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巴西尔灵修选集

译作:巴西尔论心灵的活动 书信233

按:本信是巴西尔回复一位友人安非罗西的,显然安非罗西的问题就是:什么是心灵(νοῦς)的活动?本书信由于篇幅简短,故全篇分享。窥其细节,《爱神集》中关于灵修的阶段以及心祷操练的内容在巴西尔的年代就已流行,并非什么后来出现的教导。Enjoy!

袁永甲译

唐艾莉编辑

凡例

  • 本文翻译自:Deferrari Roy trans., Saint Basil the Letters, vol 3(The Loeb Classical Library), (London: William Heinemann Ltd;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26), 364-71. [含希腊原文以及对折页的英文翻译]
  • 此版感谢艾莉姐妹编辑,译者稍作修订而成。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读者指正其中的错误。
  • 版权声明:若有媒体或自媒体考虑转载本译作,需获得本译者授权,请通过网站平台回复,或通过电子邮件(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但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一律按七十士译本翻译,因此不参考和合本。

致提问的安非罗西 (Ἀμφιλοχίῳ ἐπωτήσαντι)

我借着听闻,知晓此事,理解人的构成。对此我们该说什么呢?确实,心灵(νοῦς)是高贵的 (καλόν),在其中,我们有照着上帝形象 (κατ᾽ εἰκόνα) 的受造物[1]。心灵的活动[2]也是高贵的。心灵活动从不止息,时而幻想一些不存在的事物,并信以为真;时而准确地直达真理。按照我们信上帝之人的观点,这两种能力都会发动[3] ,一种是恶的,属于魔鬼,拖着我们去背叛;另一种是神圣的,善的,带领我们升到神的样式[4](Θεοῦ ὁμοίωσιν)中。一旦心灵呆在心里[5],就向内看(καθορᾷ 沉思/默观)隐微的以及在心里相似的事物(τά ἐν ἑαυτῷ σύμμετρα)。一旦心思让位于那些欺骗它的事物,它就失去了正常的判断力,陷入不法的幻想中。那时,它看木头不是木头,而是神;看金子不是钱,而是偶像。但若它转向更神圣的运动,就领受圣灵之恩,并尽本性所能地明了更神圣的事物。

因此,我们有三种生活状态,类似于我们心灵活动的数量[6]。要么我们的生活方式是邪恶的,并且显然,这恶[源自于]心灵的活动。诸如,奸淫,偷盗、拜偶像、诽谤、争竞、愤怒、争斗、虚荣、以及使徒保罗列举的按肉欲所行之事(ἔργοις τῆς σαρκός)(参加5:19-21)。要么我们的灵魂处于中间状态,既无可责、亦无可赞。就像习得技艺就可称为中间状态,它们本身既无损于美德亦不加增罪恶。因为车技和医术有什么罪恶呢?他们本身不是美德,但按照使用者的选择,它们就倾向于善恶。但与圣灵再次相通[7]的心灵开启了更大的眼界[8]——照着恩典所给予以及心灵(κατασκευή)所能接受的程度,得见(καθορᾷ)神圣福祉。

因此,让他们放下这些辨证的问题,虔诚地——不是儿戏地——寻求真理。我们被赋予心灵的判断力是为了明白真理,而我们的上帝是真理本身。因此,心灵首要的任务是认识神,认识他到一个地步:无限至大(ἀπειρομεγέθη)的[上帝]能被至小(μικροτάτου)的[心灵][9]所认识。即便是眼睛,它原是被引导着去理解可见之物,也不能明白所有被带到它面前的可见物,亦不能一眼遍察似穹庐一般环绕我们的天空。事实上,天空中有很多东西。更何况,其中有很多东西我们毫无所知:就如星星的本质,他们的大小、间隔、运动、协作、距离,还有其他的情况;天空的本质是什么、其凹底到顶部有多深。但我们不能说,因我们有所不知,天就是不可见的;基于我们部分理解,天也是可见的。对上帝而言也是如此。如果心灵被魔鬼欺骗,就拜偶像,或转向其他不虔的样式。但若它蒙圣灵之助佑,就得以知晓真理,认识神。然而,如使徒所言,只是部分认识,在来生才知道得更完全。因为“等那完全的来到,这有限的必归于无有了。 (林前13:10)”因此,心灵的判断是好的,是为着一个有益的目的——认识神,而被赋予的。然而能认识多少,则取决于它能容纳多少了[10]

