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新教徒

袁永甲 || 关于操练耶稣祷文的基本原则(修订版)

声明:尽管笔者在《爱神集》导读班中一再申明仅是从学术的角度介绍东方教会灵修传统,并非灵修意义上的师徒相授。为了避嫌,笔者再次声明如下:本篇并非神师意义上对信徒个体的具体指导和建议。而是一篇指南,提供大体的框架和原则。具体的指导和建议仅限于有神师的情况。

在没有神师的情况下。建议停留在唇舌的祈祷(即按圣索弗罗尼的说法,心祷的第一阶段),只以谦卑悔改进而流泪为恩典的记号。

心祷传统源自于主耶稣“进屋,关门,祈祷你在暗中的父“的教导;见于践行“尽心尽力尽意爱主你的上帝”的诫命;见于要“警醒祈祷,免得入了迷惑”的教导;亦见之于八福之“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使徒保罗亦说要不住地祈祷。在君士坦丁之前(1-3世纪),心祷的教导散见于使徒教父著作;在君士坦丁之后(4世纪开始),心祷的传统得以显明,并逐渐形成体系,其中以埃及和叙利亚地区尤为卓著。

我们不能简单地将耶稣祷文等同于心祷传统;关于耶稣祷文最早的记录,来自于5-6世纪的阿爸腓利门。耶稣祷文只是心祷传统的一种表现方式。早期教会也会以“不止息的忆念上帝”,或者简短地“箭头祈祷”来表达。总之,心祷就是使自己的心思时刻专注于主耶稣,或者稍微宽泛一点,时刻默想圣经的话。心祷的传统与教会传统以及其下的修院传统息息相关,无法照搬,或者拿来就用。[1]

然而,笔者仍然建议离这个传统很远的新教徒操练心祷,这是为何呢?此外,《爱神集 Philokalia》的著作中,一再警告若无神师带领,容易走偏,为何笔者还坚持建议新教徒操练呢?本篇就尝试回答以上两个问题。

就目前国内状况而言,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有可能在国内找到能真正指导心祷操练的神师

心祷作为艺术之最,科学之巅,不是一般人能掌握的。可以说,在一个时代,真正能达到清心圣祷境地的人寥寥无几,更何况中国缺少心祷的土壤教会和修道传统。就目前笔者所知,心祷的传统现今见于东正教,但对于其他东方教会和天主教,笔者可以肯定它们以前有(尤其见于其修道传统中),但现今的情况如何,笔者限于所学,不敢做评论。

然而,对于没有修道主义传统的新教,心祷的传统自其诞生以来,笔者认为是没有的。因此,讲义中遇到的神师特指在修道传统中,经历过考验,获得了不少亲身实践经验的导师。读者不可将神师简单地认定为教会的神父或教会神职人员。我导师马克西姆曾说:“一个人离上帝有多近,就能把人带到什么程度。” 离上帝越近的人,越是少有,找这样的人当神师何其难呢?

所以,当学员问“怎么找到导师”时, 我只能告诉他找不到。甚至可以说在我们这一代人估计是很难找到的(除非离开中国,去修院做修士),别说是新教徒了,就连正教徒都很难找到真正意义上的神师。

学习心祷传统是好的,只要存一颗谦卑悔改的心去操练它也是大有益处的

那么问题来了,找不到神师,我们就不操练,甚至不学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笔者开《爱神集》导读班的目的,主要是从学术上学习,了解东方教会心祷传统。然而,一方面,讲义中的内容若不试着稍稍操练是无法有更深体味的;另一方面,禁止学员操练耶稣祷文并非《爱神集》编辑者尼哥底母和我导师马克西姆的初衷。否则,尼哥底母是不会出版《爱神集》这本书,我导师也不会公开讲授爱神集课程。因此,秉承着圣山尼哥底母和我导师的精神,我也鼓励学员操练之。再退一万步讲,相比于每天花20分钟浏览手机,看电影娱乐,甚至犯罪来说,操练20分钟心祷所带来的益处远远大于其危险性。

尼哥底母在出版《爱神集》时,面对不少质疑。他在序言中这样说道,

在我们写到这里时,也许会有人提醒道,你们将这些书籍的内容公布于众,将这些秘密公开,被外人听到是不对的,因为他们会说,这对某些人(按:指别有用心的人)而言是危险的。我简短地回答他们,我们担此任,不是满足自己的心意,而是来自先贤的榜样。一方面,圣经命令所有虔诚人不住地祷告 (帖前5:17),并将主常摆在我们面前(诗16:8);按照大圣巴西尔说法,灵性的诫命包含着一些禁止或不能做的部分是不虔诚的(按:即没有信心的表现)。另一方面,按照教父著作传统,神学家格列高利普遍地劝告所有蒙他牧养的人,要忆念上帝超过呼吸。圣金口约翰写了整整三本著作,专门讨论不止息的、灵性的祈祷,并多次在他的其他著作中,劝告所有人要操练不止息地祈祷。再者,神人(θαυμαστός神奇)、西奈的格列高利,拜访各个城市,教导同一个救人的工作。而且在他著作的结尾处,为了让出言反对的修士缄默,上帝自己,差遣天使,伴随着神迹,盖印这真理。难道还有什么需要我解释的?(按:言下之意,我不需要为此解释了)

