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长会规

巴西尔《长会规》第2条全文——袁永甲译

爱神,是无师自通的,正如我们无需学习就喜欢光,渴望活着。也没人教导儿女要爱父母或他们的养育者。同样更加确信的是,“渴望神”不是外在学习的结果,而是在生命形成(我的意思指人)的同时,道的种子就[从上帝那里]落入我们心中,这种子朝向着爱的开端。神诫命的学校接受它,悉心照料,精心养育,并借着上帝的恩典引它致完全。

——巴西尔


按:在东方教会,巴西尔(公元329-379)的大名如雷贯耳,其灵修著作以《长会规》和《短会规》为代表,其中《短会规》很可能在其有生之年就被译成拉丁文和叙利亚文,影响深远。而《长会规》作为巴西尔后期针对《短会规》修订的著作,代表了东方教会的灵性精神。按学者安娜•斯尔娃 (Anna Silvas) 的观点,《长会规》手稿家族中最能代表其原初精神的仍是来自本都 (Pontic) 的手稿[1]。笔者分享《长会规》第2条全文是阐明巴西尔之人论:人之所以为人爱神爱人。Enjoy!

欢迎赏赞,支持我们的翻译事工,请点击Donate!

介绍

关于巴西尔的生平,以及灵修精神(),笔者已写过专文论述,这里不再详述。

按照学者安娜•斯娃丝(Anna Silvas)的意见,《短会规》是巴西尔在本都(Pontos)牧会期间,即363-5,写成的;而后,从370年到379年,巴西尔将《短会规》做了修改、增补,将之变成《长会规》。无论长短会规,都反应出刚然 (Gangra)会议的影响,以及呈现出对欧斯塔修的拒绝。[1]

翻译参考版本

本译作《长会规》参考的希腊文校订本有: Ask. 3 (Caesarean/Studite) , Ask. 4 (Pontic/Vulgate)[2]

Ask.2是最古老的版本[3],由Garnier编辑的PG 31是Ask.4的样本。正如P.J. Fedwick评论的Julian Garnier and Predentius Maran准备的巴西尔著作整体而言,迄今为止无人能及。[4]

Silvas的译本参考PG编辑的诸多Ask.3和Ask.4的版本,但Ask.2手稿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大首牧图书馆,P.J. Fedwick称之为i225, BBV III. 58-62. [5] 本译作未能获得Ask.2的手稿,然而,Silvas表示其他它们之间没什么差异。故本译作主要参考PG (Patrologia Graeca) 31 (889-1051)翻译。其中的拉丁译本R.Bas[6]的不同主要参考Silvas的翻译[7],偶而会参考拉丁原文。

凡例:

  • 此版由袁永甲翻译,感谢唐艾莉姐妹编辑,译者修订而成,是《长会规》的初译稿。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会员参与译本完善过程,以期早日出版。
  • 版权申明:此译本仅做会员个人学习使用,不得分享与他人或上传到网络。如要引用其中中译,可按以下格式:袁永甲译,巴西尔《长会规》第2条(译作分享栏_年_月_日,附上网页链接)
  •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 其中拉丁版本的不同会通过注脚注明,拉丁译本多余的部分以「」表明。
  •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但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 旧约引用一律按七十士译本翻译,因此不参考和合本

简表

  • BBV III = P.J. Fedwick, Bibliotheca Basiliana Universalis, III: The Ascetica, Corpus Christianorum Series Graeca (Turnhout: Brepols, 1997). 【巴西尔克修类手稿汇总】
  • Def. = R. J. Deferrari (tr.), Saint Basil: The Letters in Four Volumes, Loeb Classical Library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vol.I,1926; vol.II, 1928; vol.III, 1930; and vol.IV, 1934). 【巴西尔书信希腊语-英文对照版】
  • LR = 长会规 = Regulae Fusius Tractatae, in J. Garnier and P. Maran (eds), Opera Omnia Sancti Patris Basili (Paris, 1721-30; 1839 imprint republished by Migne, Paris, 1859, as PG 29-32; 31.890-1052).
  • SR.G = 希腊文短会规 = Regulae Brevius Tractatae, in J. Garnier and P. Maran (eds), Opera Omnia Sancti Patris Basili (Paris, 1721-30; 1839 imprint republished by Migne, Paris, 1859, as PG 29-32; 31.1079-1309).
  • RBas = 拉丁译本短会规 = K. Zzelzer (ed.), Basili Regula: A Rufino Latine Versa, Corpus Scriptorum Ecclesiasticorum 86 (Vienna: Hoelder-Pichler-Tempsky, 1986).
  • Silvas = 长短会规英译本 = Silvas, Anna M, The Asketikon of St. Basil the Great (Oxford Early Christian Studie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 Silvas.L =The Rule of St. Basil translated by Ruftnus (Small Asceticon). Trans, and ed. Anna Silvas, The Rule of St. Basil in Latin and English. A Revised Critical Edition (Collegeville, MN: Liturgical Press, 2013) [新的拉丁译本校勘本以及英译]
  • Silvas.S = Basil of Caesarea : Questions of the Brothers. Syriac Text and English Translation. By Anna M. Silvas. (Texts and Studies in Eastern Christianity, 3.) Leiden and Boston: Brill, 2014 [巴西尔会规叙利译本亚校勘本以及英译本]

[1] Silvas = Anna Silvas, The Asketikon of St Basil the Great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146.

[2] Silvas, 10-11.

[3] Silvas, 13.

[4] Paul J. Fedwick, “New Editions and Studies of the Works of Basil of Caesarea,” in Paideia Cristiana, ed. G. A. Privitera (Rome: GEI, 1994), 613.

[5] 参见. BBV. III = Paul J. Fedwick, Bibliotheca Basiliana Vniversalis: A Study of the Manuscript Tradition, Translations and Editions of the Works of Basil of Caesarea. III (Turnhout, Belgium: Brepols, 1997), 58-62.

[6] RBas. = K. Zelzer (ed.), Basili Regula: A Rufino Latine Versa, Corpus Scriptorum Ecclesiasticorum 86 (Vienna: Hoelder-Pichler-Tempsky, 1986).

[7] Silvas, 153-269.

正文

会规二(RBas. 2.1-57)

关于爱上帝,依照人性,遵守主诫命的倾向和能力

问:

「既然你说第一条诫命是爱上帝,」[1]那么请首先告诉我们这点。我们已听说我们必须爱,我们想学的是如何践行爱上帝呢?[2]

答:

1.「你已预备好最佳的讨论的开端,最适合的目标(即爱上帝)。因此,在上帝的帮助下,让我们来回答你的问题。」

爱神[3],是无师自通的,正如我们无需学习就喜欢光,渴望活着。也没人教导儿女要爱父母或他们的养育者。同样更加确信的是,“渴望神[4]”不是外在学习的结果,而是在生命形成(我的意思指人)的同时,道的种子[5]就[从上帝那里]落入我们心中,这种子朝向着爱(τῆς προς το ἀγαπᾶν οἰκειώσεως)的开端。神诫命的学校接受它,悉心照料,精心养育,并借着上帝的恩典引它致完全[6]。因此,我们呼唤你们的热忱,因它是达致目标的必须。借着上帝的恩典和你们祈祷的支持,我们努力按圣灵赐予我们的能力,挑起你们心中隐秘的渴望上帝[7]的火花。

2 当知美德 (το κατόρθωμα)[8] 只是这一个,但其效能却能涵盖并践行一切诫命。因为主说,凡爱我的将遵守我的诫命(参约14:15),又说,一切律法和先知[的道理]都挂在这两条诫命上(太22:40)。3 但(现在)我们不会尝试仔细地查考这话——以免因着流连[9]细节而错失了诫命的[基本]原则 (λόγον)。  4 但 「继续我们的探讨」,对于现在的所要求的目标——这对我们而言是一样的,我们要提醒你们欠了上帝的债,即,你们亏欠了[对上帝]的爱。如上所述,为[遵守]上帝赐给我们的一切诫命,我们已经从上帝领受了一切的能力 (τάς δυνάμεις)[10]。5如此,我们即不会力不能胜,好像上帝加给了我们一些新的(或奇怪的)命令,6 又不至于自高,似乎我们献给[上帝]的要过于他「在造我们时」赐予我们「本性」的。[11] 7 现在,如果我们正当而合宜地行使这些能力——「这些能力已经根植我们心里了」,我们就虔诚地践行了美德的生活。但若我们损毁了(παραφθείροντες)这些能力,我们就是屈从邪恶了。[12] 8 因为,恶的定义是:邪恶是使用上帝为着善赐予我们的[能力]来违反主的诫命[13]。而上帝所寻求的美德的定义是:美德是因着良心(ἐξ ἀγαθοῦ τοῦ συνειδότος),按照主的诫命「正当地」来使用它们。[14]

9 所以,就是这样。谈到爱,我们也可以如此说,10 既然领受了爱上帝的诫命,我们就在刚开始形成的时刻直接[从上帝那里]一同领受了这爱的能力[15]。11 [这种能力的]证据不源自外在,而是人人都能从他自己身上,在自己心里发现它 (即爱的能力) 12 因我们都天然地渴望善(τῶν καλῶν) ,即便对各人而言,“善”各有不同[16],13 并且,我们无需受教,就爱我们的亲友,并且自愿向恩人展现一切善意[17]。14 有什么比圣善更令人惊叹的呢?「确实,除了上帝,还有什么是善的呢?(参路18:19)」15 有什么心念比神的伟大更蒙恩呢?16 有什么比灵魂的渴望更敏锐,更无法忍受呢?因为上帝将这渴望赐给净化了一切罪恶的灵魂。这正是真爱(διαθέσεως)的宣告:我为爱所伤(歌2:5)[18]

18 [这爱]完全无以言表,「按我所经验的」[19],[如同]圣善的闪电,语言无法描述,听觉无法听闻。19 如果是晨星之光,月光或日光「本身」[20],它们都无法与那荣耀相比拟——确实,无月的深夜之于正午明亮的太阳,远不及[它们]与真光的对比。

20 然而,这等美丽(即真光),非肉眼能见,只被灵魂和心灵 (διανοίᾳ)所领会(καταληπτόν[21])21 当这光照耀圣徒时,就留给他们一根无法忍受的渴望之刺[22]。 22 「最后,仿佛在这爱的火焰中失去活力」[23],他们哀叹今生,说:“祸哉,我寄居之日延长了(诗119:5)[24],我何时才能进去,得见神的面呢?(诗42:2)。又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腓1:23)”。23 再,「那等在他炙热的[爱]火中燃烧的人会说」我的灵魂渴望永活全能的上帝(诗27:4),“主啊!如今可以释放仆人去世了。(路2:29)今生的压迫如同监狱,他们发现难以持守在他们灵魂里点燃的神圣渴望的冲动。24 「他们」无法满足「的渴望」圣善的默观 (θεωρίας),他们祈祷他们对主甜蜜的默观能延续到永生(参诗15:11;26:4)。

因此,人天生渴望善「和爱」[25]。而那又美丽又可爱的是善的[26],因为上帝是善的(参路18:19)。因为万物都趋善[27],所以,万物都趋向上帝。

2. 照样,我们天生就能按自由选择做正确的[事] (το ἐκ προαιρέσεως κατορθούμενον),至少对那些没有受到邪念侵蚀的人而言是如此。[28] 因此,我们需要爱上帝,因为这就是我们欠他的。对于不爱上帝的人而言,这才是一切邪恶中最难以容忍的。因为疏远转离上帝,要比等候我们的地狱[29]的刑罚更加难以忍受。对经历到这点的人来说,[不爱上帝]要比失明——即使没有经历额外的痛苦——和丧失生命更加沉重。[30]

28 如果后代对生养者有一种天然的爱 (στοργή),显而易见的,[这种爱]既展现在动物的行为上,也展现在人类的性情上,从人幼年对母亲[的爱就能看出][31]。29 倘若我们冷漠疏远我们的创造者[32],我们岂不比孩子还无理[33],比野兽更无情吗?30 即便我们不知道上帝的善是怎样[34],我们仍然可以从“我们源来自于他”的事实,「以我们对父母的爱」大大地敬爱他,像小孩对他们的母亲一般,不止息地维系对他的忆念[35]。31 此外,人会自然地感激有恩于自己的人,这也是众所周知的。[36]32 我认为,这种情感 (πάθος)不但见于人类本身,也见于其他动物中。[因为]这种喜爱[37]就是[上帝]所赐予的善[38]。33如经上所记:“牛认识主人,驴认识主人的槽,”34 但接下来说的离我们就远了,“以色列却不认识,我的民却不留意。(赛1:3)至于狗和其他类似的动物,它们如何展现对养育者极大的喜爱,我就不多说了。35 若我们天然地倾向于对恩人表达善意和喜爱,并且愿意忍受一切劳苦回报他们的恩情[39]。36 [那么],什么样的言语才能描述我们配得上帝的恩赐[40]?他的恩典多到不可数量,大到其中一个就足以要求我们向「生命」的赐予者献上[41]一切感激。37 我留下主其他的恩典[不谈]——这些恩典本身要过于伟大与恩情[42],并且[迸发]出比星光,太阳光更大「更好的」的光芒(因为它们[的光]本身要比恩典晦暗)。38 因为我无暇离开那更好的,并以次好的去衡量上帝的美善。[43]

