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译作分享

叙利亚早期灵修经典导读班2023年2月2日周四晚八点开班了

按:关于叙利亚教会早期灵修文献的史料和基本介绍,笔者已经开了讲座《叙利亚教会早期灵修传统(讲稿+录音+视频)》。关于这些著作的译作节选,请见《叙利亚教父灵修选集系列》。本课程的选篇参考了著名叙利亚学者布洛克的译作:Brock, Sebastian P. The Syriac Fathers on Prayer and the Spiritual Life (Kalamazoo, Mich.: Cistercian Publications, 1987)。

本课程以阅读笔者翻译的译作为主,当然在课程中会进一步介绍这些著作的历史背景。在早期教会叙利亚教会的灵修精神是可以与沙漠教父相匹敌的存在。

优惠信息:3人及以上一起报名,每人优惠50元。

海报如下:

五次课程安排如下:

一、多马行传:介绍多马传统中以天婚代俗婚的观念,对比保罗对婚姻的劝勉。

二、阿弗哈特《论祈祷》:关于阿弗哈特的灵修精神,请见笔者的拙文《叙利亚教父阿弗哈特论心在圣祷中的作用》。本次课程将阅读全篇《论祈祷》,什么是清心与思无邪的区别?为何善行也是祈祷?让我们听阿弗哈特娓娓道来。

三、艾弗冷《论祈祷》:本次课会主要探讨《信心之歌》以及部分《天堂之歌》的部分内容。让我们跟随艾弗冷看看,信心与祈祷的关系,心如何装下无数念头的。

四、《步书》:不顺服,灵命无以长进;不爱人,我们何以为人?看看沙漠修士们是如何操练顺服和爱人的诫命的。

五、隐修者约翰《论祈祷》:在叙利亚传统有一种祈祷,叫默祷。它其实是心祷的另一种说法,让我们跟随约翰的著作来看看他是如何理解默祷的。

若您愿意赞赏我们的事工,请点击Donate

译作:巴西尔论心灵的活动 书信233

按:本信是巴西尔回复一位友人安非罗西的,显然安非罗西的问题就是:什么是心灵(νοῦς)的活动?本书信由于篇幅简短,故全篇分享。窥其细节,《爱神集》中关于灵修的阶段以及心祷操练的内容在巴西尔的年代就已流行,并非什么后来出现的教导。Enjoy!

袁永甲译

唐艾莉编辑

凡例

  • 本文翻译自:Deferrari Roy trans., Saint Basil the Letters, vol 3(The Loeb Classical Library), (London: William Heinemann Ltd;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26), 364-71. [含希腊原文以及对折页的英文翻译]
  • 此版感谢艾莉姐妹编辑,译者稍作修订而成。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读者指正其中的错误。
  • 版权声明:若有媒体或自媒体考虑转载本译作,需获得本译者授权,请通过网站平台回复,或通过电子邮件(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但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一律按七十士译本翻译,因此不参考和合本。

致提问的安非罗西 (Ἀμφιλοχίῳ ἐπωτήσαντι)

我借着听闻,知晓此事,理解人的构成。对此我们该说什么呢?确实,心灵(νοῦς)是高贵的 (καλόν),在其中,我们有照着上帝形象 (κατ᾽ εἰκόνα) 的受造物[1]。心灵的活动[2]也是高贵的。心灵活动从不止息,时而幻想一些不存在的事物,并信以为真;时而准确地直达真理。按照我们信上帝之人的观点,这两种能力都会发动[3] ,一种是恶的,属于魔鬼,拖着我们去背叛;另一种是神圣的,善的,带领我们升到神的样式[4](Θεοῦ ὁμοίωσιν)中。一旦心灵呆在心里[5],就向内看(καθορᾷ 沉思/默观)隐微的以及在心里相似的事物(τά ἐν ἑαυτῷ σύμμετρα)。一旦心思让位于那些欺骗它的事物,它就失去了正常的判断力,陷入不法的幻想中。那时,它看木头不是木头,而是神;看金子不是钱,而是偶像。但若它转向更神圣的运动,就领受圣灵之恩,并尽本性所能地明了更神圣的事物。

因此,我们有三种生活状态,类似于我们心灵活动的数量[6]。要么我们的生活方式是邪恶的,并且显然,这恶[源自于]心灵的活动。诸如,奸淫,偷盗、拜偶像、诽谤、争竞、愤怒、争斗、虚荣、以及使徒保罗列举的按肉欲所行之事(ἔργοις τῆς σαρκός)(参加5:19-21)。要么我们的灵魂处于中间状态,既无可责、亦无可赞。就像习得技艺就可称为中间状态,它们本身既无损于美德亦不加增罪恶。因为车技和医术有什么罪恶呢?他们本身不是美德,但按照使用者的选择,它们就倾向于善恶。但与圣灵再次相通[7]的心灵开启了更大的眼界[8]——照着恩典所给予以及心灵(κατασκευή)所能接受的程度,得见(καθορᾷ)神圣福祉。

因此,让他们放下这些辨证的问题,虔诚地——不是儿戏地——寻求真理。我们被赋予心灵的判断力是为了明白真理,而我们的上帝是真理本身。因此,心灵首要的任务是认识神,认识他到一个地步:无限至大(ἀπειρομεγέθη)的[上帝]能被至小(μικροτάτου)的[心灵][9]所认识。即便是眼睛,它原是被引导着去理解可见之物,也不能明白所有被带到它面前的可见物,亦不能一眼遍察似穹庐一般环绕我们的天空。事实上,天空中有很多东西。更何况,其中有很多东西我们毫无所知:就如星星的本质,他们的大小、间隔、运动、协作、距离,还有其他的情况;天空的本质是什么、其凹底到顶部有多深。但我们不能说,因我们有所不知,天就是不可见的;基于我们部分理解,天也是可见的。对上帝而言也是如此。如果心灵被魔鬼欺骗,就拜偶像,或转向其他不虔的样式。但若它蒙圣灵之助佑,就得以知晓真理,认识神。然而,如使徒所言,只是部分认识,在来生才知道得更完全。因为“等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 (林前13:10)”因此,心灵的判断是好的,是为着一个有益的目的——认识神,而被赋予的。然而能认识多少,则取决于它能容纳多少了[10]

若您有感动赞赏我们事工,请点击Donate


[1] ἐν τούτῳ ἔχομεν το κατ᾽ εἰκόνα τοῦ κτίσαντος. (R. J. Deferrari, Saint Basil: the Letters, Vol.3, 364)

[2] Τοῦ νοῦ ἡ ἐνέργεια, 可译为心灵的能量,运作或活动,类似于本体与功用之间的区别。这里译为活动。

[3] παραπεφύκασι, 源自于动词φύω,生发之意,指事物按本性发出的能力,而前面的介词 παρα有周边,相伴之意。这里译为“都会发动”。这里并非指心能在同一时刻选择善或者恶,而是指心具备择善择恶的能力,而这种能力是出于其本性的能力,我们通常说的自由意志就在这能力中。同一时期艾弗冷关于心能则善则恶的描述与这里如出一撤,可见人堕落远离上帝以后,心已经分裂了。

双脚从来不会分开
走不同的路

但分裂的心

却走着不同的道

光明黑暗

心抉择着

矛盾地走着

脚和眼将责备这分裂的心

心就像劳苦的牛

四分五裂

它自己分裂成

两个互相矛盾的轭

一个公义的轭和

一个不义的轭

[4] 这里巴西尔似乎将神的形象 (εἰκόνα) 和样式 (ὁμοίωσιν) 看为二码事。根据巴西尔《长会规》形象特指爱上帝爱人的潜能,而样式则指正确使用这种潜能的结果,即美德。

