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GBTQ+的教导不除,基督教不兴——驳LGBTQ+主义序言

按:今天头一次在华人教会听讲道驳斥同性恋的教义,痛快。原因是我所在的华人教会要搬家了,主任牧师讲述的理由如下:我们教会租用的循道会5月份通过决议,牧师可以为同性恋婚礼祝圣,这有悖于我们教会的教导,为了见证的缘故(怕别人误以为这间华人教会也赞同此等做法),选择离开。发此文以表纪念,与LGBTQ+的教导战斗到底。

声明:本篇主旨并非针对属血气的人,而是指属灵的黑暗势力所表现出来的思想理念。若言辞过于激烈,并非指同性恋“患者”(耶稣是为医治病人,自认为健康的人用不着耶稣的医治),而是指LGBTQ+所倡导的敌基督的理念。

序言:LGBTQ+的教导不除,基督教不兴

LGBTQ+的核心教义是直接反对和攻击上帝在创世纪一二章所设立的一男一女的婚姻观,鼓吹同性婚姻,变性,男女同厕,双性别等等,总之,只要是在传统男女双性之外的性别认同和性行为等主张,都为他们所赞同。一如当年蛇欺骗夏娃的,因为神说,你吃的日子必定死,而蛇直接加了一个否定词,说你吃了必定不死(按:这里是根据希伯来原文直接翻译,和合本翻译不准确。蛇直接在前面加了否定词לא)。

当基督教得到政权支持时,我们争论什么是正统什么是异端,当基督教遭到政权唾弃排挤时,我们不再争论什么是正统什么是异端,如今就是这种状况,在欧美,我们争论教会应不应该接纳同性恋,在中国,我们争论要不要基督教中国化,要不要在崇拜主耶稣的同时,也崇拜政权。

4世纪君士坦丁将基督教变成罗马的国教之后,教会历史上出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异端:阿里乌主义。他们为了确保独一真神拒绝了基督的神性。然而如今时代已然不同,在当今政权唾弃基督教的传统价值观和教导情况下,首当其冲的大“异端”就是LGBTQ+的教导。

LGBTQ+的教导不除,基督教不兴。因为很明显的,欧美的教会都只剩下老年人了,年轻人兴致勃勃地加入了LGBTQ+的大军,教会要么彩旗飘飘,给同性婚姻祝圣,甚至允许同性恋的牧师;要么纷纷倒闭,持守的是父母一辈的老人,而反对他们的是他们的下一代,这不仅体现在华人教会,其他欧美的教会(不论什么教派)都是如此,只不过是程度的多少而已。

LGBTQ+之教导的流行程度一如当年索多玛,越是繁荣兴盛的国际化大都市,越是兴盛,势不可挡。可以预见在未来100年之内,欧美的基督教将彻底消失,或者纷纷倒戈,变成娼妇,与LGBTQ+的教导和群体行淫。

LGBTQ+的教导是欧美左派拿来敌对基督的有力武器,就目前的局势来看,效果显著。如果LGBTQ+的教导是这个时代的巨人歌利亚,那么也愿笔者的系列驳文成为大卫手中的石子,就算不能正中它的额头,至少也要表明一个态度:这敌基督的LGBTQ+的教导,怎敢向永生神的军队骂阵呢?你有政治势力撑腰,有资金,有人脉,有财团,有媒体,占据一切优势,一如当年的歌利亚,然而你必败在上帝的手下,因为你用脚踢刺是难的。

秉承着教父精神,笔者认为有义务驳斥LGBTQ+的教导,笔者的专长领域有限,因此其角度始终是神学和东方教会传统的。笔者发此文并非不爱LGBTQ+这个群体的人,恰恰相反,正是因为爱他们,希望他们回转,才指出他们的错,希望他们能摈弃LGBTQ+所奉行的理念和教导,回到基督的怀抱。

LGBTQ+横行天下的例子

近来观影,看到神秘博士2的女主角有两个妈妈的设定。看瞬息全宇宙,主角的女儿是同性恋的设定。现在迪士尼,漫威影业的电影纷纷向LGBTQ+站队,看到其中这方面的人物设定,大家不要惊慌,这说明他们已经攻下了这两个影业。

近日看油管视频,微软高管收购暴雪后的一次发言说,目前公司员工认同自己是女性的只占据30%,希望能提高到50%。一位游戏评论员调侃道:“古有欲练神功,必先自宫,今有欲入微软,必先割卵(暗指男性游戏开发人员要做变性手术)。” 这说明LGBTQ+已然攻下各大财团和公司。

伴随着LGBTQ+理念的还有毒品大麻合法化。这些笔者不一一细说了。

葛培理(Billy Graham)的儿子近日在英国开布道会,他明确反对同性恋,同性恋群体就在布道会场地周围游行示威,结果BBC只报道同性恋群体的游行示威。这说明欧美的主流媒体早已经一边倒地倾向左派,倾向于LGBTQ+的理念和教导。

LGBTQ+的教导在左派政治正确的加持下已经“通行”天下(当然没达到某国的地步),一旦公开用西方语言发文驳斥就会面临丧失工作,被起诉,被禁封,遭群体围攻,被“天下人”所唾弃的危险。

笔者采用中文写作此系列文章,看看其“通行”的气量。笔者接下来的系列文章将梳理LGBTQ+的历史,学术发展史,总结他们的教导,然后站在神学的角度一一加以驳斥。敬请读者参与提议。

若有兴趣赞赏支持我们的事工,请扫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