3· 39 让日升「——整个世界由它的火焰照亮」,40 月之循环,气象变迁 (κράσεις),四季交替,云雨,井水[44],洋海本身「及其深广」,全地[45],41 地上爬的,海里游的,天上飞的,一切被命定为我们服务的活物[46]都静默不言。42 「因此,我不提这些事物和其他不可数算的事」。但有一件,我们无法照自己的意思忽略不提,即一种对健全的心灵和理智而言绝对不能静默的恩典[47]。43——而且与之相配「和合宜」的谈论更是不可能。44 「我说的如此伟大的事是:上帝按他的形象和样式造人(参创1:26-7)[48],使人配得上帝的知识,并给他超越一切活物的理智(λόγῳ)[49],欣喜地赐他伊甸园(παραδείσου)不可言传的美丽,命他成为全地之主。45 当他被蛇欺骗[50],落入罪中,而罪「更是一头栽进去」而陷入死以及与死相关的事[51]。但上帝没有忘记他[52],46 而是赐给他律法作为帮助,安排天使守护照顾他,派先知谴责邪恶、教导美德,以「严厉」的恐吓来鞭打(ἐνέκοψε) [53]邪恶的冲动, 47 以「最奢华」的应许激发人对他福祉的渴望,多次藉着多人的榜样——他们致力于警戒他人,[提前]宣告[以上]两者的结局。

48 尽管我们沉湎于各式各样的不顺服中,他仍未离弃[我们]。 尽管出于对他恩典的漠然而冷落恩主,主的恩慈却没有抛弃我们,他对我们的爱也未曾偏离(ἐνεκόψαμεν)[54]。49 他从死亡中召回我们,借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使我们活过来。他赐恩给我们的方式大大超过神迹。50 因“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 (腓 2: 6-7)”。

4. 51 他担当我们的软弱,承受我们的病痛,他为我们而受伤,以便藉着他的苦痛,我们得医治(参赛53:4-5)。52 藉着为我们成了咒诅,他赎出我们咒诅 (加 3:13);为了使我们回到生命的荣光里,他经历了最羞耻的死亡(智慧书 2:20)。53 此外,赐给我们这些死人生命还不够,他甚至还赐给我们他神圣的尊贵[55](参彼后1:4),(馈赠我们永生[56]),54 为[我们]预备在极大喜乐中超乎人心所想的,永恒的安息[57]

55 我拿什么报答耶和华向我所赐的一切厚恩 (诗 116:12)? 他如此良善「温和」,并不要求任何回报,只要以爱[来回报]他所赐予的,就足够了。56 「谁如此无药可救地毫无感恩之心,以至于不爱恩主呢?因为他的恩典如此之大,如此之多。」当我想起这些事——请允许我公开谈及亲身经验,我就陷入恐惧颤栗中,免得我疏忽大意,或者忙于虚空[无益之事][58],我就从对上帝的爱中跌落,被基督责备(参诗68:6-10;罗15:3)。因为现在欺骗我们的那位,借着世界的诱饵(τῶν κοσμικῶν δελεασμάτων),热切地使用一切诡计使我们忘记 (λήθην)恩主。为了使我们灵魂毁灭,他跳到我们身上,踩踏我们,使我们轻视主——这是可责备的。我们的不顺服与背教,成了他所夸口的。他没有造我们也没有为我们死,然而,他却使我们在忽视和不顺服神的诫命中与他同伙。在我看来,这种对主的责难和敌人的夸口要比地狱的惩罚更严重。[其实],我们应该向基督的敌人夸口,找机会夸耀那位为我们死,又为我们复活的[主] (林后5:15)[59]。因经上记着说,我们欠他的太多了(参罗8:11-12)

57 关于爱上帝,就说这么多。因为正如之前说的,我们的目的不是把一切说完——那是不可能的,而是要用此章节在你的灵魂中植入简洁的提醒,以持续地激发你神圣的渴望。[60]


[1] Περί τῆς εἰς Θεόν ἀγάπης. RBas. 2. Q: de caritate Dei. 希腊版没有拉丁版的模糊性,希腊版指爱上帝,但拉丁译本可指爱上帝,也可指上帝的爱。

[2] Silvas指出Rufinus的翻译与叙利亚译本相合,因此Rufinus这里的翻译可能见证了原初希腊版本 (参:Silvas, n35)。

[3] ἡ πρός τον Θεόν ἀγάπη.

[4] Τοῦ θείου πόθου.

[5] σπερματικός τις λόγος,直译为“道精/种”。按Silvas n38. 这是Stoic的概念。最早使用这个概念的教父殉道者游斯丁(Justin Martyr)《护教篇 Apology》II.13. 道种一词的圣经根源始于以赛亚55章10-11节的农作物比喻。耶稣自己以撒种的比喻(路8:5-15,雅1:21, 彼前1:23等)采用了申命记—以赛亚的传统。这里巴西尔延伸他在《短会规》(见75,174,212,224)中的人观——灵魂神创说,即人的灵魂(不分亚当堕落前还是后)皆由上帝所造,这种观点与金口约翰的人观一致(参见:希腊文:PG (Patrology Greacea) 第53卷, 102-105页。下载请见:https://patristica.net/graeca/#t055。英文翻译见:Hill Robert trans. John Chrysostom: Homilies on Genesis 1-17 (Washington, DC: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1980), 163-168)。这道种在儒家孟子传统下被说成四善端,虽然敬天的层面被弱化了。

[6] 希腊文如下:ὁμοῦ τῇ σθστάσει τοῦ ζώου τοῦ ἀνθρώπου φημί, σπερματικός τις λόγος ἡμῖν ἐγκαταβέβληται, οἵκοθεν ἔχων τάς ἀφορμάς τῆς προός το ἀγαπᾷν οἰκειώσεως. Ὅνπερ το διδασκαλεῖον τῶν ἐντολῶν τοῦ Θεοῦ παραλαβόν, γεωργεῖν μετ᾽ ἐπιμελείας, και ἐκτρέφειν μετ᾽ ἐπιστήμης, και είς τελείωσιν ἄγειν Θεοῦ χάριτι πεφυκεν.这里,神诫命的学校显然是指教会。

[7] τον ἐγκεκρυμμένον ὑμιν σπινθῆρα τοῦ θείου πόθου. 这神圣的渴望应该是指上文提及的道种。

[8] 字面意思为正当地行动,一种践行的品德。按Silvas. 163n42(即163页,注脚42,下同),巴西尔采用约翰的语言与神学,完全摆脱了一切诺斯替主义的倾向。他说:“这就是上帝的知识:遵守上帝的诫命”(Hom. on the martyr Mamas, PG 31, 597A)。

[9] R.Bas. 2.3:我们不会一个一个的讲述诫命的次序,否则我们就通篇介绍这些细节了。

[10] R.Bas. 2.4:virtutes in nobis insitas gerimus,我们承受了根植于我们自身的能力。这些能力即上文说的道种。

[11] R.Bas. 2.5-6: 这就是为何没有为难我们所要求的——好像一些新奇的或外在于我们[本性]的事,6 另一方面,也没有赐给我们可以得意的地方…

[12] R.Bas 2.7: 如果我们毁坏本性的益处,就转向邪恶。

[13] ἡ πονηρά, και παρ᾽ ἐντολήν τοῦ Κυρίου χρῆσις τῶν ἐπ᾽ ἀγαθῷ παρά τοῦ Θεοῦ δεδομένων ἡμῖν. R.Bas 2.8: 灵魂的运动是由上帝根植的。

[14] ἡ ἐξ ἀγαθοῦ τοῦ συνειδότος κατ᾽ ἐντολήν τοῦ Κυρίου χρῆσις αὐτῶν. “它们”即上文上帝赐予人的道种。这里承认良心在某种意义上符合上帝的诫命,因此对于未信主之人,只要遵从良心的声音,也算是有一定美德的。RBas 2.8: et secundum conscientiam animi “心灵的良知”。巴西尔关于良知的论述,见SR=《短会规》,164.

[15] την ἀγαπητικήν δύναμιν εὐθύς τῇ πρώτῃ κατασκευῇ συγκαταβληθεῖσαν κεκτήμεθα. RBas 2.10: 灵魂在其刚开始形成时就承受了上帝赐予的按自己[的意思]生活的能力。巴西尔这里似乎赞同奥利金的观点。奥利金《雅歌讲章》的一大主题就是:爱上帝的天然能力需要被释放,被训练,如此,它能上升到上帝至美的家乡。奥利金的教义之前有柏拉图,柏拉图在《理想国》第7章中洞穴的比喻以及Symposium中的讨论显明了这点。但巴西尔,像其他的加帕多加教父们跟从圣经教导,拒绝灵魂先存说。

[16] 参Silvas164n55: εἰ και ὅτι μάλιστα ἄλλῳ ἄλλο φαίνεται καλόν. 拉丁译本RBas. 2.12: 所有人都渴望善,作为一种天然的性情,我们都朝着我们认为是善[的事物]驱动。巴西尔在他的诗篇讲道48篇中提到哲学家的目的论(Hom. on Ps. 48, I, PG 29.432A-B (Way 311)):“即使外邦人 (τῶν ἔξω) 也在思考人的终局如何,以及相关的各种概念。[柏拉图主义者]认为人的终局是知识;[亚里士多德主义者]认为是实践活动;[斯多葛学派Stoics]认为是一种可选择的生活方式[以及禁欲]; [伊壁鸠鲁派 Epicureans]认为人的终局是享乐。但我们基督徒认为,人的终局是来世蒙福的生活,我们为此尽一切可能去行,并努力前行。这在我们让上帝统领我们生活时就能实现。直到现在,理性造物并没有发现比这更好的[关于人终局的]概念了。”

[17] RBas. 2.13: 以我们尽心的服侍(omni affectu et officiis) ,我们加入让我们受益的人中。

[18] RBas. 2. 14-17加以修饰:14 还有什么比上帝更善的?15 还有什么样的爱,荣光,美丽比上帝[的爱,荣光和美]更能驱使我们本能地走向他,使我们更自信呢?16 还有什么更大恩典,什么在灵魂内隐秘点燃的爱火相较于上帝在心灵隐秘处点燃的[恩典与爱火]呢?17 尤其是当灵魂洁净一切污秽,[得以净化时],就真心喊道:“我为爱所伤(歌2:5)”

[19] RBas. 2.18: Ineffabilem prorsus ego sentio amorem Dei et qui sentiri magi squam dici possit, inenerrabilisquaedum lux…上帝不可言说的爱——就我所经验的来说,相较于言说,更易于经验——是某种无以言表的光。即便言说一道闪电,听觉仍是无法领会。拉丁语译者Rufinus做的一个笔记。巴西尔这段话是14世纪静修之争中关于非受造之光的前兆。而静修之争中关于人无法知晓或领会上帝神圣本质 (ousia),只能从神圣的“能量 energies”中知晓的观念也根植于巴西尔的三一神学(参书信234, Def. III. 370-7)。他的弟弟尼撒的格列高利在对巴西尔的颂词 (eulogy)中写道:“晚上,他(即巴西尔)在屋中祈祷时蒙了光照,借着神圣的能力,一道非物质的光——从非物质的源头中点燃的——照亮了屋子…他经常进入上帝所在的黑云中”In Basilium Fratrem, GNO x/I. 127, 7-10;129, 5-6行。(参Silvas 165n58)

[20] RBas. 2.19 结束道:将它们与那荣耀相比——它们都更加昏暗忧郁,墨一般的夜晚和厚重的雾和明朗正午的太阳都远不及[这种差别]。(参Silvas 165n58)

[21] Codex Voss. et Colb. et Reg. primus 是θεωρητόν,这恐怕是巴西尔后期与欧诺米(Anomoians)对抗时的修改,即人无法领会上帝的本质。

[22] RBas. 2. 21-2. 如果这爱使圣人们的心灵受伤,就在其上留下一根最为猛烈的渴望之刺 (qui decor, si cuius forte sanctorum mentem animumque perstrinxit, flagrantissimum in eis amoris sui stimulum defixit ) 22 其长度,好似在爱火中受相思之苦,在今生颤栗哀叹,不禁说:“我几时得朝见神呢?(诗42:2)(参 Silvas, 166n61)

[23] 此爱火在拉丁版中提及,参注45.