[5] 字面译为:ἀφ᾽ ἑαυτοῦ 自己里面

[6] 从上下文可知,第一种为心思往外跑,并迷恋其间,是恶的活动;第二种为心思进入一种中间状态,即对所接触的对象没有情欲性的依恋,这种状态即无可责,也无可赞。在灵修传统中,特指改正了坏习惯,摆脱了情欲的心灵;第三种为心思往心(即它自己)中跑,在那里遇见受洗时领受的圣灵,与上帝不止息地相交,即所谓心祷默观的操练。

[7] ἀνακραθείς 再次混合,融合之意,亦可译为相通,这里应该是指圣灵离开人后(创6:4)人通过洗礼再次接受圣灵,并能与之相通。

[8] θεωρημάτων,字面译为眼界,视线,亦可译为静观或默观。

[9] 这里似乎回响了阿弗哈特和艾弗冷类似的表述,因此译者推测这里的至小亦包含了心脏以及周边狭小的空间。阿弗哈特:你居于公义之中,那里对你来说很宽敞。你的伟大插入 (ḥelda’) 微小的心中(klebā’ z‘urā’),你使我们成为殿,你荣耀的居所。(Dem. 23.59; Parisot, PS2, 121.11-14.);参艾弗冷《天堂之歌》第五首10节:“同样,不可数算的念头,住在微小空间的心中。”

[10] ἐωεργοῦν μέντοι τοσοῦτον ὅσον αὐτῷ χωρητόν

巴西尔论基督徒当有的生活——书信22 节选

按:关于巴西尔的灵修精神以及传记,请参见笔者的灵修专辑一。这里不再详述。此篇是巴西尔灵修选集中的书信部分。书信22提纲挈领地提及所有基督徒当有的生活,愿您获益。

袁永甲译

唐艾莉编辑

凡例

  • 本文翻译自:Deferrari Roy trans., Saint Basil the Letters, vol 1(The Loeb Classical Library), (London: William Heinemann Ltd;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26), 128-41. [含希腊原文以及对折页的英文翻译]
  • 此版感谢艾莉姐妹编辑,译者稍作修订而成。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读者指正其中的错误。
  • 版权声明:若有媒体或自媒体考虑转载本译作,需获得本译者授权,请通过网站平台回复,或通过电子邮件(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但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一律按七十士译本翻译,因此不参考和合本。

信22[1]

论基督徒应有的生活(标题系译者所加)

基督徒必须牢记属天的呼召,并要活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的生活。基督徒不可散漫分心,不可因其他任何事而忘了忆念上帝,违背他的旨意和判断。基督徒应全面超越法律要求的义人标准,不起誓、不撒谎。基督徒不可毁谤人(多3:2)、欺负人(提前1:13)、不可争论(提后2:24)、为自己伸冤(罗12:19)、以恶报恶(罗12:17)和动怒(太5:22)。

基督徒应忍受一切患难(雅5:8),在适当的时候责备作恶之人(多2:15)——不是因着个人恩怨,而是按着主的教导,因着对弟兄归正的渴望(参太18:15-17)。基督徒不应该背后说弟兄长短,中伤人,因为,哪怕他说的属实,也是诽谤人(林后12:20,彼前2:1)。基督徒应远离诽谤弟兄的人(彼前3:16-17,雅4:11)。 基督徒不可戏笑(弗5:4),他应不苟言笑,甚至不能容忍(ἀνέχεσθαι)逗乐之人。他不应说闲话,即一些不造就人,不蒙神悦纳的话(字面译为:按上帝要求和许可的话)(弗5:4)

基督徒不可做酒的奴仆(彼前4:3),不可好肉(罗14:21),总之就是不可贪图饮食之乐(提后3:4)。 因为“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 (林前 9:25)”凡神所赐的,不可看为自己的,而是要为神而用(使4:32)。基督徒当牢记万物都是主的,因此不可轻忽,不可随意抛弃浪费,或因没看见而忘了使用它们。基督徒不可作自己的主人,而是将自己献给神去服侍弟兄姐妹,所思所行当以此为准(林前9:19),但各人都当按照自己的次序而行(林前15:23)。

基督徒应不好穿衣打扮,因这是炫耀(太6:29,路12:17)。他应按身体所需穿普通衣物。花销不可过了基本需要,更不可奢侈铺张,因为这是滥用[神所赐的物]。基督徒不可寻求人的荣耀,也不可争高位(可9:37),各人当看别人比自己强(腓2:3)。基督徒不可悖逆(多1:10),不可不做工就吃闲饭(帖后 3:10)。那些为了基督的荣耀而奔忙的人要竭力强迫自己殷勤于这些工(帖前4:11)。

不可被饱食蒙骗,因为吃饱了晚上就做梦。[2] 基督徒不可过于忙碌,过了知足的界限,如使徒所言:“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提前6:8)因为过了所需的富足,难免给人贪婪的印象,而贪婪被判为拜偶像(歌3:5)。基督徒不可贪财(可10:23-24;路18:24),也不可珍藏无益、无用之物。与神相亲的人应凡事拥抱贫穷,让敬畏神钉于己身,因经上记着说“对你的惧怕钉于我身,我畏惧你的审判。”(诗篇119:120 按七十士译本)

节选完

若您有感动赞赏我们事工,请点击Donate


[1] 按照Fedwick,这份信写作于363-70年间。此信并没有寄信人,很可能是一份公开信,写给一些基督徒团契相互传阅的。读者须知,这里巴西尔并没有区分修士和平信徒的生活,而是整体而言的。 Cf. Paul J. Fedwick, “A Chronology of the Life and Works of Basil of Caesarea,” in Basil of Caesarea: Christian, Humanist, Ascetic, ed. Paul J. Fedwick (Toronto: Pontifical Institute of Mediaeval Studies, 1981), 8.

[2] 这里是指饱思淫欲。

巴西尔论贫穷是好友——书信四

按:关于巴西尔的灵修精神以及传记,请参见笔者的灵修专辑一。这里不再详述,本篇是巴西尔书信四分享,由于篇幅简短,故全篇分享,欢迎评鉴,提供建议。

袁永甲译

唐艾莉编辑

凡例

  • 本文翻译自:Deferrari Roy trans., Saint Basil the Letters, vol 1(The Loeb Classical Library), (London: William Heinemann Ltd;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26), 28-31. [含希腊原文以及对折页的英文翻译]
  • 此版感谢艾莉姐妹编辑,译者稍作修订而成。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读者指正其中的错误。
  • 版权声明:若有媒体或自媒体考虑转载本译作,需获得本译者授权,请通过网站平台回复,或通过电子邮件(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但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一律按七十士译本翻译,因此不参考和合本。

信4[1] 写给奥利普斯 (Olympius)

尊敬的阁下,你意欲何为呢?你试图从我的隐修之地,驱逐我亲爱的朋友—哲学的养育者——贫穷吗? 如果她(贫穷)开口能言的话,我想她会指控你非法驱逐她。她可能会说:“我选择与这个人(即巴西尔)同住,[他是]芝诺(Zeno Ζήνωνα)、克林思(Cleanthes Κλεάνθην)和希欧格里(Diogenes Διογένην)的仰慕者:当芝诺在一次海难中丧失一切时,他坚毅地喊道,‘做得好,命运,你驱使我只剩一件外袍。‘[2] 克林思从井里打水,以此养生,支付学费;希欧格里只求必需之物,而当他从一个孩子学到如何屈身从掌心喝水后,就扔掉了他的水杯。

如此,我的好室友,贫穷将责备你,因为你的礼物会将她赶走。她可能会要挟你说:“如果我再在这里抓住你,我会将你以前在西西里(Sicilian Σικελικήν)和意大利的奢侈生活公布于众,因此,我要将你的礼物拒之门外。”

