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俄罗斯世界

译作:驳“罗斯基·米尔(俄罗斯世界)”思想之宣言

按:此篇参考了初始译稿,笔者稍加修订而成的译作。其中的内容亦代表了笔者对俄罗斯侵乌事件的立场。此宣言是由几位学者发起的签名运动,君统(即君士坦丁堡系的东正教)并没有对此做出正式申明。有兴趣的学者同仁可点击进入原文网站进行签名。笔者以为,文中将“罗斯基•米尔(俄罗斯世界)”解释为宗教与民族混同主义的政教观并非空穴来风,尤其是体现在俄乌战争,俄罗斯大首牧基里尔和总统普京二人身上。笔者的政教观是“神国为主,人国跟随”。因此,笔者驳斥一切将人的国,或地上的政权,或某位领袖抬高到与神的国同等甚至凌驾于其上的政教观。这些政教观包括俄罗斯教会与民族混同主义的政教观(至少有这个倾向),中国政主教随的政教观,西方政教分离或分治以致于教会完全丧失公共领域(包括学术,教育,媒体,政治等)话语权的政教观。笔者并非研究政教关系的学者,仅从神学的角度来探讨此话题,若有偏颇处,欢迎读者们指正探讨。关于政教关系理论的专著,笔者推荐沈阳弟兄的《正义一元论:从民情到法政》。

此宣言翻译自:https://publicorthodoxy.org/2022/03/13/a-declaration-on-the-russian-world-russkii-mir-teaching/#pll_switcher

驳“罗斯基·米尔(俄罗斯世界)”思想之宣言

为普世的平安,为上帝圣教会的福祉,并为众人的合一,让我们向主祈祷。 (圣金口约翰事奉圣礼)

左:希腊皮利翁维兹伊萨生命之泉教堂的十二使徒聚会圣像;右:基辅地区博布里克村受损的乌克兰东正教堂

俄罗斯联邦于2022 年2月24日大举入侵乌克兰。此举对一个拥有着悠久东正教传统的民族构成了极大的历史性威胁。 使正教信众倍感不安的是,俄罗斯东正教的高层拒绝承认此次[军事行动]为入侵,仅仅发表了些许关于和平必要性的模糊声明,并[附和俄罗斯官方措辞]称侵乌战争仅为“事件”及“敌对行动”。莫斯科教会高层同时强调了所谓的“兄弟情谊”,即乌克兰和俄罗斯人民同为“神圣罗斯”的组成部分,将双方敌对现状之根源归咎于邪恶的“西方”,甚至指示他们的宗教社区积极鼓励为敌视对抗行为祷告。

莫斯科教会高层对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发动侵乌战争的支持植根于一种具有极权主义特征的东正教与民族混同的(Orthodox ethono-phyletist religious)基要主义思想,称为“罗斯基·米尔”(译作:“俄罗斯世界”)。这是一种吸引并误导了很多正教信徒的错误教义,此种思想甚至被极右翼分子、天主教及新教原教旨主义者所利用。

(按:东正教与民族混同[主义](Orthodox ethno-phyletist religious)是一种在教会论上的异端思想。1872年的君士坦丁堡会议谴责这种异端教会论。该主义主张将东正教与一个特定的民族或国家等同。简单地说,就是东正教“被囊括”为某个民族或国家的所有物,在该国家内,只能存在某个特定民族或国家的东正教,该正教也只服务于特定的民族或国家,其教士的选拔也基本限于那个民族或国家。[1]有弟兄姐妹指出不能将“罗斯基•米尔”与“东正教民族混同主义”画等号,然而不可否认的是,这种思想确实是“东正教民族混同主义”的政教观的来源之一,二者有着千丝万缕不可分割的联系。笔者以为学者们的这种解释并非空穴来风。)