那些住在世上的人,生活在皇宫的人本身,如我们所言的,有这默想作为他们不止息的工作。他们认真地印证了我们的话,以他们的榜样就足以反驳那些反对此道的人。若是有人有时偏离了一点,这有什么奇怪的?如西奈的格列高利所言,他们,由于自负,会更多次地受此等苦。而我以为造成这种偏离的根本原因,是他们没有确切地在一切事上遵行教父们关于此道的教导。这工是圣的,由此我们能更大可能地免于一切错误。因为那照着律法,叫人活的、神的诫命却发现叫多人死(参罗7:10),但不是因为律法,作为“圣洁,公义,良善的 ”(罗 7:12)诫命,这怎么可能?而是因为“已经卖给罪了 (罗 7:14)”的邪恶,如此,这事的结局如何呢?难道因为一些人的罪,我们就必须谴责神的诫命吗?因为一些人偏离,就忽视这救人的工作吗?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不可能。我们宁可在那位说,“我是道理,真理”(约14:6)者面前刚强壮胆,以极大的谦卑和哀恸的心(参太5:4 ),着手这工。因为,按教父教导,对那些免于自负,和不求人荣耀(ἀνθρωπαρεσκείας)的人而言,即使整个魔鬼的邪恶军队与他战斗,也不能接近他半步,动他一丝一毫。[2]

在正教内部,关于心祷是否适用于平信徒,甚至非正教徒,有两种态度,一种来自于派斯,一种来自于尼哥底母。派斯不鼓励,甚至犹豫他翻译的斯拉夫译本要不要出版,但尼哥底母是要出版的。笔者秉持尼哥底母的进路,认为推广这种传统好处远大过其危险性(尤其是面对着对这个传统毫无所知的中国而言)。[3]

今日,面对当今中国的现状,若有人质疑我鼓励基督徒做此操练,我也以同样的话回答他。因为这心祷的传统和操练理应是全天下人的常识,而非某种秘而不宣的东西。心祷从根本上是对我主耶稣基督第一条诫命,警醒祈祷以及使徒保罗说不住地祈祷的实践,若有人愿意遵行圣经的教导,这有什么错?正如尼哥底母所言,人若始终保持“极大的谦卑和哀恸的心”从事这工,就不用害怕走歪路。谦卑和悔改正是操练心祷的正路。

那么对新教徒而言,操练耶稣祷文的具体建议是什么呢?

耶稣祷文全文:“主耶稣基督,上帝之子,怜悯我罪人。”有些人会简化为:“主耶稣,怜悯我。”

首先,笔者不建议尚未受洗的人操练耶稣祷文。因为心祷的全部目标是让受洗时领受的圣灵的恩典得以毫无阻碍地展现出来。更不建议非信徒,甚至异教徒将之作为一种技巧来操练,因为这个操练若没有信心的基础是毫无功效的。

其次,为了避免操练中遇到的危险[4],新教徒在操练耶稣祷文过程中要拒绝并忽视一切的异象、幻相,光等,要坚持以无形无相的方式接近无形无相的上帝。因为魔鬼会假扮光明的天使来欺骗心灵,让人骄傲起来。

再次,除了谦卑和悔改之外,不要期待通过这个操练能获得别的益处。始终将谦卑和悔改视为这个操练的唯一正确标记,正如尼哥底母在《灵修建议手册》第十章所言的,

即使你从这操练中没有获得别的益处,那么至少你能获得对你的罪和软弱的认识,由此,你将变得谦卑,并在神面前忏悔。如圣以撒说:“认识到自己何等软弱的人能达致完 全的谦卑。” [5]

要知道,《爱神集》讲义中的读者主要是修士,即那些能在心祷操练中进阶的人,这种情况其实不适用于平信徒的我们。鉴于国内缺少心祷的土壤,笔者认为国内所有的信徒,无论是正教徒,天主教徒还是新教徒都应该约束自己到一个初学者的水平,除了更深地认识自己的罪,因而谦卑看别人比自己强,在上帝面前流泪悔改外,不要期待其他属灵益处出现,也不要在意自己身体和心灵的感觉如何。

