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读者:不要慌 让子弹飞一会

按:近来笔者尽量避免发思想不成熟的鲁莽文章。但还是有热心读者表示不理解,不认同笔者的莽文,甚至要来与我讨论。我的答案是:让子弹飞一会。

我写过一篇《一救永救不除,灵修传统不兴》的文章。有读者表示不认同。不认同,没关系,让子弹飞一会就好。

笔者站在一个早期东方教会的视角定性“一救永救”论为异端,宣告“因信称义”不等于救恩,断言中国教会在这一代人不可能传承修道传统和心祷默观的操练驳斥倪柝声体系下的三元人观,大家不要惊慌,好像要变天一样。

其实天没有变,只是这些文章打破了大家以前的认知范围。亲爱的读者须知,我写的这一系列文章都是站在早期东方教会传统的视角来看的,我写的时候拿出了一些我涉猎的一二手文献,因为以前从这个视角,用这些文献来看这些主题的不多。

这并非表明中国教会犯下了一个“天”大的错误,恰恰表明中国教会所认为的那个“天”还不那么广阔。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中国教会所能涉猎的一二手文献还不够广阔。简单来说,在教会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中国教会所继承的大半部分来自奥古斯丁与佩拉纠之争下的东西,对早期东方教会传统不了解,对新教改革之前的罗马天主教算不上太了解(除了奥古斯丁,阿奎那等大牛外),对叙利亚教会,景教不了解,甚至对中国教会本身的历史也谈不上有全面的研究。

正是文献之不足限制了我们的思考范围,在其中孕育出一些笔者所以为并加以驳斥的“极端”教导不是很正常嘛?教会历史2000多年,难道就出了一个奥古斯丁,阿奎那,马丁路德,约翰加尔文以及后来的改教家们吗?

笔者基于自己所涉猎的早期东方教会文献,对当今中国教会出现的一些极端观点加以驳斥(虽然文章谈不上成熟),并非出于好斗,而是对中国教会的善意提醒。这提醒就是给大家一个东方教会的视角,是增加读者视野的,是为了读者的益处,为了中国教会整体的益处而“鲁莽”写的(若是言辞激烈了一点,还请读者们指正,谅解)。

如果早期教会在一些主题上的教导与当下中国教会不同。中国教会应该急着为自己辩护,并自诩为正统吗?明知自己见识有限,还要如此急着为一些教导辩护(好像天要塌下来一般),实在没有必要。

其实,中国教会抬眼看的这一片天实在有限(可以说大部分是当年奥古斯丁与佩拉纠之争框架下的东西),突然看见天空中有些许异象就觉得惊慌是大可不必的。不是因为要变天了,而是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是井底之蛙(能意识到这一点实在难受,但笔者必须指出这是一个事实)。虽然笔者也是只蛙,只不过呆在“东方教会”的井里。

因此,不如让子弹飞一会。让我们勇敢地爬出这个井,试着下海,畅游个几代人再来说,不着急。笔者的观点,您若不认同,权且当涨见识了,何必太“当真”,也许将来您了解东方教会的教父们比笔者更深广,您可以论证东方教会的教父们都赞同一救永救论呢?

再者,新教何其深广,笔者又不是这个领域的学者,若说了什么言过其实的话,还请大家拿一二手材料来指正,纠正笔者对新教的误解。

还是那句话,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既然知道自己知道的有限,何不爬出“井”,去看看外面更加广阔的天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