关于这点,我说够了。我很高兴听到你开始学医,我祈祷你能从中获益。因为健康无病痛的身体有利于灵魂的虔诚。


[1]  参Paul J. Fedwick, “A Chronology of the Life and Works of Basil of Caesarea,” in Basil of Caesarea: Christian, Humanist, Ascetic, ed. Paul J. Fedwick (Toronto: Pontifical Institute of Mediaeval Studies, 1981), 6. 该书信写于358年,拿西盎的格列高利加入巴西尔修道之地,同年节选奥利金的著作,编辑了奥利金版《慕善集》。奥利普斯是新凯撒的平信徒富人,是巴西尔的好朋友和支持者。

[2] 这外袍后来为修士采用。

若您有感动赞赏我们事工,请点击Donate

叙利亚教会早期灵修传统(讲稿+油管+录音+视频)

按:此次讲座是应BEA贵重的器皿邀请而做的一次讲座,题目为:叙利亚教会早期灵修传统——从所罗门诗歌到艾弗冷。此次讲座大体介绍了叙利亚早期文献及其灵修精神。讲稿乃内容的精简版本,要知其中细节,推荐看讲座。

讲座录音如下:

讲座视频如下:

讲稿如下:

背景介绍

公元前516年,以色列人被掳到了巴比伦地区,之后一直到公元70年,就形成了所谓的这个第二圣殿时期。第二圣殿时期产生了旧约的一些旁经和伪经,比如以诺书,这些书籍对于新约中耶稣基督的理解产生了影响。

耶稣十架受难,第三日死里复活后,他留下大使命给12使徒,70个门徒,包括死里复活显现的500多弟兄。使徒行传多数篇目留给了使徒保罗。但按照史料优西比乌的《教会史》记载,

按照传统说法,多马被派往帕提亚 (Parthia) ,安得烈被差往塞西亚 (Scythia),约翰被遣往亚细亚 (Asia) ,他后来在以弗所停留,并且终老于此。彼得的传教对象 似乎是在本都 (Pontus) 、加拉太 (Galadia) 、庇推尼、加帕多家(Cappadocia) 和亚细亚各地流散的犹太人。(教会史 3.1)

我们要留意这些非常关键的地方,尤其是约翰和彼得的宣教地。

据说,马可是第一位被派往埃及的门徒. (教会史 2.16)

这个画了红圈的地方非常重要,因为这些地方就是使徒们的宣教地点,乃基督教的发源地。其中约翰和彼得在亚细亚地区,安提阿更是早期的宣教重镇。著名的使徒教父安提阿的伊格纳丢,波利卡普都是从这一带来的。早期的《使徒遗规》,学者们也基本上认定是来自这一区域。这片区域有着深刻的犹太背景,而这背景又与叙利亚教会息息相关。

仔细看图中有个艾德萨 (Edessa)。艾德萨是叙利亚教会的宣教枢纽,离西南角的安提阿不远,地处当时罗马和波斯的边境。学者们普遍认为安提阿,艾德萨以及往东一点的尼西比 (Nisibis)是叙利亚传统的发源地。

早期教会三大基督教重镇:安提阿,罗马和亚历山大。这三个地方中最早,最具影响力,最活跃的基督徒团契来自于安提阿。而叙利亚教会跟安提阿或者犹太基督徒团体有着密切联系。 因为一方面犹太人在公元前6世纪被掳巴比伦,遂散居在这些地方;另一方面虽于公元前3-4世纪历经亚历山大东征,在城镇和知识分子中多用希腊语,但乡间仍是沿袭了巴比伦的语言,即耶稣所说的亚兰文,以及亚兰文的方言——叙利亚语都是出自这个语系。

如果单看新约《使徒行传》就会将宣教中心局限于罗马境内,但看早期的史料,使徒们宣教的地方远比我们想象的广阔。而很多基督教核心的信仰,灵修,礼仪等体系就是源自于以安提阿为中心的周边地区。加帕多家三教父出现在这里,对东正教影响十分深远。

传统认为灵修传统起源于埃及,这是偏狭隘的;其实叙利亚地区也是当时修道的重镇。(关于这点请听笔者的讲座《沙漠教父言行录与心祷默观传统》)

在宣教方面,景教(也就是现在的亚述教会)的传教范围是最广的(即图中黄色区域),这种宣教的精神从早期叙利亚文献《多马行传》能看出一些端倪。因为他们的修士不像埃及的修士逃到旷野,躲避人群,更像使徒保罗,选择为主独身,过克修生活,到处传教。

早期叙利亚的文献如下:

根据希腊的教父们的说法,是泰坦主张Engratism(字面译为节制主义),即禁欲主义,主要表现了拒斥婚姻,戒酒吃素的生活方式。但从泰坦的《希腊人的演讲》中却没有发现这种迹象。

总之,从希腊文献来看叙利亚教会的这种现象是比较消极的,但从《多马行传》来看,却不见多少批评,结合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第七章的论述,就会发现保罗和多马的观点没有那么多差距。君士坦丁之前的文献是有限、模糊、充满张力的,因为教会未获政权支持,很多文献没能保留下来,了解起来就相对困难一些。

所罗门诗歌

下面来看最早的赞美诗《所罗门诗歌》。 学者们认为作者不详,但肯定是一个犹太基督徒,他熟悉诗篇;成书时间在2世纪初期,很可能在公元125之前;成书地点大概在耶路撒冷或者安提阿地区;目前主要是两个叙利亚语手稿,早期还有翻译成希腊文的,有部分译成了科普特文。可见,早期叙利亚和科普特联系也很紧密。

有学者认为《所罗门诗歌》是从希腊语来的,但笔者总体上认为它属于叙利亚传统。

我们不能以语言来确定一种文化,在基督教的发源地,比如安提阿,希腊语是知识分子的语言,而民间的乡谈则是叙利亚语。很可能很多人兼通两种语言,但在写下来时则视他更习惯于用哪种语言书写。就像现在很多中国人通英文,但他们的文化和传统就不一定是英文的,也非常有可能不擅长用英文写作。这种情况同样发生在说叙利亚语的基督徒身上,他们也许通希腊文,甚至用希腊文写作,但不一定他们的文化传统和思维模式就是希腊哲学式的。笔者认为,整体而言,以安提阿为中心的东部,北部以及南部地区有着深厚的犹太基督徒传统。笔者的视角是偏历史地理的,笔者认为基督教大多早期的神学,礼仪,崇拜,灵修,建筑模式,教规,异端等都来自于这一片地区。

所罗门诗歌19篇
有一杯奶给我,我在主慈爱的甜蜜中喝了它
圣子是杯子,父是授奶者(He who was milked),圣灵是喂奶者
因为他的胸脯满了[奶],浪费这奶是不好的
圣灵敞开她的胸怀,将父两个乳房的奶混合
然后,她将这混合的[奶]悄悄地给世代的人
那领受它的人处在右手的完全者中
童女的子宫受了它,她怀孕生产
如此,童女成为大仁慈的母亲
他毫无痛苦地生了子,因为这事并非没有目的
她不需要生产婆,因为他使她生产生命( to give life)…

当我第一次读到这首诗歌时,我惊呆了。因为作者把三位一体比作是妈妈喂奶。随后,又谈到童贞女玛利亚生子。也许是见识短浅,笔者还未曾在早期的希腊和拉丁文献中读到这种比喻。这从侧面反映了叙利亚传统(尤其是艾弗冷)比较擅于用诗歌来表达他们的神学,灵修和信仰。这一点跟中国文化非常相似,因为中国人擅于把任何非常复杂的理论总结为用一两首诗歌来表达。

西方人擅于逻辑论证和推理,讲本体论,动不动就写个形而上学什么的;但叙利亚传统的基督徒总体而言不是特别擅长写这种逻辑推理的东西。 因此,一些早期研究叙利亚文献的学者认为叙利亚传统比较弱智,对神学不会有什么建树的。但这种观点是经不起推敲的,讲道理为什么一定要用逻辑推理,三段论的,用诗歌比喻不照样可以讲吗?主耶稣不就是用日用的例子来讲道理的吗?