在过去的 20 年里,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和莫斯科宗主教区牧首基里尔(根季亚耶夫)的发言多次援引和发展这种“俄罗斯世界”意识形态。自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及发动乌克兰顿巴斯地区的代理人战争以来,直到对乌克兰的全面侵略战争开始后,普京和基里尔宗主教都以“俄罗斯世界”理念为主要指导思想发起军事行动。该思想指出,存在一种被称为“神圣俄罗斯”或“神圣罗斯”,并超越现有主权领土的大罗斯疆域或文明。“神圣罗斯”涵盖了俄罗斯、乌克兰和白俄罗斯(有时还囊括摩尔多瓦和哈萨克斯坦),以及世界各地的俄罗斯人和俄语族群。此理念认为“俄罗斯世界”有一个共同的政治中心(莫斯科)、一个共同的精神中心(基辅是“众罗斯之母”)、一种共同的语言(俄语)、一个共同的教会(俄罗斯东正教、莫斯科宗主教区)和一名共同宗主教(莫斯科牧首),并以此为基础与共同的总统/国家领导人(普京)精诚合作以管理这个“罗斯人的世界”,维护其共同信仰、道德和文化的独特性。

(根据此理念)这个“俄罗斯世界”的对立面是由美国和西欧国家领导的腐败的西方,这个“对立”的社会屈服于“自由主义”、“全球化”、“基督教恐惧症”、“同性恋权利” 和“好战的世俗主义”。此外,与西方和那些“陷入分裂和错误”的东正教相反(如普世宗主教巴尔多禄茂及其他支持他的地方东正教教会),莫斯科圣统与弗拉基米尔‧普京视自己为正教教义的真正捍卫者,正教传统道德的维护者、对正教传统严格和不可妥协的执行者以及“神圣罗斯”价值观的尊崇者。

自2009年基里尔宗主教开始领导俄罗斯正教会以来,莫斯科宗主教区的主要人物以及俄罗斯政府发言人不断利用这些“俄罗斯世界”原则来破坏正教会“统一”的神学基础。君士坦丁堡会议于1872年已然谴责了教会民族主义的误区。然而,这种错误的宗教民族混同主义是“俄罗斯世界”意识形态的根基。如果我们认为这些错误原则的存在具有正当性,那么东正教就不再是一个以耶稣基督的福音、使徒的教诲、尼西亚-君士坦丁堡信经、大公会议和教父神学传统为基础的教会。而这种教会与民族混同主义从根本上破坏了普世教会的合一。

因此,我们驳斥“俄罗斯世界”这种异端邪说,反对在俄罗斯正教会纵容下俄罗斯政府对乌克兰发动侵略战争的可耻行为。这种邪恶并毫无根据的教义是非正统、非基督教,反人类的。如神圣洗礼的祷告所示,人类是“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藉着上帝的灵被称义…蒙光照,被洗净的(洗礼仪文)”(按:显然,这些东西不被任何地上的权势,民族与利益所捆绑)。正如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一样,莫斯科牧首基里尔也在染指其他正教兄弟教会。莫斯科宗主教会在非洲造成分裂和冲突不仅破坏了属世的教会团结,而且在属灵上也造成数不清的伤害和割裂,此举甚至危及信徒的得救。

鉴于此“俄罗斯世界”之意识形态正在破坏和分裂教会,我们受到主耶稣基督的福音及祂的身体—东正教教会神圣传统的启发,宣布并见证以下真理:

1. “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翰福音18:36)

我们确认神所指定的历史目的和成就,是我们主耶稣基督国度的降临。这将是一个公义、和平与在圣灵中喜乐的国度,是一个被圣经证明,结合教父神学权威解释所印证的国度。这是我们通过在每一个圣礼仪式中预尝所参与的国度:“赞颂归于父及子及圣灵的国度,自今至永远,及于万世!”(圣金口约翰事奉圣礼)。 这个国是东正教会的唯一基础和权威,对所有基督徒来说也是如此。这个国并非来自于其他启示,这个国不以任何团体、社会、国家、法律、个人身份和教义为根基。东正教会是上帝通过我们主耶稣和圣灵所启示的基督活着的身体。

