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巴西尔

巴西尔的福利院讲座(油管与回放)

按:讲座非常精彩,教父基于爱邻舍的诫命对社会贫苦人的关注一下子就起来了。此次讲座给中国教会和中国社会在慈惠方面的事工提供一个全新的理论基础。

网盘音频: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rUXMniI0sIf3GolJgW8eZQ?pwd=fk9k 提取码: fk9k

网盘视频: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buzKuAue7UmIqXBupBBXpg?pwd=d19g 提取码: d19g

讲座回放如下:
https://us02web.zoom.us/rec/share/8xqC0zS8HalKWW5d0xirs3hKpNEj2ejy-JqZG1h2uTL3J-AJ_jpwORbkE4uvKMz6.QSyfPHN1huZgoEIs

密码: H7pb3V@8

油管视频

讲座海报如下:

灵修专辑一:巴西尔灵修系列,兼论耶稣祷文和《爱神集》

本灵修专辑一涵盖笔者之前写的一些关于灵修,《爱神集》以及耶稣祷文方面的专文,故撮合成一辑,以供读者参考。

目录如下:

当今世代对灵修的三大误解

巴西尔修道小传

巴西尔灵修精神之一:爱神之心 人皆有之

巴西尔灵修精神之二:爱神爱人密不可分 拒绝做属灵的独行侠

巴西尔灵修精神之三:为修道主义辩护

巴西尔灵修精神之四:心祷即忆念上帝

巴西尔灵修精神之五:忆念神神住 呼求主主行

关于操练耶稣祷文的基本原则

基督教灵修与儒释道灵修的本质区别

新教能传承修道传统,尤其是心祷默观传统吗?

《爱神集》介绍之一:出版背景

《爱神集》导读版之缘起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奉献支持,您可以注明这笔赏赞是给这篇博文的还是支持“光从东方来”整体事工的。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袁永甲译作分享:巴西尔《长会规》序言节选——驳斥一救永救论

若写给我们的一切不是为了我们救恩之必须,那一切的诫命就不会写下来,我们也无需全部遵守。

巴西尔《长会规》序言

按:在东方教会,巴西尔(公元329-379)的大名如雷贯耳,其灵修著作以《长会规》和《短会规》为代表,其中《短会规》很可能在其有生之年就被译成拉丁文和叙利亚文,影响深远。而《长会规》作为巴西尔后期针对《短会规》修订的著作,代表了东方教会的灵性精神。按学者安娜•斯尔娃 (Anna Silvas) 的观点,《长会规》手稿家族中最能代表其原初精神的仍是来自本都 (Pontic) 的手稿[1]。笔者分享其部分序言是为驳斥那些声称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或一旦得救,永远得救的观点。文中亦能看出巴西尔对自由意志的中性看法,强调人的能动性。总之,巴西尔要警告的正是那些声称不能遵守主的诫命,或者只遵守了部分诫命就以为获得了救恩的人。

关于使徒教父如何驳斥一次得救或一旦得救,永远得救,关于因信称义(除非有人宣讲这个信就是为守主的诫命到流血牺牲的地步)不等同于救恩

凡例:

  • 希腊文:Patrologia Graeca) 31, 1049-1052.
  • 参考英译本:Anna Silvas, The Asketikon of St Basil the Great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 版权声明:若有媒体或自媒体考虑转载本译作,需获得本译者授权,请通过网站平台回复,或电子邮件(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或微信(ajia835828)联系。
  •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尽量按七十士译本翻译。

正文

既然我们都蒙召有同一个虔诚生活的使命,我们靠着上帝的恩典,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聚在一起。显然,你们渴望学习达致救恩的事物,我就有义务向你们传讲上帝的审判(参诗篇118:7,13;罗1:32)。我日夜牢记使徒的话:“我三年之久昼夜不住地流泪、劝戒你们各人(使20:31)。”

对我们来说,现在正是最合适了,我们呆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完全免于外面的喧嚣。让我们彼此代祷,以便我们按时分粮给你们 (路 12:42),而你们在领受了道之后,如同好土——如经上所记的,能成熟,多结义果 (参太 13:23)。

因此,我恳请你们,藉着为主耶稣基督——他为我们的罪献上自己——的爱(参加1:4;提2:13-14)。让我们为灵魂着想,让我们为先前空虚的生活哀痛,让我们为来生,为上帝的荣耀,基督以及可敬拜的圣灵而战 (ἀγωνιώμεθα)。

我们不可怠惰疏忽(τῇ ῥᾳθυμίᾳ και τῇ ἐκλύσει),因怠惰而一直错失当下的时机,将我们的本分工作推迟到明日或其他时间再开始。否则,我们在没有预备善工的情况下,将被那要我们灵魂的(参路12:20)抓住,并赶出洞房的喜乐之外(参太25:11-13)。以至于,当我们来不及悔改时,我们才为虚度无益的时光而哭泣,为邪恶的过往而哀哭。

现在就是悦纳的时候,当下就是拯救的日子(林后6:2)。现在忏悔,就有回报,现在忍耐,就能得安慰;现在,上帝是那些离开邪恶之人的帮助,那时[审判之时],上帝就是人类一切思言行的,可畏不可欺骗的审判者;现在,我们享受他的容忍,那时就知道他的公义[审判]了;当我们复活时,有人受永刑,有人得永生(参约5:29;太25:46),各人按他的行为受报(太16:27)

