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Yongjia Yuan

袁永甲。2021-至今,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在读博士,主攻景教;2019-2021,波士顿大学神学硕士,主修叙利亚教父灵修;2015-2018,圣十字架神学院神学硕士,主修希腊教父灵修。

第四章:怎么开始翻译?

翻译这种事是你在做,在实际操练的时候学到的。

——神父马克西姆

好了,您已经初步掌握了一门古典语言95%的语法,也能基本阅读英文的学术著作了。您不禁要问,我当如何开始着手翻译呢?

第一步:很简单,您要么自己找一部教父著作,并且开始翻译;要么,您进入我们团契,大家给您建议,然后能再选择一部著作开始翻译。

第二步:找到合适的原文版本或手稿。Ctcfol会为您找到合适的原文版本(甚至多个或者手稿)和现代学术研究的著作或文章。倘若可能,如果有一翻的本子的话,我们也尽可能为您提供一个(甚至多个)一翻的本子做参考。

第三步:您开始一个词一个词,一句话,一句话地往前翻译。您需要平均每天至少30分钟坚持翻译,同时要阅读该教父的相关学术著作。途中遇到任何问题,可以在团契群里问,也可以定期参加团契的线上讨论会,实时沟通更有效率。

第四步:坚持,坚持,再坚持。好像那本著作是上帝托付你翻译的,让教父的话滋养你,成为继续翻译下去的动力。

此外关于翻译教父著作,笔者导师神父马克西姆的讲论值得推荐,这里再次引用《导师马克西姆论翻译》一文。以供各位读者参考,此文值得细读,多读。

2017年,我在圣十字架开始我的第二神学硕士,师从我的导师马克西姆•康斯塔斯(Fr. Maximos Constas)* 写一篇硕士论文:《独修士尼克弗罗<论警醒与守卫心灵>希腊原文,中文翻译以及注释》(Nikephoros the Solitary On Watchfulness and the Guarding of the Heart Greek Text, Chinese Translation, and Commentary)。

*​学校介绍,请见:https://www.hchc.edu/faculty/v-rev-archim-maximos-constas-phd/​; ​最新学术文章或作品,请见:https://hcgost.academia.edu/FrMaximosConstas​。

当时,我想把我的翻译做到尽量完美,但翻译过程中遇到不少问题,尤其是一些关键性术语涉及希腊哲学和中国哲学(这两方面我都底子薄弱)。我不知所措,故于2018年7月8日发邮件给导师问询了这方面的困惑,甚至想着我是否需要专门学一个希腊哲学和中国哲学的学位,才能有完美的翻译出来。

两天后,马克西姆给了回复。他的回复使我在翻译方面的困惑涣然冰释,现在回想起来尤其如此。我觉得应该把他回复的部分内容翻译成中文,以勉励那些有志于从事翻译早期教会文献的同仁。

正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笔者也愿这翻译的火种可以燎原。

译文如下:

希腊教父思想或神学并非希腊哲学的一种,也不能减化为希腊哲学。毫无疑问,为了恰当地理解教父思想,希腊哲学的知识是有必要的。你也当知,并非所有教父都同等地使用(甚至在知识层面)希腊哲学:像狄奥尼修斯(Dionysios the Areopagite)和认信者马克西姆(Maximus the Confessor)的著作就有很深的希腊哲学底蕴(我们现今称之为新柏拉图主义),但也有很多教父或修士并没有受过专门的哲学训练,他们写作时不太使用哲学[术语]。这意味着对希腊哲学学习的需求是可变的,取决于你想要翻译的是什么样的作者或著作。

当然,哲学家和神学家都会用到一些有着长久、复杂历史的关键性术语:存在、本质、人格、心灵/心智、理性、灵、能力、能量、邪恶、美德(being, substance, person, mind, reason, spirit, power, energy, evil, virtue)等。没有哪个词的意思始终是静态的,一个维度的,他们随着时间而演变,并且不同的作者有不同的理解,[结果是]几乎所有的例子都要放到它们各自的上下文和背景(context) [中去考量]:比如,你不能简单地把亚里士多德对灵魂的定义用于希腊教父传统对“灵魂”一词的理解。从这个角度看,花点时间学希腊哲学不是坏主意…

既然你要将希腊文翻译成中文,有点中国哲学知识当然[对翻译]有帮助,尽管我不认为你需要专门去学这方面的学问。我过去也提过,有不少西方基督教的著作译成了中文,你去阅读这些著作,并看其他译者如何处理某些词汇的也很重要。圣经的语言对希腊教父(不只是哲学)而言极其重要,教父们很多的语言词汇都源自于圣经。与其过度地困扰你自己关于一个希腊词的中文翻译,你试着看其他译者如何翻译这些词的吗?

如果你实在找不到一个两种语言和文化之间对等的词(这当然是可预见的),这也不是世界末日。你只需要简单地做个选择,一个决定,即你将如何翻译这个词或那个词,如果这需要一个注脚或注解,[就放上],这没问题。没有“完美”的翻译,但译者需要能解释他的选择,并为之辩护或者以问题的方式呈现[给读者]。

你想要做的事至少需要来自四个领域的训练和能力:希腊文、神学、古典哲学和中国哲学。要掌握的很多,要掌握它们需要很长的时间。但,再一次,我不认为你需要单独学一个希腊哲学或中国哲学的学位,否则,你一辈子都在做学生。你也当意识到学校不会教你如何翻译。

翻译这种事是你在做,在实际操练的时候学到的。与其担心在你开始翻译前,你要做的初步准备工作有哪些,更为合理的是:你只需简单地着手开始翻译一些文献,然后处理你这个过程中遇到的特殊情况(困难的词汇,概念等)。如果你在翻译一个文献,意识到作者在使用你所不知或不理解的亚里士多德的术语,你就停下翻译,去图书馆,做一点这些词汇的研究,研究到你理解这些概念,并且知道如何翻译它们就够了。多数情况下,只需花几天或几周专心地学习就足够了。

并且,你不是在一个真空中翻译,希腊教父的著作被翻译成很多现代语言(英语、法语、德语等)。你在翻译时,完全可以参考这些译本,看看其他译者是如何处理他们翻译中遇到的问题的。单纯地以为学这个或那个课程,或获得更多这方面或那方面的学位,就自动地让你成为一个好的译者,这种想法不对。这就像你想学习如何拉小提琴,但没有实际去拉,而去参加小提琴制造工艺史的课程。

我希望这对你有帮助。

译文完

未完待续

第五章:加入我们?

后续

第三章:如何学习现代语言?

所谓古典语言是指古人使用,现代人极少使用的语言。所谓现代语言是指现代人使用的语言。因此,现代语言更容易学习。Ctcfol目前暂不讲授现代语言课程。

为什么学一门现代语言是必须的?