[24] 此按七十士译本直译,不见于和合本。

[25] Οὕτω μέν οὖν φυσικῶς ἐπιθυμητικοί τπων καλῶν οἱ ἄνθρωποι. RBas. 2. 24: 因此,我们天然地渴望善 (naturaliter et concupiscimus quae bona sunt et amamus)。 (参Silvas, 166n63)

[26] 根据上下文,这里的美丽,善和爱都是指至美,至善,至爱,即上帝而言。

[27] ἀγαθοῦ δε παντα ἐφίεται,巴西尔似乎引用了亚里士多德《伦理学 Nicomachaean Ethics》:τἀγαθόν οὗ πάντ᾽ ἐφιεται, “善是万物的目标”。

[28] Ὥστε το ἐκ προαιρέσεως κατορθούμενον και φυσικῶς ἡμῖν ἐνυπάρχει, τοῖς γε μη ἐκ πονηρίας τούς λογισμούς διαστραφεῖσιν. 此段可对比奥古斯丁对自由意志的看法。巴西尔显然承认只要人不受邪念的影响(显然这也是人的能力之一),人可以天然地,正当地使用自由意志。

[29] 确实地狱的实质就是与上帝分离。SR 267(参Silvas, 167n66)。

[30] 这一段拉丁译本RBas。 2.25-7:25 如我们所言,若没有什么善能与上帝相比,那么我们要付的债是爱,我们从他身上所寻找的也是爱;26 若我们拒绝,或者吝啬地支付[爱],我们肯定毫无托词,将自己交付于他的愤怒之下。27 我说的“愤怒之下”的意思是什么呢?什么样的愤怒比这更大,什么样的惩罚比这更可悲呢?岂不是与上帝的爱分离吗?(参Silvas, 167n67)

[31] RBas. 2.28: 这不仅见于人类,甚至见于愚昧的动物。

[32] RBas. 2.29继续:对我们的生养者没有感情。0

[33] RBas. 2.29:我们不可比牛更蠢,或比野兽更不尽天然[的情感]。9

[34] ὁποῖός。RBas. 2.30:虽然我们不知道他是什么(按,即他的本质为何),或他伟大的几何——quails et quantus sit.

[35] ἀποκρέμασθαι τῆς μνήμης αὐτοῦ διηνεκῶς, καθάπερ τῶν μητέρων τά νήπια.

[36] RBas. 2.31: 就我们所知的而言,这恩惠更加慷慨及时,我们所欠的恩惠无法衡量。(参silvas, n72)按:这里应是特指父母对儿女的爱。

[37]  οἰκείωις,巴西尔可能使用了斯多噶派的词汇,该词特指同类中天然的情感。

[38] RBas. 2.32: 我想这在我们之间,在其他动物之间也是共通的,因为如果有人给它们一些好处,它们会记得的。

[39] RBas. 2.35: 即使没有蒙教导,我们也爱与我们有恩的人,并尽心竭力地努力回报我们的感激。

[40] RBas. 2.36: 我们怎能充足地回报上帝的厚恩呢?

[41] ποιῆσαι,字面译为做。

[42] 译者以为这里的伟大是指天体之大,恩情是指人情之情。

[43] RBas. 2.38: 既然我们没有时间更充分地展开了说,即便我们有可能在较少的事上数算神圣的恩惠。

[44] ἀπό γῆς ἔτερον 字面译为:从地上出来的水,这个应是指地下水。

[45] RBas. 2.40: 云雨,地泉…

[46] 拉丁译本加上:以及在地上滋生繁衍的。参见:创1-2章

[47] RBas. 2.42:但只有一件事,即便它对有些想忽略不提,我们不能对此保持缄默。

[48] 这段引用是后来加入的,Rufinus总是热衷于引用圣经。同样的情形出现按上帝的形象造人Hom. on Ps 48, 8, PG 29.448B, Way 324。按Silvas n82,这段话也出现在巴西尔的侍奉圣礼中。

[49] RBas. 2.44:造他为地上有理性的动物(Rationabile animal fecit)。

[50] RBas. 2. 45: And when he warn deceived by the guile of the serpent.

[51] 这里可能是指肉体的生老病死和朽坏性,以及肉欲的不可控制性,就是罪所带来的后果。

[52] RBas. 2. 45: 上帝不会轻视他。

[53] 该词英译本翻译为“检查”,但希腊文应该是鞭打的意思。

[54] RBas. 2. 48: 但是,即使在这一切之后,我们仍然坚持己恶(和我们的不信,[但]信实慷慨的主)没有离开或抛弃我们,尽管我们不感激他的一切恩惠,我们也无法转离(或排除)他对我们的慈悲。

[55] Θεότητος ἀξίωμα. RBas. 2. 53: 与神的性情有份。 Rutinus 更直接地引用圣经。

[56] PG 916, 不见此句,但仍照英译本翻译。

[57] RBas. 2. 54:拉丁译本直接引用圣经:神为爱他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 2: 9).

[58] Μήποτε ἐξ ἀπροσεξίας τοῦ νοῦ, ῆ τῆς περί τά μάταια ἀσχολίας.

[59] 效法基督是巴西尔乃至加帕多家三教父教义表达的重点,参:LR 2.3-4 (RBas. 2.49-55). Morals 80. 22; Horn, on lumility PG 31.525-40, Wagner 483-4; Horn, on Ps. /, PG 29. 209-28, Way 155; Horn, on Ps. 28, PG 29. 280-305, Way 204; Horn, on Ps. 44, PG 29.388-413, Way 278-9, 285-7; Horn, on Ps. 48, PG 29.432-60. Way 318, 325; Hon1. on Ps. 61. PG29. 469-84, Way 343-4, 346 (参Silvas,171n91)。

[60] RBas. 2.57 结束道:通过简要的提及这些事,也许能在我们灵魂中根植并激发对上帝的爱 (amorem Dei) 。

正文完

圣巴西尔《长会规》24-37连载11 (完)

按:关于翻译参考的原文以及注脚的简称,参见巴西尔《长会规》序言一;巴西尔《长会规1-2》请见这里;《长会规》3-8,请见这里;《长会规》9-23,请见这里。

凡例:

此版感谢唐艾莉姐妹编辑,译者修订而成,是《长会规》导读课的初译稿。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会员参与译本完善过程,以期早日出版。

版权申明:此译本仅做会员个人学习使用,不得分享与他人或上传到网络。如要引用其中中译,可按以下格式:袁永甲译,巴西尔《长会规》x-xx(会员制初译稿_年_月_日,附上网页链接)。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其中拉丁版本的不同会通过注脚注明,拉丁译本多余的部分以「」表明。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但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一律按七十士译本翻译,因此不参考和合本

长会规 24

问:现在,你充分地传递了[1]这些事[的教导],下一步,我们可以学习一下弟兄相处之道吗?

答:既然使徒说:“凡事都要规规矩矩地按着次序行(林前14:40),”我们认为弟兄同居时,当有一种规规矩矩,按次序行的生活方式,当遵行身体中的肢体的原则(参林前12:27)。这样,应托付有眼睛官能的人去做共同的监督,不但去确认做过的事,而且要预见并检验将要做的事;而让有耳朵和手功能的人照各自所需地去听,去做——如此各个肢体各司其职。我们必须知道,如果任何肢体渎职,或者没有用到上帝所造的其他肢体的[官能],就必然会有危险发生。比如,手或脚忽视眼睛的指示,手就不可避免地会碰到有害的事物,伤及全身;而脚就会跌绊,或者掉进水里[2];或者眼睛闭着看不见,必然会连带其他肢体一同受伤,使它们遭遇同样的命运。同样地,疏忽的监督[3]难逃危险,因为他要管理[4]众人;而不顺服的弟子也难逃伤害和罪责,他若使其他人跌倒,就会陷入更严重的危险中。让各人在自己的位置展现出对上帝[5]坚定的热诚,践行使徒的命令:不可疲于发热心(罗12:11),他将因他的渴望获得称赞;但如果他疏忽懈怠 (ἀμελείᾳ),就会与之相反,就悲惨受祸了。经上记着说:“凡疏于做主工的,必受诅咒。”(耶48:10)

长会规 25

监督[6]若不责备罪人,将面临可怕的审判

回答:1. 监督[7]要这样服侍,当确信自己应该给予各人指导[8],意识到如果一个弟兄陷入罪中,却没有被告知上帝的审判,或陷入其中,持续犯罪,没有蒙指点如何去纠正,上帝将从监督(原文他的)的手中追讨他的血(即那位弟兄所犯的罪)(结3:18)。尤其是,那弟兄由于无知而疏于取悦上帝,却出于喜好而忍受个人的恶,破坏了严格的生活方式。经上记着说:“让你们蒙福的使你走错,并困扰你所行的道(赛3:12);”“但搅扰你们的,无论是谁,必担当他的罪名(加5:10)。” 愿这些不要临到我们,让我们这些指导弟兄的跟从使徒的规矩:“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用过谄媚的话,这是你们知道的;也没有藏着贪心,这是神可以作见证的…也没有向你们或向别人求荣耀。(帖前2:5-6)”

2. 免于[以上]这些情欲的就能毫无错谬地做好指导,不但自己获得回报,也能让跟随者获得救恩。在爱中真心寻求的人即不看人的情面,也不会因避免冒犯罪人而任他们[放纵]享乐。他说话坦诚,直接,不拐弯抹角[9],绝不选择去掩盖真理。如此,下面的话就适用于他。我们“在你们中间存心温柔,如同母亲乳养自己的孩子。 我们既是这样爱你们,不但愿意将神的福音给你们,连自己的性命也愿意给你们,因你们是我们所疼爱的(帖前2:7-8)。”不如此行的就像瞎子领路,不但令自己、也使跟随他的人[一同]跌入悬崖(参路6:39)。

从以上所论知道,取代[10]指导并使弟兄陷入歧途的罪恶何等大啊!这也是爱的诫命未践行的特征,因为没有哪位父亲眼看自己即将掉入坑中的孩子,或者孩子已经掉进去了,却任由他留在坑里。但更加恐怖的是,灵魂掉入邪恶的坑中,在那里死亡,这还需要说吗?因此,让监督[11]为弟兄的灵魂警醒,让他作为[向主]交账的人[12],关心各人的拯救。监督的关心必须大到一个地步——向他们展现出为他们去死的热心;这不但是因着主关于要爱众人的诫命——即人为朋友舍命(约15:13)——也是因着针对监督说的话:我们既是这样爱你们,不但愿意将神的福音给你们,连自己的性命也愿意给你们(帖前2:8)。

III-连载一

[1] Παραδεδομένων. 有传承之意,暗示巴西尔的教导来自于使徒传统。

[2] Κατά κρημνούς ἐνεχθήσεται. 字面可译为跨过河岸,引申为掉进水里。

[3] Τῷ ἐφεστῶτι.

[4] Κρινομένῳ

[5] Τῷ Θεῷ. 照Codex Voss. 和另外两个手稿翻译。

[6] Τῷ προεστῶτι. 这里的监督并非指教会的神父或主教,而是指修院的主持。字面译为:“负责人”。

[7] ὁ την κοινήν φροντίδα 字面译为“照看众人的”,引申为修院的监督,修院院长。

[8] Λόγον, 字面为言语,原则,引申为指导。

[9] ἀκαπηλεύτως.