直到何时,我们才放下顺服那召我们进入天国的基督的轭呢?我们何时警醒 (ἐκνήψομεν)?何时,我们再次从自己[旧有]的生活习惯回转,严格过与福音相称的生活?何时,我们将眼目定睛于主可畏之日的显明(参珥2:11,林前3:13)?那时,那些行善的人来到主的右边,进入天国;那些善行贫瘠的人将放在主的左便,被地狱之火和无尽的黑暗吞噬(太5:22)[2],主说,在那里[他们]必要哀哭切齿了(太25:30)。

2. 我们说渴望天国,却未曾想过如何获得它。我们未曾为主的诫命劳力,却在心里幻想着我们将获得与那些跟罪恶作战,一直到死的人(参希12:4)同等的尊荣。在播种时节闲居家中或睡觉的人,在收割时,能收获满满吗?不种植葡萄园的人能收集到葡萄吗?不是的。不经历劳苦,怎能有收获![3] 尊荣和冠冕是给胜利者预备的。谁会给那些没脱下衣服[4],没上场摔跤比武的人冠冕呢?

按使徒教导(提后2:5),我们不但要得冠冕,还要按规矩来,即规矩中最小的部分都不放过,而是做好该做的事,因经上记着说:“主人来到,看见他这样行,那仆人就有福了(太24:46),” “如果你献得对,但分的不对,你就有罪了。”(创4:7)

但我们以为自己做到了一条诫命——我不说我们真地践行了,因为按圣经健全的目标,诫命都是相互关联的,如果人没遵守其中一条,就是犯了众条(雅2:10)——我们不因那些我们违犯的诫命而期待愤怒,却因着遵守了一条而期盼尊荣。

那领受十个天赋,自己保留一两个,归还其余的的人,不能因他归还了较多的部分而算得上慷慨,却因为自己保留了较少的部分显明他的不义和贪婪。我说保留,为什么?一个被赐予一个天赋,又完整无瑕地归还的人依然受到谴责,因为他没有使用那个天赋(太25:24-7)一个服侍父亲十年,最后将父亲一棒子打死的人算不上好人,而是杀人犯。

主说:“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教训他们,不是遵守一部分,而忽视其他的,而是遵守一切我吩咐你们的。(太28:19-20)使徒也写道:“我们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 反倒在一切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林后6:3-4)。”若写给我们的一切不是为了我们救恩之必须,那一切的诫命就不会写下来,我们也无需全部遵守。倘若我对一个弟兄说,你真蠢,使自己处于地狱的危险中(参太5:22),我其他的美德有何用呢?若我们被一个罪捆绑,虽免于其他许多罪又有何用呢?因为“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约8:34)。”若是身体受一个病痛之苦,虽免于其他疾病与他有什么益处呢?

3. 若是那样的话,有人会问,难道这么多没有遵守所有诫命,只遵守了一部分的基督徒都一无是处吗?关于这点,让我们想想蒙福的彼得,他有很多善行和福气,却因一件错事听到主说:“我若不洗你,你就与我无份了(约13:8)。”我这么说不是为了表达冷漠或轻视,反而是表明我[对彼得]的尊敬和他的虔诚。

再者,有人会说,经上记着说:“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珥2: 32; 罗10: 13)。”好像只要呼求主名就足以拯救那些呼求主的人。那让他也听听使徒接下来的话:“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 (罗10: 14)?”如果你相信,就听听主的话:“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7:21)。”确实,如果人遵行主的旨意,却没有按照上帝的旨意行出来,或存着一颗爱上帝的心 (διαθέσει)去行[5],那他践行的热心就归于徒劳了。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话说:“他们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见,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太23:5 + 太6:5)。”使徒保罗也教导说:“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林前13:3)。”

正文完


[1] 安娜•斯尔娃 (Anna Silvas) 是巴西尔《长会规》和《短会规》的最新译者 (参:Anna Silvas, The Asketikon of St Basil the Great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笔者于今年3月发邮件问询《长会规》参考版本,她推荐了本都的本子,也就是PG (= Patrologia Graeca) 31, 1049-1052. PG 31下载地址如下:https://patristica.net/graeca/#t031。故此,笔者的翻译正是基于这个版本,当然还有君士坦丁大首牧图书馆的凯撒利亚手稿,若想了解详细的巴西尔灵修类手稿信息,请参见:Paul J. Fedwick, Bibliotheca Basiliana Vniversalis: A Study of the Manuscript Tradition, Translations and Editions of the Works of Basil of Caesarea. III (Turnhout, Belgium: Brepols, 1997)

[2] 关于巴西尔地狱永恒的清晰教导,参见《短会规》267。

[3] οἱ καρποί ὧν και οἱ πόνοι 字面译为:那劳作的人才能收获果实。

[4] ἀποδύντα, 字面译为脱下。古希腊摔跤都需脱下衣服才能上场进行比赛。

[5] 此处亦可译为性情。

为防失联,请扫码加微信。

论如何阅读应用圣经——以金口约翰和大圣巴西尔为例

巴西尔和金口约翰都是主教,他们鼓励平信徒每日阅读圣经,并告诉他们如何应用圣经到自己身上。[1] 巴西尔长会规五中把阅读默想圣经称之为“对神奇事的记忆。“[2]