必须学一门现代语言有以下三大原因。

第一,中文研究文献之匮乏

要阐明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承认基督教之文献以及研究在中文界是何等匮乏,贫瘠,若是涉猎东方教会的话,则完全可以用荒漠来形容。而这种匮乏就造成了凡有心要从事教父原文中译之人必须学习一门现代语言的原因。

因为相对于英文、法文、德文现代希腊文和俄语来说,中文方面研究基督教的文献可谓九牛一毛。若只通中文,那么,很抱歉,您对基督教了解就如井底之蛙,而这口井就是中文学术界一些学者(包括笔者本人)对一手材料的解释。笔者不愿意看到您的见识受到限制,因此,即便您没有感动从事教父原文中译事工,笔者也鼓励您学一门现代语言,长长见识。

第二,译者必须进入教父著作所处的时代背景中,而一门现代语言会提供大量这方面的资料。

在处理教父原文文献时,译者处理的不仅是语法或语言学上的问题(这些当然是必须的,并且对一些古典语言来说,似乎是没有穷尽的,但却是不足的);他还要了解该著作所处的时代地理背景,著作所面临的受众,所针对的问题,手稿传统等。由于中文资料的匮乏,译者不可能获得后者所需的信息,而一些现代语言的研究却能提供这方面的信息。

这将极大地提高译者的历史感,开始摒弃自己的先入之见,试着从教父们当时所处的历史背景去看待他们的文献。这是做学术研究的第一步,试着先抛弃一些现代的“俗气”,“偏见”和“所谓的是非,正邪观”,试着让自己的思想踏入教父所处的时代中,所面临的问题中,试着站在他们的角度来看他们的著作,试着去体贴他们的心意,触摸他们的灵性,而不是让他们来服务于你的想法和意图(那是不可能的)。让他们的精神和灵性影响你,更新你,这才是教父原文中译计划的方法论和动力所在。

因此,译者也必须熟悉,现代学者对某本教父著作的解释,手稿传统等信息。

现代基督教中文文献和研究概览

基督教的中文文献和研究真有那么匮乏吗?

答:笔者此篇概览,有观点,但论据是不充分的,因为这不是笔者的领域。这里仅代表笔者的个人观点,若有方家愿意指正,欢迎赐教。

整体来说,基督教的文献(无论一手还是二手材料)在英文,法文,德文,现代希腊文和俄语方面是较为丰富的,而中文在这方面的文献可谓九牛一毛。自大航海殖民时代开始,基督教(尤其是天主教和新教)也随之广传。当它打开中国之门时,宣教连带着医疗,教育和科技等也随即涌入,深入我们社会生活思想的方方面面。

自民国以降,伴随着天主教和新教的宣教工作,中文方面基督教的文献开始有起色,然而目前就笔者看来,大多焦距于欧美地区(天主教和新教的重镇),并且伴随着西化的过程(所谓落后就要挨打),关于基督教的研究难以避免地带着欧美中心论的调子(这几乎涵盖了所有领域)。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国内基督教的学术研究是无法直接从神学入手的,只能以曲线的方式从哲学,语言学,历史学,敦煌吐蕃学等角度去做研究。

哲学角度是不难理解的,就是当国人研究完古希腊时期后,来到教父时期,他们无法忽视西方基督教的巨人——奥古斯丁,阿奎那等教父;语言学是指学习古希腊语,拉丁语,俄语等时,他们当然会涉猎基督教的文献;历史学会随着他所研究领域的时间和地域,不可避免地碰到基督教的文献;敦煌吐蕃学则主要是指景教的文献及其研究,这点跟国人相关,当然不会忽视。

因此,国内对基督教的研究有如下四条线:

注:这些路径仅是基本的概览,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并不一定完全准确;这些路径仅指国内大陆地区的研究现状,不包括港台和海外地区的情况。

第一条:哲学的径路。有从古典哲学时期往后走到教父时期和经院哲学时期的学者。

第二条:教会历史的径路。这条径路专注明清,民国和现代的基督教历史,其视角难以避免统一大中华,或欧美中心论的底色。

第三条:俄罗斯东正教。中国与俄罗斯的渊源不小,故有从俄罗斯文学,历史或哲学走到俄罗斯东正教的学者。

第四条:敦煌吐蕃学。这条径路主要涉及景教研究。然而,目前比较尴尬的境地是,欧美研究胡语的学者极少通中文的,中文研究景教极少通胡语和叙利亚文的。这就造成,欧美学者只谈景教胡语的史料,对于中文史料的关系则避而不谈;中国学者只从儒释道的视角谈景教,关于景教的母语,叙利亚文则极少涉猎。

该如何开始学一门现代语言?

在教父研究上,英文逐渐崭露头角,成为学习现代语言的首选。其次是法文和德文,再次是俄文和现代希腊语。因此,笔者建议从英文开始,之后,若您想学其他语言,根据情况不同可再选择一门语言学习。

英文的学习资源和方法网上有很多,这里不再详述。Ctcfol仅专注于学术文章的阅读理解能力培养。由于教父原文中译计划的启动,笔者在此计划下启动一个附属计划是很有必要的,那就是:教父学术文章中译计划。这个计划的目的当然是培养有志于翻译教父学术文章的人才。

笔者建议学习现代语言的方法有如下三类:

第一类:免费,纯自学,针对有极强自学能力的读者。针对这类学习能力极强的读者,可直接进入本手册第四章《如何开始翻译》。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根据笔者的经验,找一本你自己感兴趣的教父著作,然后开始一个词一个词地找字典读下来,对有感动的句子尝试翻译出来。读完一本,再读第二本,慢慢地您就可以自主阅读和翻译了。

第二类:免费。您加入ctcfol的教父学术文章中译团契,从ctcfol推荐的篇目中,选择一篇开始着手翻译。方法与第一类类似,只是读的是学术文章。本学习方式以自己学习翻译为主(即没有实时线上和线下的课程),若遇到问题,请加入教父学术文章中译团契,所有问题将在团契讨论群解决。

  • 遇到较好的译作,可在光从东方来平台发表,并获得光从东方来免费订阅会员资格。

第三类:收费。您可以报名参加各类英文培训班(这类资源丰富)

第二章 如何学习古典语言?

首先,若您想从事此事工,我会为您祈祷,求万有之源上帝赐给你相应的学习语言的恩赐,使你可以开始。是的,在人是不能,但在上帝凡事都能。上帝是慷慨仁爱的。若您是信徒,您也可以为自己祈求这等恩赐。因此,不要担心自己没有恩赐,记住主的话“不要怕,只要信。“

其次,正所谓众口难调,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因此,本手册提供的学习语言的方法并不一定(也是不可能)适用于所有人。如果这个手册提供的教学方法您无法适应,不喜欢怎么办?好办。您完全可以去找适应你节奏和需求的老师来学。您学好了,就可以进入本手册第三章:如何学习现代语言或第四章:如何开始翻译。

最后,笔者这里提出关于学语言和做译者的一些方法论。任何语言都深深地根植于产生它的时代、地理、人物思想、政治、宗教、文化、民族、经济等背景。离开这些去谈一门抽象的语言学是有失偏颇的。而字母、语法和字典只是一门语言的规律总结,它们极少涉猎使用该语言的作者,思想以及他所处的时代背景为何。因此,仅仅是在语法和字典的层面做翻译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深入文献本身所处的时代背景和上下文中。而后者属于学术范畴,是译者必须学一门现代语言的根本原因。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我们无法相信AI的译作或机翻。

笔者推荐学习古典语言的方法有如下四种:

第一类,免费,纯自学,针对有极强自学能力的读者。针对这类学习能力极强的读者,可直接进入本手册第四章《如何开始翻译》。

第二类,免费,参加ctcfol的初级古典语言课程。

本课程全部公开免费,争取涵盖90%的语法。免费是为了降低学习的经济门槛(您时间上还是大把大把付出的,老师们都说,你挖得越深,学得越多。就是说你付出的时间和心力越多,学到的就越多)。

第一次是实时上课(您猜得对,就是阿甲本人开讲),之后会将课程视频全部公开到网上,打赏随意,有意者扫笔者微信入群。本课程和方法论直接服务于ctcfol之目标,并不一定适合所有学员,若有跟不上的或者无法适应的情况,还请谅解,或考虑付费的方式来学习。

Ctcfol打算先开始古希腊语课,共十次课,每次课90分钟,争取涵盖90%的语法。讲员:阿甲;时间:北京时间周四晚8-9:30;开课时间:待定(预计9月的某个周四开始)。

凡有兴趣者,请扫码入群。

其他古典语言的讲授次序,我们会做个调查来决定。

第三类,付费。报名参加光从东方来的古典语言课程(老师实时上课,课后全程跟进)。如今已经开通古希腊语课(共20次课,每次课约45分钟,涵盖95%基础语法)。学成后,就可以进入本手册第三章:如何学习现代语言或第四章:如何开始翻译。

也许你会问,第二类(免费)和第三类(付费)的区别在哪里?

