们心的最核心处,那里就是心的圣坛或教堂,那里才是心灵真正的家,安息之地。自亚当堕落后,我们的心灵就离开这片空间,去外面流浪,忘记上帝,任意犯罪。然而,藉着悔改信主,通过教会的洗礼领受圣灵的人,有圣灵住在那里。那里,就是神国降临的地方,因为主说:“神的国就在你们心里。” (关于此点,本网站“爱神集栏目”下多有讲解)。

当我们把心里那片原本属于上帝的空间单单给上帝,不断与主相交,心意更新而变化时,神的国就在我们心里无形无相地降临了。当我们为遵守主爱上帝爱人的诫命而流血,甚至殉道时,神的国就降临了。如此,当整个基督徒群体有这等生命见证时,就会有一个群体性的见证,影响社会的方方面面。

这心中属灵的空间就是那超越政权的神的国。因此,神的国虽然在来生,在天上,是无形的,却可以在教会圣礼和心中圣坛中通过“预尝”的方式“降临”。

问:为何神国为主,人国跟随才是正当的政教关系?

答:按主祷文,在“愿你的国降临”之后,紧接着就是“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这样的祈祷次序乃是主的美意。因为只有神的国藉着教会圣礼初步降临,并进一步主宰人心那片原本属于上帝的空间时,上帝的旨意才有可能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地上。

当神国降临心中并在那里做主时,我们就是天国的子民,我们行事为人,有天国的样式,是光明的子女。我们不随从今世的风俗,飘来飘去,而是唯独按上帝的旨意而行。而上帝的旨意无非就是主赐下的爱上帝爱人的诫命。

因此,基督徒受洗加入教会,领受圣餐之后,就领受神国的“宪法”——爱上帝爱人。人间的一切法律若支持这“宪法”,基督徒就遵从,若与此相悖,就是僭越了神的国,基督徒就可以照使徒彼得的话说:“遵从神,不遵从人是应当的。”

这里的地上当然包括地上的一切,今生的一切,然而放到政教关系中,就是“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的政权(按:政权只是一个方面,还包括地上的所有方面,所有公共领域)中,如同行在天上。”这就是笔者说的基于神国为主,人国跟随的原则产生的政教观。笔者认为,基督徒应该只有这一类政教观,其他僭越这一原则的政教观,都不能接受。

主没有说:“愿地上的政权或政权领袖的意志,或哪个特定的民族的意志,操哪种特定语言的人的意志,或哪个特定的地域的意志和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好像主允许,人的国以及人间的权柄可以与上帝的旨意平起平坐一般。而是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这里,只有“你的旨意”,除此之外,并无别的什么,基督徒当顺从。

正如叙利亚的圣以撒所言:“殉道士不仅是指那些为基督的信仰而接受死亡的人,也是指那些为遵守他的诫命为赴死的人。” [2] 那些内心持守天国宝藏的人正是抱持着这种殉道的精神活出了上帝的旨意。我们这个世代缺少殉道精神,中国教会目前关于人论的教导(尤其是一救永救观)使人松懈了对主诫命的遵守,这是不可取的。我们若松懈遵守主的诫命,怎能教上帝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呢?[3]

笔者已经证明,“神国为主,人国跟随”的政教关系原则是对主祷文——“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正确延伸和解读。本文已从东方教会的角度探讨了神国降临的方式,以及当今殉道精神的宝贵。

未完待续:下一篇,笔者将试图驳斥当今不合符“神国为主,人国跟随”原则的政教关系论。但显然限于笔者有限的见识,若有什么误解和误读的,欢迎读者们多多指正。望这一系列文章能抛砖引玉,为基督徒有一个正确的政教观做出贡献。

[1] 关于礼仪意义的历史,请见Paul Meyendorff 的介绍(Saint Germanus I Patriarch of Constantinople, On the Divine Liturgy, ed and trans. Paul Meyendorff (Crestwood, N.Y.: St. Vladimir’s Seminary Press, 1984), 23-55)。其中谈到对礼仪的解释兴起于4世纪,耶路撒冷的西里尔 (Cyril of Jerusalem), 米兰的安波罗修 (Ambrose of Milan) 和金口约翰 (John Chrysostom) 较为出名。后来托名的狄奥尼修斯采用叙利亚传统(亦结合了亚历山大的灵意解经的路径),认为物质能象征属灵的实在,而安提阿传统的莫朴素提亚的迪奥多(Theodore of Mopsuestia)强调礼仪所反映的耶稣历史使命的层面。后来认信者马克西姆,君士坦丁堡的哲马努斯( St. Germanus of Constantinople)对礼仪中的各类象征和记号进行了解释。书中提到:“教会是上帝的殿,圣地,祈祷之所,聚会之处,基督的身体…是地上的天堂。”(On the Divine Liturgy, 56-7)

[2] 圣以撒讲道3。译自:Issac of Nineveh, The Ascetical Homilies of Saint Isaac the Syrian, Revised se (Boston: The Holy Transfiguration Monastery, 2011), 135.

[3] 关于笔者驳斥一救永救论以及在人论教导上——尤其是自由意志与神恩的关系——与东方教会之不同,请参见笔者的系列文章《卡西安论自由意志与恩典——以《会谈录》第13篇为例》,《一救永救不除,灵修传统不兴》,《因信称义等于救恩吗?》,《论自由意志与原则》,《东方教会的救恩观——与主一生生死相许的爱情》。

为防失联,请扫码

《基督徒看待政教关系的基本原则:神国为主,人国跟随——以主祷文为例》上的4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