最后,笔者建议刚开始操练耶稣祷文的人,最好从一次操练3-5分钟开始,随后可慢慢延长时间,但不要一次超过20分钟。

为什么呢?我回答如下:

如果一般的技艺,如厨师、管工、电工等都需要进学校学习,有老师带着练习,那么心祷这种科学之巅,艺术之最的技艺必须有神师才能得以长进。就像一个不会游泳的人,不可能游过长江大河,因为他不会,也没人教,那么为了避免下水时被淹(指被魔鬼欺骗,骄傲起来),就要保持自己在安全的区域,就是说一次不要操练太长时间。

因此,笔者不建议读者一次操练超过20分钟。如果超过了,就像一个人不是在河边摸着石头试水,而是到了脚踩不到的深水区,这种情况不是初学者能应付得了的。

笔者藉着翻译在知识上可能稍有了解,但在亲身实践过程中,都不敢称自己入门了。我操练耶稣祷文的益处正是尼哥底母说的,认识到自己是罪人中的罪魁,知道自己在上帝面前何等不堪,进而在神面前流泪悔改。除此以外,笔者也并未体会到别的东西,实在在灵性上一无所成。

再者,笔者虽说一次20分钟之内,但没有说一天只可以操练一次。可以一天操练2次,早晚一次都是可以的。此外,把我们的空闲时间拿来心祷也是可以的,比如说坐公交时,走路时,做饭时都可以随时随地操练耶稣祷文。试问,把心思放在耶稣身上,难道不比看手机浏览信息好吗?心里默念主名难道不比看电视、电影娱乐强吗?

此外,笔者要提醒读者,操练耶稣祷文与信仰的其他方面息息相关,比如,要操练禁食、节制、与人和睦,乐善好施,做光明的子女,与弟兄姐妹彼此相爱,要常常领受圣餐(圣餐所领受的神恩是不可取代的,万不可像早期祈祷派一般,认为祈祷能取代圣餐)等。倘若一个人心里怀着苦毒,恶念,愤怒,就算他操练耶稣祷文,又有什么用呢?

关于操练耶稣祷文一些指导原则

耶稣祷文全文是:主耶稣基督,上帝之子,怜悯我罪人。但笔者建议初次操练的信徒简化为:主耶稣,怜悯我。

适合人群:已经受洗,能领圣餐的基督徒。

适龄人群:老少皆宜,刚学会说话的孩子也可以教导耶稣祷文

(一位学员问我,孩子还小,没受洗能操练耶稣祷文吗?我问他,你希望孩子花5分钟玩ipad,iphone,还是希望他祈祷5分钟呢?)

固定祈祷的时间:操练耶稣祷文需安排固定的时间(停留在20分钟之内,一天最多两次)。笔者建议刚开始操练的人一次停留在5分钟之内,甚至只专注地祈祷三到五次即可。固定时间祈祷时,可自己设定闹铃,时间一到就停止,万不可贪多。

祈祷场所:耶稣说,要进屋关门祈祷。其实是指一个静僻之处,光线偏暗的情况下(此以收敛感官来收敛心神,因我们的心习惯于跟着感觉往外跑)。

祈祷姿势:只要能帮助收心于上帝,站坐即可。笔者读到的文献中,修士们多是这两种姿势祈祷。对初学者而言,不建议躺卧,或者背靠什么东西祈祷,以免在祈祷时沉睡。此外,双手如何摆放,眼睛睁开,还是微闭或闭上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个姿势能帮助人专心将心思放在耶稣祷文和主耶稣身上。不可舍本逐末,以为某种姿势或身体技巧有神奇的功效。

念诵祷文:开口出声或者只开口不出声地念诵“主耶稣,怜悯我”。不断重复这句祷文,将心思放在祷文本身。在没有神师的情况下,建议停留在唇舌的祈祷。

祈祷时心中不可升起任何图像,要以无形无相地方式接近无形无相的上帝;祈祷时不可机械地重复祷文,而是柔和,平静,带着爱和谦卑呼唤主的圣名;祈祷时要把注意力集中在主耶稣身上,要意识到自己正在向主耶稣祈祷,要意识到(注意:不是想象一个主的样子)主在听你的祈祷;祈祷时若分神去想别的事,或被杂念牵引去(这是很正常的情况),再次转回到耶稣祷文即可;祈祷时因自己的罪流泪是正常的,不必惊慌(其他的身体感受则不必在意)。