答:简单来说,免费的是老师只负责在课上教,不负责课后进一步辅导,课程重点是讲完语法;付费的老师不但课上教,也负责课后进一步辅导,学员有任何疑问可在课后随时问,老师会尽量及时回应。老师也会根据学员的进度,争取让每个学员都跟得上。

第四类,付费。您可以报名参加其他老师开设的古典语言课(要求涵盖90%以上的语法)。学成后,就可以进入本手册第三章:如何学习现代语言或第四章:如何开始翻译。

第一章:预备篇

您最好有基督教的信仰

从理论上来说,教父原文中译计划只需要读者对此感兴趣就可以加入和开始;然而,在实践过程中,本着主耶稣把房子在建在磐石上的精神,我强烈建议读者有基督教的信仰,即公开承认自己是信徒,并且有稳定的教会生活,认同主耶稣把房子建在磐石上的教导并愿意躬亲实践。

您至少需要掌握一门古典语言和一门现代语言

凡从事教父原文翻译者,必须具备两方面的语言能力:古典语言和现代语言。古典语言是为阅读并翻译一手文献用的,现代语言是为阅读了解二手材料用的,二者必不可少。

Ctcfol所涉猎的古典语言主要有以下四个:

     第一、古希腊语。古典希腊语是研究早期教会和拜占庭传统必不可少的语言。在地域上,希腊语覆盖罗马帝国,其影响深入拉丁、叙利亚和科普特等早期教会传统,对斯拉夫传统也有深远影响;在时期上,上至公元前3-4世纪古典希腊哲学时期,下至15世纪拜占庭时期。Ctcfol将主要涉猎1-15世纪时期的文献。

     第二、拉丁语。拉丁语是研究早期教会和拉丁教父的语言,并且在很多层面,拉丁语也是涉猎希腊和叙利亚教会传统的良好途径。在地域上,拉丁语的影响主要在欧洲,和近现代的美国,它与希腊传统密不可分,与叙利亚传统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Ctcfol将主要涉猎拉丁传统中1-15世纪时期的文献。

     第三,叙利亚语。叙利亚文是了解早期教会和叙利亚教会传统的语言,并且叙利亚文对研究景教也是不可或缺的,时间可以从公元3世纪追溯到现代,ctcfol专注的时期是3-15世纪。

     第四,科普特语。科普特语是研究早期科普特教会的重要语言,ctcfol将专注于早期(2-8世纪)科普特文献的翻译和研究。

此外还有埃塞俄比亚语、亚美尼亚语、阿拉伯语、古斯拉夫语(俄语)、粟特语、甚至中文等教父文献,ctcfol目前暂不涉猎,而是先从翻译早期教父文献开始,逐渐往后推。

Ctcfol所涉猎的古典语言主要有以下五种:

研究教父们的现代语言主要有英语、德语、法语、俄语、现代希腊语等。ctcfol建议从英文开始。由于中文资料和译作的匮乏,现代语言的学习也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译者不是在一个真空中做古代教父的中译,他还有必要了解现代较为有名的,研究教父学方面的权威,以及前沿学者。他在翻译的过程中,必须参考其他语言的译本以及相关方面的学术成果。

总之,若你能要着手教父原文中译,您需要在心态上做如下预备:

1. 您要对教父原文中译感兴趣,您最好是基督徒。

2. 您至少要学习一门古典语言:希腊语,拉丁语,叙利亚语和科普特语

3.您至少要学习一门现代语言:英文、德语、法语、俄语、现代希腊语

教父原文中译手册

教父原文中译手册 预备篇

袁永甲著

光从东方来出版事工

  • 版权归光从东方来出版事工所有
  • 引用格式:袁永甲著,《教父原文中译手册》(伦敦:光从东方来出版 ,2023年),+ 网页链接,某年某月某日引用。
  • 教会原文中译计划隶属于光从东方来下的公益项目,故专开此栏目。以做备份,教父原文中译计划官方网址:www.ctcfol.org

目录

介绍

第一章:预备篇

     古典语言

     现代语言

第二章:如何学习古典语言?

第三章:如何学习现代语言?

第四章:怎么开始翻译?

第五章:加入我们?

后续

介绍

我们需要你

你想从原文翻译教父著作?来吧,这个手册就是为你而写。对,就是你。

你喜爱教父们,被他们的灵性深深吸引,你希望进一步阅读他们的著作。然而,你发现现有的中文译作实在太少,不能满足你的需要。

你很想从原文阅读他们的著作,哪怕读一些二翻的作品也行。但你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你或许也没有钱,你甚至连时间都有限。来吧!加入我们的教父原文中译计划,这些问题都会在这本手册里找到答案。

你不知道如何开始?没关系,只要您按照这个手册的步骤一步一步来,平均每天30-60分钟坚持5年,10年,你最终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从教父原文翻译的译者。

你没有钱,无法花钱来做这事。没关系,教父原文中译计划是公益的。因此,只要您肯学,加入我们教父原文中译交流群,大家时常一起相互切磋探讨,您完全可以不花一分钱来做这事。

你没有时间,工作太忙了?或者要照顾孩子?没关系,只要你下定决心,平均每天铁打拿出半个小时来专注于这件事,您照样可以学好。

什么是教父原文中译计划?什么是教父学术文章中译计划?

教父原文中译计划,英文名为Chinese Translation of Church Fathers from the Original Languages(缩写为ctcfol,此后简写为ctcfol)ctcfol的目的是找到有着同样兴趣的人一起组建一个可持续的团契 (community)。团契的运作是非盈利的,公益的,单纯以兴趣为驱动的,换句话说ctcfol是一个公益项目。整个计划将以团契和公益的形式,从始至终地帮助一切想从教父原文翻译的人。

教父学术文章中译计划——英文名为Chinese Translation of Academic Papers about the Church Fathers (缩写为ctapcf)——是教父原文中译计划的附属计划,也是非盈利性的,团契运作模式。专门针对想翻译教父学术文章的人。Ctapcf与ctcfol密不可分,互为表里,因此也涵盖在教父原文中译计划之内。

为何要坚持从教父原文翻译?从一翻过来的本子再译成中文不好吗?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要从原文翻译,二翻的本子(即根据从原文翻译为现代文的译本译成中文的译本)难道不行吗?二翻的本子当然可以,但却是不足的。首先,一般来说,从原文翻译的本子更贴近原意,而二翻的本子已经经过了一翻之人的解读,故难以贴近原意。其次,二翻的本子学术性也不高。根据学术追根溯源的精神,能直接处理原始材料的是最高的,其次是直接处理一手材料的人(即通原文的人),再次是只能参考一翻译本的人(即不能通原文的人)。至于二翻的本子,一个学者是要慎重参考的(当然,他通原文的情况除外)。一位学者研究某个主题,他首先要会原文,如果有合适的一翻译本,则会加快他对该主题的研究;但他难以参考二翻的译本,因为二翻的译本学术性不如一翻的译本,而一翻的译本不如原文。

关于原文翻译方面的文章,笔者亦有以下几篇供参考:为何多个译本要比一个译本好如何判断一个译本的质量我导师马克西姆论翻译

为何教父原文中译计划是公益的?