纵观巴西尔和金口约翰对圣经的理解和应用,可知:圣经不仅是用来思考的,更是用来实践的。他们对阅读和应用圣经的见解对今日的信徒具有极大的借鉴意义。本文也试图对唯独圣经的误解和误用开出一剂良药。

对于现今的基督徒而言,每日读经大多似乎是进到脑子里,但进到心里的不多。但对于巴西尔和金口约翰而言,圣经绝不仅仅是用来想的,更是用来践行的,他们关注的是如何过上与福音相称的生活,如何践行主耶稣赐下的两大诫命。在他们看来,得救不是嘴上说说而已,或者“一旦得救,永远得救”这么简单,而是意味着为主殉道(请参见我的专文《从使徒教父看一次或一旦得救,永远得救》),因为天国是要暴力进入的,暴力的人才能得着(参太11:12 )。[3]

读经乃是为了效法圣徒,活出神的话

从左至右:大巴西尔,金口约翰,神学家格列高利

下面,我们来看看大圣巴西尔是如何劝勉信徒读经的,他说,

研读圣经是发现我们职责的首要途径。从中我们不但能发现行为准则,而且圣徒的生平也被记录,传给我们,他们圣洁的品行是活生生的影像,使我们能以效法他们的善行如此,无论他在哪方面发现自己不足,就努力效法,他就像在一个药店,在那里找合适自己的药。喜爱贞洁的人流连于约瑟的故事,向他学习贞洁的行为,知道他不但能控制肉欲,而且长期践行美德。我们从约伯学习坚毅——他在生活发生翻转,从富足变为贫穷,从十个儿女变成无儿无女时,仍能坚守信仰,始终保持灵性不低落。是的,即便前来安慰的朋友践踏他,增加他的苦楚,他也没被激怒…摩西也是如此,他向那些犯罪得罪神的人大大发怒,却谦和地忍受一切对他的指控。总之,正如画家在模拟作画时,频繁地盯着模型,并努力使原画的神韵呈现在他们自己的画作中。照样,凡渴望在一切美德上完全的必须定睛于圣徒生活——他们就像活动的雕像,借着效法他们的品行来培养自己的美德。”[4]

巴西尔劝大家读经,是为了让大家自己从中学习圣徒的品格,应用到自己身上,而不是 别人身上。而且他把圣经比喻成大药房,人在里面可以找到与自己对症的药。如此读圣经才对我们的生命有益。

巴西尔的这话当然回应着希伯来书的话:“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希 12:1)”

金口约翰有着与巴西尔如出一撤的观点,他深知我们自由意志的软弱和我们养成的坏习惯,针对这一病症,他开出了一个大药方,就是阅读圣经。因此,阅读圣经是给自己治病,而不是给别人治病。他说,

“因爱我们的主知道我们自由意志的软弱和我们容易滑跌的倾向,就留给我们一个大药方:阅读圣经,为的是,借着不断地将圣徒的榜样应用在我们身上,回忆起他们伟大奇妙的生平,从而激发我们效法的热心,不再忽略美德,而是逃避邪恶,竭尽所能,以便我们自己不再配不上那些不可言说之美善的圣徒,愿他们成为我们所有人的祝福。“[5]

愿使徒雅各的话再次警戒我们,因他说:“因为听道而不行道的,就像人对着镜子看自己本来的面目。看见,走后,随即忘了他的相貌如何。惟有详细察看那全备使人自由之律法的,并且时常如此,这人既不是听了就忘,乃是实在行出来,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雅1:23-25)”

因此,不是我们默想神的话语太多,是我们想得不够,并且想歪了。我们没有想到心里,却想着去充当“师傅”。我们应该往心里想,想到“时常如此”,无时不刻的地步,直到我们自己实在把神的话语活出来。否则,我们岂不是耶稣说的眼中有梁木的人吗?

(按:有巴西尔和金口约翰撑腰,笔者就冒险以此文当“梁木”吧!)


[1]关于巴西尔和金口约翰介绍,请看笔者专文:《巴西尔修道小传》和世代文章《流放金口约翰》。

[2]请参见笔者专文:《巴西尔灵修精神四

[3]这里的希腊文βιάζεται 可不只是努力那么简单,而是暴力,强力 by force. 所需的意志力可以用坚韧不拔地克服肉体的软弱,跟从圣灵来形容。这种暴力当然是殉道精神和修道主义中的动力来源之一。

[4] Deferrari Roy trans., Saint Basil the Letters, vol 1(The Loeb Classical Library), (London: William Heinemann Ltd; Cambridge, Ma: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26), 14-16. [笔者从希腊文翻译,亦参考了其中英译]。关于巴西尔书信的写作时间和背景,参:Paul J. Fedwick, “A Chronology of the Life and Works of Basil of Caesarea,” in Basil of Caesarea: Christian, Humanist, Ascetic, ed. Paul J. Fedwick (Toronto: Pontifical Institute of Mediaeval Studies, 1981). 亦见笔者译作:《巴西尔书信二 节选

[5] PG (Patrology Greacea) 第53卷, 104-5页,亦参见我的译作:《译作:金口约翰论造人——创世纪2:7节讲道》。

感谢您的赏赞

感谢您对“光从东方来“事工的支持,我们的事工包括亚略巴古学堂教育事工、翻译出版事工、学术事工。愿上帝祝福您。 若您无法通过美元赏赞,请加微信: ajia835828或发邮件至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US$5.00