[10] ἀντί,介词,可译为“反对,取代”。这里翻译为“取代”。

[11] ὑπεύθυνος, 字面译为“负责的人”,这里译为监督。

[12] ὡς λόγον ἀποδώσων. 字面译为“作为说话的人”。

长会规 26

论须向监督 (προεστῶτι)告知一切,哪怕是心中隐秘[的心念]

答:

若接受监督的[1]人想有显著的进步,并养成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诫命生活的习惯,他必须不隐瞒他灵魂的任何活动,也不可说未经检验[2]的话,而应向蒙托付的人[3]坦露心中的隐情,因为他(即蒙托付的人)的责任就是怜爱[4]弟兄,同情弱者。这样,我们就能得称许,我们的错误能得到恰当的纠正,从这种相互配合的努力中,我们一步一步往前走,[最终],我们将得以完全[5]。

长会规 27

如果监督犯错的话,他应该被优秀的弟兄[6]提醒

答:就像监督的责任是指引团契中的一切事务,照样,当监督被怀疑有一些错误时,其他弟兄也有提醒[7]的责任。但这种提醒不是坏了好规矩[8],而应交给那些在年岁和理解力上更优秀[9]的弟兄。如果有什么需要纠正的,我们就会因此让弟兄们和自己获益。因为我们将监督带回正途,而他就像我们的杆和杖,以他自己的正直纠正我们的弯曲;若有人毫无根由地搅扰监督,他们[也可进一步]确认这些质疑是毫无根据的,以此使监督免于指摘。

长会规28

问:我们当如何对待一个不顺服的肢体?[10]

答:1. 对于不太乐意 (ὀκνηρῶς)顺服主诫命的弟兄,我们首先像对待软弱的肢体一般展现出同情,同时监督应该通过私下劝告尝试纠正他的病弱 。

但如果他顽固不化,不接受纠正,监督就当更严格地在整个团契面前责备他,并尽一切劝勉之法来对他施行医治[11]。但若在许多警戒之后,他仍然不改变,也不纠正他的做法,他就像...

此为会员专享文章,每周更新“灵粮”。若您想阅读全文,欢迎订阅会员。如果日用饮食是滋养身体,订阅网飞是享受视听,那愿此事工能滋养您的灵魂。感谢您赏赞,支持我们的翻译事工。

巴西尔《长会规》9-23 连载十

按:关于翻译参考的原文以及注脚的简称,参见巴西尔《长会规》序言一。巴西尔《长会规1-2》请见这里。《长会规》3-8,请见这里。

凡例:

此版感谢唐艾莉姐妹编辑,译者修订而成,是《长会规》导读课的初译稿。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会员参与译本完善过程,以期早日出版。

版权申明:此译本仅做会员个人学习使用,不得分享与他人或上传到网络。如要引用其中中译,可按以下格式:袁永甲译,巴西尔《长会规》x-xx(会员制初译稿_年_月_日,附上网页链接)。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其中拉丁版本的不同会通过注脚注明,拉丁译本多余的部分以「」表明。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但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一律按七十士译本翻译,因此不参考和合本

长会规  9-12

袁永甲译

唐艾莉编辑

规条9(RBas. 5. 1-9)

问:凡[想要成为那些献身于主的人,[1]应该不加区分地将他所有给有不足的[2]亲友吗?

答:1. 1 既...

此为会员专享文章,每周更新“灵粮”。若您想阅读全文,欢迎订阅会员。如果日用饮食是滋养身体,订阅网飞是享受视听,那愿此事工能滋养您的灵魂。感谢您赏赞,支持我们的翻译事工。

周四巴西尔长会规导读班(长期招生)

关于巴西尔生平简介请见这里和灵修精神(请见这里:)以及巴西尔会规的形成,请见这里(讲座梳理了巴西尔会规形成的历史背景,手稿版本等情况)。这里不再详述。

自2020年撰写巴西尔系列博文以来,笔者亦陆续翻译了一些巴西尔的书信,如今巴西尔的《长会规》初译稿(待编辑)已接近尾声,其序言和1-5节会规已陆陆续续通过我们的订阅会员专文(请见网站会员专享栏目文章)分享出来。若您想阅读这些译作,欢迎订阅会员,赞赏支持我们的翻译事工,同时您也可以每周获得教父们的属灵“食粮”。

本导读课程并非上述内容的简单复数,而是专注于细读巴西尔会规译文(笔者会分享部分译作:书信2,序言,会规1-5,7,16,17),一起探讨学习巴西尔修院会规之精神。

讲座海报如下:

阿甲:巴西尔会规的形成(网盘+油管+讲稿+问答)

按:笔者已写过系列博文介绍了其生平(请见这里)和灵修精神(请见这里:),这里不再详述。本讲座不是上述博文的简单复述,而是专注于巴西尔长短会规的历史背景,手稿传统,大致结构以及基本精神的梳理。自2020年撰写巴西尔系列博文以来,笔者亦陆续翻译了一些巴西尔的书信,如今巴西尔的《长会规》初译稿(待编辑)已接近尾声,其序言和1-5节会规已陆陆续续通过我们的订阅会员专文(请见网站会员专享栏目文章)分享出来。若您想阅读这些译作,欢迎订阅会员,赞赏支持我们的翻译事工,同时您也可以每周获得教父们的属灵“食粮”。

本讲座亦是笔者即将开通的亚略巴古学堂专业课(收费的)巴西尔《长会规》导读班(上下)的介绍篇。一方面,听众可以上述博文和本讲座作为了解圣巴西尔灵修精神的入门和普及;另一方面,也为愿意进一步学习听众提供一个基本的背景介绍。凡对早期灵修和修道主义感兴趣的,欢迎来了解,一起学习。感谢您的转发和推荐。

视频(网盘下载,请点击这里

油管如下

讲稿正文

讲座主题:圣巴西尔《长会规》导读之会规的形成。

本次讲座聚焦于巴西尔的著作《长会规》,对其现有手稿的源流、形成过程、历史背景进行通俗的介绍。

当我们做学术研究时,首先需要找到一手材料,即手稿或称为原始材料,然后对其进行整理和翻译。目前新编辑的《长会规》一手材料有以下几个:

巴西尔及其著作对灵修具有奠基性的影响力。它是早期教会灵修史上东西方共同的财富。相对于《沙漠教父言行录》巴西尔的长短会规代表了整个东方教会的精神,并延伸到拉丁和叙利亚教会。长短会规目前都有PG(patrologia graeca)版本。《短会规》只有一些残篇,比较有名的拉丁译本译于四世纪末,大约在巴西尔去世后十年左右。安娜·希尔瓦(Anna Silvas)是一位现在研究巴西尔《长会规》的著名学者。她在2005-2014年间,一直专注于研究巴西尔的长短会规。本次讲座主要的内容参考了她的一些研究成果,也加入了我自己的一些看法。如果大家要研究巴西尔的会规,我在ppt上给出的都是不可或缺的一手资料。

巴西尔是全基督教会公认的知名人物。他有非常多的手稿和译本传世。保罗·约拿单(Paul Jonathan)在这方面的收集、整理和研究工作堪称做到了极致。他出版的一套五卷册的文集涵盖了巴西尔的书信、神学、讲道、礼仪、会规及其传记。凡是研究巴西尔的学者必会参考他的这套文集。本次讲座主要观注他文集的第三册,因为这一册是关于克修类的著作。

先介绍一下已出版的巴西尔著作的中译本。

网络上流传着一个从英文翻译的译本,但我认为其学术性不高。如果大家有兴趣可以在“小德兰书屋”的网站里找到它,以此作为对巴西尔及其著作的初探性资料。目前已有的一个中译本《创世六日》也译自英文。虽然它参考的英译本年份不是很新,但却是目前我所知道的较好的一个中译本。总之,中文界对巴西尔的书信、讲道、会规、礼仪的研究都几乎处于空白状态。

PPT上是关于目前比较流行的二手材料的推荐书单,更详细的书单大家可以到我导师开课时推荐过的这个网站上去查询。

首先我们要从历史、地理的视角来了解巴西尔的会规。

我们之前讲《沙漠教父言行录》时展示过这张地图。图的下方包括亚历山大城以南的沙漠地区,以及右边的加沙、西奈山地区和耶路撒冷地区,这些都算是早期基督教灵修的第一重镇。我们今天要介绍的是这张图右上方亚细亚偏北部的这一片地区。在这个圆圈里就是灵修的第二重镇——巴西尔修院。之前博士候选人丹尼尔介绍过的“巴西尔的福利院”也在这个地方。巴西尔的修院与《沙漠教父言行录》中的埃及修院体系有一定区别。这里大概是在四世纪中叶开始正式成形,随后因着巴西尔达至鼎盛时期。早期教会灵修第三重镇在巴西尔修院的正下方——安提阿、艾德萨,当然还可以再往东延伸到波斯帝国的边境,那里是叙利亚教会灵修的发源地。以上埃及、叙利亚以及巴西尔所在的亚细亚地区就是我们常说的东方教会的发源地,甚至可以说是整个教会的发源地。

这张地图选自安娜·希尔瓦的书,其中有几个地方比较重要。首先是位于艾瑞斯河(Iris river)附近的安尼西亚(Annisa)。巴西尔家族在这里有一座私产。巴西尔出身贵族,家在新卡萨尼亚城(Neocaesarea)。当他父亲去世后,巴西尔的姐姐玛卡瑞娜(Macrina)逐渐把安尼西亚和她的家族变成了一所修道院及修道者。目前最流行的巴西尔本都版会规就是来自于这个地方。

巴西尔会规主要有两个版本,一是本都(Pontus)版本,二是凯撒利亚(Caesarea)版本。在这张图上可以看到本都和凯撒利亚这两座城市。凯撒利亚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城市,其上标有两条杠的十字架,这说明它是督主教(Metropolitan)所在地。在它附近我们还可以看到加帕多家(Cappadocia)。四世纪时,这里出了三位有名的教父:凯撒利亚的巴西尔(Basil of Caesarea)、纳西盎的格里高利(Gregory of Nazianzus)与尼撒的格里高利(Gregory of Nyssa,巴西尔的弟弟);在他们之后还有金口约翰。他们都对整个东方教会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凯撒利亚城是整个亚细亚地区在神学、礼仪、灵修上的代表城市。

这一张地图中的艾德萨(Edessa)就是最近在四月份发生地震的地方。它是叙利亚灵修的一个发源地。学者安娜·希尔瓦没有强调亚细亚跟叙利亚灵修传统的关系,但是从我读到的资料来看它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首先简短地介绍一下巴西尔的生平,然后再来谈《长会规》的形成。

巴西尔出生于新凯撒利亚城。他的父亲也叫巴西尔,是位有名的修辞学家。作为贵族的他与帝国的官员们有着密切的联系。巴西尔从小由母亲和姐姐玛卡瑞娜教导,熟读圣经。等他到了上中学的年龄就开始在凯撒利亚、君士坦丁堡、雅典等地求学。他在求学过程中认识了他的挚友——纳西盎的格里高利。约在公元356-358年,因其弟意外去世他回到了家中。这次事件也促成了他们的家庭演变成一个修院。他的姐姐玛卡瑞娜劝归来的巴西尔受洗成为修士。他听从了这个建议,受洗之后被按立为读经员。然后他开始追随亚细亚地区当时修院的领袖欧斯塔修(Eustathius)。欧斯塔修此人从埃及到意大利游历广泛。在公元320年左右,他回到亚细亚地区开始推动这里的修道运动。

巴西尔跟着欧斯塔修跑遍了叙利亚、巴勒斯坦、埃及等地之后,最终选择在艾瑞斯河畔的安尼西亚修道。安娜·希尔瓦认为巴西尔的弟弟就曾在这里宣告守独身并开始修道,后来在一次狩猎过程中他意外去世。从那时开始安尼西亚逐渐变成了一所修院,并有很多修士、修女陆续加入;慢慢地其他的修院也在这一地区建立起来。随着修院增多,修士、修女们经常来询问巴西尔应该怎么过修道生活,巴西尔就以书面的方式把他的答案写出来,于是就形成了最早的一个《短会规》手稿。

在公元362-366年,他被凯撒利亚的主教优西比乌按立为神父;365-366年间他完成了《短会规》,同时他写了《驳欧诺米》。在366-370年间,他再次在安尼西亚修订会规。第三次修订会规是在他被按立为凯撒利亚督主教的时候,就此形成了“Ask.2”这个版本。在375-376年,他又一次回到安尼西亚,于是产生了第三个版本——本都版。我翻译的《长会规》主要是根据这个版本,也在很多层面受惠于安娜·希尔瓦的研究,同时参考了一些拉丁译本。在377-378年,他回到凯撒利亚进一步修订会规,形成了“凯撒利亚版本”。大概在378年巴西尔就去世了。所以,目前巴西尔的《长会规》有三个比较著名的版本,就是“Ask.2”、“本都版”和“凯撒利亚版”。

《长会规》的形成不是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非常复杂的过程。在不同的时间、地点、遇见不同的人提问,巴西尔以书面形式回复他们,并不断地进行修订。在他还活着的时候,他的会规就已广为流传,甚至可能传到了安提阿地区,而且有人已经将他的《短会规》翻译成了叙利亚文。

