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作节选:金口约翰《关于耶稣祷文的信》

按:成书时间至少11世纪,甚至更早;12世纪的大马士革的圣彼得提到金口约翰的这个著作[1]。14世纪的圣卡利斯托和伊格纳丢(Καλλιστος και Ιγνατιος)《关于静谧生活和修道境界》中也引用了这个著作。尼哥底母跟随这个传统。根据Panayiotis Nikolopoulos的学习[2],他认为《关于耶稣祷文的信》是托名金口约翰的作品,包含两个手稿传统:致院长的信 (Letter to an Abbot ῾Επιστολή πρός ἡγούμενον)和致修士的信(Letter to Monks Ἐπιστολή προς μοναχούς)。后者的手稿是在十四,十五世纪,有编辑的痕迹,显然后者基于前者,而前者大约有40个手稿,最早的是11世纪的手稿[3]。既然手稿与新神学家西蒙的著作《三种祈祷 The Three Methods of Prayer》几乎同时,导师马克西姆猜测该书信出自于新神学家西蒙的圈子,或者他的一个弟子之手。导师马克西姆指出,按现在的历史方法论,这是一部托名之作,但按教会传统对该书信所传达之真理的认同,该书信的作者达到了与金口约翰同等或类似的程度,故教会灵修传统一致认可这部灵修作品。[4]

凡例:

  • 本书参考Constas, Maximos and Chamberas, Peter A. trans. St. John Chrysostom and the Jesus Prayer (Columbia, Missouri: Newrome Press, 2019), 2-45。

[此书乃希腊原文在一页,对折页是翻译的英文,英译者对希腊原文做了编辑,对英译加了注脚,此中译也参考了不少英译的注脚,并且针对中国读者加入了自己的注释]

  • 此版感谢艾莉姐妹编辑,译者稍作修订而成。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读者参与译本完善过程,以期早日出版。
  • 版权申明:若有媒体或自媒体考虑转载本译作,需获得本译者授权,请通过网站平台回复,或电子邮件(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或微信(ajia835828)联系。
  •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一律按七十士译本翻译。

金口约翰《关于耶稣祷文的信》

翻译:袁永甲

编辑:唐艾莉

正文

这是我们的圣教父金口约翰写给一位修道院院长的信——这位院长为了自己和他同道的益处,请求圣金口约翰给他们一些属灵准则的教导。

1.我至亲的弟兄啊,你写信给我,要我给你一个灵修操练的准则,然而我不知道我该写什么。愿耶稣基督、荣耀的主(林前2:8;雅2:1)能成为你的向导,只要你真心地与同道弟兄一起将自己献给主上帝;只要你殷勤地[5]甘心“离开父家,家族”,撇下一切财物以及整个世界的荣华——因为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路9:25;14:26),不向世界死(参加6:14),就不能做主的门徒(路14:33);只要你尽心爱主你的上帝,并爱邻舍如己(可12:30;路10:27;参申6:5);只要你至死都保持身心贞洁无瑕(参帖前5:23;林前1:8);只要你们每人心中盛着怜悯和同情,预备自己像明灯一样迎接天上的新郎(太25:1-4),并且在关键时刻(即他再来时),你们每人的灯都没有熄灭——因为倘若人保持着身体的纯洁,但在光鲜的外表下,即他的心里,充满了各样的邪恶、憎恨、怨气、愤怒、嫉妒和骄傲(参太23:25;路11:39),他能得到什么好处呢(可8:36;路9:25)?按圣经说,哪怕只是向弟兄动怒的人,都是行在黑暗里,被视为是杀人的。(参太23:25;约一2:9;3:15)

2. 如果有人认为我写的不恰当(参提后4:2),让他想想十个童女的比喻。按圣经说,五个是聪明的,另五个虽不是娼妓,却是愚拙的,因为她们身体的贞洁于她们无益。(太25:1-13)她们心里不是存着怜悯和对弟兄的爱,而是充满了邪恶和狠毒,因此,她们被拒于属天的、不可言喻的洞房外,喊着说:“主啊,主啊,给我们开门。”但荣耀的主不再给她们奖赏,而是拒绝她们说:“我不认识你们。”(太25:12)人在死后,就不能再认罪悔改,而只有无情的刑罚。因此,现在就是祈求的时刻,现在就是摆脱罪恶的时刻——凡今生捆绑你的重担,都将延续到来生。

9. 我儿啊,我劝你要效法主的谦卑,基督以自己显明了这点,他“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腓 2:8 )”,他这样做,是要成为我们的榜样,如此我们就能靠着谦卑战胜魔鬼的骄傲。主也论到谦卑说:“谁愿为首,就必作你们的仆人。作众人末后的,作众人的用人。(太 20:27;可9:35; 10:44)” 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 (路 14:11 ),而自己谦卑的,就不会跌倒了,因为他把自己放在万有之下,但那自高的,将被扔进永火里(参可9:48;启示录 19:20)。

