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讲道——2021年以创世纪为主

我的系列普通话讲道,从2020年8月到2021年6月,平均每月一次,可通过波士顿华人浸信会观看(http://quincywong.com/index.html),具体链接如下(需番茄,你懂的)。愿上帝祝福大家

本次讲道以创世纪为主,分析了世界观,人论等最基本的论题。首先,我们要知道宇宙大爆炸和进化论都是基于偶然的世界观,偶然代表无序,无序必然导致混乱。这是不符合圣经教导的。其次,我探讨了人与动物以及人工智能的区别,表明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具有爱上帝爱人的潜能,动物和人工智能不可能有这种潜能。人若善用这种潜能就能获得永生,人若误用它则是死亡。再次,性仅限于上帝所设立的一男一女的婚姻关系中,性仅仅是婚姻关系中表达爱的一种方式,其他方式的使用性就是对性的滥用,是罪,性不等同于爱,真正的爱借着主耶稣十字架的牺牲向我们显明了​。所以,真正的爱是生死相许,是牺牲的,无条件的爱。​

2020年8月:神所要的洁净

2020年9月:警醒祈祷

2020年10月:不住地祷告

2020年11月:好撒玛利亚人——爱你的邻舍

2021年1月:起初神创造天地

2021年2月:偶然与天意 进化与神话

2021年3月:按照神的形象造人

2021年4月:神所造的有男有女——性与性别

2021年4月复活节:我信身体复活

2021年5月:神管人与人管地

2021年6月:如何管理万物

感谢您的赏赞

感谢您对“光从东方来“事工的支持,我们的事工包括亚略巴古学堂教育事工、翻译出版事工、学术事工。愿上帝祝福您。 若您无法通过美元赏赞,请加微信: ajia835828或发邮件至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US$2.00

从新英格兰到英格兰系列一

*新英格兰指美国东部六大州,我们近期从美国波士顿搬家至伦敦

1 我们一位美国朋友住海边,一次去他家玩。我随口问起为什么美国人这么爱BBQ,每家后院都有个烧烤架,我们家没有,也不知道怎么烧烤。那位朋友听了,就说给我们留意附近有没有烧烤架。结果没过几周,他们就送给我们一个烧烤架,说是有一家人不用了,免费给的。我就在网上买了套烧烤工具,开始做汉堡,热狗,带着孩子在后院吃。

2 我太太有一天兴奋地跟我说:”我的美国朋友爱丽丝真幸福,这两天她老公单独带着孩子露营两天。“ 我跟她说:”我也可以啊,我可以先试试从露营一天开始。“ 于是,今年5月份,我带两个孩子在外面露营一晚,我提前买了个小型的烧烤架,棉花糖,用上次租客留下的炭,还带了一大袋废纸,用于烧炭和篝火。我买好票,驱车去营地,在营地买了篝火用的柴(营地要求只能用他们那的柴)。孩子们特别兴奋,来了就让我烧篝火,烤起棉花糖。晚上又拿着手电筒,头灯闹腾,那一晚我们睡在车里(把车后座放下就当床睡了)。从那次开始,我爱上的露营,尤其是烧篝火的环节,看着火焰从一小点往上燃,加上柴,火焰就越来越高,心里莫名地充满了温暖和希望。

3 我和太太都不太喜欢搭帐篷露营。可我心里又想着再去露营。于是,我们7月去尼亚加拉大瀑布时,没有住旅馆,而是找了个露营地,住小木屋。再次开启篝火,棉花糖,烧烤BBQ模式。我们房子八月底到期,机票定的9月15日,因为我们准备去伦敦,房东也不让在多住几天。我们想与其麻烦别人,不如再去露营。于是从8月底到九月中旬,我们几乎都过着露营的生活,期间周末有朋友招待我们。我们最开始住了小木屋,后来住露营车。孩子们跟我们一路奔波,我们虽然累,但他们很开心。这差不多半个月的露营生活,让我深刻体会到两个词:放逐和寄居。在露营中,我似乎把自己流放了,又清楚地意识到我在地上没有一个永远的家。