巴西尔书信二 节选

*本文是应读者之邀,分享一些译作节选,以供读者参考,如要转摘和引用,请注明出处。谢谢。封面图为巴西尔修道大概地点Iris河畔。

巴西尔书信二节选书信二约完成于358年,巴西尔修道一年左右写给他的挚友拿西盎的格列高利(Gregory of Nazianzus)的信。信中告知其修道生活现状,体现了巴西尔早期的灵修精神。

1 论远离城镇的纷扰是不够的 

(标题系作者所加,下同)

我确实远离城市生活,如同逃离众恶【之源】,却不能撇下自己。我就像刚出海的水手们,由于没有经验,就恶心晕船,无法忍受大船,因它极其颠簸。并且当他们下船,进入小船或小艇时,他们照样恶心晕船。因为恶心和胆汁与他们相伴。我们就与这种情况类似。* 虽然我们没有类似的搅扰,却伴随着【我们】心中的**情欲,结果我们并没有从这退隐的生活中享受多大的平静。


* 显然这里大船是指大城市,小船是指乡村,旷野等静谧处。

**ἔνοικα指定居,居住之意,按灵修传统,这里显然是指在心中扎根的情欲。

2 论何为世俗挂虑以及静心之重要

我们必须试图静心。正如眼睛,不停移动,频繁地一会左右看,一会上下看,就不能看清眼前的事物,如果要看清楚的话,他必须定睛于他要看的事物,才能看清楚。类似地,我们的心灵,由于分心于数不清的世俗挂虑,就无法清楚地定睛于真道。没有负婚姻之轭的人被疯狂的欲望,无法抑制的冲动和难以自拔的爱欲搅扰;结了婚的有其他困扰。有孩子的呢?就挂虑如何养育他们,还有保护妻子,管理房子,看护仆婢,生意失利,与邻居争吵,诉讼、贸易风险、农场劳作。每一天,不同挂虑的乌云笼罩心灵,每一夜,白日的挂虑加身,这些挂虑欺骗心灵在同样的妄想中。

3  论天使般的生活:祈祷唱诗始终相伴

敬虔的操练以神圣的思想养育灵魂。还有什么比在地上效法天使的合唱队更蒙福的呢?在破晓前热切祈祷,以诗歌颂词赞美造物主;太阳升起时,我们就去做工,无论去哪里,祈祷与我们相伴,无论做何工,有诗歌像盐一般与之调和。因为诗歌使灵魂处于喜乐无忧的状态。

4 读经乃是为了效法圣徒,活出神的话

研读圣经是发现我们职责的首要途径。从中我们不但能发现行为准则,而且圣徒的生平也被记录,传给我们,他们圣洁的品行是活生生的影像,使我们能以效法他们的善行。如此,无论他在哪方面发现自己不足,就努力效法,他就像在一个药店,在那里找合适自己的药。
喜爱贞洁的人流连于约瑟的故事,向他学习贞洁的行为,知道他不但能控制肉欲,而且长期践行美德。我们从约伯学习坚毅——他在生活发生翻转,从富足变为贫穷,从十个儿女变成无儿无女时,仍能坚守信仰,始终保持灵性不低落。是的,即便前来安慰的朋友践踏他,增加他的苦楚,他也没被激怒。

再者,人看到他如何同时既温和又勇敢,这样,他对罪勇敢,对人温和。他将发现大卫在打仗时英勇,在向敌人复仇时却温和平静。摩西也是如此,他向那些犯罪得罪神的人大大发怒,却谦和地忍受一切对他的指控。总之,正如画家在模拟作画时,频繁地盯着模型,并努力使原画的神韵呈现在他们自己的画作中。照样,凡渴望在一切美德上完全的必须定睛于圣徒生活——他们就像活动的雕像,借着效法使他们的品行来培养自己的美德。

5 论如何交流以及如何劝勉

不要急于愚蠢的对话,而是问题不带挑衅,回答不为炫耀,不要打断人有益的谈话,不要试图骄傲地插自己的话,而要保持问与答之间的平衡。不耻于学,不怨于教。

如果从别人那里学到什么,不可隐藏(从哪里学的),就像卑鄙的女人和她们的私生子,而是要坦白地承认这种观点的父亲是谁。声调适中是最好的,不要太低听不见,也不可太高而显得粗俗。人当首先预想要说什么,然后再发言。他当谈吐有礼节,与人和睦,不以狡辩赢喝彩,而是彬彬有礼、好言相劝。

为了表达敬意,要尽力避免刺耳的话。因为,你若谦卑地降低身段,你开出的药方就更易为需要的病人所接受。不过,很多情况下,我们发现先知采用的责备也管用,当大卫王犯罪时,他并不自己给他的罪定惩罚,而是用比喻提醒,使大卫给自己的罪定刑罚,这样大卫首先责备自己的罪,又找不出责备他的人有什么错。

照片

感谢您的赏赞

感谢您对“光从东方来“事工的支持,我们的事工包括亚略巴古学堂教育事工、翻译出版事工、学术事工。愿上帝祝福您。 若您无法通过美元赏赞,请加微信: ajia835828或发邮件至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US$5.00