若您有感动赞赏我们事工,请点击Donate


[1] ἐν τούτῳ ἔχομεν το κατ᾽ εἰκόνα τοῦ κτίσαντος. (R. J. Deferrari, Saint Basil: the Letters, Vol.3, 364)

[2] Τοῦ νοῦ ἡ ἐνέργεια, 可译为心灵的能量,运作或活动,类似于本体与功用之间的区别。这里译为活动。

[3] παραπεφύκασι, 源自于动词φύω,生发之意,指事物按本性发出的能力,而前面的介词 παρα有周边,相伴之意。这里译为“都会发动”。这里并非指心能在同一时刻选择善或者恶,而是指心具备择善择恶的能力,而这种能力是出于其本性的能力,我们通常说的自由意志就在这能力中。同一时期艾弗冷关于心能则善则恶的描述与这里如出一撤,可见人堕落远离上帝以后,心已经分裂了。

双脚从来不会分开
走不同的路

但分裂的心

却走着不同的道

光明黑暗

心抉择着

矛盾地走着

脚和眼将责备这分裂的心

心就像劳苦的牛

四分五裂

它自己分裂成

两个互相矛盾的轭

一个公义的轭和

一个不义的轭

[4] 这里巴西尔似乎将神的形象 (εἰκόνα) 和样式 (ὁμοίωσιν) 看为二码事。根据巴西尔《长会规》形象特指爱上帝爱人的潜能,而样式则指正确使用这种潜能的结果,即美德。

[5] 字面译为:ἀφ᾽ ἑαυτοῦ 自己里面

[6] 从上下文可知,第一种为心思往外跑,并迷恋其间,是恶的活动;第二种为心思进入一种中间状态,即对所接触的对象没有情欲性的依恋,这种状态即无可责,也无可赞。在灵修传统中,特指改正了坏习惯,摆脱了情欲的心灵;第三种为心思往心(即它自己)中跑,在那里遇见受洗时领受的圣灵,与上帝不止息地相交,即所谓心祷默观的操练。

[7] ἀνακραθείς 再次混合,融合之意,亦可译为相通,这里应该是指圣灵离开人后(创6:4)人通过洗礼再次接受圣灵,并能与之相通。

[8] θεωρημάτων,字面译为眼界,视线,亦可译为静观或默观。

[9] 这里似乎回响了阿弗哈特和艾弗冷类似的表述,因此译者推测这里的至小亦包含了心脏以及周边狭小的空间。阿弗哈特:你居于公义之中,那里对你来说很宽敞。你的伟大插入 (ḥelda’) 微小的心中(klebā’ z‘urā’),你使我们成为殿,你荣耀的居所。(Dem. 23.59; Parisot, PS2, 121.11-14.);参艾弗冷《天堂之歌》第五首10节:“同样,不可数算的念头,住在微小空间的心中。”

[10] ἐωεργοῦν μέντοι τοσοῦτον ὅσον αὐτῷ χωρητόν

巴西尔论基督徒当有的生活——书信22 节选

按:关于巴西尔的灵修精神以及传记,请参见笔者的灵修专辑一。这里不再详述。此篇是巴西尔灵修选集中的书信部分。书信22提纲挈领地提及所有基督徒当有的生活,愿您获益。

袁永甲译

唐艾莉编辑

凡例

  • 本文翻译自:Deferrari Roy trans., Saint Basil the Letters, vol 1(The Loeb Classical Library), (London: William Heinemann Ltd;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26), 128-41. [含希腊原文以及对折页的英文翻译]
  • 此版感谢艾莉姐妹编辑,译者稍作修订而成。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读者指正其中的错误。
  • 版权声明:若有媒体或自媒体考虑转载本译作,需获得本译者授权,请通过网站平台回复,或通过电子邮件(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但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一律按七十士译本翻译,因此不参考和合本。