因此,我们谴责这些非正统的教会论(即教会与民族混同主义),并拒绝接受任何试图以地上的国——无论指“神圣罗斯”,“蒙恩的拜占庭”亦或是任何其他人间王国——来取代那个被先知所预言、被基督所宣布和开创、被使徒所教导、被教会所接受为智慧、被教父们所规范、被我们在每一次神圣礼仪中所见证过的主的天国的教导。这些教导篡夺了基督通过自己将王国交付给父神的权威(哥林多前书15:24),并否认上帝有“擦去每一滴眼泪”的能力(启示录21:4)。我们坚决谴责一切否认基督徒在这个世界上是过客和难民的神学教导(参希伯来书 13:14)。经中有云:“我们却是天上的国民。并且等候救主,就是主耶稣基督,从天上降临”(腓立比书3:20),并且基督徒“生活在自己的国家里,但只是作为寄居的人;他们作为公民参与各样事务,却作为外人忍受一切;每一个异国都是他们的故土,而每一片故土却都是异地”(丢格那妥书5:5)。

2. “这样,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神的物当归给神。”(马太福音22:21)

我们申明,在期待天国最终胜利的过程中,我们承认主耶稣基督的唯一和至高权威。在这个属世的时代,地上的统治者应当保障和平,以便上帝的子民可以过上“平静有序,敬虔和圣洁的生活”(圣金口约翰事奉圣礼)。 然而,没有一个民族、国家或人类生活秩序比耶稣基督能向我们提出更高的宣称,因为“一切在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腓立比书2:10) 。

因此,我们谴责这些异端邪说,抵制任何将教会或世俗领袖置于由神圣教会所昭示那天国之上的世俗政权。这些地上的权威无法使我们称义并提供救赎。我们坚决抵制一切将国家神化进而吞噬教会的政体形态,[其结果是]剥夺教会以先知般的方式谴责[地上]一切不公不义的自由。我们也斥责所有支持政主教随(caesaropapism)的思想,这些人将对被钉十字架和复活之主的极致顺从替换为对任何拥有统治权力并声称“君权神授”之领袖的俯首戢耳,无论这世间领袖被称为是“凯撒”、“皇帝”、“ 沙皇”或“总统”。

(按:从下文的解释可知,政主教随caesaropapism政体特指“君权神授”下以政权做主导,以取代超越世俗政权的神国的教导)

3. “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里都成为一了。”(加拉太书 3:28)

我们声明,基于种族、宗教、语言、族裔或任何其他次要性状而将人类群体进行划分恰是暴露出这个世界的不完美和罪恶。按照教父神学传统,这种人类之间的切割被称为“属肉体的特征”(圣额我略·纳齐安,神学演讲录7:23)。那些声称一个群体优于其他群体的思想更是这种属世分裂所产生的邪恶典型,这种理念完全违背了福音的教导。在福音中,人人在基督里是一体的,人人平等,人人都必须为他们的行为在神的面前负责,人人皆可以得到神的爱和宽恕。神爱世人,不是爱作为特定社会或种族群体的成员,而是爱作为按照上帝的形象和样式平等创造和出生的所有人(创世记1:26)。

因此,我们谴责任何这种非正统的教义,拒绝一切将神圣机构或权威的特殊神圣性及纯洁性归因于任何单一地域、国家,民族身份,或特定文化,并认为它们是特别的或天命所归,无论它们是指希腊人、罗马尼亚人、俄罗斯人、乌克兰人或任何其他族群。

4. “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祂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马太福音5:43-45)

遵循我们主的诫命,我们见证,正如阿索斯山的圣西卢安所说,“不爱敌人的人不会得到天主的恩惠”,除非我们爱我们的敌人,否则我们无法获得和平。 因此,战争总是与基督“爱人如己”的教导背道而驰。