主如冠冕在我头上,我永不离开他。

为我编织的是真理之冠,这[冠冕]的枝条延伸到我的胸怀

因为它不像烧烤过的冠冕,不能开花

但你活在我头上,在上面开花

满有完美的果子,这果子充满救恩 (第一首)

这些诗歌用来在教会崇拜时唱的,在当时是有曲谱的;这就像唐诗宋词,其实在当时都是有固定曲调去唱的。

多马行传

多马就是福音书中说要碰到耶稣的肋旁和手上钉痕才信的那一位。《多马行传》是公元三世纪初的叙利亚文献,很快被译成希腊文。多马被称为帕提亚(公元前247年 -224元年)人的使徒。拍提亚是继亚历山大东征后的帝国,是一个接受希腊文化,相对包容的帝国。因此,起初基督教传过去的时候,并未受到太多阻拦。

《多马行传》未被收入正典,因有着诺斯替主义的倾向,比如谴责婚姻,强调禁欲克修,提倡以天婚取代俗婚。在《多马行传》,我们看到修道和宣教是并行的,在宣教过程中,一旦有人信主,多马就鼓励他们摆脱婚姻,为主守独身,然后再为主去宣教。

所有的叙利亚教会都一致声称他们源自于使徒多马的传统,笔者认为这是几乎可以肯定的。现今不少学者存着一个历史批判的方法论,认为没有足够的文献证据,就不能说它是真的,宁可存而不论,有些甚至认为只是传说而已,不可信。这种观点实在不怎么样。因为历史上能存留下来的文献实在有限,都是天然的,碎片化的,一个东西没有足够的文献证据,就不一定不存在;而很多的传统当中的传说也并非空穴来风的。《多马行传》虽有诺斯替的倾向,也有过编辑者们的痕迹,但这个过程一定参考了一些最原始的史料,而且还有着希腊文献《教会史》的佐证。因此,笔者认为叙利亚传统源自于使徒多马是一个非常合理的判断。

因为他持续祈祷禁食,只吃面包和盐,喝的是水,无论天气好坏,只穿一件衣服,不拿人任何东西,他所有的都给别人。(20-347)

从上面的记述,可以看出多马几乎无时不刻地祈祷,进食只吃面包和盐。如果读《沙漠教父言行录》就会发现很多沙漠教父也只吃面包和盐的。圣安东尼开始于三世纪中叶,但多马是使徒,时间上应该是一世纪末,所以叙利亚的修道传统是十分浓厚的。此外,根据死海古传的记载,在耶稣之前,有个艾塞尼派(约公元前2世纪)就过着一个类似这样的生活,施洗约翰也过着这种相类的生活。

如果你不首先离开你的妻子,类似的女人离开她们的丈夫,你就不可能进入我所传讲给你的永生。(101)

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早期叙利亚教会存在一种现象,就是信主受洗就意味着放弃俗婚,进入天婚,成为基督的新娘。从亚细亚地区兴起的修道运动,以巴西尔的修院为代表,其中就不乏有整个家庭一致决定进入修院过修道生活的例子。在这种情况下,男的进入男修院,女的进入女修院,而孩童离开父母,交给一些监管人按福音的方式来养育。

阿弗哈特

阿弗哈特对叙利亚灵修传统影响深远,是被目前学界严重低估的人物。目前学界的新星是艾瓦格里 (Evagrios),由于发现了不少叙利亚译作。(关于阿弗哈特的基本介绍和著作信息,请参考笔者的论文,阿弗哈特论心祷)。

清心是比一切大声祈祷更好的祈祷,思无邪中的静默要比高声呼求更优。亲爱的,将你的心和灵给我,听听圣祷的力量,看看我们的先祖如何借着在神面前的祈祷得胜,并且这祈祷成为他们向神所献的纯洁的供物(玛 1:11) 。(Dem. 4.2)

因为亚伯的清心,上帝悦纳亚伯的祭物…并且这清心就是亚伯的祈祷。 (Dem. 4.2)

他的供物若以牛为燔祭,就要在会幕门口献一只没有残疾的公牛,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利未记 1:3)

这里清楚显明,清心等于圣祷,等于默祷,乃是人献给上帝的供物。随后,他提到亚伯的献祭,并总结说,清心就是亚伯的祈祷。这样看来,新约为何没有旧约的献祭了?因为新约祈祷就可以了,祈祷取代了献祭。正如献上的是没有残疾的公牛,照样祈祷时要带着一个清洁的心,否则上帝不会悦纳人的祈祷。

在同一时期的沙漠教父传统中,比如卡西安的《会谈录》中就提到,清心是认识神的唯一的门径,一个人如果不清心,是不可能认识神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学者做研究的,算不上认识上帝,顶多像迦南妇人请求吃桌上掉下的碎渣那样罢了。

现今人的方法论与教会早期的方法论是截然不同的。现代人以为学了一些古代语言,通读了一二手文献就是专家了;但那个时候的人却认为人只有达到清心的境地,才能解经,才能认识上帝。这是多么不一样的方法论,也正是在这种方法论的视角下,我们可以公允地说现代的大学叫世俗的大学。因为所谓专家和学者的知识和学问与他们的人品几乎完全分割了。

教会传道应警戒所有在洗礼中与上帝立约的人,那些起誓成为童身和圣洁,年轻未婚的男女,圣洁者。让传道者警告他们说:‘凡有心结婚的,让他在受洗前结婚,以免他落入挣扎中被杀;凡害怕战斗的,让他回去,免得弟兄因他而灰心;凡爱他钱财的,让他离开军队,以免他被击败又转去他的钱财。只有逃兵是可耻的。(Dem. 7.20. )

在阿弗哈特的时代,在教会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借着受洗与上帝立下了守独身的约。这就是约之子,可见同一时期的亚细亚地区,巴西尔受洗成为修士并非偶然,有着约之子的影响。这里不像《多马行传》,教会允许结婚的人存在,只要在受洗前结婚就好。可见,早期叙利亚教会,明显分为两类人,一种是约之子,他们受洗守独身;一种是结婚的人。而这些约之子是教会的精兵和中坚力量,他们不是退隐沙漠旷野,而是参与教会服侍,建立学校,差遣宣教等。他们与同一时期的沙漠教父修士形成了不一样的风格。这也是为何叙利亚教会能广传福音的原因。

艾弗冷(A.D. 306-373)

艾弗冷生于尼西比,后因尼西比划入波斯境内,遂于363年逃到艾德萨,直到373年去世。学者认为他就是约之子,有时也称为独一者。一生创作诗歌400多首,都用于教会崇拜时交由女诗班人员按固定曲调颂唱。(关于他的详细介绍,请见

摩西,万人之师

希伯来人之主

以天书教律法

以神启讲故事

述显而荣隐

话少而惊园

回应:赞美你的公义

尊荣那些得胜者

(天堂之歌 1.1)

他的诗歌字少而意深,有平衡,有对比,有画面和比喻。同一时期的希腊教父更爱思辨一些,敢于探讨那些上帝所封印,圣经未明说的奥秘。其中比较有代表的就是奥利金的《论首要原理》。在这部书中,奥利金就根据信徒的问题,尝试回答了圣经、使徒和教父未曾明说的,结果最终造成了奥利金异端。其实,神学思辨不是想得有多深,而是知道在哪里停下来,以静默尊荣那奥秘的部分。这种爱思辨的气质直到加帕多家三教父时期才借着三位一体上帝的奥秘得到遏制。

我要开口向你,我主,进献我的信心吗?