关于巴西尔受洗即成为修士这一点,我个人认为这与叙利亚“独一者”的传统有关,当然这一推论还有待于被验证。同样,《忏悔录》的作者奥古斯汀也有类似的经历。为什么受洗对于他们来说就意味着要为主守独身呢?在公元四世纪的四五十年代,阿弗哈特(Aphrahat)就写了这样的话:“教会传道应警戒所有在洗礼中与上帝立约的人,那些起誓成为童身和圣洁,年轻未婚的男女,圣洁者。让传道者警告他们说:‘凡有心结婚的,让他在受洗前结婚,以免他落入挣扎中被杀。’”(Dem.7.20.) 这话表明在当时叙利亚教会中,受洗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一个人在受洗时是什么身份就要一直持守这个身份。比如,你受洗时没有结婚,那么受洗之后也不能再结婚。这就是叙利亚地区非常流行的“约之子”或者“独一者”修道传统。其流行程度不亚于今天在欧美盛行的LGBT+群体现象,但区别在于他们强调要为主守独身。他们认为为主守独身才是最流行、最光荣的身份和职业,很多贵族、平民都热衷于此。这一运动近乎导致一场社会变革。许多结了婚,有了孩子的夫妇们也参与进来;其中丈夫去了男修院,而妻子则加入女修院。当时巴西尔的修院就接纳这样的家庭。那时可谓是一个修道运动的高峰期。当我们阅读有关文献时,会诧异于他们追求的生活方式与我们现代社会所推崇的理念截然相反。

讲到这里我们要多介绍一下欧斯塔修和干刚然会议(Synod of Gangra)。 欧斯塔修出生于一个神职家庭,父亲是位主教。他很年轻的时候就到亚历山大求学,不但接受了希腊哲学的教育,而且受到了修道运动的影响。他回到亚西亚之后就自称为“真正的哲学家”。他如此说是有原因的,因为在早期教会,有位知名的护教士游斯汀曾提出一个观点,基督教才是真正的哲学,做基督徒就是做真哲学家。在我们平台之前的讲座中,Dimitri博士说的很好,古代教育是“全人”的教育,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全然改变;“philosophy”这个词中“philo”是爱的意思,“sophy”的希腊文是“sophia”,就是智慧;哲学家是爱智慧的人,而基督教教导“Sophia”——智慧的圣灵,在洗礼的时候就住到了你的心里,你可以通过祂与创造天地的主相交,直接与祂联合。所以,当时很多了解希腊哲学的人认为基督教才是真正的哲学。

基督徒不但爱智慧,还可以达成与智慧合一的状态。早期的灵修运动跟希腊哲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种关联就是来自于亚历山大的传统。亚历山大灵修传统中有许多知名人物,比如奥利金(Origen)、他的忠实的弟子埃瓦格里(Evagrius)等等。亚历山大这个地方虽地处埃及,文化中却融合了希腊哲学。它的灵修比较强调“属灵的知识”(spiritual knowledge)。欧斯塔修带着这样的观点回到了亚细亚地区兴起了一场修道运动。

欧斯塔修的运动给社会带来了巨大的震动和变革,也引发了当地主教的不满,其中包括他的父亲,还有另外一位主教优西比乌。他们不满这个运动中一些极端的做法,于是举办了一场会议——刚然会议。关于会议的时间学者们的观点并不一致,我比较认同安娜·希尔瓦的说法,会议于公元340年召开。刚然会议谴责了欧斯塔修修道运动中一些极端的形态,比如拒斥婚姻、与教会分离,个人主义等等。

欧斯塔修修道运动的主要特征:

  • 拒斥婚姻。直言不讳地说他们主张拆散家庭。我在“叙利亚早期灵修传统”的课程中讲过《多马行传》说婚姻污秽。早期也有些异端,如马西昂派(Marcians)也谴责婚姻。他们认为婚姻跟救恩没有关系,人在结婚和上帝的之间只能选一个。当一个家庭加入基督教,他们就竭力让丈夫和妻子成为修士和修女,而孩子则送到类似儿童福利院的机构去抚养。在已婚者的家中他们不祈祷,也不接受已婚牧者主持的圣餐,视其为不洁净。这样的主张与当时教会总体对婚姻的态度相抵触。在保罗的书信里提到婚姻是神圣的,但这一派却说婚姻污秽且与救恩无缘,这是极端的教导。
  • 破环教规。他们允许守独身的人离开教会独立聚会,甚至可以私自领圣餐。
  • 破环社会秩序。因为修道运动形成了一场社会变革,影响到了社会的方方面面。首先家庭这个社会单位被拆散了,其次主仆关系也被拆散。一旦一个奴隶加入他们的修道运动,那他就可以自己宣告摆脱了主人的辖制得到了自由和释放。同时,他们也强烈地谴责富人,认为富人如果保留财富就不能得到天国,富人应该放弃一切所有过修道的生活。
  • 谴责肉食。虽然他们中不是所有的成员都不吃肉,但有些成员认为吃肉就与救恩无缘。
  • 奇异装扮。他们穿着非常显眼的衣服来表示自己是独身者;有很多的修女把自己的头发剪得跟男子一样,穿的衣服也跟男子一样。
  • 强调“灵知”。我认为这很有可能跟叙利亚早期的一个异端“祈祷派”有关系。

以上这些主张都对当时的教会造成了冲击,因而遭到谴责。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欧斯塔修的修道运动也影响到了巴西尔的家庭,尤其是巴西尔的姐姐和母亲;而巴西尔家族修院的建立;巴西尔会规的订立也都与此相关。

巴西尔会规的形成还与巴西尔的姐姐玛卡瑞娜很有关系。艾米利亚(Emmelia)是他们的母亲,玛卡瑞娜是家中的长女,长子是巴西尔,次子鲁卡提奥斯(Naukartios),三子尼撒的格里高利,四子彼得(Peter)。玛卡瑞娜也是位传奇的人物。她大约在339-340年间定了婚,那时可能她也只有十三四岁。不幸的是她的未婚夫应在340-344年间去世了。玛卡瑞纳就以此为由决定为主守独身,而他的父亲估计也拿她没有办法。等他父亲在346年去世以后,玛卡瑞娜修道的心意更加坚定。她决定将艾瑞斯河畔安尼西亚的房产逐渐变为一个修道中心。她的母亲和几个弟弟也受到她的影响纷纷加入了为主守独身的修道行列。有学者认为尼撒的格里高利之前结过婚,后来才决定为主守独身。巴西尔的弟弟鲁卡提奥斯在21岁的时决定守独身,在356年死于一场意外。因为这个事件巴西尔回到家里,玛卡瑞娜劝他过修道的生活。后来,他们全家都成了修士和修女。在362年,玛卡瑞拉终于将安尼西亚建成了修院。她主要负责女修院,他的弟弟彼得主持男修院。巴西尔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呢?就是当修士和修女对修道提出各种问题时,他就以书面的形式给与回应,因而最终形成了《短会规》。这事大约发生在362-366年之间,地点就在本都地区。

我们现在来看一下安尼西亚修院的模式。

  • 它是在同一座修院中修士与修女分开居住。他们的日常饮食和起居都分开,只有在主日时才一起崇拜和领圣餐。修士和修女必须在监督或主持的允许下,并在有多人见证的场合中才能会晤。孩子们则由专人负责共同抚养。在巴西尔的会规里,他不称安尼西亚为修院,而说这是一个团契,一个按照主基督诫命生活的团体。
  • 这里的修道者不像沙漠修士安东尼那样只操练节制或内心警醒,他们还做其他的工作。这种模式应与叙利亚教会早期的独一者修道传统相似,而这一传统并没有形成像埃及沙漠教父退居旷野的那种模式。虽然他们有的人也住在山里或郊区,但是他们跟教会有着紧密的联系。比如,参与宣教,担任神职,在教会的主日学里授课,扶贫,接待客旅等等。巴西尔的修院也是如此。例如,修院设有专门接待客旅的房间;在369年大饥荒的时候,玛卡瑞娜专门去街上收揽孤儿带回修院;后来还建立了巴西尔福利院。
  • 他们的修士和修女有不同的服饰,修女们都带面纱。
  • 他们一日有七次祷告。这与埃及修院的传统相同。在巴西尔的会规里详细记载了日常祈祷的规条。他们一般在早上六点起来祷告,三个小时后,也就是九点要祷告,依次是中午十二点、下午三点、六点;晚上有两次祷告,在睡前祷告一次,然后半夜十二点起床祷告一次,一共七次。一天祷告七次是根据圣经的教导。每一次的祷文和圣咏内容并不一样。这就是他们最基本的生活。
  • 他们每天劳作。我们在《沙漠教父言行录》里面也看到阿爸们自己编织篮子或做一些手工艺品,然后拿到市场上去卖,以此来保证自己生活所需。巴西尔的修院也继承了这一传统。例如,他们做一些手工艺品、面包、椅子和衣服在市场上卖,供应修院所需。

修院的这些特征都体现出他们与欧斯塔修的修道运动和埃及修道传统有所不同,因此我们认为他姐姐建立的安尼西亚修院模式对巴西尔的会规有非常深远的影响。本都的版本之所以为现在多数学者所推崇,其原因也是因它诞生在这样极具实践性,又贴进社会生活的背景下。

我们现在来看一下手稿传统。

首先,巴西尔《长会规》有许多版本。为什么会有许多版本呢?在古代有一些编辑者会在手稿上留有旁注。通过这些旁注后人就能够知道一些与手稿相关的信息。例如,这个出自五六世纪的旁注:“在巴西尔成为督主教之前,他被问及克修生活,他将回答写成文字给他们,【形成】《短会规》(τό μικρόν ἀσκητικόν)。之后,他继续修订,增加篇幅。 将之发给极为虔诚,热心请求他的修士……”。我们在这里看到两点,一是关于他《短会规》手稿的形成;二是《短会规》写完后被不断地修订。会规的修订版又被发给一些修士,这些修士可能把这些版本传到了更远的地方,比如安提阿地区。所以,巴西尔的会规在他有生之年就广传开来。又如,“当他自己被按立为督主教(high priesthood)的时候,他认为有必要给会规加个《论信德》的序言,并附上一部神所默示之圣经见证的合集(如《道德论集Morailia》)。”(Silvas,4-5)这个旁注告诉我们巴西尔在不同的时间、地点修订会规,因此产生了不同的版本。再如,“有时凯撒利亚的手稿与本都的手稿有所不同,就像在这里显明的。我想,理由是,这位伟大的导师一时被一些修士问问题,另一时被其他人问,并且问的地点也不相同。他就会拿着副本按他的想法修订……”(Silvas,6) 这个旁注告诉我们,它的编辑参照了本都的版本。我认同安娜·希尔瓦的观点,巴西尔的会规是“一部行走的会规”。巴西尔到哪里会规就修订在哪里,所以在他有生之年并没有出现一个完全固定的版本,这就是《长会规》的特点之一。

其次,在目前的版本里它的内容和标题都是以本都的版本为基础。本都版本中的标题并非出自巴西尔,而是那些拿到手稿的人为方便读者了解每个问题的主旨而加的。前面这位做旁注的编辑者只是按照本都的版本,并参照了凯撒利亚的版本(Ask2)、东方的版本(可能是来自安提阿的早期版本)重新进行了甄别和整合。

 下面介绍一下《短会规》的版本。现存《短会规》有三个版本,一是希腊文的残篇,二是Rufinus在397年翻译的拉丁译本。这个译本非常重要,它有还原《短会规》版本的作用。三是叙利亚译本,叙利亚译本很可能在巴西尔在世时就已经开始着手翻译了。

再来看《长会规》的版本,目前也主要有三个。

第一个版本是在370年初形成的“Basiliad”版本,就是他刚成为凯撒利亚大主教时修订的版本。它现存于君士坦丁大首牧的图书馆里。根据这个版本在十世纪翻译过一个格鲁吉亚的译本。第二个版本是凯撒利亚版(Ask.3)。凯撒利亚版形成于巴西尔离开本都到他去世之前。这个版本现存于Stoudion修院。根据这个版本翻译出亚美尼亚译本和古斯拉夫语译本。第三个版本也可能是最重要的版本——本都版。它是根据五六世纪的手稿编辑而成。另外还有东方版本,很可能来自安提阿地区。根据东方版本又产生出阿拉伯译本和十四世纪的拉丁译本;十世纪的一位圣人Nilus版本;圣山阿索斯版本(此版本没有关于修女的部分,因为那里只有修士)。