因此,我们谴责任何非正统信条,并驳斥任何煽动民族、宗教、信仰、种族或国家之间分裂、不信任、仇恨和暴力的教义。 我们进一步谴责任何妖魔化或鼓励妖魔化那些被认为“非我族类”的国家和社会——包括外国人、政治和宗教异议者以及其他被污名化的社会少数群体——的教导。我们拒绝任何摩尼教和诺斯替[二元论]的分裂[教导],即视神圣的正教会,及其东正教子民高于污秽不堪和不道德的“西方”。那藉着特殊的正教会仪文来提高正教会信友和文化上的属灵神圣感,进而谴责其他国家民族为属肉体的,世俗的异端的做法实在罪大恶极。

5. “经上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这句话的意思,你们且去揣摩。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马太福音9:13;援引何西阿书6:6及以赛亚书1:11-17)

我们承认基督呼召我们对穷人、饥渴者、无家可归者、难民、寄居的、病人和受苦者进行个人和公共慈善活动,并为受迫害的人、受苦的人和有需要的人寻求正义。 如果我们非但拒绝邻居的求助反而对他们进行打劫掠夺,任由邻舍受苦而死在路边(仁慈的撒马利亚人,路加福音10:25-37),那么我们就没有在基督的爱中行走在通往上帝天国的道路上,反而却使自己与基督和祂的教会为敌。 我们蒙召不仅要祈求和平,还要积极主动地站出来谴责不公,甚至不惜牺牲我们的生命来实现和平。“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马太福音5:9)。 仅献上圣礼和祈祷,却拒绝付代价,在言语和行为上去谴责的人背离了基督十架的真意(马太福音5:22-26和哥林多前书11:27-32)。

因此,我们驳斥并谴责在教会的信徒和神职人员中提倡在灵性上“沉默”的异端说辞,无论遵循者是最高的宗主教还是最卑微的平信徒。我们责备那些仅祈求和平而没有积极缔造和平的人,无论他们是出于恐惧还是缺乏信心。

6. 耶稣对信他的犹太人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8:31-32)

我们肯定耶稣呼召他的门徒不仅要知道真理,而且要说真话:“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马太福音5:37)。这场世界第二大军事强国悍然对邻国发动的全面入侵绝非是“特殊军事行动”、“事件”、“冲突”或任何企图否认局势真实性的委婉说辞所能轻描淡写的。 事实上,这是一场全面的军事侵略战争,它已经导致大量平民和军人死亡。超过四千四百万人的平静生活遭到暴力摧毁,两百万人以上流离失所,浪迹他乡(截至2022年3月13日)。这个真相必须被公诸于世,无论它是多么的触目惊心,令人痛心疾首。

因此,我们谴责任何拒绝承认真相,甚至支持大肆镇压封堵侵略战争之真相及其反福音本质的教导与行为。我们全面驳斥任何在没有明确指出一方对另一方的蓄意谋害的情况下而提出关于这场战争仅是“自相残杀的战争”,“复刻该隐的罪,他出于嫉妒杀死了自己的兄弟”的言论种种(启示录3:15-16)。

我们在此昭示,我们追随真理的信心,我们谴责异端的呼唤和我们拒绝错误理论的行动是以耶稣基督的福音和正统基督教信仰的神圣传统为根基的。我们呼吁所有接受这一宣言的人在他们为教会政治方针做决定时重视这些神学原则。我们恳请每一位与此宣言有关的人“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以弗所书4:3)

2022年3 月13日—正信凱旋主日

如果您希望签署并支持本宣言,请在此处添加您的姓名。

请参阅随附的此宣言责任编辑人的说明信。

该宣言已于本网站及沃洛斯神学研究学院共同出版。


[1] 具体详情,请见https://ocl.org/the-1872-council-of-constantinople-and-phyletis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