公益就是免费的意思。做成公益就是把教父原文翻译的门槛尽量降低。然而,免费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找到有着同样兴趣的人,组建成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团契。大家因着同样的兴趣一起切磋学习,这再好不过,这也是学术的本质。

本计划当然不可能,也无意于完全取代现有建立起来的学术体制和事工(它在很多意义上仍值得学习),但按笔者当在世俗大学之外建立学术阵营的精神,本计划仍试图打破(或至少是松动)现今学术之壁垒、门槛和功利性特点。

所谓壁垒是指现代社会所建立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以及大学之后的硕士,博士,博士后等学历体制,该体制当然是适应当今功利性的职业教育而服务的。

所谓门槛是由政治财团等抢占原始材料,从而建立起来的学术话语权(即所谓要做什么方面的研究,必去某国某大学,或某专家的说法);该话语权还体现在政治财团等对原始材料的销毁,或不予公开,或对已经公开的进行选择性的解释上。这就是说:某些不利于政治利益和意识形态的原始材料会遭到销毁或不予公开,某些有利的则公开,并允许学者进行选择性的解释。比如,对于现今的欧美而言,文科类的研究若不站队白左,向LGBTQ+靠拢是非常不讨巧的,轻则拿不到奖学金,重则毕不了业。

所谓功利性是指现今教育是典型的职业教育,变成了一门生意。这点大家有目共睹,就不细说了。

我们笃信学术应该单纯以兴趣为驱动,不应该成为单纯为着盈利的门路,或者为此设置重重壁垒和门槛,将之变成一门生意或者某种控制人心的手段。我们相信,免费能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学历制度及其背后职业和功利性的特点;而主耶稣“把房子建在磐石上”的方法论和灵修操练(及其背后的修道传统)可以相应地遏制学术门槛之嚣张气焰。

教父原文中译计划的历史

2010年左右,笔者读到橡树出版的一些教父经典著作,诸如阿塔纳修的《论道成肉身》,圣巴西尔的《创世六日》,神学家格列高利的《神学讲演录》以及尼撒的格列高利的《论灵魂与复活》。读完之后就受到很大的震撼。相比奥古斯丁的《忏悔录》《论三位一体》和《上帝之城》,这些希腊教父的著作同样充满了论战和思辨性,但字里行间,他们的灵性流淌出来。他们的思想是深邃的,但他们的灵性犹如大海,借着这些文字流进我干旱的心中。从此我就开始了阅读教父著作之旅。

2012年,我在网上读到《俄罗斯朝圣者之路》,深深被故事中的情节所吸引。那位朝圣者一路上手中只有两件宝贝:圣经和最初的俄文译本《爱神集》。书中宣称《爱神集》是解开圣经的钥匙,故在网上搜索《爱神集》的英文名Philokalia,找到了一个英文版。我如获至宝拿来读,那时的英文阅读能力很低,每句话都要借助网络词典查几个单词,读来甚是艰涩难懂,但每有体味就很兴奋。我凭着这股兴致读了下来。

一次读到其序言中写道:”‘如何使《爱神集》所含的宝藏以一种丰富而恰当地方式为西方世界所用呢?这个问题的唯一终极解决方案是…从希腊原文翻译。只能期盼有一天这项事工得以成就。” 我读完为之一振,心想《爱神集》最好的译本也应该是从希腊原文翻译的。(具体详情,参见《爱神集导读版缘起》)

2014年,我想从原文阅读教父著作的渴望促使我做出了出国读神学的决定。记得一次在车上,回想起自己不能阅读教父著作,我泪流满面,心想:“倘若教父的灵性和精神是大海,那至少让我借着阅读和翻译他们的著作打一桶水,以满足我心灵的渴求。我愿像那迦南妇人一样,祈求从桌子上掉下的碎渣儿。”

于是,2015年暑假,我举家赴美读神学,为的是有朝一日能从原文翻译教父著作。如今已七年有余。笔者自2018年以来,受到我的导师,神父马克西姆的鼓励,着手翻译《爱神集导读版》,目前已翻译了初译稿,进行二次修订中。有兴趣阅读的朋友可以订阅会员(亦能读到《长会规》,《天堂之歌》的内容以及一些学术文章),或者报名爱神集导读班来获取。目前翻译的项目有巴西尔的《长会规》,艾弗冷的《天堂之歌》。

笔者于2023年2月初开通会员制,就是为了让自己能稳定地进行原文翻译,并且把这些“属灵的食粮”第一时间分享给有着同样渴望的读者。笔者相信这些属灵的食粮远比一些世俗化的视频、读物或服务要值钱。笔者翻译从来不觉得累的,每有些许收获就很喜乐,愿这样的喜乐和恩典能传到下一代,传到忠实的读者们。

教父们的话是有灵性,有力量的,这也是笔者乐此不疲的原因。笔者深信教父的话能滋养所有参与本计划之人的灵性。教父原文中译计划的根本动力正是源自于教父们的话。愿教父们的话能成为这个团契的动力,让这个团契可持续发展。因此,来加入我们吧!愿教父们的话首先滋养您的灵性,并通过您的参与让更多的人获益。

圣卡利斯托和伊格纳丢 《关于静谧生活和修道境界》68 连载1

按:关于圣卡里斯托和圣伊格纳丢的介绍,尼哥底母所写的小传以及1-16节的内容,请见这里;第17-38节,请见这里;第39-67节,见这里。这篇不再复述,内容涵盖之前的连载。

凡例

本文翻译自:希腊版:St. Nicodemos of The Holy Mountain and St. Makarios of Corinth eds., Φιλοκαλία τῶν ἱερῶν νηπτικῶν: ἐνερανισθεῖσα παρὰ τῶν ἁγίων καὶ θεοφόρων πατέρων, 3rd ed., vols.5 (Athens: Aster-Papademetriou, 1961), 193-295.

英译本:2016年秋,笔者在圣十字架神学院上《爱神集》课时,导师马克西姆翻译的课堂讲义。

此版感谢艾莉姐妹二次编辑,译者稍作修订而成,算是《爱神集》导读版二次修订稿。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会员参与译本完善过程,以期早日出版。版权申明:此译本仅做会员个人学习使用,不得分享与他人或上传到网络。如要引用 其中中译,可按以下格式:袁永甲译,《爱神集》...

此为会员专享文章,每周更新“灵粮”。若您想阅读全文,欢迎订阅会员。如果日用饮食是滋养身体,订阅网飞是享受视听,那愿此事工能滋养您的灵魂。感谢您赏赞,支持我们的翻译事工。

CTCFOL手册

教父原文中译手册

袁永甲著

光从东方来出版事工

  • 版权归光从东方来出版事工所有
  • 引用格式:袁永甲著,《教父原文中译手册》(伦敦:光从东方来出版 ,2023年),+ 网页链接,某年某月某日引用。
  • 教会原文中译计划隶属于光从东方来下的公益项目,故专开此栏目。以做备份,教父原文中译计划官方网址:www.ctcfol.org

目录

介绍

第一章:预备篇

     古典语言

     现代语言

第二章:如何学习古典语言?

第三章:如何学习现代语言?

第四章:怎么开始翻译?

第五章:加入我们?