信22[1]

论基督徒应有的生活(标题系译者所加)

基督徒必须牢记属天的呼召,并要活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的生活。基督徒不可散漫分心,不可因其他任何事而忘了忆念上帝,违背他的旨意和判断。基督徒应全面超越法律要求的义人标准,不起誓、不撒谎。基督徒不可毁谤人(多3:2)、欺负人(提前1:13)、不可争论(提后2:24)、为自己伸冤(罗12:19)、以恶报恶(罗12:17)和动怒(太5:22)。

基督徒应忍受一切患难(雅5:8),在适当的时候责备作恶之人(多2:15)——不是因着个人恩怨,而是按着主的教导,因着对弟兄归正的渴望(参太18:15-17)。基督徒不应该背后说弟兄长短,中伤人,因为,哪怕他说的属实,也是诽谤人(林后12:20,彼前2:1)。基督徒应远离诽谤弟兄的人(彼前3:16-17,雅4:11)。 基督徒不可戏笑(弗5:4),他应不苟言笑,甚至不能容忍(ἀνέχεσθαι)逗乐之人。他不应说闲话,即一些不造就人,不蒙神悦纳的话(字面译为:按上帝要求和许可的话)(弗5:4)

基督徒不可做酒的奴仆(彼前4:3),不可好肉(罗14:21),总之就是不可贪图饮食之乐(提后3:4)。 因为“凡较力争胜的,诸事都有节制。 (林前 9:25)”凡神所赐的,不可看为自己的,而是要为神而用(使4:32)。基督徒当牢记万物都是主的,因此不可轻忽,不可随意抛弃浪费,或因没看见而忘了使用它们。基督徒不可作自己的主人,而是将自己献给神去服侍弟兄姐妹,所思所行当以此为准(林前9:19),但各人都当按照自己的次序而行(林前15:23)。

基督徒应不好穿衣打扮,因这是炫耀(太6:29,路12:17)。他应按身体所需穿普通衣物。花销不可过了基本需要,更不可奢侈铺张,因为这是滥用[神所赐的物]。基督徒不可寻求人的荣耀,也不可争高位(可9:37),各人当看别人比自己强(腓2:3)。基督徒不可悖逆(多1:10),不可不做工就吃闲饭(帖后 3:10)。那些为了基督的荣耀而奔忙的人要竭力强迫自己殷勤于这些工(帖前4:11)。

不可被饱食蒙骗,因为吃饱了晚上就做梦。[2] 基督徒不可过于忙碌,过了知足的界限,如使徒所言:“有衣有食,就当知足。”(提前6:8)因为过了所需的富足,难免给人贪婪的印象,而贪婪被判为拜偶像(歌3:5)。基督徒不可贪财(可10:23-24;路18:24),也不可珍藏无益、无用之物。与神相亲的人应凡事拥抱贫穷,让敬畏神钉于己身,因经上记着说“对你的惧怕钉于我身,我畏惧你的审判。”(诗篇119:120 按七十士译本)

节选完

若您有感动赞赏我们事工,请点击Donate


[1] 按照Fedwick,这份信写作于363-70年间。此信并没有寄信人,很可能是一份公开信,写给一些基督徒团契相互传阅的。读者须知,这里巴西尔并没有区分修士和平信徒的生活,而是整体而言的。 Cf. Paul J. Fedwick, “A Chronology of the Life and Works of Basil of Caesarea,” in Basil of Caesarea: Christian, Humanist, Ascetic, ed. Paul J. Fedwick (Toronto: Pontifical Institute of Mediaeval Studies, 1981), 8.