因为祷告和祈求能在心里,没有声音地于静默中出生

副歌:你的出生有福了,因为独有你的父知道它。

(信之歌 20.1)

很多西方爱思辨的学者对艾弗冷无所适从,难以成为他的粉丝。因为他的诗歌无法用理性推理的方式去领会。其实,这里谈到一种祷告的传统,就是阿弗哈特提到的默祷。这种无声的祷告是无需动嘴,可以在心里说的。

6. 圣/纯祷是内室的童女(参太6:6;太25:1-13)

如果她走出嘴门,就迷路了

真理是她的洞房,爱是她的冠冕

静默是她门口的好友

7. 她已婚配给王子:不可让她轻佻地外出

而是让高贵的新娘——信心,在声道中巡逻

将声音从口里带回到心耳。

(信之歌 20.6-7)

这里回应耶稣说的进屋关门祈祷。就是说你们祷告的时候,不要像法利赛人在会堂里,在街市上公开祷告,大家都知道你在祷告,而是要走到你的内室,即心中,在暗中(即心中)向上帝祈祷。因为有一种祈祷是需要嘴巴闭着的,是不出声的。

祈祷与信心处在同一个身体中

一隐一显,隐为隐,显为显

默祷献给上帝的耳朵

信心显明给人的耳朵

祷与信,同一身

隐与显,为隐显

默祷给暗中的父听

信心给可见的人听

(信之歌 20.10)

这里我们看到对比和平衡:显隐,祈祷与信心,上帝和人。向神祷告,献给上帝的耳朵听,但同时,不是单单祷告就行了,而是要在行为当中显出这种爱人的行为来。 这显与隐乃是一体的,不可分开的。这就是笔者喜欢叙利亚传统的原因,因为可以看到二中有一,一中有二,是有平衡的,是不极端的。而希腊的文风总是从两个东西开始讲,讲来讲去,你似乎看不出他这个一在哪里。当然这不是说希腊教父的思想是错误的,只是他们的表述方式就是如此,笔者个人喜好罢了。

结论

总之,学者们认为,叙利亚灵修传统源自于两个概念独一者和约之子(很难说它们是一个意思),但都属于为主守独身的人。独一者是因为耶稣也是独一者(参约3:16),是天婚,嫁给基督了,不但显明为主守独身,也表明心思对上帝的单一。有些学者甚至认为叙利亚的独一者群体才是修道主义的真正起源。

教会自诞生就埋下了修道主义的种子:在精神上,是出于主耶稣和使徒保罗的话,在形态上,是教会出现了一批为主守独身的人。主耶稣在谈论休妻的时候,曾说:“还有些独身者(εὐνοῦχοι)是为了天国的缘故自己成为独身的。谁能接受,就接受吧。(太19:12)” 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七章亦鼓励人为主守独身,并说:“我愿意众人像我一样。只是各人领受神的恩赐,一个是这样,一个是那样。 (林前7:7 )” 这话与主耶稣的话如出一撤,就是说,教会一定会出现一批为主守独身的人。(关于为修道主义辩护的文章:巴西尔灵修精神之三

在使徒中,保罗和多马明显是为主守独身的人,后来为主殉道了。从一些使徒教父的记载来看,安提阿的伊格纳丢,波利卡普等人应该也是为主守独身,后来也殉道了。而在君士坦丁之后教会有所腐化,教会中出来了一批为主守独身,为主白色“殉道”的人也就不足为怪了。

若您愿意赞赏我们的事工,请点击DONATE

西奈的格列高利 《恩典与错谬的十条标记》节选

西奈的格列高利 《恩典与错谬的十条标记》

袁永甲译;唐艾莉编辑

按:西奈的格列高利 St Gregory of Sinai (c. 1265-1346) 与圣帕拉玛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如果说圣帕拉玛的主要贡献在于为静修主义辩护,那么西奈的格列高利则是一位使心祷默观传统的影响达到国际化的人。他一生足迹遍及西奈山,巴列斯坦,希腊,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地区,深刻地影响了斯拉夫,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民族。

1265年,他出生于亚细亚 (Asia Minor), 早年被突厥人(Turkish)俘获做奴隶,后被当地基督徒赎回,在塞浦路斯(Cyprus)在那里跟随一位隐居修士。此后,他来到西奈山,进入圣凯瑟琳(St Catherine)修院成为 Little Schema (成为修士的第二步)。几年后,他离开去去耶路撒冷朝圣,又航海去克里特岛,在那里遇见一位神师阿瑟纽(Arsenios)传授心祷(从操练美德Praxis到默观Theoria)。之后,他去了阿索斯圣山(大约1300-25),期间走遍山间找心祷的内容,他认为隐修小室好过大修院,最终在马果拉(Magoula), 菲洛希奥(Philotheou)修院附近定居,吸引了一大批门徒。

1325年,在突厥入侵威胁下,离开圣山,来到保加利亚(Bulgaria)的海岸Sozopolis。后于1332-5年又回到阿索斯山。由于再次受到突厥人入侵,去了保加利亚的帕罗里亚(Paroria),在那里受到了, 保加利亚国王伊凡•亚历山大的庇护,度过晚年,在那里接见斯拉夫(Slav)和塞尔维亚等皇族。1346年荣归天家。

凡例:

  • 参考版本:
    • 希腊文:St. Nicodemos of The Holy Mountain and St. Makarios of Corinth eds., Φιλοκαλία τῶν ἱερῶν νηπτικῶν: ἐνερανισθεῖσα παρὰ τῶν ἁγίων καὶ θεοφόρων πατέρων, 3rd ed., vols.4 (Athens: Aster-Papademetriou, 1961), 17-28. (等于Patrologia Graeca 150 (栏1304-12) ,下载地址请见:https://books.google.co.uk/books?id=24jYAAAAMAAJ&redir_esc=y
    • 参考英译本:St. Nicodemos of the Holy Mountain and St Makarios of Corinth eds., Philokalia: Complete Text. Edited by and Translated by Palmer G. E. H., Sherrard Philip and Ware Kallistos, vols.4 (London: Faber and Faber, 1995), 257-262.
  • 此版感谢艾莉姐妹编辑,译者稍作修订而成,算是《爱神集》导读课的初译稿。一切 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学员参与译本完善过程,以期早日出版。
  • 版权申明:若有媒体或自媒体考虑转载本译作,请尽可能在对作品进行核实与反思后,可通过网站平台回复,或通过电子邮件(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但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一律按七十士译本翻译,因此不参考和合本。

正文

8. 每个初学者都要经历两股能量的运作,它们以其特有的方式在心里运行:一种源自恩典,一种源自欺骗。修行者圣马可见证了这点,他说:“有一股圣灵的能量,一股撒旦的能量,属灵的婴孩不能分辨它们。”再者,这些能量能产生三种火热,一种源于圣灵,一种源于欺骗或罪,一种源于热血沸腾,这最后一种被利比亚的圣萨拉斯 (St Thalassios the Libyan Ἀφρικανός Θαλάσσιος) 称为:体质 (κρᾶσιν) [1]——这需要通过适当的节制来协调和平衡。

9. 恩典的能量是一股伴随着喜乐的,欢欣的,在心中燃烧的圣灵之火。它稳固,温暖,净化灵魂,短暂地止息邪念,治死肉欲的冲动。它的标志和果子——已证实其真实性——是眼泪、痛悔、谦卑、节制、静默、忍耐、谦虚自隐[2]、以及类似的标记,这些都是圣灵同在的不容置疑的标志。

(节选完)


[1] 指身心的气质,这里即体质。

[2] τό κρύπτεσθαι,这里特指自我隐藏,含有谦逊,不出风头的意思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奉献支持,您可以注明这笔赏赞是给这篇博文的还是支持“光从东方来”整体事工的。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圣帕拉玛 为静修士辩护文1.2 节选