10. 我儿啊,我劝你要怜悯人。恳请你趁着还有今日,哭泣吧,以免我们在“那里”哭泣,因为在那里你要咬牙切齿,那里的虫不睡觉,也不休息,那里不灭的火流淌如河,那里的天使残酷无情。他们无权怜悯人,或尊敬长者,或赦免人,或尊敬君王,各人都毫无例外地按自己所行的受审。

14. 你们要逃避那些被称为“智者”的人,这些所谓的智者读书多却无任何益处,反倒毁了那些听从他们的人。你们不可借着耳朵来吸收蛇毒[6],也不要试图读很多书,宁可读一小段,并好好地[行出来],这样,恩典就会被赐给那些听从这话的人。[阅读] 学习不如多多祈祷,多多流泪。因为这能支撑你的心,守护你的灵,但读书多却使心灵骄傲。

16. 我们当效法众圣徒。他们忍饥挨饿,缺衣受冻,经过水火刀剑,甘心忍受一切困苦试炼,我们要至死效法他们。也许你们想凡事亨通地[7]地活着,但这种想法不是神的旨意。

17. 当毫无愤怒和杂念,不止息地祈祷。因为每一个念头都使心灵与上帝分离,即便看似善的念头,也是完全邪恶的,但我不说它是来自魔鬼。魔鬼唯一的目的,是让心灵远离上帝,他悄悄地对人心投放命令、善行和似是而非的幻相,而我们要完全无视这些提议。因为魔鬼全部的战斗在于使心灵离开神,远离神,转去追逐世俗之乐。而灵魂全部的战斗在于使心灵[一刻都]不离开上帝,不自恋(不顾惜自己),不迎合邪念;也不留意“古老的画家”,以及“效法[8]万物者”——魔鬼,在我们心里所画的或图像,或状态[9],或外貌,或图形。此后,魔鬼改变形态,让可怜的人类以为自己在别处,而不是他实际所站之地。这可怜的人被骗了,想象自己或看见了异象,或与人交谈,或被差遣做各种事物——这些都是魔鬼的欺骗。

当存谦卑痛悔的心寻求主的怜悯,从早到晚,倘若可行,整晚地呼求(使28:23),不止息地说:“主耶稣基督,上帝之子,怜悯我。主耶稣基督,上帝之子,怜悯我。主耶稣基督,上帝之子,怜悯我。阿门。”

19. 因此,我劝你们,要强迫自己,我再说,要强迫你的心灵[这样做]直到最后一口气。这工需要很多强力驱使,因为窄而难的路能引向永生之门,那努力,强迫自己的人将进入。天国是凭着强力进入的。[10](参太7:14;11:12)

节选完

若您有感动赞赏支持此事工,请扫码加微信

[1] Philokalia, Vol.3 (Athens: Aster-Papademetriou, 1957), 11, lines 16-18. 英译本见第三卷81页。

[2] Panayiotis Nikolopoulos, Αἱ Εἰς Τον Ἱωάννην Τον Χρυσόστομον Ἐσφαλμένως Ἀποδιδόμεναι Ἐπιστολαί (Athens: G.K. Tsiberiotis, 1973). 导师马克西姆的译作希腊文本即出于这个版本,见207-12页。

[3] Maximos Constas and Peter Chamberas, eds., St. John Chrysostom and the Jesus Prayer (Columbia, Missouri: Newrome Press, 2019), xxiv-xxv; 手稿目录见于:Nikolopoulos, Αἱ Εἰς Τον Ἱωάννην Τον Χρυσόστομον Ἐσφαλμένως Ἀποδιδόμεναι Ἐπιστολαί,176-203.

[4] 参Constas and Chamberas, St. John Chrysostom and the Jesus Prayer, xxxvi-xxxvii.

[5] ἀθλητικῶς,字面为操练运动地。这里指古希腊一种竞技运动,运动员们必须赤裸身体上场比输赢。

[6] 关于夏娃借着“听”吸取毒蛇的建议,参: Maximos Constas, Proclus of Constantinople and the Cult of the Virgin in Late Antiquity (Leiden and Boston: Brill, 2003), 273-313.

[7] 字面译为没有艰难困苦的。

[8] 参《沙漠教父言行录》:“我们的心念如同或新或旧的画家 (οἱ παλαιοί καί νέοι ζωγράφοι εἰσίν οἱ λογισμοί μου.”(PG 65:253 line 10). πανταμίμητος(效法万物者)在希腊文本中极为罕见,仅在《玛卡里奥讲道集(Macarian homily)》54.4 中以稍微不同的方式出现παντομίμητος (GCS II:256, line 1)。这点可能表明这封信受到了玛卡里奥传统的影响。

[9] τρόπους 字面译为方式、外观、状态。

[10] Βιαστῶν 和βίας都有暴力,强力,强迫之意。希腊教父们正是如此理解这个词的。它比单纯努力要更加强力,就是哪怕自己不愿意,也要迫使自己这样做。这才是这个词的真实含义。这里的不愿意指的当然不是心灵不愿意,而是肉体的软弱和我们旧人,即坏习惯造成的不愿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