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变相“文革”: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

现在的官民关系是十分糟糕的。就是民间和学者专家越是批评,官方越是死要面子,越是不认错,似乎“认错”就等于失去了”江山“。当年计划生育时,有专家学者提出批评意见,他们被封杀了,现在结果大家都看到了。现在动态清零政策,百姓们饿着肚子,带着病痛,忍受着某种程度的“核酸监禁”提出批评,发发牢骚,专家学者指出这个政策的错误,官方就封杀,无非要为面子,须不知你们维护了“面子”——伟光正,却失掉了“里子”——信任。

凭什么官就是伟光正的,民间和专家学者就是不正的,无非是在中国没有出现超越政权之上的领域——神的国。因此,做官意味着做上帝,意味着不能犯错,即使错了也要死不承认。这种做官的态度上帝不喜悦,因为他狂妄自大,骄傲,以为自己是神,其实你们不过是人。

这种官民关系的结果就是人间炼狱。这种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心态要彻底摒弃,须知政权不是出于枪杆子,不是出于“虚伪”的笔杆子,也不是出于拳头,而是出于公义和慈爱。从上帝而来的公义和慈爱才是政权的根基,才能相对长久。凡以暴力和谎言维持的政权终将被上帝所唾弃。

天视自以民视,做官的应该听老百姓的疾苦,为他们伸冤,照顾鳏寡孤独,以公义治国;若做官的不听老百姓的疾苦和冤情,只顾着把自己屁股坐稳,上帝不会站在他们的一边,而会站在受苦受难的老百姓一边,审判全地的主岂不施行公义吗?亚伯的血流进地里发出哀嚎,上帝听见了,不要以为今天做的恶不会受报,上帝必将纪念一切不悔改的恶人之恶,他们必将在末日受审判。

再次听听四月之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