圣帕拉玛 为静修士辩护文1.2

翻译:袁永甲

编辑:唐艾莉

Monastery of Vatopaidi (Mount Athos – Greece) 

按:阿索斯山最重要的神学家静修士是圣格列高利·帕拉玛(Gregory Palamas,1296-1357)。帕拉玛出生于君士坦丁堡的一个参议员家庭,其父是国王好友,是王子之老师。在安德罗尼科斯二世(Andronikos II Palaiologos,1282-1328)的资助下接受了古典教育。父亲去世后,他放弃效忠皇室,而在1316年左右与他的两位兄弟一起前往阿索斯山,而他的母亲其母去了帖撒罗尼迦 (Thessaloniki)。

在20-40岁之间,他过着清静的修道生活,先是一所大修院修行,后在格洛西(Glossi,拉瓦拉Lavra和卡拉卡卢Karakalou之间)的一处修室(skete)隐居。土耳其人的袭击迫使他(和他的11名弟子)迁至帖撒罗尼迦,然后到维罗亚(Veroia)洞,最后于1331年回到阿索斯。1335年以及之后的14年,开始了静修之争(Hesychast Controversy)。

巴兰 (Barlaam the Calabrian, Βαρλαὰμ Καλαβρός, 1290-1348) 基于以下两点驳斥静修士。首先,他认为静修士所见的光并不是非受造的神光,而是受造的,物质(physical)的光;其次,他嘲笑静修士的祈祷姿势为肚脐祈祷者 (omphalopsychoi, Navel-psychics),认为心灵是无形的,应“在一切形式上远离身体,外在于它”。

帕拉玛被迫离开圣山去皇城与巴兰公开辩论,很可能在此期间,他写下了《为静修士辩护文三篇》。1341年君士坦丁会议持帕拉玛立场,巴兰去了西方。1341-7年又起纷争,1347和1351年两次会议再次确定帕拉玛的教导为正统。 1347年圣帕拉玛成为帖撒罗尼迦为都主教(主张社会正义与扶助孤寡)。1354年他被土耳其人掳去一年,与伊斯兰教对话。1357年11月14日圣帕拉玛在帖撒罗尼迦安息,9年后封圣。

帕拉玛是一位杰出的神学家和多产的作家,他有二十卷与静修主义争论相关的教义著作,以及大量的灵修和牧灵著作、讲道集和近50封信件存留于世。

此篇节选专门为静修士的祈祷姿势辩护,尤其主张以心为中心的人论,即认为心灵不是外在于身体,而是以心(包括心脏周边的空间)为中心遍在全身的。据笔者所知,已经有人“指控”静修士的这种祈祷姿势(尤其见尼克弗罗中吸气入心的祈祷方式)为诺斯替主义,故笔者稍微多分享这篇文章,其初衷与我的导师马克西姆相同,就是为这种祈祷姿势和人论辩护。正如笔者在《叙利亚教父阿弗哈特论心在圣祷中的作用》中所阐明的,这种人论以及由此而有的祈祷姿势是源自叙利亚灵修传统的影响,是东方教会共识,是静修主义争辩的核心之一。

凡例

  • 本文翻译自:
    • Γρηγορίου τοῦ Παλαμᾶ συγγράμματα [Syngrammata: Grēgoriou Tou Palama], ed. Panagiōtēs Chrēstou, Vols1 (Thessalonikē: Thessalonikē: [s.n.], n.d.), 391-406.
    • J. Meyendorff ed, Defense des saincs hesychasces (Spicileaium Sacrum Lovaniense 30-31 : Louvain, 1959), vol.1, 75-101.
  • 参考英译本:St. Nicodemos of the Holy Mountain and St Makarios of Corinth eds., Philokalia: Complete Text. Edited by and Translated by Palmer G. E. H., Sherrard Philip and Ware Kallistos, vols.4 (London: Faber and Faber, 1995), 331-42.
  • 此版感谢艾莉姐妹编辑,译者稍作修订而成,算是《爱神集》导读课的初译稿。一切 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学员参与译本完善过程,以期早日出版。
  • 版权申明:若有媒体或自媒体考虑转载本译作,请尽可能在对作品进行核实与反思后,可通过网站平台回复,或通过电子邮件(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但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尽量按七十士译本翻译。

正文

问:

神父,你引用教父的话语解答我的疑问时,你答得很好。因为,当我听到你的话语时,我的疑问就得到解答;真道之清明,令我惊叹。但我想,正如你所说的,每个词都有与之相对的词,而你的话里,或许有些互相对立之处。但我知道,亲身实践出来的见证,是无可推诿的。所以,当我听到圣徒们的话与你说的如出一撤时,我就不再忧虑这点了。

的确,不顺从圣徒体统(τούτοις 这里应是指上面提到的圣徒的话)的人,怎能配得信任呢?这样的人,怎能不被神的圣民拒绝呢?因为,神将他的话交托使徒,而使徒又将此传给跟随他们的教父圣徒们,“弃绝你们的,就是弃绝我 (路10:16)”,换句话说,就是弃绝真理本身。反对真理的人怎能欢迎寻求真理的人呢?在此,神父,我恳请你听我陈述其他人的观点,因为我听过一些追求希腊哲学者的言论,请你给我讲讲你对它们的看法,并附上教父们的相关教导。

他们说,我们试图将心灵封闭在身体中 (即心中)[1],是错误的;他们说,恰与之相反,我们应该让心灵在一切形式上远离身体,外在于它[2]。他们疯狂地嘲笑我们中的一些人,写信反对我们,因为我们建议初学者低头定睛于自己,通过呼吸引导心灵进入心里。他们说,心灵与灵魂不可分[3],因其不可分,心灵本应该包含在灵魂里,如何能让心灵再次进入心中呢?再者,他们指控我们说,我们通过鼻孔吸入神恩,(使其内住)[4]。我知道他们是蓄意这样说,因我从未听过我们中的人有这等说法,我想他们是在恶意控告人。他们的说法并不合乎实情[5],而且做了错误的解释。神父,请你教导我,我们为什么要尽力[将心灵]送回心中,并心灵住在身体中为何没有错?

答:致静修士,“使心灵住在身体中“并没有错

1. 弟兄,你听过吗?使徒保罗说:“我们的身体是圣灵在我们心里的殿”(参林前6:19)又说:“我们是神的房子(参希3:6)。”正如神自己确认的:“我要住在他们中间,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做他们的神 (利26:12;林后 6:16)。”既然身体是上帝的居所,那么理智健全的人,怎会反对“心灵住在它的身体中”呢?在起初,上帝如何让心灵居于身体中呢?难道上帝做错了吗?若按他们所说:身体是邪恶的,是被那恶者所造的,那么,这么说(即“心灵住在身体中”)的确是异端的观点。

但我们认为,心灵体贴肉体才是恶,但它在身体中却不是恶,因为身体不是恶的。因此,每位献身于主的人要同大卫一起向上帝呼求说:“我的灵渴想你,我的身切慕你。(诗63:1)”又说:“我的身心向永活的神欢呼。(诗84:2)”以赛亚也说:“我的肚腹发声如琴瑟,我的五内像你所恢复的铜墙。(赛16:11)”“因着对你的敬畏,我们怀上了你救恩的灵。(赛26:18)”借着这灵,我们刚强壮胆,不再跌倒。但那些从地上说话,却将属天的言语和生活当成属土的人会跌倒[6]

虽然,当保罗说:“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7:24)”时,他称身体是死的,但是,这仅是说追逐物欲,体贴肉体的心灵(φρονήματος)是属肉体的。因此,当将这样的心灵与属灵的,神圣的心灵相比时,它被保罗正确地称为身体。[7] 他不是单说身体,而是说取死的身体,在此之前一点,他就阐明了这点。他并没有谴责肉体,而是责备,人的身体因堕落而潜入了犯罪的冲动。他说:“我已经被卖给罪了。(罗7:14)”但那位被卖的并非天生就是奴仆。他又说:“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 (罗 7:18)”看到了吗?他并没有说肉体是邪恶的,而是说住在身体中的,是邪恶的。因此,不是居于身体中的心灵是邪恶的,而是住在身体中,与心灵的律作战的律是邪恶的。