以上是关于在固定时间做耶稣祷文的建议。

若其他时间,可随时随地祈祷,无论吃喝坐卧行走工作,要争取把哪怕每一秒钟的间隙都用来忆念上帝。失眠时祈祷,卧病在床时祈祷,意识到你呼吸时祈祷。

总之,要让自己的心思时刻忆念主耶稣的圣名,时刻默想上帝的话语,除了主的圣名和主的话,心思不可被其他东西占据。因为心思被什么占据就会充满什么,因此,要保守你的心胜过保守一切。唯有将心思献给主耶稣——人类的医生,圣洁之源,我们的心才能逐渐得净化。

呼吸本身并无神奇功效,其作用仅是为了收敛心神来更专注地向主耶稣祈祷,从这个层面来说,配合呼吸的祈祷是有益的

正如神学家格列高利建议的,我们当呼吸耶稣之名胜过我们的呼吸。不少教父建议让你的祈祷粘上你的呼吸。对于刚开始在固定时间操练耶稣祷文的信徒,笔者不建议将祷文与呼吸结合,以免将操练耶稣祷文看成一种身体技巧(这是一种严重的误解,并且充满危险)。然而,对于其他时刻,信徒若愿意通过留意呼吸收敛心神,以便专心操练耶稣祷文,笔者是推荐的。

呼吸是人身的天然设计,通过留意或控制呼吸的确能起到收敛心神的作用。圣卡里斯托和伊格纳丢在《关于静谧生活和修道境界》中,第24节说,

最重要的是,“不分神”是通过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以及充满信心地在心里呼求他的圣名,赐给心灵的。而吸气入心、坐在安静而黑暗的房间,以及其他类似的操练,有助于心灵不分神。

24. 而且很重要的,或者说,最重要的是这类由心神带来的[属灵]争战,不是——上帝不许——藉着仅仅喜爱这外在的操练方法,就是我们所描述的,鼻孔吸气或坐在黑暗而安静的房间胜过的,而是借着上帝恩典的帮助,以一颗清洁的心,在信心中,不分心地,单一念头地呼求我们的主耶稣基督胜过的。因为教父们认为这些外在操练,并没有什么神奇的力量,仅仅视其为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收敛心神(τῆς διανοίας),使它从游离的状态归回,能以专注。正如我们之前所言,通过这些操练,人能使心灵持续,单纯,不分心地祈祷,正如艾瓦格瑞说:“如果人专注地祈祷,就能找到祈祷,因为伴随祈祷的不是别的,正是专注。因此,尽你所能地获得专注吧!” [6]


因此,我们仅可将留意或控制呼吸作为一种收敛心神,专注向主耶稣祈祷的辅助方式,也仅仅是在这个层面上,这些操练有益于我们专注向主耶稣祈祷。

如果有人看重这些呼吸技巧,或某些身体姿势和技巧(注意:只受限于神师的具体指点下才行得通)过于耶稣祷文本身,那就是舍本逐末了,在这种情况下不如不留意呼吸,不控制呼吸,而是将注意力放在祷文本身。

这种原则同样适用于出声或动嘴唇说祷文,若是动嘴唇或出声有益于我们专注在祷文上,我们就如此行,若是相反,则宁可不这么做。同样的原则也适用于身体的具体姿势。

感谢您的赏赞

感谢您对“光从东方来“事工的支持,我们的事工包括亚略巴古学堂教育事工、翻译出版事工、学术事工。愿上帝祝福您。 若您无法通过美元赏赞,请加微信: ajia835828或发邮件至areopagusworkshop@gmail.com联系。

US$5.00

[1]更多相关文章,请参见本网站《爱神集》导读版,东方教会杂志,读者问答,以及相关译作分享系列文章,这里不再详述。

[2]  St. Nicodemos of The Holy Mountain and St. Makarios of Corinth eds., Φιλοκαλία τῶν ἱερῶν νηπτικῶν: ἐνερανισθεῖσα παρὰ τῶν ἁγίων καὶ θεοφόρων πατέρων, 3rd ed., vols.1 (Athens: Aster-Papademetriou, 1957), xxiii.

[3] 请参见笔者的译文《BISHOP KALLISTOS WARE: 圣尼哥底母和《爱神集》(四)

[4] 关于魔鬼的攻击和作为,请参考《圣安东尼传》见于《沙漠教父言行录》(北京:三联,2012年)。

[5]Νικοδημου Του Αγιορειτου, Συμβουλευτικον Εγχειριδιον: Περι Φγλακης Των Πεντε Αισθησεων (Athens: Εκδοσεις Ο Αγιος Νικοδημος, 1950), 129.

[6]  St. Nicodemos of The Holy Mountain and St. Makarios of Corinth eds., Φιλοκαλίατῶνἱερῶννηπτικῶν: ἐνερανισθεῖσαπαρὰτῶνἁγίωνκαὶθεοφόρωνπατέρων, 3rd ed., vols.4 (Athens: Aster-Papademetriou, 1961), 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