后续

介绍

我们需要你

你想从原文翻译教父著作?来吧,这个手册就是为你而写。对,就是你。

你喜爱教父们,被他们的灵性深深吸引,你希望进一步阅读他们的著作。然而,你发现现有的中文译作实在太少,不能满足你的需要。

你很想从原文阅读他们的著作,哪怕读一些二翻的作品也行。但你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你或许也没有钱,你甚至连时间都有限。来吧!加入我们的教父原文中译计划,这些问题都会在这本手册里找到答案。

你不知道如何开始?没关系,只要您按照这个手册的步骤一步一步来,平均每天30-60分钟坚持5年,10年,你最终能成为一个合格的从教父原文翻译的译者。

你没有钱,无法花钱来做这事。没关系,教父原文中译计划是公益的。因此,只要您肯学,加入我们教父原文中译交流群,大家时常一起相互切磋探讨,您完全可以不花一分钱来做这事。

你没有时间,工作太忙了?或者要照顾孩子?没关系,只要你下定决心,平均每天铁打拿出半个小时来专注于这件事,您照样可以学好。

什么是教父原文中译计划?什么是教父学术文章中译计划?

教父原文中译计划,英文名为Chinese Translation of Church Fathers from the Original Languages(缩写为ctcfol,此后简写为ctcfol)ctcfol的目的是找到有着同样兴趣的人一起组建一个可持续的团契 (community)。团契的运作是非盈利的,公益的,单纯以兴趣为驱动的,换句话说ctcfol是一个公益项目。整个计划将以团契和公益的形式,从始至终地帮助一切想从教父原文翻译的人。

教父学术文章中译计划——英文名为Chinese Translation of Academic Papers about the Church Fathers (缩写为ctapcf)——是教父原文中译计划的附属计划,也是非盈利性的,团契运作模式。专门针对想翻译教父学术文章的人。Ctapcf与ctcfol密不可分,互为表里,因此也涵盖在教父原文中译计划之内。

为何要坚持从教父原文翻译?从一翻过来的本子再译成中文不好吗?

有人可能会问,为什么要从原文翻译,二翻的本子(即根据从原文翻译为现代文的译本译成中文的译本)难道不行吗?二翻的本子当然可以,但却是不足的。首先,一般来说,从原文翻译的本子更贴近原意,而二翻的本子已经经过了一翻之人的解读,故难以贴近原意。其次,二翻的本子学术性也不高。根据学术追根溯源的精神,能直接处理原始材料的是最高的,其次是直接处理一手材料的人(即通原文的人),再次是只能参考一翻译本的人(即不能通原文的人)。至于二翻的本子,一个学者是要慎重参考的(当然,他通原文的情况除外)。一位学者研究某个主题,他首先要会原文,如果有合适的一翻译本,则会加快他对该主题的研究;但他难以参考二翻的译本,因为二翻的译本学术性不如一翻的译本,而一翻的译本不如原文。

关于原文翻译方面的文章,笔者亦有以下几篇供参考:为何多个译本要比一个译本好如何判断一个译本的质量我导师马克西姆论翻译

为何教父原文中译计划是公益的?

公益就是免费的意思。做成公益就是把教父原文翻译的门槛尽量降低。然而,免费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找到有着同样兴趣的人,组建成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团契。大家因着同样的兴趣一起切磋学习,这再好不过,这也是学术的本质。

本计划当然不可能,也无意于完全取代现有建立起来的学术体制和事工(它在很多意义上仍值得学习),但按笔者当在世俗大学之外建立学术阵营的精神,本计划仍试图打破(或至少是松动)现今学术之壁垒、门槛和功利性特点。

所谓壁垒是指现代社会所建立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以及大学之后的硕士,博士,博士后等学历体制,该体制当然是适应当今功利性的职业教育而服务的。

所谓门槛是由政治财团等抢占原始材料,从而建立起来的学术话语权(即所谓要做什么方面的研究,必去某国某大学,或某专家的说法);该话语权还体现在政治财团等对原始材料的销毁,或不予公开,或对已经公开的进行选择性的解释上。这就是说:某些不利于政治利益和意识形态的原始材料会遭到销毁或不予公开,某些有利的则公开,并允许学者进行选择性的解释。比如,对于现今的欧美而言,文科类的研究若不站队白左,向LGBTQ+靠拢是非常不讨巧的,轻则拿不到奖学金,重则毕不了业。

所谓功利性是指现今教育是典型的职业教育,变成了一门生意。这点大家有目共睹,就不细说了。

我们笃信学术应该单纯以兴趣为驱动,不应该成为单纯为着盈利的门路,或者为此设置重重壁垒和门槛,将之变成一门生意或者某种控制人心的手段。我们相信,免费能在一定程度上打破学历制度及其背后职业和功利性的特点;而主耶稣“把房子建在磐石上”的方法论和灵修操练(及其背后的修道传统)可以相应地遏制学术门槛之嚣张气焰。

教父原文中译计划的历史

2010年左右,笔者读到橡树出版的一些教父经典著作,诸如阿塔纳修的《论道成肉身》,圣巴西尔的《创世六日》,神学家格列高利的《神学讲演录》以及尼撒的格列高利的《论灵魂与复活》。读完之后就受到很大的震撼。相比奥古斯丁的《忏悔录》《论三位一体》和《上帝之城》,这些希腊教父的著作同样充满了论战和思辨性,但字里行间,他们的灵性流淌出来。他们的思想是深邃的,但他们的灵性犹如大海,借着这些文字流进我干旱的心中。从此我就开始了阅读教父著作之旅。

2012年,我在网上读到《俄罗斯朝圣者之路》,深深被故事中的情节所吸引。那位朝圣者一路上手中只有两件宝贝:圣经和最初的俄文译本《爱神集》。书中宣称《爱神集》是解开圣经的钥匙,故在网上搜索《爱神集》的英文名Philokalia,找到了一个英文版。我如获至宝拿来读,那时的英文阅读能力很低,每句话都要借助网络词典查几个单词,读来甚是艰涩难懂,但每有体味就很兴奋。我凭着这股兴致读了下来。

一次读到其序言中写道:”‘如何使《爱神集》所含的宝藏以一种丰富而恰当地方式为西方世界所用呢?这个问题的唯一终极解决方案是…从希腊原文翻译。只能期盼有一天这项事工得以成就。” 我读完为之一振,心想《爱神集》最好的译本也应该是从希腊原文翻译的。(具体详情,参见《爱神集导读版缘起》)

2014年,我想从原文阅读教父著作的渴望促使我做出了出国读神学的决定。记得一次在车上,回想起自己不能阅读教父著作,我泪流满面,心想:“倘若教父的灵性和精神是大海,那至少让我借着阅读和翻译他们的著作打一桶水,以满足我心灵的渴求。我愿像那迦南妇人一样,祈求从桌子上掉下的碎渣儿。”

于是,2015年暑假,我举家赴美读神学,为的是有朝一日能从原文翻译教父著作。如今已七年有余。笔者自2018年以来,受到我的导师,神父马克西姆的鼓励,着手翻译《爱神集导读版》,目前已翻译了初译稿,进行二次修订中。有兴趣阅读的朋友可以订阅会员(亦能读到《长会规》,《天堂之歌》的内容以及一些学术文章),或者报名爱神集导读班来获取。目前翻译的项目有巴西尔的《长会规》,艾弗冷的《天堂之歌》。

笔者于2023年2月初开通会员制,就是为了让自己能稳定地进行原文翻译,并且把这些“属灵的食粮”第一时间分享给有着同样渴望的读者。笔者相信这些属灵的食粮远比一些世俗化的视频、读物或服务要值钱。笔者翻译从来不觉得累的,每有些许收获就很喜乐,愿这样的喜乐和恩典能传到下一代,传到忠实的读者们。