巴西尔修道小传

1 本文目的

本文的目的并非做圣徒传记*,亦非完整地介绍巴西尔生平思想,而是简要介绍其灵修路径和影响。当代中文学界主要关注巴西尔在教义和思想上的贡献,却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他的灵修精神和路径。另外,不少人认为灵修生活仅仅是对教义思想的实践,但他们没有意识到二者就像爱神爱人一样密不可分。这也是这个世代对灵修生活普遍忽视的原因之一。

*关于东正教圣徒传记分三类:1)按圣徒纪念日排列,包含着圣徒传记的讲道月度礼仪文本,参:Holy Transfiguration Monstery. The Menaion. 12 vols. Boston, MA: Holy Transfiguration Monstery, 2005;2)按圣徒纪念日排列,用于信徒阅读,以增效法之心,通常视为Menaion的减缩本,参:Hieromonk Makarios of Siomonos Petra ed. The Synaxarion: The Lives of the Saints of the Orthodox Church. 7 vols. Ormylia (Chalkidike): Holy Convent of the Annunciation of our Lady, 1998-2008. 3)节选一些特定圣人出的传记,目前只有古希腊文及现代希腊文译本,参:Charalampous, Dionysios ed. Paterikon kyriakodromion. 2 vols. Athen: [s.n.], 1968. 

在巴西尔所处的年代,灵修生活是一种生与死的抉择,而其教义思想正是在其中生根、萌芽、结果的。我们这个世代若忽视基督教灵修,就是把神的诫命当儿戏,如此,一切对基督教的学习和交流都将沦为空谈。
基督教的修道传统从使徒时期就已经开始,只是在罗马帝国的逼迫下,未曾显明,那时有很多基督徒成为血色殉道士,还有很多基督徒选择逃到地下墓穴,旷野深山祈祷服侍神。313年,君士坦丁发布米兰赦令后,基督徒不再为主殉道,但为主舍弃一切的敬虔传统却丝毫不变,为主守独身,以更专心践行主诫命的白色殉道士——修士群体逐渐显明出来,而在早期以圣安东尼(St. Anthony公元251-356)最为明显。
巴西尔修道颂抛下哲学崇圣言退隐修道山水间大小会规遵神意始知修院与家联

2 巴西尔受过良好的古典教育

巴西尔(公元329-379)生于新凯撒利亚 (Neocaesarea,约今土耳其Niksar附近),从小学习圣经,15岁开始先后在凯撒(Caesarea 公元346年),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 349年)和雅典 (Athens 350-356)学习修辞,哲学,期间认识了挚友纳西盎的格列高利 (Gregory of Nazianzen 公元329-390年)以及其他贵族阶层。

巴西尔出生于贵族世家,又是基督徒家庭。他的祖父祖母就是基督徒,他们在大逼迫期间(公元303-13)受苦,就跑到本都 (Pontus)的山中过祈祷修道的生活。巴西尔的父母过着虔诚的生活,以节制、好客、乐捐而闻名。

3 欧斯塔修与刚然会议

巴西尔家乡(加帕多加省Cappadocia)的修道运动是由欧斯塔修(Eustathius of Sebasteia c.300-79)发起的。欧斯塔修父亲是凯撒(Caesarea)的主教,他年轻时,曾在亚历山大学习,云游于叙利亚,埃及等修道圣地,约于320年在家乡开启了修道运动,吸引了不少追随者。此后,欧斯塔修建立修院,交付他的门徒管理,自己云游四方,劝人离家修道。据巴西尔书信244记载,他小时候就认识欧斯塔修,可见欧斯塔修与巴西尔家颇有渊源。

欧斯塔修不但吸引了不少年轻人,也劝家庭开启修道生活,就是鼓励夫妻分开,为主守独身去修道,他们的孩子则进入儿童院,以培养虔诚的后裔。此后,欧斯塔修下的修道团体开始谴责婚姻,认为婚姻生活与上帝无缘,劝已婚夫妇离家修道,并且劝人只吃素,认为吃荤的与救恩无份;他们轻视教会圣职圣礼,不与已婚人士同领圣餐,鼓励奴隶离开主人,做“自由”人,警告没有献上一切财物的富人会失去救恩…

教会当然无法容忍这些极端做法和操练。公元340年,在刚然(Gangra,今土耳其Çankırı)开的一次地方会议谴责了这些观点和做法 (参S. appendix7) 。显然,欧斯塔修开启的修道运动与教会、家庭、社会产生冲突,急待矫正。

玛卡瑞纳圣像,画中是她的三个弟弟,巴西尔,格里高利和幼弟彼得

玛卡瑞纳赞

豆蔻年华定终身  

未婚夫亡守童贞

跟随寡母移乡下

劝勉弟弟服侍神

一家渐变为修院

家中女子蒙大恩

4 玛卡瑞纳将家逐渐转变成修院

然而,巴西尔的姐姐圣玛卡瑞纳(St. Makrina 公元327-379)所建立的修院团体改变了这种局面。

玛卡瑞纳十二三岁时(约340年),她父亲按当时习俗将她许配给一个未婚夫,想等她到十六七岁正式出嫁。然而,在等候出嫁的时候,他的未婚夫去世了。尽管社会和家庭压力要让她再嫁,但由于教会当时已经不提倡再婚,玛卡瑞纳据此坚决守寡不再婚,这样她守住了童贞。 在她父亲去世后(在345-6年间),巴西尔的母亲伊美丽雅(Emmelia)移居伊瑞斯河畔(River Iris)的安利萨(Annisa)。在那里,玛卡瑞纳逐渐说服母亲和弟弟们过修道生活:351年,她说服二弟拿可然多(Naukratios 330-355/6)过修道生活;356年,拿可然多在一次打猎中意外身亡;同年,她母亲放弃贵族生活,加入玛卡瑞纳的女修道团体。