4 我们来伦敦后,小儿子发芽跟我说:”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去露营呀?去篝火呀?“ 我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我喜欢露营,孩子们也享受其中,也给他们带去了美好的回忆。露营似乎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

5 到伦敦后,姐妹房东招待了午晚餐。次日,房东带我们去逛超市,宜家置办一些日用品和食物,一整天充实,感谢主。到伦敦第三日,坐地铁去办BRP无果,下午五时,一位姐妹托人送来热水壶,高压锅,煮饭锅,炒锅,几套碗碟,一桌子,感恩。

6 我导师是个中国通,跟导师第一次见面,他上来就跟我说普通话,于是我们全程用普通话交流。第一次去亚非学院的图书馆,发现图书馆不是按编号区分的,而是按地区,民族分层划区,比如C层主要是中国和日本文献,D层主要是中亚地区的文献等。

7 有一次,在老师办公室学满语课,一位研究印度的学者经过,说:”其实我一直想学满语课的。“ 导师说:”那就来加入我们吧。“ 又一次满语课上,一位朝鲜族的中国人说:”其实,满语的发音有不少跟韩语类似的地方。“导师感慨道:”我应该学韩语的,韩语也是一门很重要的语言。“ 原来导师们丝毫不觉得多学一门语言是一种负担,他们似乎乐在其中。

8 最近对两个词体会越来越多,一个是碎片,一个是方法。历史留给我们的是碎片,学者们只能基于这些碎片试图去拼错一个完整的历史故事,然而,不同学者的路径和方法不同,他们讲的故事又不同。可见,不提求学为做人了,求学能求真都非常难。如同,基于一个杯子的些许碎片去揣测杯子的形状,用途等。

9 最近去了一个希腊正教会,惊叹于几乎全程都是希腊语,几乎全体都是希腊人。除了极个别的词,我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我刚进入时,一位唱诗的人不时看向我,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个外国人。我回家后跟太太分享,太太说:”他们就像这边的华人教会,大家都用普通话交流。” 她说得对,如果大部分都是希腊人,他们为什么要用英文礼拜呢?

10 一次教教会历史,讲尼撒的格列高利写的《论不是三位神》,课后,一位学员问我:”我们不是总是说,有一位神。这个说法是不是指数字1?“ 我回答:”当然包含数字一的含义,但也要超越数字一的理解。我个人觉得,一位神是指上帝是超越的一,是超越数字的一。只有真神才不受数字一的束缚,从而可以有圣父、圣子、圣灵之三的存在模式。如果我们把一位神只看成数字的一,那圣父、圣子、圣灵之三就无法被接受。“

感谢您的赏赞

感谢您对“光从东方来“事工的支持,我们的事工包括亚略巴古学堂教育事工、翻译出版事工、学术事工。愿上帝祝福您。 若您无法通过美元赏赞,请加微信: ajia835828或发邮件至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US$2.00

关于我们

光从东方来,本网站旨在从学术的角度出发,介绍东方教会传统。所谓东方教会是相对西方说拉丁语的罗马天主教 (Catholic) 和基督新教 (Protestant) 而言,主要指东罗马帝国以及罗马帝国之外的地方教会,包括东正教(主要指说希腊话的教会以及后来的斯拉夫教会)和因迦克墩会议而分离的其他境外教会,按语种划分为,叙利亚 (Syriac) 教会(包括景教),科普特 (Coptic) 教会,亚美尼亚(Armenian)教会等。[1]

光从东方来,源自拉丁文ex oriente lux,原意指太阳从东方升起,但站在欧洲,从基督教的角度看,这里的光特指耶稣基督是从东方来的。对本网站而言,特指基督教发源及其周边地区发展出来的东方教会传统,包括希腊教会、叙利亚教会、科普特教会、斯拉夫(俄罗斯)教会、亚美尼亚教会、埃塞俄比亚教会等相对于欧洲罗马天主教和基督新教而言的传统。

图片来源:早期基督教版图(新教出现以前),https://mapsontheweb.zoom-maps.com/post/186163227495/early-divisions-of-christianity-this-map-indicates. 图中汉字系作者所加