[2] 这里是指饱思淫欲。

巴西尔论贫穷是好友——书信四

按:关于巴西尔的灵修精神以及传记,请参见笔者的灵修专辑一。这里不再详述,本篇是巴西尔书信四分享,由于篇幅简短,故全篇分享,欢迎评鉴,提供建议。

袁永甲译

唐艾莉编辑

凡例

  • 本文翻译自:Deferrari Roy trans., Saint Basil the Letters, vol 1(The Loeb Classical Library), (London: William Heinemann Ltd;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26), 28-31. [含希腊原文以及对折页的英文翻译]
  • 此版感谢艾莉姐妹编辑,译者稍作修订而成。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读者指正其中的错误。
  • 版权声明:若有媒体或自媒体考虑转载本译作,需获得本译者授权,请通过网站平台回复,或通过电子邮件(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但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一律按七十士译本翻译,因此不参考和合本。

信4[1] 写给奥利普斯 (Olympius)

尊敬的阁下,你意欲何为呢?你试图从我的隐修之地,驱逐我亲爱的朋友—哲学的养育者——贫穷吗? 如果她(贫穷)开口能言的话,我想她会指控你非法驱逐她。她可能会说:“我选择与这个人(即巴西尔)同住,[他是]芝诺(Zeno Ζήνωνα)、克林思(Cleanthes Κλεάνθην)和希欧格里(Diogenes Διογένην)的仰慕者:当芝诺在一次海难中丧失一切时,他坚毅地喊道,‘做得好,命运,你驱使我只剩一件外袍。‘[2] 克林思从井里打水,以此养生,支付学费;希欧格里只求必需之物,而当他从一个孩子学到如何屈身从掌心喝水后,就扔掉了他的水杯。

如此,我的好室友,贫穷将责备你,因为你的礼物会将她赶走。她可能会要挟你说:“如果我再在这里抓住你,我会将你以前在西西里(Sicilian Σικελικήν)和意大利的奢侈生活公布于众,因此,我要将你的礼物拒之门外。”

关于这点,我说够了。我很高兴听到你开始学医,我祈祷你能从中获益。因为健康无病痛的身体有利于灵魂的虔诚。


[1]  参Paul J. Fedwick, “A Chronology of the Life and Works of Basil of Caesarea,” in Basil of Caesarea: Christian, Humanist, Ascetic, ed. Paul J. Fedwick (Toronto: Pontifical Institute of Mediaeval Studies, 1981), 6. 该书信写于358年,拿西盎的格列高利加入巴西尔修道之地,同年节选奥利金的著作,编辑了奥利金版《慕善集》。奥利普斯是新凯撒的平信徒富人,是巴西尔的好朋友和支持者。

[2] 这外袍后来为修士采用。

若您有感动赞赏我们事工,请点击Donate

袁永甲译作分享:巴西尔《长会规》序言节选——驳斥一救永救论

若写给我们的一切不是为了我们救恩之必须,那一切的诫命就不会写下来,我们也无需全部遵守。

巴西尔《长会规》序言

按:在东方教会,巴西尔(公元329-379)的大名如雷贯耳,其灵修著作以《长会规》和《短会规》为代表,其中《短会规》很可能在其有生之年就被译成拉丁文和叙利亚文,影响深远。而《长会规》作为巴西尔后期针对《短会规》修订的著作,代表了东方教会的灵性精神。按学者安娜•斯尔娃 (Anna Silvas) 的观点,《长会规》手稿家族中最能代表其原初精神的仍是来自本都 (Pontic) 的手稿[1]。笔者分享其部分序言是为驳斥那些声称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或一旦得救,永远得救的观点。文中亦能看出巴西尔对自由意志的中性看法,强调人的能动性。总之,巴西尔要警告的正是那些声称不能遵守主的诫命,或者只遵守了部分诫命就以为获得了救恩的人。

关于使徒教父如何驳斥一次得救或一旦得救,永远得救,关于因信称义(除非有人宣讲这个信就是为守主的诫命到流血牺牲的地步)不等同于救恩

凡例:

  • 希腊文:Patrologia Graeca) 31, 1049-1052.
  • 参考英译本:Anna Silvas, The Asketikon of St Basil the Great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 版权声明:若有媒体或自媒体考虑转载本译作,需获得本译者授权,请通过网站平台回复,或电子邮件(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或微信(ajia835828)联系。
  •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尽量按七十士译本翻译。