我们来总结一下。这些版本除了章节的划分存在差异之以外,其内容基本一致。 根据《短会规》第318条所写,巴西尔将会规分为长短两部,长的一部是讲总的原则,处理比较重要的、常见的事;短的一部更随机、更具实践性。所以,长短会规各有其价值和意义,但是《长会规》更能体现巴西尔灵修的精神和原则。本都的版本参考了凯撒利亚早期版本(Ask.2),没有参考Ask.3的版本,所以目前大家比较推荐本都的版本。我的翻译也主要是根据这个版本。有些学者认为有必要从头梳理巴西尔《长会规》的传统,根据Ask.2再做一个校勘本,也许这样能发现会规形成过程中的一些差异,但是这可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作,至少安娜·希尔瓦没有这样做。我认为本都的版本因着它与巴西尔修院的关联基本上代表了整个《长会规》的精神。

关于《长会规》的结构。

巴西尔会规的每个规条都依循着一个主要的次序。会规里没有希腊哲学术语,他所有的灵修精神完全建立在主耶稣的话语之上,尤其是爱上帝、爱人的诫命之上。

第一条到第五条讲的是一个基督徒要如何按照基督的诫命生活。这是巴西尔《长会规》的一个特点。他比较少谈及默观,也比较少谈灵知的概念,而是强调操练遵守诫命。这五条会规十分重要,它们基本上代表了巴西尔的灵修精神。我自己对灵修的看法也是从巴西尔会规的一至五条而来。在灵修传统里始终有一种张力存在,其力量之一就是来自于艾瓦格里的传统。他们认为与上帝合一,即默观上帝是灵修的核心或巅峰。这一点我不太认同,我比较认同巴西尔的立场——遵守主的诫命才是灵修的核心。只要把这一点做好,其他的结果都会很自然地产生。也许这个观点有一点极端,但是目前来说,这是我自己的一个看法。我认为他的这种灵修精神更符合圣经的教导,因为它植根于圣经,尤其是主耶稣的话。

 第六至十节是关于如何加入修院,为什么要遁世,如何处理个人的财产,什么时候加入修院合适,年龄是多少,加入修院之后要做什么,如何操练节制,饮食上要注意什么,节制的度如何把握等等。巴西尔的会规涉及了做一名修道者的方方面面。后来西方的本笃会规基本上依照着巴西尔的会规制定。

最后讲一下巴西尔灵修的基本精神。他的基本精神其实就是纠正欧斯塔修的一些极端做法。

首先,他排斥祈祷派的灵知倾向。这个倾向存在于埃及的修院体系和亚历山大的修院体系,以艾瓦格里为代表。巴西尔的教导完全根植于圣经。例如,在《长会规》里很少出现“无欲”一词,但在艾瓦格里或埃及一些沙漠修士的著作中,就会经常出现此类来自于希腊哲学的词汇。巴西尔基本上不用这类词,他倾向于用圣经的词汇。

其次,他主张团契生活而非个人独修。估计巴西尔不太赞成安东尼那种生活形态,或者早期叙利亚灵修传统中,四处游荡传福音的独一者(wanderers)的生活状态。因着他的这些主张才确立了整个东方教会的修道系统,即一个人必须在教会或主教的允许下,公开地宣誓加入一所修院才能成为修士;而像巴西尔自己一个人出去修道,后来写下会规的现象就没有再出现了。同时,这个主张引申出灵修者一定要有神师为指导的原则。

第三,修院与教会的关系。修院独立于教会但与其保持合作关系。欧斯塔修的修道运动与教会产生了张力,修道者甚至离开教会自领圣餐,这混乱了教会的秩序,对当时的社会而言也是革命性的。巴西尔的修道运动则尊重婚姻,男女修道者分开居住,不得强迫孩子进入修院,除非有主教的许可,父母的同意,并以文书的形式进行公告。

第四,巴西尔强调昼夜做工养活自己。这类似于埃及沙漠修士的传统。欧斯塔西修道运动则出现了一个类似于叙利亚教会独一者的传统,或者说叙利亚教会中被认为异端“祈祷派”灵修传统。他们解读,该隐是耕地的人,基督徒则是属天的子民,所以修道者不用在地上劳作,只以祈祷、传道为念,理应以福音得粮食。

就此我们来看几个例子。

我翻译了一些刚然会议的会规,还有巴西尔的《长会规》,在这里做一下对比。刚然会议指责:“欧斯塔修团体谴责婚姻,认为婚姻生活没有盼望,这导致很多结婚的妇女受蛊惑,离开他们的家庭和丈夫,丈夫离开他们的妻子。但同时,他们不能操练节制,他们犯了奸淫。”(刚然会规 Silvas,187)而《长会规》12中对上面的内容进行了修正:“那些在婚姻的轭下而打算过这种生活的人(即修道生活)需要受到检验:‘他们是否按使徒的教训是两厢情愿的(林前7:5)。’因使徒说:‘他也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林前7:4)。’ 如果是这种情况,就可在许多见证人面前接纳他们,因为没有什么比顺从上帝更宝贵的了。但如果另一方有异议,甚至与之作对,不太关心取悦上帝的事,当记得使徒的话:‘神召我们原是要我们和睦(林前7:15)。’” 巴西尔认为不能强迫人过独身的生活,婚姻是个人的决定。

针对欧斯塔修一派脱离教会的做法《短会规》中写道:“如果当地负责管理教会的人(即主教或神父)是信实的,能谨慎管理,就当效法使徒行传的做法(参徒4:35)把财务交给他来处理。”(SR100)从这些例子我们可以看到巴西尔其实跟教会是一种合作的态度。

以上就是有关巴西尔会规的形成和其特点的总结。今天的讲座就到这里,谢谢大家的参与。

问答环节

巴西尔《长会规》导读之会规的形成

讲座问答环节

问:巴西尔的文献是否论及“默观”、“神光”等主题?

答:有,但他谈的比较少。关于神光,他弟弟在给玛卡瑞娜写生平的时候有提及这方面的经历。巴西尔在会规二、五中也对此有简单的表述。但整体来说,巴西尔的会规并没有详细地描述这些主题。他比较专注于“遵守主的诫命”这一核心主题。巴西尔会把神光表达成上帝的爱。在他的书信二里也简略地提到了“心祷默观”的传统。他认为一个人在纠正了自己的坏习惯以后,应该过一种始终把心思放在上帝身上的生活。巴西尔称其为“不止息地忆念上帝”。通过忆念上帝,让上帝住在人的心里,其实这就是“心祷默观”传统的另外一种说法。

问:刚然会议主要是提倡欧斯他修的精神吗?

答:不是,刚然会议反对欧斯塔修修道运动中一些比较极端的做法。它属于一个地方性会议,由刚然的几位主教主持并参与。因为他们认为欧斯塔修的修道运动搅扰了教会和社会秩序,所以召开会议的目的是谴责以欧斯塔修为代表的修道运动中的极端的现象和思想。

问:现在东正教修院还在沿用巴西尔的会规吗?其影响力如何?

答:我还没有研究过这个主题。我印象中早期埃及有一位修士也建立了一个会规,而巴西尔的会规与之齐名,二者都有非常深远的影响。叙利亚在五六世纪兴起过一位叫亚伯拉罕的人,他也建立了一些会规;后来西方也有本笃会规。我没有在它们之间做细致的对比。我相信无论东西方,巴西尔会规的一些基本精神和原则被后来的教会所采纳。比如,目前在阿索斯山,如果一个人想成为修士,他首先要进入一所大修院,就是以巴西尔会规为蓝本建立的修院;在其中修行三到五年的时间,然后经神师的许可才能进入相对偏远、体量也小一些的修院——斯科提(skete)修院。现在的东方教会保留了两种修院模式,一种是巴西尔修院系统,即一个大的修院群,可能有上百名修士;另外,一种小修院,就是在山里面找一个洞穴或者建一个简陋的木质棚子,不多的修士住在里面,里面的家具都非常简单。后一种修院模式更类似于安东尼的修道模式,而这种模式盛行于四世纪修道运动刚刚兴起时。自从巴西尔堵死了个人私自宣布成为独修者的道路后,东方教会就没有再出过那样的修士(详见会规七)。巴西尔以彼此相爱的生活方式中和了欧斯塔修修道运动中极端个人主义的方式。彼此相爱的生活方式是根植于爱上帝、爱人的诫命。试想如果一个人独修,他又可以去爱谁呢?巴西尔在会规六到七条中就专门反对那些游荡的独修者(wandering)。他说,如果人想成为修士就必须跟主教和神父申请,经同意后公开见证,然后加入一个修院成为见习修士。修院的主持要负责带领、观察他三到五年的时间,然后他才能成为正式的修士。在成为修士后,如果他想进一步体会心祷默观的传统或更深入地修行,才有可能进入类似安东尼式的隐修院。例如,我们比较熟悉的尼哥底母,还有参与“静修之争”的神学家圣帕拉玛(St.Palamas),他们都是首先进入一所大修院,然后再进入更偏远的修院,以心祷默观的方式获得对上帝更深层的体会。所以我觉得即使他们没有过读巴西尔的会规,但这种传统已经渗透到他们的骨髓和血液里了。

问:巴西尔是不是出现在埃及沙漠教父之后?

答:巴西尔与他们几乎是同一时期的人。只不过在我们的印象中,叙利亚的修道传统不如埃及教父们那么有名。 这可能是因为我们更熟悉亚历山大的阿塔拿修写的《圣安东尼传》。在叙利亚、安提阿、艾德萨、亚细亚地区,在欧斯塔修之前就已经有不少为主守独身的人了,也有像安东尼那样的人。我们甚至可以说在君士坦丁之前就有为主守独身的人。因为使徒保罗、使徒多马以及很多的使徒教父都是为主守独身的人。他们进行这种操练不是突发奇想。修道主义的根源有二,其一是主耶稣的教导,使徒的推荐;另外就是殉道主义精神,二者结合起来就促成了修道运动在四世纪的兴起。因为四世纪时,没有了来自罗马官方的逼迫,殉道结束了,于是才出现了这样一种轰轰烈烈的修道运动。但在此之前难道没有人为主守独身吗?当然有,只不过在君士坦丁之前,历史文献对此记载有限。我们能看到的就是《圣安东尼传》、《沙漠教父言行录》,所以我们才误以为只有埃及沙漠地区有修道运动。其实不是,再给大家看一下刚才的地图。我一再要强调这张地图就是这个原因。这幅图整体地向我们展现了修道活动在各地都有出现,也包括在西边的罗马;而右半部分的这些标注都是修道运动的重镇。这片地区就一直存在着这样的传统。所以,不能说巴西尔一定是在沙漠教父以后,也许在时间上他们可能相差二三十年,但并不代表他们之间完全没有联系。其实他们在地理位置上也不过相差几天的路程而已。巴西尔也算是沙漠教父之一,在《沙漠教父言行录》中也有引用他的言论,我们应该将他们看成一个整体。

海报如下:

若您愿意赞赏,奉献我们的事工,请见Donate

巴西尔长会规3-8 连载十

按:关于翻译参考的原文以及注脚的简称,参见巴西尔《长会规》序言一。巴西尔《长会规1-2》请见这里。此文是连载十,包含《长会规》3-8。
凡例:

此版感谢唐艾莉姐妹编辑,译者修订而成,是《长会规》导读课的初译稿。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会员参与译本完善过程,以期早日出版。
版权申明:此译本仅做会员个人学习使用,不得分享与他人或上传到网络。如要引用其中中译,可按以下格式:袁永甲译,巴西尔《长会规》(会员制初译稿_年_月_日,附上网页链接)。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其中拉丁的不同会通过注脚注明,拉丁译本多部分会以「」表明。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但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一律按七十士译本翻译,因此不参考和合本

长会规  3-4
袁永甲译
唐艾莉编辑
规条三
论爱你的邻舍
答:
58 接下来我将按次序和能力讲论第二条诫命[1]。59 我们上面已经提及,律法是农夫和耕种者的能力,这能力是在起初「由上帝」像种子一样根植于我们心里的。60 既然我们被要求爱邻舍如同自己(太22:39),就让我们看看在我们心里是否有这等从上帝而来的能力去践行这条诫命。61 谁不知道人是一个温柔的,可以交流的,而不是孤单[2]或野蛮的生命[3]?62 最具我们本性的特征就是彼此相交,互帮互助,爱他人[自己的同类 (ὀμόφυλον)][4]。63 因为主已将这等种子种 (ἔδωκεν 字面译为给,这里根据上下文译为“种”)在我们心里。如今,「毫无疑问地」他来宣告它们的果实,「作为我们爱他的见证,他接受我们爱邻舍」,说:‘我给你们一条新命令,就是要你们彼此相爱。’(约13:34)”他愿意激发我们灵魂趋向这诫命,而不要求以神迹和大奇事作为他门徒的明证(虽然他也在圣灵里将这些赐给我们了)。但他是怎么说的呢?64 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13:35)。65 他把这两条诫命全方位地结合在一起,以至于向邻舍行善就是向他自己行善。他说:“我饿了,你们给我吃(太25:35),”66 以及诸如此类,随后,他说道[5]:“ 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 25:40)。”