教父们的话是有灵性,有力量的,这也是笔者乐此不疲的原因。笔者深信教父的话能滋养所有参与本计划之人的灵性。教父原文中译计划的根本动力正是源自于教父们的话。愿教父们的话能成为这个团契的动力,让这个团契可持续发展。因此,来加入我们吧!愿教父们的话首先滋养您的灵性,并通过您的参与让更多的人获益。

第一章:预备篇

您最好有基督教的信仰

从理论上来说,教父原文中译计划只需要读者对此感兴趣就可以加入和开始;然而,在实践过程中,本着主耶稣把房子在建在磐石上的精神,我强烈建议读者有基督教的信仰,即公开承认自己是信徒,并且有稳定的教会生活,认同主耶稣把房子建在磐石上的教导并愿意躬亲实践。

您至少需要掌握一门古典语言和一门现代语言

凡从事教父原文翻译者,必须具备两方面的语言能力:古典语言和现代语言。古典语言是为阅读并翻译一手文献用的,现代语言是为阅读了解二手材料用的,二者必不可少。

Ctcfol所涉猎的古典语言主要有以下四个:

     第一、古希腊语。古典希腊语是研究早期教会和拜占庭传统必不可少的语言。在地域上,希腊语覆盖罗马帝国,其影响深入拉丁、叙利亚和科普特等早期教会传统,对斯拉夫传统也有深远影响;在时期上,上至公元前3-4世纪古典希腊哲学时期,下至15世纪拜占庭时期。Ctcfol将主要涉猎1-15世纪时期的文献。

     第二、拉丁语。拉丁语是研究早期教会和拉丁教父的语言,并且在很多层面,拉丁语也是涉猎希腊和叙利亚教会传统的良好途径。在地域上,拉丁语的影响主要在欧洲,和近现代的美国,它与希腊传统密不可分,与叙利亚传统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Ctcfol将主要涉猎拉丁传统中1-15世纪时期的文献。

     第三,叙利亚语。叙利亚文是了解早期教会和叙利亚教会传统的语言,并且叙利亚文对研究景教也是不可或缺的,时间可以从公元3世纪追溯到现代,ctcfol专注的时期是3-15世纪。

     第四,科普特语。科普特语是研究早期科普特教会的重要语言,ctcfol将专注于早期(2-8世纪)科普特文献的翻译和研究。

此外还有埃塞俄比亚语、亚美尼亚语、阿拉伯语、古斯拉夫语(俄语)、粟特语、甚至中文等教父文献,ctcfol目前暂不涉猎,而是先从翻译早期教父文献开始,逐渐往后推。

Ctcfol所涉猎的古典语言主要有以下五种:

研究教父们的现代语言主要有英语、德语、法语、俄语、现代希腊语等。ctcfol建议从英文开始。由于中文资料和译作的匮乏,现代语言的学习也是必不可少的,因为译者不是在一个真空中做古代教父的中译,他还有必要了解现代较为有名的,研究教父学方面的权威,以及前沿学者。他在翻译的过程中,必须参考其他语言的译本以及相关方面的学术成果。

总之,若你能要着手教父原文中译,您需要在心态上做如下预备:

1. 您要对教父原文中译感兴趣,您最好是基督徒。

2. 您至少要学习一门古典语言:希腊语,拉丁语,叙利亚语和科普特语

3.您至少要学习一门现代语言:英文、德语、法语、俄语、现代希腊语

第二章 如何学习古典语言?

首先,若您想从事此事工,我会为您祈祷,求万有之源上帝赐给你相应的学习语言的恩赐,使你可以开始。是的,在人是不能,但在上帝凡事都能。上帝是慷慨仁爱的。若您是信徒,您也可以为自己祈求这等恩赐。因此,不要担心自己没有恩赐,记住主的话“不要怕,只要信。“

其次,正所谓众口难调,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因此,本手册提供的学习语言的方法并不一定(也是不可能)适用于所有人。如果这个手册提供的教学方法您无法适应,不喜欢怎么办?好办。您完全可以去找适应你节奏和需求的老师来学。您学好了,就可以进入本手册第三章:如何学习现代语言或第四章:如何开始翻译。

最后,笔者这里提出关于学语言和做译者的一些方法论。任何语言都深深地根植于产生它的时代、地理、人物思想、政治、宗教、文化、民族、经济等背景。离开这些去谈一门抽象的语言学是有失偏颇的。而字母、语法和字典只是一门语言的规律总结,它们极少涉猎使用该语言的作者,思想以及他所处的时代背景为何。因此,仅仅是在语法和字典的层面做翻译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深入文献本身所处的时代背景和上下文中。而后者属于学术范畴,是译者必须学一门现代语言的根本原因。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我们无法相信AI的译作或机翻。

笔者推荐学习古典语言的方法有如下四种:

第一类,免费,纯自学,针对有极强自学能力的读者。针对这类学习能力极强的读者,可直接进入本手册第四章《如何开始翻译》。

第二类,免费,参加ctcfol的初级古典语言课程。

本课程全部公开免费,争取涵盖90%的语法。免费是为了降低学习的经济门槛(您时间上还是大把大把付出的,老师们都说,你挖得越深,学得越多。就是说你付出的时间和心力越多,学到的就越多)。

第一次是实时上课(您猜得对,就是阿甲本人开讲),之后会将课程视频全部公开到网上,打赏随意,有意者扫笔者微信入群。本课程和方法论直接服务于ctcfol之目标,并不一定适合所有学员,若有跟不上的或者无法适应的情况,还请谅解,或考虑付费的方式来学习。

Ctcfol打算先开始古希腊语课,共十次课,每次课90分钟,争取涵盖90%的语法。讲员:阿甲;时间:北京时间周四晚8-9:30;开课时间:待定(预计9月的某个周四开始)。

凡有兴趣者,请扫码入群。

其他古典语言的讲授次序,我们会做个调查来决定。

第三类,付费。报名参加光从东方来的古典语言课程(老师实时上课,课后全程跟进)。如今已经开通古希腊语课(共20次课,每次课约45分钟,涵盖95%基础语法)。学成后,就可以进入本手册第三章:如何学习现代语言或第四章:如何开始翻译。

也许你会问,第二类(免费)和第三类(付费)的区别在哪里?

答:简单来说,免费的是老师只负责在课上教,不负责课后进一步辅导,课程重点是讲完语法;付费的老师不但课上教,也负责课后进一步辅导,学员有任何疑问可在课后随时问,老师会尽量及时回应。老师也会根据学员的进度,争取让每个学员都跟得上。

第四类,付费。您可以报名参加其他老师开设的古典语言课(要求涵盖90%以上的语法)。学成后,就可以进入本手册第三章:如何学习现代语言或第四章:如何开始翻译。

第三章:如何学习现代语言?

所谓古典语言是指古人使用,现代人极少使用的语言。所谓现代语言是指现代人使用的语言。因此,现代语言更容易学习。Ctcfol目前暂不讲授现代语言课程。

为什么学一门现代语言是必须的?