正文

既然我们都蒙召有同一个虔诚生活的使命,我们靠着上帝的恩典,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聚在一起。显然,你们渴望学习达致救恩的事物,我就有义务向你们传讲上帝的审判(参诗篇118:7,13;罗1:32)。我日夜牢记使徒的话:“我三年之久昼夜不住地流泪、劝戒你们各人(使20:31)。”

对我们来说,现在正是最合适了,我们呆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完全免于外面的喧嚣。让我们彼此代祷,以便我们按时分粮给你们 (路 12:42),而你们在领受了道之后,如同好土——如经上所记的,能成熟,多结义果 (参太 13:23)。

因此,我恳请你们,藉着为主耶稣基督——他为我们的罪献上自己——的爱(参加1:4;提2:13-14)。让我们为灵魂着想,让我们为先前空虚的生活哀痛,让我们为来生,为上帝的荣耀,基督以及可敬拜的圣灵而战 (ἀγωνιώμεθα)。

我们不可怠惰疏忽(τῇ ῥᾳθυμίᾳ και τῇ ἐκλύσει),因怠惰而一直错失当下的时机,将我们的本分工作推迟到明日或其他时间再开始。否则,我们在没有预备善工的情况下,将被那要我们灵魂的(参路12:20)抓住,并赶出洞房的喜乐之外(参太25:11-13)。以至于,当我们来不及悔改时,我们才为虚度无益的时光而哭泣,为邪恶的过往而哀哭。

现在就是悦纳的时候,当下就是拯救的日子(林后6:2)。现在忏悔,就有回报,现在忍耐,就能得安慰;现在,上帝是那些离开邪恶之人的帮助,那时[审判之时],上帝就是人类一切思言行的,可畏不可欺骗的审判者;现在,我们享受他的容忍,那时就知道他的公义[审判]了;当我们复活时,有人受永刑,有人得永生(参约5:29;太25:46),各人按他的行为受报(太16:27)

直到何时,我们才放下顺服那召我们进入天国的基督的轭呢?我们何时警醒 (ἐκνήψομεν)?何时,我们再次从自己[旧有]的生活习惯回转,严格过与福音相称的生活?何时,我们将眼目定睛于主可畏之日的显明(参珥2:11,林前3:13)?那时,那些行善的人来到主的右边,进入天国;那些善行贫瘠的人将放在主的左便,被地狱之火和无尽的黑暗吞噬(太5:22)[2],主说,在那里[他们]必要哀哭切齿了(太25:30)。

2. 我们说渴望天国,却未曾想过如何获得它。我们未曾为主的诫命劳力,却在心里幻想着我们将获得与那些跟罪恶作战,一直到死的人(参希12:4)同等的尊荣。在播种时节闲居家中或睡觉的人,在收割时,能收获满满吗?不种植葡萄园的人能收集到葡萄吗?不是的。不经历劳苦,怎能有收获![3] 尊荣和冠冕是给胜利者预备的。谁会给那些没脱下衣服[4],没上场摔跤比武的人冠冕呢?

按使徒教导(提后2:5),我们不但要得冠冕,还要按规矩来,即规矩中最小的部分都不放过,而是做好该做的事,因经上记着说:“主人来到,看见他这样行,那仆人就有福了(太24:46),” “如果你献得对,但分的不对,你就有罪了。”(创4:7)

但我们以为自己做到了一条诫命——我不说我们真地践行了,因为按圣经健全的目标,诫命都是相互关联的,如果人没遵守其中一条,就是犯了众条(雅2:10)——我们不因那些我们违犯的诫命而期待愤怒,却因着遵守了一条而期盼尊荣。

那领受十个天赋,自己保留一两个,归还其余的的人,不能因他归还了较多的部分而算得上慷慨,却因为自己保留了较少的部分显明他的不义和贪婪。我说保留,为什么?一个被赐予一个天赋,又完整无瑕地归还的人依然受到谴责,因为他没有使用那个天赋(太25:24-7)一个服侍父亲十年,最后将父亲一棒子打死的人算不上好人,而是杀人犯。