67 结果是,通过第一条诫命确立第二条诫命,然后,通过第二条诫命再次「上升并」回到第一条诫命[6]。如此,凡爱主的「毫无疑问地」会随之爱邻舍。68 因为主说:“凡爱我的会守我的诫命,”但他的诫命就是“你们要彼此相爱,像我爱你们一样”(约15:12)。69 因此,凡爱邻舍的满足了 (ἀποπληροῦν)他对上帝的爱,因上帝悦纳了他[7]。上帝忠信的仆人摩西是如此爱他的同胞,甚至只要上帝赦免百姓的罪,就情愿从上帝所写的册上涂抹他的名(出32:32)。保罗也效法主献上自己作为众人(τῆς πάντων 或译为“万有”)救恩的赎价,斗胆祈求为他弟兄,他的骨肉之亲,就是自己被咒诅,[与基督分离],也愿意(罗9:3)。虽然他同时也知道,为着大诫命(太22:38;可12:31),借着对他的爱而放弃神恩[眷顾]的人,不可能被上帝抛弃,恰是因这点,他所获得的回报将远超出他所给予的。

现在,关于圣人们拥有这等对邻舍程度的爱,我说得够多的了。
 
规条四 (RBas. 2. 70-73)
论敬畏上帝
答:70 对于那些「领受要敬畏上帝」,开始引入虔诚 (εὐσέβειαν) [8]之门的人,以敬畏[开始]的初级教导更为有用。因为按照智慧的所罗门的劝告,他说:“敬畏上帝是智慧的开端(箴...

此为会员专享文章,每周更新“灵粮”。若您想阅读全文,欢迎订阅会员。如果日用饮食是滋养身体,订阅网飞是享受视听,那愿此事工能滋养您的灵魂。感谢您赏赞,支持我们的翻译事工。

巴西尔长会规1-2完 连载五

按:关于翻译参考的原文以及注脚的简称,参见巴西尔《长会规》序言一。此文是连载五,包含连载一、二、三、四。此篇含《长会规》1-2。

凡例:

此版感谢唐艾莉姐妹编辑,译者修订而成,是《长会规》导读课的初译稿。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会员参与译本完善过程,以期早日出版。
版权申明:此译本仅做会员个人学习使用,不得分享与他人或上传到网络。如要引用其中中译,可按以下格式:袁永甲译,巴西尔《长会规》(会员制初译稿_年_月_日,附上网页链接)。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其中拉丁的不同会通过注脚注明,拉丁译本多部分会以「」表明。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但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旧约引用一律按七十士译本翻译,因此不参考和合本

长会规 (RBas. 1.1-6)
袁永甲译

唐艾莉编辑

长会规 (RBas. 1.1-6)
会规一、关于主诫命的次序[1]
问:

既然你的话[2]给了我们提问的权力。首先,我们想请教:神诫命的次序如何?比如,哪个诫命是首要的,其次是哪个,然后依次往后推;又或者是,所有诫命都是相互依赖的,就我们最先的问题而言,它们的价值都是平等的。如此,那些想要[践行诫命],期望冠冕的人,可以安全地开始在任何地方[践行]。
...

此为会员专享文章,每周更新“灵粮”。若您想阅读全文,欢迎订阅会员。如果日用饮食是滋养身体,订阅网飞是享受视听,那愿此事工能滋养您的灵魂。感谢您赏赞,支持我们的翻译事工。

巴西尔长会规序言连载三 (完)

巴西尔长会规序言连载三
袁永甲译
唐艾莉编辑
按:此文为巴西尔长会规序言连载三,上两篇连载内容以及介绍请见连载一,连载二。此译作由于在翻译过程中,故每周的分享会少一些,约1200-2000字。巴西尔《长会规》序言分享完。
4. (按:此处为希腊版本编号)

现在,那些犯了大部分诫命的人[1],愿意归于哪一类呢?他们不侍奉上帝为父,不相信他能成就大事,不服侍他为主。主说,如果“我既为父亲,尊敬我的在哪里呢?我既为主人,敬畏我的在哪里呢?”(玛1:6)因为敬畏上帝的甚...

此文是会员专享文章,若您想阅读全文,欢迎订阅会员。感谢您赏赞,支持我们的翻译和教育事工。

巴西尔《长会规》序言全文——袁永甲译

若写给我们的一切不是为了我们救恩之必须,那一切的诫命就不会写下来,我们也无需全部遵守。

巴西尔《长会规》序言

按:在东方教会,巴西尔(公元329-379)的大名如雷贯耳,其灵修著作以《长会规》和《短会规》为代表,其中《短会规》很可能在其有生之年就被译成拉丁文和叙利亚文,影响深远。而《长会规》作为巴西尔后期针对《短会规》修订的著作,代表了东方教会的灵性精神。按学者安娜•斯尔娃 (Anna Silvas) 的观点,《长会规》手稿家族中最能代表其原初精神的仍是来自本都 (Pontic) 的手稿[1]。笔者分享序言全文是为驳斥那些声称一次得救,永远得救,或一旦得救,永远得救的观点。文中亦能看出巴西尔对自由意志的中性看法,强调人的能动性。总之,巴西尔要警告的正是那些声称不能遵守主的诫命,或者只遵守了部分诫命就以为获得了救恩的人。

关于使徒教父如何驳斥一次得救或一旦得救,永远得救,关于因信称义(除非有人宣讲这个信就是为守主的诫命到流血牺牲的地步)不等同于救恩

介绍

关于巴西尔的生平,以及灵修精神(),笔者已写过专文论述,这里不再详述。

按照学者安娜•斯娃丝(Anna Silvas)的意见,《短会规》是巴西尔在本都(Pontos)牧会期间,即363-5,写成的;而后,从370年到379年,巴西尔将《短会规》做了修改、增补,将之变成《长会规》。无论长短会规,都反应出刚然 (Gangra)会议的影响,以及呈现出对欧斯塔修的拒绝。[1]

翻译参考版本

本译作《长会规》参考的希腊文校订本有: Ask. 3 (Caesarean/Studite) , Ask. 4 (Pontic/Vulgate)[2]

Ask.2是最古老的版本[3],由Garnier编辑的PG 31是Ask.4的样本。正如P.J. Fedwick评论的Julian Garnier and Predentius Maran准备的巴西尔著作整体而言,迄今为止无人能及。[4]

Silvas的译本参考PG编辑的诸多Ask.3和Ask.4的版本,但Ask.2手稿位于伊斯坦布尔的大首牧图书馆,P.J. Fedwick称之为i225, BBV III. 58-62. [5] 本译作未能获得Ask.2的手稿,然而,Silvas表示其他它们之间没什么差异。故本译作主要参考PG (Patrologia Graeca) 31 (889-1051)翻译。其中的拉丁译本R.Bas[6]的不同主要参考Silvas的翻译[7],偶而会参考拉丁原文。

凡例:

  • 此版由袁永甲翻译,感谢唐艾莉姐妹编辑,译者修订而成,是《长会规》的初译稿。一切错误都归于译者,也欢迎会员参与译本完善过程,以期早日出版。
  • 版权申明:此译本仅做会员个人学习使用,不得分享与他人或上传到网络。如要引用其中中译,可按以下格式:袁永甲译,巴西尔《长会规》序言(译作分享栏_年_月_日,附上网页链接)
  • []系译者所加,以明确句子意思。
  • 其中拉丁版本的不同会通过注脚注明,拉丁译本多余的部分以「」表明。
  • ()会附上希腊原文,或英文原文。若有译者按语,会加按字。
  • 圣经新约出处按和合本引用,但会酌情参考思高本,或根据希腊原文直译。
  • 旧约引用一律按七十士译本翻译,因此不参考和合本

简表

  • BBV III = P.J. Fedwick, Bibliotheca Basiliana Universalis, III: The Ascetica, Corpus Christianorum Series Graeca (Turnhout: Brepols, 1997). 【巴西尔克修类手稿汇总】
  • Def. = R. J. Deferrari (tr.), Saint Basil: The Letters in Four Volumes, Loeb Classical Library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vol.I,1926; vol.II, 1928; vol.III, 1930; and vol.IV, 1934). 【巴西尔书信希腊语-英文对照版】
  • LR = 长会规 = Regulae Fusius Tractatae, in J. Garnier and P. Maran (eds), Opera Omnia Sancti Patris Basili (Paris, 1721-30; 1839 imprint republished by Migne, Paris, 1859, as PG 29-32; 31.890-1052).
  • SR.G = 希腊文短会规 = Regulae Brevius Tractatae, in J. Garnier and P. Maran (eds), Opera Omnia Sancti Patris Basili (Paris, 1721-30; 1839 imprint republished by Migne, Paris, 1859, as PG 29-32; 31.1079-1309).
  • RBas = 拉丁译本短会规 = K. Zzelzer (ed.), Basili Regula: A Rufino Latine Versa, Corpus Scriptorum Ecclesiasticorum 86 (Vienna: Hoelder-Pichler-Tempsky, 1986).
  • Silvas = 长短会规英译本 = Silvas, Anna M, The Asketikon of St. Basil the Great (Oxford Early Christian Studies;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 Silvas.L =The Rule of St. Basil translated by Ruftnus (Small Asceticon). Trans, and ed. Anna Silvas, The Rule of St. Basil in Latin and English. A Revised Critical Edition (Collegeville, MN: Liturgical Press, 2013) [新的拉丁译本校勘本以及英译]
  • Silvas.S = Basil of Caesarea : Questions of the Brothers. Syriac Text and English Translation. By Anna M. Silvas. (Texts and Studies in Eastern Christianity, 3.) Leiden and Boston: Brill, 2014 [巴西尔会规叙利译本亚校勘本以及英译本]

[1] Silvas = Anna Silvas, The Asketikon of St Basil the Great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5), 146.

[2] Silvas, 10-11.

[3] Silvas, 13.

[4] Paul J. Fedwick, “New Editions and Studies of the Works of Basil of Caesarea,” in Paideia Cristiana, ed. G. A. Privitera (Rome: GEI, 1994), 613.

[5] 参见. BBV. III = Paul J. Fedwick, Bibliotheca Basiliana Vniversalis: A Study of the Manuscript Tradition, Translations and Editions of the Works of Basil of Caesarea. III (Turnhout, Belgium: Brepols, 1997), 58-62.

[6] RBas. = K. Zelzer (ed.), Basili Regula: A Rufino Latine Versa, Corpus Scriptorum Ecclesiasticorum 86 (Vienna: Hoelder-Pichler-Tempsky, 1986).

[7] Silvas, 153-269.