本站集翻译出版,学术和教育于一体,试图在世俗大学之外打造一个学术交流平台

翻译出版特指原文翻译和前沿学术翻译

我们的目标是教会经典文献原文翻译和现代前沿学术文章或书籍的翻译。

原文翻译特指直接从希腊文,叙利亚文,拉丁文,或科普特文等的翻译,而现代语言的译本只做参考。原文翻译的最终目标是出版教会经典文献,不但在学术上为学者研究提供便利,更是为普罗大众提供一个阅读这些经典文献的机会。本网站会分享部分译作节选,以让读者体会早期教父的精神和灵性。

前沿学术文章或书籍旨在介绍东方教会研究方面前沿的学术文章和学者,梳理现代人对古代文献的理解,让读者了解该领域的学术发展史,重要的研究成果等,同时使我们的事工也能跟上学术研究的脚步。

按:目前我们没有出版社对接,但翻译的全文会通过亚略巴古学堂以授课的方式分享给有需要的学员。

学术方面特指雅俗共赏的博文以及《东方教会》杂志

我们会站在东方教会的角度,先以博文形式在网站发表各类主题的文章,力图做到雅俗共赏。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创刊《东方教会》杂志,收录研究东方教会的各类学术文章,当然,前期我们以翻译现代著名学者的著作或文章为基础。

教育方面特指亚略巴古学堂开班的通识课,专业课和古典语言课

我们设有亚略巴古学堂,凡有意系统了解学习者,可报名参加其中的系列课程。我们的课程分为三类:

1)通识课:目前主要有,1-2世纪:使徒教父精神(5次课);2-4世纪:包括早期希腊传统(十次课),早期拉丁传统(十次课)和早期叙利亚传统(十次课)。

2)专业课:《爱神集》导读班,分为上下,每次5节课。

3)古典语言课:初级希腊语,中级希腊语和初级叙利亚语。语言课的最终目标当然是翻译和研究教会经典文献,培养下一代译者和学人。

关于本网站更为宏大的学术事工方向,请参见笔者的专文《论在世俗大学之外建立学术阵营的必要性》。

本站旨在学术介绍

本站的目的是从学术上介绍东方教会传统。因此,本站不抱着任何传教或叫人转宗的目的,仅从一手文献和学者最近研究的角度介绍东方教会传统。

笔者的观点总体而言是从东方教会的角度出发的。笔者不会站在新教或天主教的立场审视它。并且,笔者对东方教会一二手文献的解释并不一定能代表东正教或者景教。

读者若遇到与自己宗派的教导之间的张力,可自行选择接受或拒绝,不必急着争辩,不如让“子弹”飞一会

在航海时代兴起之前,教会的中心并非欧美,而是地中海东海岸地区和中国新疆以及周边的中亚地区,地处丝绸之路的两端。东方教会的研究恰好处在这两个端点之间。本站试图摆脱欧美教会中心论的视角,取而代之的是东方教会中心论(地中海沿岸一直到中亚地区,甚至中国)视角。

本站不只是介绍东正教,也介绍与中国密切相关的景教以及其他的东方教会传统。然而鉴于笔者的教育背景,目前主要是希腊和叙利亚教会传统(包括景教)。

笔者开此网站就是想要为中国教会以及一切对东方教会感兴趣的人提供一个了解和学习的窗口,提供一个新的视角,带来一股新风。

愿这从东方来的光也照亮中国。

另:本网站欢迎更多的学者和有识之士加入,若您愿意赞赏,支持本网站的事工,欢迎扫码


[1] 关于东方教会的概览,请参考: “Eastern Churches.” In New Catholic Encyclopedia, 2nd ed., 17-21. Vol. 5. Detroit, MI: Gale, 2003. New Catholic Encyclopedia Complete (accessed May 29, 2020). https://link-gale-com.proxy.bc.edu/apps/doc/CX3407703502/GVRL.ncec?u=mlin_m_bostcoll&sid=GVRL.ncec&xid=5b2ccdc1.

从学术角度,介绍东方教会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