论灵魂中和肉体中的各种能力是如何得蒙净化的。

2. 因此,我们与罪的律(罗8:2)争战,将它从身体中赶出去,让心灵居于其中监察,使一切灵魂的能力和众肢体,都在合宜的范围内活动。对于感觉,我们必须控制其使用范围和程度,这种属灵律的操练称为节制 (ἐγκράτεια)。对于灵魂中的情感(παθητικῷ)层面,我们让最好的性情——“爱”来入住;当我们进深到理性 (λογιστικόν) 层面,就赶走一切阻碍心思回到神的活动,我们称这属灵律为“警醒”。当人通过节制净化身体;通过神圣的爱使灵魂中愤怒和欲望 (θυμόν τε και ἐπιθυμίαν) 的能力(即灵魂中情感的层面)[8]趋向美德;通过祈祷向神献上清洁的心灵 (νοῦν),我们就能在心中看见并获得神所应许的恩典——清心(参太5:8)。

然后,我们就能同保罗一起说:“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 (林后 4:6)”又说:“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 (林后 4:7)”天父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如此我们能以经验 (γνῶναι) 圣灵的荣光,而这瓦器就是我们的身体。但如果我们不能牢牢地使心灵呆在身体中,我们怎能配得心灵之高贵的呢?除非人不但属灵,而且心灵同时对神的恩典赤裸敞开,谁能说这等事呢?[9]

3. 灵魂有众多能力,它藉着身体——好像藉着一个器官——运作,因为身体天然地依靠它而存活。那么,灵魂的能力,就是我们说的心灵会使用哪个[身体]器官来活动呢?[10] 没有人会认为心灵居于手指甲,眼睑,鼻子或嘴唇中。但大家都认为心灵居于身内,只不过它主要通过哪个内部器官运作,对此[有不同看法]。有人以为位于脑部[某个区域],好似一座城堡;有人以为它居于心的最核心处和心的载体 (ὄχημα)——这载体依照最核心处的天然之灵得净化。[11]

但我们确切地知道,我们的理性并不像一个装在身内的容器,因为它是无形的;也不在身外,因为它与身体相连;而是居于心中,以心为其载体 (ὀργάνῳ,也可译为器官)。这并非出于人的教导,而是造物主亲自说的:“入口的不能污秽人,出口的乃能污秽人。 (太 15:11)”稍后,他说:“因为从心里发出来的,有恶念 (太15:19)。”大圣玛卡里奥(Μακάριος Makarios)说:“心统领百体,一旦恩典进入心田,它就统领一切念头和肢体,因为心灵和一切灵魂的念虑都在那里。”[12]

…对于那些选择要专心过静谧生活的人来说,最需要的是收敛心神,使它呆在身内,尤其是身体的最核心处,即我们所说的心里。

(节选完)


[1] 此处希腊多处是εἴσω,字面翻译为里面,内里。但这里指的就是心中。

[2] 参Βαρλαάμ, Προς Ἰγνάτιον, Schirό, 315, 14, <τοῦ μέν σωματοειδοῦς παντός κεχωρισμένον (τον νοῦν)>。

[3] 参Βαρλαάμ, Προς Ἰγνάτιον, Schirό, 323, 117, <διαζεύξις τινές τερατώδεις και αὖθις συζεύξεις νοῦ προς ψυχήν>, κατά την ἐκτίμησιν τοῦ συγγραφέως.

[4] 请参考尼克弗罗推荐的操练方式:通过鼻孔吸气入心,巴兰嘲笑的正是这种操练方法。

[5] τά τε μη ὄντα κατ᾽ἀνθρώπων πλάττειν.

[6] Πεσοῦνται οἱ ἀπό τῆς γῆς φωνοῦντες και ὡς γηΐων τῶν ἐπουρανίων ῥημάτων και πολιτειῶν καταψευδόμενοι. 这里指巴兰一党的人是属地的,他们不明白属天的圣徒们的教导(尤其是祈祷姿势的方面),却将他们的教导看做世俗的,不可取的教导。对圣徒们祈祷姿势的攻击,现在也有学者持此态度,即认为心灵,灵魂跟身体没有关系,或者不住在身体中。

[7] 问题不是身体本身,是体贴肉体的心灵。肢体中犯罪的律指的就是身心分裂(是亚当犯罪的结果之一,或者更根本地说,是心灵忘记神的结果),心灵体贴肉欲的状态。

[8] 具体参见关键词:灵魂,愤怒只是情感中较为主动,活泼的一面,表现为(多是无节制地)积极获取想要的,欲望是情感中较为被动,需要的一面,表现为渴望某些事物,在未被圣爱转化前,多是负面含义。

[9]  τίς ἄν τοῦτο᾽ εἴποι, μή ὅτι πνευματικός, ἀλλά καί νοῦν γεγυμνωμένον θείας χάριτος, ἀνθρώπου δ᾽ ὅμως, ἔχων;

[10] 这里谈到灵魂与身体的关系,极为重要的阐发,p395. ἐπεί δε καί ἔνεστι πολυδύναμον πρᾶγμα, ἡ καθ᾽ἡμᾶς ψυχή, χρῆται δ᾽ ὡς ὀργάνῳ τῷ ζῆν κατ᾽ αὐτήν πεφυκότι σώματι, τίσιν ὡς ὀργάνοις χρωμένη ἐνεργεῖ ἡ δύναμις αὐτῆς αὕτη, ἥν καλοῦμεν νοῦν;.

[11] τό κατ᾽ αὐτό τοῦ ψυχικοῦ πνεύματος ἀπειλικρινημένον ὄχημα διδόασιν αὐτῇ. 这里的载体应是指心脏及其周边的位置。希腊人认为在脑部,犹太人认为在心,但有些教父认为它遍在全身。参尼撒的格列高利论κατασκευῆς 14,PG 44,173D。 《论灵魂与复活》 PG46, 44D, 45D,69D. 帕拉玛认为它充满全身,但以心为中心,为主宰。

[12] 讲道15.20 PG 24, 589B.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奉献支持,您可以注明这笔赏赞是给这篇博文的还是支持“光从东方来”整体事工的。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若您打算定期奉献我们的事工或个人,请扫码加笔者微信。

修士艾瓦格里 论祈祷 节选

修士艾瓦格里 论祈祷 Evagrios The Solitary On Prayer

袁永甲译 唐艾莉编辑
九世纪手稿的插图,图中在房子中有光环的是神学家格列高利,外面的修士就是艾瓦格里。出处:Milan, Biblioteca Ambrosiana, ms. E.49-50 infr.