正文

序言

1. 既然我们都蒙召,有同一个使命——敬虔度日,那么,我们就靠着上帝的恩典,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聚在一起。显然,你们渴望学习救恩之道,因而,我就有义务向你们传讲上帝的审判(参诗篇118:7,13;罗1:32)。我日夜牢记使徒的话:“我三年之久昼夜不住地流泪、劝戒你们各人(使20:31)。”

对我们来说,现在恰逢其时。因为我们呆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完全免于外面的喧嚣。让我们彼此代祷,以便我们能按时分粮给你们 (路 12:42);而你们能在领受了这道之后,如经上所记的“好土”,能成熟、多结义果 (参太 13:23)。

因此,我恳请你们[1],藉着主耶稣基督的爱——他为我们的罪献上自己(参加1:4;提2:13-14),让我们为灵魂着想,让我们为先前空虚的生活哀恸,让我们为来生、为上帝的荣耀、基督以及可敬拜的圣灵而战 (ἀγωνιώμεθα)。

我们不可怠惰疏忽(τῇ ῥᾳθυμίᾳ και τῇ ἐκλύσει),或因怠惰而错失当下的时机,耽延我们的本分工作至明日或其他时间再开始。否则,在没有预备好善工的情况下,那“要我们灵魂的”(参路12:20)将抓住我们,并把我们赶出洞房的喜乐之外(参太25:11-13)[2]。及至悔之晚矣时,我们才为虚度无益的时光而哭泣,为邪恶的过往而哀哭。

现在就是悦纳的时候,现在就是拯救的日子(林后6:2)。现在忏悔,就有回报;现在忍耐,就得安慰;现在,上帝是这些逃避邪恶之人的帮助;那时[审判之时],上帝就是审判人类一切思言行为的,可畏又不可欺的判官;现在,我们享受他的宽容忍耐,那时,就尝到他的公义[审判]了;当我们复活时,有人受永刑,有人得永生(参约5:29;太25:46),各人都将按他的行为受报(太16:27)

在什么情况下,我们才能卸下顺服基督的轭呢?我们何时才能因那位召我们进入天国的基督而警醒 (ἐκνήψομεν)?何时,我们才从自己[旧有]的生活习惯回转,严格地去过与福音相称的生活?何时,我们才定睛于主“可畏之日”的显明(参珥2:11,林前3:13)?那时,那些行善的人来到主的右边,进入天国;那些善行贫瘠的人将归在主的左边,被地狱之火和无尽的黑暗吞噬(太5:22)[3],主说,“在那里[他们]必要哀哭切齿了”(太25:30)。

2. 我们口里说渴望天国,却未曾想过如何获得它;我们未曾为主的诫命劳力,却在心里幻想着同那些与罪争战,至死方休的人(参希12:4)一样,获得同等的尊荣。播种时节闲居家中或睡觉的人,能在收割时获得丰收吗?不种植葡萄园的人,能收获葡萄吗?非也。不经历劳苦,怎能有收获?[4] 尊荣和冠冕,是为胜利者预备的。谁会将冠冕给那些没脱下衣服[5]、没上场摔跤比武的人呢?

按使徒的教导(提后2:5),我们不但要得冠冕,还要按规矩来。规矩中哪怕最小的部分也不放过,做好该做的事。因经上记着说:“主人来到,看见他这样行,那仆人就有福了(太24:46),” “如果你献得对,但分的不对,你就有罪了。”(创4:7,按:此按七十士译本翻译)

但我们以为自己做到了一条诫命——我不说我们真地践行了,因为按圣经完备的目标来说[6],诫命都是相互关联的,如果人没遵守其中一条,就是犯了众条(雅2:10),却就因着遵守了一条而期盼尊荣,而不因那些我们违犯的诫命而期待愤怒。

有人领受了十个天赋,自己保留一两个,把其余的归还了。但不因他归还了较多的部分,而被称为慷慨;倒因保留了较少的部分,显出他的不义和贪婪来。我为什么说保留呢?[就是说]一个人被赐予天赋,又完整无瑕地归还了,依然会受到谴责,因为他没有使用那个天赋(太25:24-7)。正如一个人服侍父亲十年,最后将父亲一棒子打死,这样的人不能算作好人,而是杀人犯。

主说,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教导他们。不是遵守一部分,而忽视其他的,而是遵守一切我吩咐你们的。(太28:19-20)使徒也写道:“我们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毁谤; 反倒在一切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林后6:3-4)。”若写给我们的一切不是为了我们救恩之必须,那一切的诫命就不会写下来,我们也无需全部遵守。倘若我对一个弟兄说,“你真蠢”,令自己身陷地狱的危险中(参太5:22),我其他的美德有何用呢?若我们被一个罪捆绑,虽免于其他许多罪,又有何用呢[7]?因为“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约8:34)。”若是身体受一种病痛之苦,虽免于其他疾病,又有什么益处呢?

3. 有人会问,若是这样的话,这么多没有遵守所有诫命,只遵守了一部分的基督徒,都一无是处吗?关于这点,让我们想想蒙福的彼得。他有很多善行和福气,却因一件错事听到主说:“我若不洗你,你就与我无份了(约13:8)。”我这么说不是为了表达冷漠或轻视,反而是表明他的虔诚和我[对彼得]的尊敬[8]

再者,有人会说,经上记着说:“凡求告主名的就必得救 (珥2: 32; 罗10: 13)。”好像只要呼求主名就足以拯救那些呼求主的人。那让他也听听使徒接下来的话:“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 (罗10: 14)?”如果你相信,就听听主的话:“凡称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太7:21)。”确实,如果人遵行主的旨意,却没有按照上帝的旨意行出来,或存着一颗爱上帝的心 (διαθέσει)去行[9],那他践行的热心就归于徒劳了。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话说:“他们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见,我实在告诉你们,他们已经得了他们的赏赐(太23:5 + 太6:5)。”使徒保罗也教导说:“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身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林前13:3)。”

通常来说,有三种不同的情形 (διαθέσεως) 不可避免地将人引向顺服。第一种是由于害怕惩罚而避免作恶,这属于奴仆的情形;第二种是因着追求工价之利,即我们为了自己的益处而顺服,这就类似于商人;第三种是为了赐我们律法者的善和爱,因着配得服侍荣耀至善的上帝而欢喜,这种情形就是上帝的儿子了。[10]

现在,那些即便因出于害怕而践行诫命的人,那些时常担心懒惰而被惩罚的人,都不会只遵行其中一些诫命而忽视其他的,因为他畏惧每一个不顺服的审判。这样,因虔诚而颤栗的人有福了(箴 28:14)。他在真道上站立得稳,就能说“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边,我便不致摇动(诗16:8)。”即绝不忽视他的职责。再,“敬畏耶和华的人有福了。”为什么呢?因他十分喜爱他的命令(诗112:1)。因此,畏惧上帝的人,不会忽视践行他的诫命,或者敷衍了事。同样,受雇的员工也不会选择怠工。因为他若是没有按要求的去做,怎能得到在葡萄园中劳作的工价呢?而如果他没有完成一件必要的工作,雇他的人没有收获了。谁会给怠工的人无益的工价呢(参太20:1-16)?

第三种服侍是为爱而做的。一个愿意讨父亲欢心,在大事上令父亲满意的儿子,怎会选择在小事上使父亲伤心呢?[正相反],他将以加倍的小心,牢记使徒的话:“不要叫上帝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弗4:30)。”

4. 现在,那些犯了大部分诫命的人[11],愿意归于哪一类呢?他们不侍奉上帝为父,不相信他能成就大事,不服侍他为主。主说,如果“我既为父亲,尊敬我的在哪里呢?我既为主人,敬畏我的在哪里呢?”(玛1:6)因为敬畏上帝的甚喜爱他的诫命(诗112:1),然而你们却借着犯律法羞辱了上帝(罗2:23)。

若我们看重享乐过于按主的诫命生活,怎能让自己有份于蒙福的生命,与圣徒同国(参弗2:19),在基督面前与天使一道欢喜呢?这实在是孩子般的[天真]幻想。因为,如果我们不以感恩的心忍受临到的苦难,如何能与约伯同行(参伯1:20-21;2:10)?如果我们不对敌人显出忍耐,如何能与大卫同行(参撒上24:10;撒下16:11;18:5;19:23)?如果我们不以长期节制和不断地祈求寻求上帝,又如何能与但以理同行(参但10: 3)? 我们若不追求圣徒的脚踪,如何与他们同行呢?哪个裁判如此不公,会将得胜的冠冕,同样地赐予那些从未参赛的人呢?哪个将军会将得胜的战利品,均分给那些没有上过战场的人呢?

上帝是慷慨的,但也是公义的。上帝公义地按各人配得的给予回报。因经上记着说:“耶和华啊,求你善待那些为善和心里正直的人。至于那偏行弯曲道路的人,耶和华必使他和作恶的人一同出去受刑(诗125:4-5)。”上帝是仁慈的,但也是审判者。经上记着说:“主喜爱怜悯和公义(诗32:5)。”因此经上说:“论及仁慈和公义,我将颂赞你,主(诗100:1)。”

我们懂得了上帝对谁怜悯,因主说:“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太5:7)。”你看到上帝如何公义地发怜悯了吗?他绝非不公义地发怜悯,也不毫无怜悯地审判,因为“主即公义又怜悯(诗116:5)[12]。”我们不可半心半意地承认上帝,不可将他的怜悯视为怠惰松懈 (ῥᾳθυμίας)的借口。因为有[可怕]的雷电,为免他的良善被轻看。那让太阳升起的,(太5:45)也使人眼目昏迷(王下 6:18);那降甘霖(撒10:1)的也降火(创19:24)。他首先施怜悯,然后展威严,免得经上的话指着我们说:“还是你藐视他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不晓得他的恩慈是领你悔改呢?你竟任着你刚硬不悔改的心,为自己积蓄忿怒,以致 神震怒,显他公义审判的日子来到。(罗2:4-5)”

因为除非人按上帝的诫命去行,否则,他不可能获救[13]。凡轻视主诫命中的任何一条的人都难逃危险(因为这是何等的狂妄,竟然评价律法的赐予者,承认他的一些诫命,却无视其他的),让我们奋力去虔诚生活,尊敬静谧和免于俗事生活[14]。以此作为我们这守护福音教导的、同工的人,立下的一个共同的心志:不逃避任何一条诫命。如果属神的人必须完全(正如经上所记的(太5:48)和我们先去所讲的[15]),他就十分有必要在每一天被诫命修剪,(参约15:2)直到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弗4:13)。按照神的律法,动物若有残疾,即便洁净了,也不能做上帝的祭物(参利 21.19—20).

12 因此,无论你们各人以为[在知识上]缺少什么,让他将之带到公共场合查验(διάσκεψιν);13 因为多人一同努力查看会更容易明了晦涩之处(το λανθάνον)。显然,按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诫命,上帝将通过圣灵的教导和提醒(约16:6)赐予我们所求的(太7:7)。

14. 我传福音原没有可夸的,因为我是不得已的。若不传福音,我便有祸了(林前9:16)。如果你们疏于自省,或者发现自己疏忽懈怠(ἀτόνως και ἐκλελυμένως)于谨守传下来的教训以及将之付诸实践上,类似的审判也将临到你。15. 这就是为什么主说:“弃绝我、不领受我话的人,有审判他的,就是我所讲的道在末日要审判他(约12:48)”。16 又说:“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却不预备,又不顺他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多受责打;惟有那不知道的,做了当受责打的事,必少受责打(路12:47-8)。”

17 因此,让我们祈祷(主的怜悯)(他赐予两样):于我是无可指摘地传道(使6:4);于你们是满有果实的教导。18 因我们知道神所默示的圣经将在基督的审判台前,起来面对他们(因为我要责备你,[因]你的罪摆在你眼前(参诗50:21))。19

让我们警醒地专注于主的话,让我们热切地将(你听到的)[16]神圣的教导付诸实践,因为我们不知道主哪天或何时来(参太24:42)


[1] 巴西尔会规主要是写给修院的修士的,然而在他编辑成长会规时,似乎也其牧养的受众的需要。参Silvas(153)n.

[2] 这里英译本弄错了,太22:11-13.

[3] 关于巴西尔地狱永恒的清晰教导,参见《短会规》267。

[4] οἱ καρποί ὧν και οἱ πόνοι 字面译为:那劳作的人才能收获果实。

[5] ἀποδύντα, 字面译为脱下。古希腊摔跤都需脱下衣服才能上场进行比赛。

[6] κατά τον ὑγιῆ τοῦ λόγου σκοπόν

[7] On Basil’s doctrine, not so much of the ‘equivalence’ of sins, as of the gravity of so-called ‘little’ sins, see SR 4 (RBas. 17) and not,,SR 13, 15, 209.

[8] 关于巴西尔对彼得的尊重,参见SR 60 (RBas. 184.6). 这里SR是《短会规》的简称。

[9] 此处亦可译为性情。

[10] 诗篇161篇讲道, PG 29.477B (Way 346) 提到从一种奴仆的状态到儿子的状态:“ ‘you are a servant of the great King, invited by him to the highest kinship, having received the Spirit of the promise, so that, being sealed in him, you may be revealed as a son of God’. On οίκείωοις see also LR 2. 2 (RBas. 2.32) and note, LR 26 and note.

[11] 不要以为巴西尔这里特指不信主的人,而是指当时宣告自己信主的人,可见当时的世俗化也是很严重的。这些即想要天国,又不愿放弃享乐的生活。

[12] 论上帝的怜悯和公义,见巴西尔讲道集诗篇32篇:Hom, on Ps. 32, PG 29. 329-32, Way 232-3。

[13] ἐπεί τοίνθν οὔτε δυνατόν σωθῆναι, μη ποιοῦτάς τά κατ᾽ ἐντολήν τοῦ Θεοῦ ἔργα.

[14] 这里似乎是规劝信徒过一种灵修的生活。

[15] 参考巴西尔《长会规》一和七的问答。

[16] 此见于拉丁译本RBas. Prol.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