巴西尔在听到弟弟身亡的消息后回到家中,并非常自信地要追逐世俗的成功,像他父亲一样成为一个修辞学者。然而,玛卡瑞纳成功说服巴西尔放弃希腊哲学和世俗追求,转而按圣经过修道生活;后来,她又说服幼弟彼得 (340-391) 加入男修院,同时收养孤儿、招待客旅、照顾病患。 在此期间,欧斯塔修时常拜访他们家,鼓励他们过修道的生活。可以说,是欧斯塔修笃定了玛卡瑞纳修道的心志。在346-356年间,玛卡瑞纳逐渐地把家转变修道中心:她主管女修院,彼得后来管理男修院(他们一同敬拜,却不一同吃饭),巴西尔所写的大小会规(尤其是小会规)主要是针对玛卡瑞纳所的修院群体。 

5 巴西尔受洗过修道生活

此后,巴西尔受洗过修道生活。他首先追逐欧斯塔修的脚踪,拜访埃及,叙利亚等地,试图与他见面,但没有成功(见357年写给欧斯塔修的书信一)。从357开始,他同一些同道在弟弟拿可然多修道的地方开始过退隐生活,每天读经,祈祷,唱诗,做工,默想如何践行圣经的话(在此期间,他逐步抛下希腊哲学和术语,转而将生命单单扎根于践行圣经的话语和神的诫命上),直到362年,他被加帕多加省凯撒市主教优西比乌 (Eusebius of Caesarea)按立为神父。

363-365年,他回到本都(Pontos)拜访当地的修道团体(当然包括他姐姐在安利萨的修道团体),被人问及该如何按圣经生活。他回答之后,有人记录下来,经他修改后在356或356年发表:这就是短会规的成书背景。370年,巴西尔继优西比乌之后成为凯撒市主教,并且对短会规进行修改,完善,最终发展为《长会规》(不晚于376年)。 

图片
圣安东尼

6 《会规》代表着修院制度的成熟

修道传统虽显明于一个离家、旷野独居的男子:圣安东尼,发扬于欧斯塔修在城镇发起的修道运动,却成熟于一个把家变成修院的女子:圣玛卡瑞纳以及他的弟弟巴西尔。笔者将这种成熟归结于以下三点。

首先,与安东尼离家,旷野独居的传统不同,巴西尔所建立的修院传统起源于虔诚的家庭,并且不鼓励“自由”的修道方式。一方面,玛卡瑞纳把家转变为修院,由此可以设想,应该有一些秉持着同样的理念家庭加入其中;而且由于这种修院是以家庭为基础建立的,它更易体会到家庭、教会和社会的需求。另一方面,在《长会规》中35条中,巴西尔极力劝所有想成为修士的人加入一个修院中,而不是像他早先那样找个地方退隐独修。(参书信二,S. 86-87) 他批评那些没有加入修院就修道的人“惯于按自己的判断和标准”来生活,因此难以服从修院院长的管教。

自此,凡基督徒要成为修士,都不鼓励进入深山老林,退隐独居操练,而是要首先加入一所与教会、家庭和社会都有联系的修院,在神师的指导下修道。此后,如果有修士想退隐独居,或者三五人一起过半隐士生活,或者再去别处开一个修院,在经神师和修院院长的许可下,才能开始这种生活。

其次,《会规》多处显示出对刚然会议的尊重和配合,矫正了欧斯塔修运动的极端处。比如,《长会规》第七条《短会规》第三条反对一切的个人主义和炫耀,并劝勉人在修院生活;《短会规》第187条要求修院配合地方教会权柄,并将财物交付地方主教处理等。(详情参S. 25-28)

最后,相对于安东尼和沙漠教父所开启的修道运动而言,巴西尔所建立的修院传统更靠近城镇,离家庭、教会和社会更近。而且由于巴西尔坚持灵修以爱神爱人为本,并且爱神爱人密不可分,他领导下的的修院承担了更多社会服务的功能,比如收养孤儿,招待穷苦人和客旅,鼓励修士参与社会服侍。(S. 20-21,57) 显然这种修院并非离群索居,而是“山上的城”,更为密切地与教会,家庭和社会保持和睦互助的联系。

参考书目:

Hildebrand, S. Basil of Caesarea.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2018

Holmes, A. Life Pleasing to God: the Spirituality of Rules of St. Basil. Kalamazoo, MI: Cistercian Publication, 2000.