主说:“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教训他们,不是遵守一部分,而忽视其他的,而是遵守一切我吩咐你们的。(太28:19-20)使徒也写道:“我们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 反倒在一切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林后6:3-4)。”若写给我们的一切不是为了我们救恩之必须,那一切的诫命就不会写下来,我们也无需全部遵守。倘若我对一个弟兄说,你真蠢,使自己处于地狱的危险中(参太5:22),我其他的美德有何用呢?若我们被一个罪捆绑,虽免于其他许多罪又有何用呢?因为“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约8:34)。”若是身体受一个病痛之苦,虽免于其他疾病与他有什么益处呢?

3. 若是那样的话,有人会问,难道这么多没有遵守所有诫命,只遵守了一部分的基督徒都一无是处吗?关于这点,让我们想想蒙福的彼得,他有很多善行和福气,却因一件错事听到主说:“我若不洗你,你就与我无份了(约13:8)。”我这么说不是为了表达冷漠或轻视,反而是表明我[对彼得]的尊敬和他的虔诚。

再者,有人会说,经上记着说:“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珥2: 32; 罗10: 13)。”好像只要呼求主名就足以拯救那些呼求主的人。那让他也听听使徒接下来的话:“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 (罗10: 14)?”如果你相信,就听听主的话:“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7:21)。”确实,如果人遵行主的旨意,却没有按照上帝的旨意行出来,或存着一颗爱上帝的心 (διαθέσει)去行[5],那他践行的热心就归于徒劳了。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话说:“他们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见,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太23:5 + 太6:5)。”使徒保罗也教导说:“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林前13:3)。”

正文完


[1] 安娜•斯尔娃 (Anna Silvas) 是巴西尔《长会规》和《短会规》的最新译者 (参:Anna Silvas, The Asketikon of St Basil the Great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笔者于今年3月发邮件问询《长会规》参考版本,她推荐了本都的本子,也就是PG (= Patrologia Graeca) 31, 1049-1052. PG 31下载地址如下:https://patristica.net/graeca/#t031。故此,笔者的翻译正是基于这个版本,当然还有君士坦丁大首牧图书馆的凯撒利亚手稿,若想了解详细的巴西尔灵修类手稿信息,请参见:Paul J. Fedwick, Bibliotheca Basiliana Vniversalis: A Study of the Manuscript Tradition, Translations and Editions of the Works of Basil of Caesarea. III (Turnhout, Belgium: Brepols, 1997)

[2] 关于巴西尔地狱永恒的清晰教导,参见《短会规》267。

[3] οἱ καρποί ὧν και οἱ πόνοι 字面译为:那劳作的人才能收获果实。

[4] ἀποδύντα, 字面译为脱下。古希腊摔跤都需脱下衣服才能上场进行比赛。

[5] 此处亦可译为性情。

为防失联,请扫码加微信。

巴西尔书信二 节选

*本文是应读者之邀,分享一些译作节选,以供读者参考,如要转摘和引用,请注明出处。谢谢。封面图为巴西尔修道大概地点Iris河畔。

巴西尔书信二节选书信二约完成于358年,巴西尔修道一年左右写给他的挚友拿西盎的格列高利(Gregory of Nazianzus)的信。信中告知其修道生活现状,体现了巴西尔早期的灵修精神。

1 论远离城镇的纷扰是不够的 

(标题系作者所加,下同)

我确实远离城市生活,如同逃离众恶【之源】,却不能撇下自己。我就像刚出海的水手们,由于没有经验,就恶心晕船,无法忍受大船,因它极其颠簸。并且当他们下船,进入小船或小艇时,他们照样恶心晕船。因为恶心和胆汁与他们相伴。我们就与这种情况类似。* 虽然我们没有类似的搅扰,却伴随着【我们】心中的**情欲,结果我们并没有从这退隐的生活中享受多大的平静。


