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作:圣索弗罗尼《论耶稣祷文的方法》(一)

按:最近跟导师马克西姆邮件来往,他推荐我去艾塞克斯郡 (Essex)的修院看看。上网一查才发现有个施洗约翰修道院在那里,由修院院长索弗罗尼•萨科哈罗(Archimandrite Sophrony Sakharov)1959年创建,属于君统。索弗罗尼•萨科哈罗1993年荣归天家,于2020年12月17日被封圣。又读到他关于操练耶稣祷文的文章,深感认同,遂决定翻译他的这篇文章。笔者以为此文可作为国内操练耶稣祷文的信徒之重要指南和参考。本篇主旨——与笔者的建议相同——是建议初学者以唇舌的祈祷开始,不要试图刚开始就配合呼吸来祈祷,而是让这个过程自然地发生。然而,在缺少神师的情况下,笔者以为最安全的路径就是停留在唇舌的祈祷,配合呼吸只适用于平信徒在零碎时间为收敛心神,专注耶稣祷文来使用,固定时间的祈祷则是停留在唇舌的祈祷上。

凡例:

  • 本文翻译自:Sophrony, Archimandrite. His Life Is Mine (Crestwood, N.Y.: St. Vladimir’s Seminary Press, 1977), 112-120.

网址请见:圣索弗罗尼 (Archimandrite Sophrony)《论耶稣祷文的方法 (The Jesus Prayer: Method)

油管视频请见:

The Jesus Prayer: Method
By St. Archimandrite Sophrony

译作:圣索弗罗尼《论耶稣祷文的方法》(一

袁永甲译

正文

本章,我致力于尽可能简洁地阐明耶稣祷文更重要的层面以及关于我在圣山[阿索斯]所遇见的心祷 (按:this great culture of the heart,字面译为心的大文化,即心祷 )的常识。

年复一年,修士们以嘴唇重复这祷文,并不试图以任何人为的方式加入心灵和心[的层面]。他们的注意力集中于使他们的生活与基督的诫命相和。按古代传统,当修士持续[操练]顺服与节制的苦修功课,当心灵,心和“旧人”的身体本身[达致]足以免于罪恶,当身体配得成为“圣灵的殿”(参罗6:11-14)时,心灵(mind,按:这里译者将mind 都译为心灵)就藉着神圣的活动与心联合。然而,无论古今,神师们偶尔地允许求助于一种引导心灵进入心的技巧。就是,修士调整好身体姿势,低头倾向他的胸口,开口说祷文,吸气时说“主耶稣基督,(上帝之子)”,呼气时说“怜悯我(罪人)”。吸气时,注意力首先跟随吸入的气息达到心[脏]的上方。这样,专注能很快毫不散漫 (wandering) 得以维持,心灵与心并排站[在一起],或者心灵进入心里。这种方法最终使心灵明了,并非肉心而是发生在它里面的——即爬进来的情感和从外趋近心相 (mental images) [的地方]。基于这等经验,修士需要能感受他的心,能在不进一步借助任何身心相关(psychosomatic)的技巧的情况下,持续集中注意力于心中。

按:这里心灵进入的是人的最核心处,这个地方与肉心周围的位置有密不可分的联系,但却是无法定位的,无形的,心灵真正进入的也是这个心。吸气入心的祈祷被使用,我们的身体可以被称为圣灵的殿,皆因为这个无形之心与肉心密不可分的联系而来的。具体请见笔者的译作《圣山尼哥底母 论心是人的中心》。中国古人很早就知道这个东西,《管子》内业篇所谓“心以藏心”,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真祈祷源自于信德 (faith)与悔改

按:这里笔者采用思高本的译法,而非和合本的译法,因为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对于灵修传统而言更是如此

这个方法能帮助初学者(按:这里的初学者特指有神师的修士,而非在世上生活有家庭工作的平信徒)明了祈祷时他的内在注意力应该放在那里,并且作为规条,其他的时间也是如此。然而,真祈祷不是这样达成的。真祈祷尤其源自于信德和悔改作为其唯一的基础。心理技巧(psychotechinics)的危险在于有不少人过分强调方法的重要性在于方法本身。为了避免这种畸形[的误解],初学者应该跟随另一种操练方法。这种方法相对更慢,但无可比拟地更好,更健康安全地将注意力钉在基督之名和祷文上。当忏悔己罪达到一定程度,心灵自然地留意(heeds)心。

完全的公式

耶稣祷文的完全公式像这样:主,耶稣基督,上帝之子,怜悯我罪人。[我们]推荐这个公式。祷文的前半部分,我们认信上帝基督为我们的救恩成了肉身。祷文的后半部分,我们确信我们堕落的状态,我们的罪,我们的拯救。将认信教义和忏悔结合使祷文更全面。

成长(development)阶段

为这个祷文建立一定的成长次序是可能的。

第一阶段,关乎唇舌:我们用嘴唇说祷文,同时试图将注意力集中于圣名和祷文。

第二阶段,我们不再动嘴唇,而是在我们心里,无声地(mentally)读耶稣基督的名和之后的[祷文]。

第三阶段,心灵和心配合一起行动:心灵的注意力集中于心并在那里祈祷。

第四阶段,祷文变得自我驱动(self-propelling)。当祈祷在心里确立,在没有我们特别努力的情况下,[祈祷]在那里持续,同时心灵保持专注 (concentrated)时,这就发生了。

第五阶段,祷文充满了祝福,在我们心中开始像一团温和的火焰,作为从至高处而来的启示(inspiration),以一种圣爱的感觉使心喜乐,在属灵的默观 (contemplation)使心灵欢欣。这最后的阶段有时伴随着神光的异象。

按:这里的神光并非被造的,物质的光,而是非被造的,非物质的光。这种对神光体验的强调始于11世纪新神学家西蒙,后在14世纪静修之争中经圣帕拉玛进一步强调。

一步一步来

在祷文中逐步上升是最可靠的。从事这操练(struggle)的初学者通常蒙建议从第一步开始:唇舌祈祷,直到身体,舌头,脑和心吸收(assimilate)它。时间各异,越是真诚忏悔的,路径越短。

心里祈祷(mental prayer,亦可称为不动唇舌的默祷)的操练可能在一段时间与静修方法相关,换句话说,它(即心里祈祷)可能采用一种节奏的形式或者一种上面提到的有节律的祈祷,吸气时[心里读]上半部分祷文,呼气时下半部分。如果人不忽视一个事实,即每一次呼求基督之名必须不可分地伴随着对基督本人的意识,这就真的有帮助。圣名不能跟上帝的人格分开,以免祈祷减化为一种技巧练习,以至于违反这诫命:“不可妄称耶和华你神的名。”(出20:7;申5:11)

未完待续….

《译作:圣索弗罗尼《论耶稣祷文的方法》(一)》上的3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