按:本都的艾瓦格里( Evagrius Ponticus 345-399)是奥利金的忠实“粉丝”,跟加帕多加三教父有来往。他曾在神学家格列高利手下成为执事/辅祭,并一同去君士坦丁堡。后来,他放弃了神职的职业生涯,跑去埃及沙漠修道,师从当时的著名沙漠阿爸们。

艾瓦格里在修士中显然是鹤立鸡群的知识分子,他擅长用希腊哲学的术语将沙漠教父的灵修经验和传统进行系统化的总结。他的灵修著作影响深远,遍及东西方(包括景教)。然而,他在教理上跟从奥利金主义的的二次创造观以及三元人观,在553年第五次大公会议上,他与奥利金和迪摩斯(Didymus Blind)一道被谴责为奥利金主义。从此,他的希腊语书籍遭到焚毁,禁止出版,只能以匿名(这篇论祈祷属于这种情况)或片断引用的方式保留下来。

就目前学界对他的追捧而言,他是炙手可热的人物,然而我的导师马克西姆对他的评价不高。他在讲义中这样评价艾瓦格里:“尽管他对东正教灵修传统有重要贡献,但他即非圣人亦非教父。他的世界观和形而上学被教会拒绝,他对苦修和祈祷的教导也不是“他的”,宁可说是沙漠教父共同的灵性经验与传统。并且,他的灵性教导中一些趋势,比如非常强调智性和知识,以及他诋毁肉体的作用,需要得到根本的修正——而这个修正工作主要由认信者马克西姆完成了。”

凡例

  • 本文翻译自:
    • 希腊文:
      • Φιλοκαλία τῶν ἱερῶν νηπτικῶν: ἐνερανισθεῖσα παρὰ τῶν ἁγίων καὶ θεοφόρων πατέρων, 3rd ed., vols.1 (Athens: Aster-Papademetriou, 1957), 141-173. [此为《爱神集》第三版,本译作主要按此版翻译]
      • Paul Géhin, Évagre Le Pontique: Chapitres Sur La Prière (Paris: Les Éditions du Cerf, 2017), 198-371. [此版为艾瓦格里《论祈祷》最新校勘本,译者亦参考了其中希腊文]
    • 参考英译本:St. Nicodemos of the Holy Mountain and St Makarios of Corinth eds., Philokalia: Complete Text. Edited by and Translated by Palmer G. E. H., Sherrard Philip and Ware Kallistos, vols.1 (London: Faber and Faber, 1979), 56-71. 
  • 此版感谢艾莉姐妹第二次编辑,译者稍作修订而成,算是《爱神集》导读课的初译稿。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学员参与译本完善过程,以期早日出版。
  • 版权申明:若有媒体或自媒体考虑转载本译作,请尽可能在对作品进行核实与反思后,可通过网站平台回复,或通过电子邮件(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尽量按七十士译本翻译。

正文节选

9. 你当耐心侍立,火热祈祷,抛下一切世俗挂虑。因为这些挂虑使你愁烦,不能专心祈祷。

11. 祈祷时让心灵又聋又哑,如此它就能祈祷。

20. 如果你要达到祈祷的要求,不可令任何人受伤,否则你的祈祷将徒劳无益。(腓2:16)。

21. 你当“把礼物留在坛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后来献礼物(太 5:24),”当你回来时,你就能毫无阻碍的祈祷。因为怨恨使祈祷的心灵昏暗,使祈祷黯淡无光。

22. 那心藏怨恨苦毒的就像人拿竹篮子打水。

23. 如果你凡事忍耐,祈祷时就能常常喜乐。

34. 当上帝没有立刻应允你所求的,不可灰心。因为他愿意你得找那更好的,就是坚持祈祷。因为有什么比与上帝相交,超然地与他同在更美好的呢?

35. 不分心的祈祷是心灵至高的沉思。

57. 即使心灵专注于无情欲地思考各样事物,它仍未达到祈祷应有的境地,因为它仍忙于静观被造物,与造物之理交流,虽然这等静观是无情欲的,但既然他所静观的对象是被造物,这些被造物的形状与样式就刻印到心上,使它远离上帝。

61. 如果你是神学家,你就能真祈祷;如果你能真祈祷,你就是神学家。

68. 当防备魔鬼的诡计,因为,当你清洁、平静地祈祷时,他们会突然给你一些陌生,奇怪的形相,使你愚蠢地以为神就在其中。他们试图说服你突然显现的对象是神,然而神是无形无相的。

71. 当你卷入世俗事物之中,持续地被挂虑搅扰时,就不能纯洁地祈祷。因为祈祷是清空念头。

114. 祈祷时不要接受任何形相。

115. 不要试图在感官上得见天使或某种能力或基督,因为这是很疯狂的:如同人以狼做牧羊人,又如同敬拜敌人魔鬼。

(节选完)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奉献支持,您可以注明这笔赏赞是给这篇博文的还是支持“光从东方来”整体事工的。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若您打算定期奉献我们的事工或个人,请扫码加笔者微信。

叙利亚教父灵修选集系列

本系列译作的灵感源自于学者布洛克翻译的一本书:Brock, Sebastian P. The Syriac Fathers on Prayer and the Spiritual Life (Kalamazoo, Mich.: Cistercian Publications, 1987)。笔者按其目录翻译了前几篇译作(我的翻译也参考了他的英译本),分享其中部分译作节选如下:

  1. 叙利亚教父阿弗哈特《论祈祷》
  2. 艾弗冷 信心之歌
  3. 《步书》第12篇 心祷乃与主联合
  4. 叙利亚教父圣艾弗冷(EPHREM)简介

注:未完待续,还有一些文章笔者还在翻译过程中,一旦初译完成,就会分享部分段落,以供读者品鉴。敬请期待。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奉献支持,您可以注明这笔赏赞是给这篇博文的还是支持“光从东方来”整体事工的。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若您打算定期奉献我们的事工或个人,请扫码加笔者微信。

《爱神集》导读版译作节选系列(完稿)

本系列涵盖了十篇爱神集中的作品,这十篇作品是根据笔者导师马克西姆教授的爱神集课而翻译的,目前已经初步完成,等待出版中。在这本书出版之前,笔者没有在网上公开售卖的打算,具体原因请参见《爱神集可以在网上公开售卖吗?》。

若您想获得初译稿(特此感谢艾莉姐妹的编辑工作,使译作质量大大提高),可通过报名亚略巴古学堂中的专业课:爱神集导读班(上下)获得。

《爱神集》,又称为《慕善集》或《爱美集》,希腊原文为:φιλοκαλία, φιλο有相亲相爱之意,καλία字面意思为善的,美的,希腊哲学中指太一,即至高神,在基督教语境下就是指上帝。故笔者翻译为《爱神集》。

《爱神集》是一部介绍东正教灵修传统——尤其是心祷——的经典合集,内容涵盖了四至十五世纪灵修大师的著作。18世纪末期,两位圣山阿索斯的修士,圣山阿索斯的圣尼哥底母 (St Nikodimos of the Holy Mountain of Athos 1749-1809) 和哥林多的圣玛卡里奥 (St. Makarios of Corinth 1731-1805)编辑整理了一部《爱神集》,于1782年在威尼斯首次出版。1893年,这部合集在雅典再次出版,这个版本附加了一些第一版没有的内容:主教卡里斯托(Καλλίστος)的《论祈祷》。第三个版本分为五卷,于1957到1963年间在雅典由阿斯提出版公司(Astir Publishing Company)出版。我们这个导读版的译文正是基于这个版本。

本文列出了笔者已经发出的译作节选,以供读者品鉴,愿您从中获益。

《慕善集》所有翻译篇目节选如下:

  1. 圣山尼哥底母 论心是人的中心
  2. 圣山尼哥底母《爱神集》序言
  3. 修士尼克弗罗 论心祷
  4. 圣卡利斯托和伊格纳丢 论祈祷
  5. 圣卡利斯托和伊格纳丢 论谦卑
  6. 神父赫斯科 论警醒与圣洁
  7. 修士艾瓦格里 论祈祷
  8. 阿爸腓利门传记
  9. 金口约翰《关于耶稣祷文的信》
  10. 新神学家西蒙 《论信心》
  11. 新神学家西蒙 《论三种祈祷》
  12. 圣帕拉玛 为静修士辩护文1.2 
  13. 西奈的格列高利 《恩典与错谬的十条标记》节选

至此,本导读版的译作节选全部完成。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奉献支持,您可以注明这笔赏赞是给这篇博文的还是支持“光从东方来”整体事工的。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若您打算定期奉献我们的事工或个人,请扫码加笔者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