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瑜伽

译作:圣索弗罗尼《论耶稣祷文的方法》(三 完结篇)

按:此是圣索弗罗尼论耶稣祷文的第三部分,亦是完结部分。若要看的,请点击进入。

正文

哪里存着毁灭呢?是在那些远离赐生命的上帝的人中

信靠基督的人必须要么有小孩的单纯——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太18:3),要么像使徒保罗,为基督的缘故变为愚拙。“我们为基督的缘故算是愚拙的…我们软弱…我们倒被藐视…直到如今,人还把我们看作世界上的污秽,万物中的渣滓(林前4:10,13)”。然而,“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此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林前3:11)”。“所以,我求你们效法我(林前4:16)”。

在基督徒的经验中,宇宙的意识(cosmic consciousness)源自于祈祷,恰如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祈祷。它并非来自于抽象哲学认知的结果。

当上帝本尊在非受造(uncreated)的光中显明他自己,人天然地丧失了一切欲望,融合到一个超越个人的绝对者(transpersonal Absolute)中。充满生命的知识(作为抽象知识的相反面)决不受限于理智(intellect):伴随着存在的行动,那里必有一个真实的联合(there must be a real union with the act of Being)。这是藉着爱实现的:“你当尽心…尽意(mind)爱主你的上帝(太22:37)”。

诫命吩咐我们去爱。因此,爱不是某些给予我们的[东西]:爱必须借着我们自己自由意志的努力去获得。这命令首先指向作为个人属灵中心的心(heart)。心灵(mind)仅是人的能量之一。爱开始于心中,心灵(mind)面对着一个新的,内在的事件,在神圣爱的光中,默观(contemplates)自有永有者(Being)。

一个艰巨的任务

在克修中,没有比努力接近上帝——他是爱(参约一4:8,16)——更困难,更痛苦的。我们内心的攀登几乎每日都不一样:有时,我们困苦,不理解我们身上发生了什么;有时我们受到知识之新闪电的启发。耶稣之名向我们讲述的是:父上帝向我们显明的爱何等浩大(参约3:16)。照着我们参与的程度(in proportion),基督的形象对我们来说变得越发神圣,他的话被视为创造性的能量。如此,神奇的平安流遍灵魂,同时一个发光的光环(luminous aura)包围心和头。我们的注意力可以保持稳固。有时,我们持续如此,似乎这样是一种完全正常的状态,没有意识到这是来自至高者的恩赐。因为多数时候,只有当这种状态被打断的时候,我们才意识到这种心灵与心的联合。

在耶稣基督这个人中有形有体地住着神本性一切的丰盛(歌2:9)。在他里面,不但有上帝,还有全人类。当我们说耶稣基督之名时,我们将自己放置于神圣存有(按:即上帝)和被造存有(按:即被造物)的丰盛中。我们渴望让他的生命成为我们的,渴望他居住在我们心里。这就是神化(deification)的意思。但亚当对神化的天然渴望在起初就拐错了弯,导致了可怕的偏离。他灵性的异象(vision)不足以使他在真理中得建立。

只有当以形而上(metaphysical)为基础的真知识与朝向上帝和人的完美的爱耦合(coupled with) 时,我们的圣名才能在一切方面变得圣洁。当我们坚信我们是自有永有(the Primordial Being)之上帝的造物时,那么显然的,在三一上帝之外就不可能有神化。若我们认识到,在其本体论(ontology)的[层面],一切人性是一,那么,为着与这本合一的缘故,我们应该努力爱我们的,作为我们存在的一部分的邻舍。

我们最可怕的敌人是骄傲。其能力巨大。骄傲消耗我们一切的抱负,损害我们一切的努力。我们大多数都沦为它影射的猎物。骄傲的人渴望主宰,试图将自己的意志强迫给他人,结果是弟兄间升起冲突。不平等的金字塔是于圣三一的启示相反,因为在三一上帝之中,没有更大,没有更小,各人拥有神圣存有的绝对丰富(absolute plenitude of Divine Being)。

基督的国发现于这个原则:若有人愿意作首先的,他必作众人的用人。(参可9:35)。凡自己谦卑的将高升,反之亦反:凡自高的必降为卑。在我们祈祷的努力中,我们应该清洁我们的心灵和心远离任何比弟兄强的冲动(urge)。贪恋权力(power)会致死灵魂。权力的宏大诱惑人,但人们忘了:人所尊贵的,是 神看为可憎恶的(路16:15)。骄傲刺激我们批评,甚至嘲笑我们软弱的弟兄;但主警告我们“要小心,不可轻看这小子里的一个(参太18:10)”。

若我们屈从于骄傲,我们操练耶稣祷文全是对他圣名的亵渎。“人若说他住在主里面,就该自己照主所行的去行(约一2:6)”。真心爱基督的人会竭力献身于遵守他的话。我们强调这点,因为这是我们学习祈祷的切实方法。这(即谦卑),并非[什么]身心技巧(psychosomatic techincs),才是正途。

不是基督教瑜伽

我为耶稣祷文做教义性的辩护,主要是因为:在过去十年里关于耶稣祷文的操练被扭曲为“基督教瑜伽”,错解为“超自然的冥想”。每一个文化,并非每一个宗教文化,都关乎克修操练。如果在他们的操练中,或他们外在的表现形式,或者甚至是他们神秘的模式(formulation)能辨认出有某种类似性,这决不暗示说他们从根本上是类似的。外表情形虽相似,但内在的实质(inner content)却可有很大不同。

当我们在被造世界的美丽中默观神圣智慧时,我们同时仍更为强有力地被基督显明给我们的,神圣存有的不死的美丽所吸引。福音对我们来说是神圣的自我启示。在我们渴望将福音书的话变成我们整个存在的实质时,我们借着上帝的大能摆脱了情欲的统治。耶稣是真正意义上的唯一的救主。基督徒的祈祷借着不断地呼求他的圣名:主耶稣基督,赐生命的上帝之子,怜悯我和这个世界,而生效。

虽然,耶稣之名的祈祷从最终极的实现而言是将人和基督完全联合,但人的位格(hypostasis)没有被消除,也没有好像一滴水掉进大海一样丧失在神圣存有中。我是世界的光…我是真理和生命(约8:12;14:6)。因为基督的存在,真理和生命不是“什么(what)”而是“谁(who)”。哪里没有位格性存在的形式,那里也没有生命的形式(where there is no personal form of being, there is no living form either)。总之,哪里没有生命,那里也没有好或坏,光或暗。万物是藉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藉着他造的。(约1:3)

当默观非受造的光与呼求基督之名联盟,这圣名的重要性,作为“神的国大有能力临到”(可9:1)变得特别清晰,人的灵听见圣父的声音:这是我的爱子(可9:7)。基督自己向我们显明了圣父:人看见了我,就是看见了父(约14:9)。如今,我们以同样的程度知道圣父如同我们知道圣子。我与父原为一(约10:30)。圣父为他的子做见证。因此,我们祈祷,上帝之子,拯救我们和世界。

获得祈祷就是获得永恒。当身体奄奄一息,耶稣基督的呼求成为灵魂的衣服;当脑子不再好使,其他的祷文难以记起,在从这圣名而来的,神圣知识的光中,我们的灵将升入不朽的生命中。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奉献支持,您可以注明这笔赏赞是给这篇博文的还是支持“光从东方来”整体事工的。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专业词汇

heart – 心

mind – 心灵

Intellect – 理智

contemplate – 默观(基督教灵修的角度)

deification – 神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