S = Silvas, A. Asketikon St. Basil Great.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照片

感谢您的赏赞

感谢您对“光从东方来“事工的支持,我们的事工包括亚略巴古学堂教育事工、翻译出版事工、学术事工。愿上帝祝福您。 若您无法通过美元赏赞,请加微信: ajia835828或发邮件至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US$2.00

巴西尔灵修精神一:爱神之心 人皆有之

封面图片:Saint Basil the Great (mosaic at the Saint Sophia Cathedral in Kyiv) 图片未经注明,均源自于网络

巴西尔灵修精神介绍之一

提起灵修,人们以为它玄之又玄,高而又高,似乎与我们的生活毫无关系。但其实灵修根源于主耶稣爱神爱人的诫命,这也是笔者为何首先选择介绍早期希腊教父凯撒利亚主教大巴西尔(The great Basil of Caesarea约公元329-379)[1]的原因。

大巴西尔对东方教会灵修影响深远,因为他奠定了灵修的基本精神:践行爱神爱人的诫命。巴西尔素有教会博士之称,在维护“三位一体”,“基督神人二性”的教义和教会灵修传统的建立上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他在教义方面教导性的名作有:《论创世六日》,《论圣灵》,《驳欧诺米 (Against Eunomius)》以及一些书信。其中《论创世六日》《论圣灵》和一些教义性的书信已有中译本. (参见橡树工作室:巴西尔.创世六日[M]. 石敏敏, 译. 北京:三联书店,2010.)

巴西尔在灵修方面的贡献同样也为西方教会所公认。然而,他的灵修类著作却被汉语学界所忽视。他这方面的著作包括《长会规(The Long Rules)》, 《美德的开端(Herewith Begins the Morals)》,和一些涉及灵修主题的书信及讲道。其中《长会规》尤其闻名,享誉东西方教会。本文是巴西尔系列介绍中的第一篇。[2]

1 灵修根源于主的话,尤其是爱神爱人的诫命

在众多希腊教父中,巴西尔虽然于公元346到355年间,受过系统的希腊哲学训练,却是少数尽量避免采用希腊哲学术语来阐释基督教灵修精神的人。对巴西尔而言,圣经不是单纯用来思考或学术研究的对象,而是用来改变我们生命的;灵修也不是一套抽象的理论体系,而是如何把圣经上的话,尤其是主耶稣的两大诫命践行出来。[3]

他的著作《美德的开端》就是一串伴随着大量经文支持的伦理教导。在该书提到的“规条8”中,在引用约翰福音3章12节和路加福音16章10节后,他评论道:

我们不应该因依赖理性而废掉神的话,当知主的话要比我们完满的知识还信实。[4]

在“规条12”中,他又说:

我们必须以完全的确信接受一切主的话。[5]

在引用约翰福音13章5至8节后,他评论说:

我们不应该跟随人的传统而废了神的诫命。[6]

显然,在巴西尔看来,圣经的权威,尤其是主的话,要高于人的理性和人的传统。而这种要活出主的话,践行主诫命的精神正是巴西尔灵修精髓之所在。 

爱神之心 人皆有之

对巴西尔而言,灵修的根源是主耶稣爱神爱人的诫命,因此在《长会规》的序言中,诫命一词出现了18次。《长会规》前三个问题处理的就是爱神爱人的问题:1) 主诫命的次序:爱神爱人; 2) 人是否有爱神的能力?3)  爱神与爱人的关系

并且,遵守神的诫命是与得救直接相关的,他在《长会规》序言中说,

那不照主诫命去行的不能得救。[7] 

这样看来,遵行主诫命的才能得神悦纳。但这句话不是说,人必须像主耶稣一样,一辈子不犯一个错误,才能得救,这是不可能的。这句话的意思是说,那故意不照主的诫命去行的不能得救,说得更直白一点,就是不悔改的人不能得救。

我们说悔改,就是不但要承认自己的错误,而且要照着主的诫命改正过来。并且在巴西尔的潜台词里,人只有故意不遵行主的诫命才行不出来,不存在人有意行却行不出来的情况。因为巴西尔相信,人人皆有爱神之心,这是神在造人时给人的能力,并且人人都能爱神,因为神不会给人一个力不能胜的诫命。[8]

在《长会规》“规条2”,回答人是否具有爱神的能力时,巴西尔说:

爱神是不用学就会的,正如我们不用学就喜欢光,渴望生。也没人教儿女要爱父母或他们的养育者。同样更加确信的是,渴望神不是外在学习的结果,而是在生命形成——我的意思指人——的同时,道的种子就从神那里落入我们心里,这种子有着亲近爱的开端。神诫命的学校接受它,悉心照料,精心养育,并借着上帝的恩典引它致完全。[9]

在巴西尔看来,渴望神,爱神是不学而能,与生俱来的,是上帝在造人之初种在人心里的。因为对神的渴望本身就意味着人有爱神的能力,因为人心有一种渴望,只有上帝才能使其满足,所以人人都渴望爱神,也渴望被神所爱。巴西尔将这种爱神的能力称为道种,又称为渴望神的火花,他说,

我们当热切地点燃这渴望神的火花。[10]

巴西尔相信上帝给人什么诫命就会赐给人相应的能力去践行,并且上帝不会拿走或弱化这种能力以致于人不能爱他。他说:对于一切神给我们的诫命,我们首先从神那里领受了相应的能力,以致我们不会力不能胜,好像上帝加给了我们一些新的命令,也不是要叫我们自高,好像我们所能做的过于他所要求的。借着这能力,若是用得正确合宜,我们就能虔诚地过上美德的生活;若是用得不正当,我们将陷入罪恶之中。恶的定义就是:邪恶地使用这能力(这能力是上帝存着美好的目的而赐给我们的)来违背主的诫命。上帝所要求的美德的定义则是:出乎良心,照着主的诫命使用这能力。[11]