* 显然这里大船是指大城市,小船是指乡村,旷野等静谧处。

**ἔνοικα指定居,居住之意,按灵修传统,这里显然是指在心中扎根的情欲。

2 论何为世俗挂虑以及静心之重要

我们必须试图静心。正如眼睛,不停移动,频繁地一会左右看,一会上下看,就不能看清眼前的事物,如果要看清楚的话,他必须定睛于他要看的事物,才能看清楚。类似地,我们的心灵,由于分心于数不清的世俗挂虑,就无法清楚地定睛于真道。没有负婚姻之轭的人被疯狂的欲望,无法抑制的冲动和难以自拔的爱欲搅扰;结了婚的有其他困扰。有孩子的呢?就挂虑如何养育他们,还有保护妻子,管理房子,看护仆婢,生意失利,与邻居争吵,诉讼、贸易风险、农场劳作。每一天,不同挂虑的乌云笼罩心灵,每一夜,白日的挂虑加身,这些挂虑欺骗心灵在同样的妄想中。

3  论天使般的生活:祈祷唱诗始终相伴

敬虔的操练以神圣的思想养育灵魂。还有什么比在地上效法天使的合唱队更蒙福的呢?在破晓前热切祈祷,以诗歌颂词赞美造物主;太阳升起时,我们就去做工,无论去哪里,祈祷与我们相伴,无论做何工,有诗歌像盐一般与之调和。因为诗歌使灵魂处于喜乐无忧的状态。

4 读经乃是为了效法圣徒,活出神的话

研读圣经是发现我们职责的首要途径。从中我们不但能发现行为准则,而且圣徒的生平也被记录,传给我们,他们圣洁的品行是活生生的影像,使我们能以效法他们的善行。如此,无论他在哪方面发现自己不足,就努力效法,他就像在一个药店,在那里找合适自己的药。
喜爱贞洁的人流连于约瑟的故事,向他学习贞洁的行为,知道他不但能控制肉欲,而且长期践行美德。我们从约伯学习坚毅——他在生活发生翻转,从富足变为贫穷,从十个儿女变成无儿无女时,仍能坚守信仰,始终保持灵性不低落。是的,即便前来安慰的朋友践踏他,增加他的苦楚,他也没被激怒。

再者,人看到他如何同时既温和又勇敢,这样,他对罪勇敢,对人温和。他将发现大卫在打仗时英勇,在向敌人复仇时却温和平静。摩西也是如此,他向那些犯罪得罪神的人大大发怒,却谦和地忍受一切对他的指控。总之,正如画家在模拟作画时,频繁地盯着模型,并努力使原画的神韵呈现在他们自己的画作中。照样,凡渴望在一切美德上完全的必须定睛于圣徒生活——他们就像活动的雕像,借着效法使他们的品行来培养自己的美德。

5 论如何交流以及如何劝勉

不要急于愚蠢的对话,而是问题不带挑衅,回答不为炫耀,不要打断人有益的谈话,不要试图骄傲地插自己的话,而要保持问与答之间的平衡。不耻于学,不怨于教。

如果从别人那里学到什么,不可隐藏(从哪里学的),就像卑鄙的女人和她们的私生子,而是要坦白地承认这种观点的父亲是谁。声调适中是最好的,不要太低听不见,也不可太高而显得粗俗。人当首先预想要说什么,然后再发言。他当谈吐有礼节,与人和睦,不以狡辩赢喝彩,而是彬彬有礼、好言相劝。

为了表达敬意,要尽力避免刺耳的话。因为,你若谦卑地降低身段,你开出的药方就更易为需要的病人所接受。不过,很多情况下,我们发现先知采用的责备也管用,当大卫王犯罪时,他并不自己给他的罪定惩罚,而是用比喻提醒,使大卫给自己的罪定刑罚,这样大卫首先责备自己的罪,又找不出责备他的人有什么错。

照片

感谢您的赏赞

感谢您对“光从东方来“事工的支持,我们的事工包括亚略巴古学堂教育事工、翻译出版事工、学术事工。愿上帝祝福您。 若您无法通过美元赏赞,请加微信: ajia835828或发邮件至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US$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