必须学一门现代语言有以下三大原因。

第一,中文研究文献之匮乏

要阐明这个问题,我们必须承认基督教之文献以及研究在中文界是何等匮乏,贫瘠,若是涉猎东方教会的话,则完全可以用荒漠来形容。而这种匮乏就造成了凡有心要从事教父原文中译之人必须学习一门现代语言的原因。

因为相对于英文、法文、德文现代希腊文和俄语来说,中文方面研究基督教的文献可谓九牛一毛。若只通中文,那么,很抱歉,您对基督教了解就如井底之蛙,而这口井就是中文学术界一些学者(包括笔者本人)对一手材料的解释。笔者不愿意看到您的见识受到限制,因此,即便您没有感动从事教父原文中译事工,笔者也鼓励您学一门现代语言,长长见识。

第二,译者必须进入教父著作所处的时代背景中,而一门现代语言会提供大量这方面的资料。

在处理教父原文文献时,译者处理的不仅是语法或语言学上的问题(这些当然是必须的,并且对一些古典语言来说,似乎是没有穷尽的,但却是不足的);他还要了解该著作所处的时代地理背景,著作所面临的受众,所针对的问题,手稿传统等。由于中文资料的匮乏,译者不可能获得后者所需的信息,而一些现代语言的研究却能提供这方面的信息。

这将极大地提高译者的历史感,开始摒弃自己的先入之见,试着从教父们当时所处的历史背景去看待他们的文献。这是做学术研究的第一步,试着先抛弃一些现代的“俗气”,“偏见”和“所谓的是非,正邪观”,试着让自己的思想踏入教父所处的时代中,所面临的问题中,试着站在他们的角度来看他们的著作,试着去体贴他们的心意,触摸他们的灵性,而不是让他们来服务于你的想法和意图(那是不可能的)。让他们的精神和灵性影响你,更新你,这才是教父原文中译计划的方法论和动力所在。

因此,译者也必须熟悉,现代学者对某本教父著作的解释,手稿传统等信息。

现代基督教中文文献和研究概览

基督教的中文文献和研究真有那么匮乏吗?

答:笔者此篇概览,有观点,但论据是不充分的,因为这不是笔者的领域。这里仅代表笔者的个人观点,若有方家愿意指正,欢迎赐教。

整体来说,基督教的文献(无论一手还是二手材料)在英文,法文,德文,现代希腊文和俄语方面是较为丰富的,而中文在这方面的文献可谓九牛一毛。自大航海殖民时代开始,基督教(尤其是天主教和新教)也随之广传。当它打开中国之门时,宣教连带着医疗,教育和科技等也随即涌入,深入我们社会生活思想的方方面面。

自民国以降,伴随着天主教和新教的宣教工作,中文方面基督教的文献开始有起色,然而目前就笔者看来,大多焦距于欧美地区(天主教和新教的重镇),并且伴随着西化的过程(所谓落后就要挨打),关于基督教的研究难以避免地带着欧美中心论的调子(这几乎涵盖了所有领域)。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国内基督教的学术研究是无法直接从神学入手的,只能以曲线的方式从哲学,语言学,历史学,敦煌吐蕃学等角度去做研究。

哲学角度是不难理解的,就是当国人研究完古希腊时期后,来到教父时期,他们无法忽视西方基督教的巨人——奥古斯丁,阿奎那等教父;语言学是指学习古希腊语,拉丁语,俄语等时,他们当然会涉猎基督教的文献;历史学会随着他所研究领域的时间和地域,不可避免地碰到基督教的文献;敦煌吐蕃学则主要是指景教的文献及其研究,这点跟国人相关,当然不会忽视。

因此,国内对基督教的研究有如下四条线:

注:这些路径仅是基本的概览,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并不一定完全准确;这些路径仅指国内大陆地区的研究现状,不包括港台和海外地区的情况。

第一条:哲学的径路。有从古典哲学时期往后走到教父时期和经院哲学时期的学者。

第二条:教会历史的径路。这条径路专注明清,民国和现代的基督教历史,其视角难以避免统一大中华,或欧美中心论的底色。

第三条:俄罗斯东正教。中国与俄罗斯的渊源不小,故有从俄罗斯文学,历史或哲学走到俄罗斯东正教的学者。

第四条:敦煌吐蕃学。这条径路主要涉及景教研究。然而,目前比较尴尬的境地是,欧美研究胡语的学者极少通中文的,中文研究景教极少通胡语和叙利亚文的。这就造成,欧美学者只谈景教胡语的史料,对于中文史料的关系则避而不谈;中国学者只从儒释道的视角谈景教,关于景教的母语,叙利亚文则极少涉猎。

该如何开始学一门现代语言?

在教父研究上,英文逐渐崭露头角,成为学习现代语言的首选。其次是法文和德文,再次是俄文和现代希腊语。因此,笔者建议从英文开始,之后,若您想学其他语言,根据情况不同可再选择一门语言学习。

英文的学习资源和方法网上有很多,这里不再详述。Ctcfol仅专注于学术文章的阅读理解能力培养。由于教父原文中译计划的启动,笔者在此计划下启动一个附属计划是很有必要的,那就是:教父学术文章中译计划。这个计划的目的当然是培养有志于翻译教父学术文章的人才。

笔者建议学习现代语言的方法有如下三类:

第一类:免费,纯自学,针对有极强自学能力的读者。针对这类学习能力极强的读者,可直接进入本手册第四章《如何开始翻译》。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根据笔者的经验,找一本你自己感兴趣的教父著作,然后开始一个词一个词地找字典读下来,对有感动的句子尝试翻译出来。读完一本,再读第二本,慢慢地您就可以自主阅读和翻译了。

第二类:免费。您加入ctcfol的教父学术文章中译团契,从ctcfol推荐的篇目中,选择一篇开始着手翻译。方法与第一类类似,只是读的是学术文章。本学习方式以自己学习翻译为主(即没有实时线上和线下的课程),若遇到问题,请加入教父学术文章中译团契,所有问题将在团契讨论群解决。

  • 遇到较好的译作,可在光从东方来平台发表,并获得光从东方来免费订阅会员资格。

第三类:收费。您可以报名参加各类英文培训班(这类资源丰富)

第四章:怎么开始翻译?

翻译这种事是你在做,在实际操练的时候学到的。

——神父马克西姆

好了,您已经初步掌握了一门古典语言95%的语法,也能基本阅读英文的学术著作了。您不禁要问,我当如何开始着手翻译呢?

第一步:很简单,您要么自己找一部教父著作,并且开始翻译;要么,您进入我们团契,大家给您建议,然后能再选择一部著作开始翻译。

第二步:找到合适的原文版本或手稿。Ctcfol会为您找到合适的原文版本(甚至多个或者手稿)和现代学术研究的著作或文章。倘若可能,如果有一翻的本子的话,我们也尽可能为您提供一个(甚至多个)一翻的本子做参考。

第三步:您开始一个词一个词,一句话,一句话地往前翻译。您需要平均每天至少30分钟坚持翻译,同时要阅读该教父的相关学术著作。途中遇到任何问题,可以在团契群里问,也可以定期参加团契的线上讨论会,实时沟通更有效率。

第四步:坚持,坚持,再坚持。好像那本著作是上帝托付你翻译的,让教父的话滋养你,成为继续翻译下去的动力。

此外关于翻译教父著作,笔者导师神父马克西姆的讲论值得推荐,这里再次引用《导师马克西姆论翻译》一文。以供各位读者参考,此文值得细读,多读。

2017年,我在圣十字架开始我的第二神学硕士,师从我的导师马克西姆•康斯塔斯(Fr. Maximos Constas)* 写一篇硕士论文:《独修士尼克弗罗<论警醒与守卫心灵>希腊原文,中文翻译以及注释》(Nikephoros the Solitary On Watchfulness and the Guarding of the Heart Greek Text, Chinese Translation, and Commentary)。

*​学校介绍,请见:https://www.hchc.edu/faculty/v-rev-archim-maximos-constas-phd/​; ​最新学术文章或作品,请见:https://hcgost.academia.edu/FrMaximosConstas​。