稍后他又说:

因此,既然领受了爱神的诫命,我们就在创造之初就一同领受了这爱的能力。[12]

这里的逻辑是:既然上帝要求我们爱他,渴望他,他就在造我们时赐给我们爱他的能力,而这能力不多也不少,刚好能让人爱神,不但是爱神,而且也借着良心告诉了我们当如何爱人。对于人而言,这种能力始终不多不少的在人心里,区别只有一个:用这种能力来爱神爱人,还是用来违背主的诫命。所以,对巴西尔而言,人只要愿意爱神爱人,他就能做到,因为神给了他这种能力。

笔者进一步的两点说明

首先,爱神的能力包含了人有选择的能力(即所谓的自由意志)。“爱神的能力”强调神为了让人遵守他的诫命,给了我们这种爱神爱人的能力;而自由意志则是神连同这爱的能力一同给人的,因为爱都是不能强迫而是出于自愿的,而自愿就代表着必须给人选择的可能。所以,自由意志是包含在这爱神的能力之中的。

其次,一方面,神不会赐给人一个力不能胜的命令,假若如此,人做不到爱神就不应该受到谴责;另一方面,人也有责任照着神的诫命来使用,训练这种能力,当人这样做时,就是让它茁壮成长了。如巴西尔所说,人需要悉心照料,精心养育这种爱神的能力,并且它需要借着上帝的恩典才能完全。

总之,如果对孟子来说,恻隐之心,人皆有之,那么对巴西尔而言,爱神之心,人皆有之,并且这两者都是上帝安放于人心的。并且爱神要比良心,即如何爱人更加根本,因为爱神的效果能使人践行主的一切诫命。如巴西尔说:

虽然这只是美德之一,但其效能却能涵盖并践行一切诫命,主说:‘人若爱我,就必遵守我的诫命。’(约14:23)[13]



[1] “大”是东方教会传统对他的尊称。他的出生和死亡年份,学术界尚存在辩论,故加上“约”字。关于巴西尔的介绍专著,参见:Andrew Radde-Gallwitz, Basil of Caesarea: A Guide to His Life and Doctrine (Eugene, OR: Cascade Books, 2012); Stephen M. Hildebrand, Basil of Caesarea (Grand Rapids: Baker Academic, 2014) and Stephen M. Hildebrand, Basil of Caesarea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2018).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巴西尔的灵修精神,而非生平及著作介绍,笔者将另设专栏:“希腊和叙利亚教父介绍”介绍这些内容。

[2]《长会规》是写给修院的规章。关于巴西尔灵修类的学术研究专论,参见:Charles A. Frazee, “Anatolian Asceticism in the Fourth Century: Eustathios of Sebastea and Basil of Caesarea,” The Catholic Historical Review 66 (1980): 16-33; Paul Jonathan Fedwick, The Church and the Charisma of Leadership in Basil of Caesarea (Toronto: Pontifical Institute of Medieval Studies, 1979); Augustine Holmes, A Life Pleasing to God: The Spirituality of the Rules of St Basil (Kalamazoo: Cistercian Studies, 2000); Anna M. Silvas, The Asketikon of St Basil the Great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3]参见:Augustine Holmes, A Life Pleasing to God: the Spiritual of the rules of St. Basil (Cistercian Publications, 2000), 64, 77. 现今西方世界对圣经的研讨基本在学术研讨层面;而建立了东方灵修理论体系的大师:本都的艾瓦格瑞(Evagrius of Pontus 公元345-399),亚历山大的奥利金(Origen of Alexandria 公元184-253)的忠实跟随者),后续这个公众号将有专门介绍。

[4] PG 31, 241. PG = Patrologia Graeca, Cf. http://patristica.net/graeca/. 后面的数字非页码,而是PG引用号码,类似圣经的章节。

[5] PG 31, 245.

[6] PG 31, 246.

[7] Θεολ. Ν. Ζησης and Βας. Ψευτογκας eds. The great Basil of Caesarea: Answer works 8, ascetic A (βασιλειου καισαρειας του μεγαλου απαντα τα εργα 8, ασκητικα α’) (Thessaloniki, Greece: πατερικαι εκδοσεις <γρηγοριος ο παλαμας>, 1973), 178. 下面简化为“长规”。

[8] 这篇文章旨在介绍巴西尔的灵修精神:爱神之心,人皆有之。显然他与拉丁教父奥古斯丁(公元354-430)理解的自由意志,以及后来新教开创者马丁路德的理解不可同日而语。这里限于文章主题,不再详叙他们之间的不同和相似点。

[9] 长规,184页。

[10] 长规,186页。

[11] 长规,186页.

[12] 长规,186-187页.

[13] 长规,186页. 在《长会规》中用的诫命一词,但在希腊圣经文本中,诫命一词是λόγος ,即主的话。巴西尔在这里将主的话等同于主的诫命了。

照片

感谢您的赏赞

感谢您对“光从东方来“事工的支持,我们的事工包括亚略巴古学堂教育事工、翻译出版事工、学术事工。愿上帝祝福您。 若您无法通过美元赏赞,请加微信: ajia835828或发邮件至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US$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