当时,我想把我的翻译做到尽量完美,但翻译过程中遇到不少问题,尤其是一些关键性术语涉及希腊哲学和中国哲学(这两方面我都底子薄弱)。我不知所措,故于2018年7月8日发邮件给导师问询了这方面的困惑,甚至想着我是否需要专门学一个希腊哲学和中国哲学的学位,才能有完美的翻译出来。

两天后,马克西姆给了回复。他的回复使我在翻译方面的困惑涣然冰释,现在回想起来尤其如此。我觉得应该把他回复的部分内容翻译成中文,以勉励那些有志于从事翻译早期教会文献的同仁。

正所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笔者也愿这翻译的火种可以燎原。

译文如下:

希腊教父思想或神学并非希腊哲学的一种,也不能减化为希腊哲学。毫无疑问,为了恰当地理解教父思想,希腊哲学的知识是有必要的。你也当知,并非所有教父都同等地使用(甚至在知识层面)希腊哲学:像狄奥尼修斯(Dionysios the Areopagite)和认信者马克西姆(Maximus the Confessor)的著作就有很深的希腊哲学底蕴(我们现今称之为新柏拉图主义),但也有很多教父或修士并没有受过专门的哲学训练,他们写作时不太使用哲学[术语]。这意味着对希腊哲学学习的需求是可变的,取决于你想要翻译的是什么样的作者或著作。

当然,哲学家和神学家都会用到一些有着长久、复杂历史的关键性术语:存在、本质、人格、心灵/心智、理性、灵、能力、能量、邪恶、美德(being, substance, person, mind, reason, spirit, power, energy, evil, virtue)等。没有哪个词的意思始终是静态的,一个维度的,他们随着时间而演变,并且不同的作者有不同的理解,[结果是]几乎所有的例子都要放到它们各自的上下文和背景(context) [中去考量]:比如,你不能简单地把亚里士多德对灵魂的定义用于希腊教父传统对“灵魂”一词的理解。从这个角度看,花点时间学希腊哲学不是坏主意…

既然你要将希腊文翻译成中文,有点中国哲学知识当然[对翻译]有帮助,尽管我不认为你需要专门去学这方面的学问。我过去也提过,有不少西方基督教的著作译成了中文,你去阅读这些著作,并看其他译者如何处理某些词汇的也很重要。圣经的语言对希腊教父(不只是哲学)而言极其重要,教父们很多的语言词汇都源自于圣经。与其过度地困扰你自己关于一个希腊词的中文翻译,你试着看其他译者如何翻译这些词的吗?

如果你实在找不到一个两种语言和文化之间对等的词(这当然是可预见的),这也不是世界末日。你只需要简单地做个选择,一个决定,即你将如何翻译这个词或那个词,如果这需要一个注脚或注解,[就放上],这没问题。没有“完美”的翻译,但译者需要能解释他的选择,并为之辩护或者以问题的方式呈现[给读者]。

你想要做的事至少需要来自四个领域的训练和能力:希腊文、神学、古典哲学和中国哲学。要掌握的很多,要掌握它们需要很长的时间。但,再一次,我不认为你需要单独学一个希腊哲学或中国哲学的学位,否则,你一辈子都在做学生。你也当意识到学校不会教你如何翻译。

翻译这种事是你在做,在实际操练的时候学到的。与其担心在你开始翻译前,你要做的初步准备工作有哪些,更为合理的是:你只需简单地着手开始翻译一些文献,然后处理你这个过程中遇到的特殊情况(困难的词汇,概念等)。如果你在翻译一个文献,意识到作者在使用你所不知或不理解的亚里士多德的术语,你就停下翻译,去图书馆,做一点这些词汇的研究,研究到你理解这些概念,并且知道如何翻译它们就够了。多数情况下,只需花几天或几周专心地学习就足够了。

并且,你不是在一个真空中翻译,希腊教父的著作被翻译成很多现代语言(英语、法语、德语等)。你在翻译时,完全可以参考这些译本,看看其他译者是如何处理他们翻译中遇到的问题的。单纯地以为学这个或那个课程,或获得更多这方面或那方面的学位,就自动地让你成为一个好的译者,这种想法不对。这就像你想学习如何拉小提琴,但没有实际去拉,而去参加小提琴制造工艺史的课程。

我希望这对你有帮助。

译文完

未完待续

第五章:加入我们?

后续

阿甲:圣施洗约翰修院朝圣游记(mp3+Youtube)

按:此朝圣游记是笔者与2023年9月16日去圣施洗约翰修院的经验分享(非学术的),侧重个人体会。本讲座试图挖掘朝圣游和世俗旅游的区别,探索朝圣游的意义。

欢迎转发,推荐,赏赞我们,请点击Donate.

音频

视频


从没听过福音的人会不会得救?

按:这个问题源自于一位读者的提问,我认为这个问题具有典型性,经问者允许,将这个问题的回答放到这里。置于问答期刊,神学栏目下。

问:从没听过福音的人会不会得救?未得救的话是不是太冤了?

阿甲答:

首先,救恩唯独从主耶稣基督而来

教父们相信所有得救的人都是借着耶稣基督得救的。因为使徒彼得就说:天上地下,唯有借着主耶稣基督才能得救。所以,无论是什么样的方式,上帝显明的方式传福音也好,还是上帝隐秘的方式(即上帝未显明之奥秘),按他自己的美意,拯救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人也好,都肯定是通过耶稣基督得救的。

其次,未听过福音的人是否得救属于上帝的奥秘和主权,我们无权过问(即我们不知道)

根据圣经的启示,有一些是属于神的奥秘,所以教父们也没有明确答案。总体来说,这个问题已经穿透了上帝的奥秘,一方面教会不允许说在教会之外还有救恩的存在,另一方面教会也不会公开说:一辈子没听过福音的人,就一定要下地狱,因为这个圣经也没说。

上帝是否要怜悯他们,拯救他们,这个我不知道。我当然希望上帝拯救所有人。比如有一些教父奥利金就相信万物复原论,甚至魔鬼最终都会得到拯救。尼撒的格列高利也持类似的看法,大意是:这些恶人所处的地方其实就是在上帝的爱中,因为上帝的爱对他们来说就是烈火。但这样的说法没有圣经根据,都是教父自己的意思,并未得到任何大公会议或地方会议的确认,算不上教会的教理。

不过,对于婴儿的夭折这种情况来说,尼撒的格列高利写过《论婴儿的夭折》,里面的基本思想是:这些婴儿,因为他们左右手都不知道分辨,他们是无辜的,他们会得救。

第三,除了道成肉身的主耶稣基督,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请问,在众人中,有哪一个可以像主耶稣那样,从小到大都没犯过任何罪?有这样的人吗?如果有这样的人,那就不用道成肉身了。因此,没有哪一个人是真正无辜的。这样,除了上面提及的婴儿夭折的情况,只要他长大了,他起心动念间有了恶念,不讨神喜悦,那就是得罪了神,犯了罪。主耶稣说:看见妇女动淫念的,他就在上帝面前犯罪了。按这标准,哪有什么无辜的人。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只能说求上帝怜悯。

第四,上帝是公义的,他会惩罚作恶多端的人,安慰怜悯受苦受难受冤屈的人

当然,在没有听过福音的人当中,有的人作恶多端,宛如恶魔;有的人好公义,行怜悯,可能就是犯了一些小错。他们将来的得不得救我不知道,但公义的上帝一定会让那些作恶多端的人受更重的刑罚;让那些少犯错,少犯罪的人受少一点的惩罚;而对那些受苦受难受冤屈的人,上帝一定会安慰他们。但是他们上天堂还是下地狱,这实在不再咱们权限范围之内,咱们管不着。不如多花点时间专心对付自己的罪,多多为主做见证,传扬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