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随想

随想 4则

1 看英国古教堂之建筑,见神国从建筑中临在凡尘;昨日观英女皇丧礼,深感英国之蒙福,得益于其基督教信仰。尽管现今的欧美已经谈不上基督教国家,但我佩服他们的先祖对信仰之真诚。期间苏格兰乐器想起的旋律尤其扣动心弦,原来音乐是可以贯穿生死的。

关于这段音乐请从2:49:00开始听,我不知道是什么曲子,但哀伤中带着盼望,一时无法忘怀。

类似的感受亦来自于我参加的希腊正教的丧礼,其中的一首歌Memory eternal Αιωνία η μνήμη尤其震撼。此歌无论是旋律还是词义都穿透生死,震撼心灵。请欣赏:

希腊正教丧礼的唱诗,请聆听感受

2 当把一天最好的时间献给祈祷:

最近与一友人聊天,他转述一位修士的话说,如果你不能在精力状态好的时候祈祷,就更不能在状态不好的时候祈祷了。因此当把一天中最好的时间献给祈祷。

获得祈祷就是获得永生,祈祷是我们的命,因为祈祷的本质就是与上帝相交,而与上帝相交就是永生。

3 一些圣人的言语

正如想火不能暖身,照样没有爱的信心也不能点燃灵魂中的灵性知识。——认信者圣马克西姆

你禁食,但撒旦不吃任何东西;你竭力做工,但撒旦不睡觉。你唯一能超出撒旦的层面是获得谦卑,因为撒旦不谦卑。——埃塞俄比亚的圣摩西

地狱不吸引人,于是魔鬼装饰通往地狱的路。(把它弄宽,去的人就多了)。———圣巴西尔

4 关于两条路的随想

论我们该斋戒电子产品:原来手机屏幕(在绝大部分意义上)就是那宽门,而借着心祷进入内心的心门就是那窄门。

世界上最窄的路是不止息地忆念上帝,世界上最宽的路是忘记上帝。心祷就是那条窄路。

心祷本质上是与上帝相交的过程,它在很多意义上都是限制,约束理性散漫的思考过程的。

世俗化的标志就是忘记上帝,凡看的,听的,闻的,尝的,触的和想的让人忘记上帝就是世俗化了。神化的标志是忆念上帝,凡看的,听的,闻的,尝的,触的和想的让人想起上帝就是一个“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时代。

我们心中有一片果园,其上要长出圣灵的果子,但我们却让野兽,狐狸进入其中,践踏,吃掉树上的果子。上帝交给我们修理看守的。

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奉献支持,您可以注明这笔赏赞是给这篇博文的还是支持“光从东方来”整体事工的。请使用以下二维码。

记事十则:教会历史课,事工出版等杂谈

按:本文记述身边的琐事和近期随想,若读者不喜欢或不认同,完全可以一笑了之,不必当真。若您因此获益,感谢天主。

1 我的教会历史课大人班(30节课,分希腊,拉丁,叙利亚传统)这周总算教完了。学员们反应学到不少,增长了不少见识,希望这个课能开下去。其实不只是学员,笔者自己在预备这个课的过程中也学到不少。感谢主,教会历史课丰富了我们的视野和见识。

2 在教教会历史课的过程中,不得不使用一些中文译本(都是希腊和拉丁教父的,很不幸,叙利亚教父的没有)。我很悲伤地发现,大部分所谓的中文的经典译作都不是从原文翻译的,而主要是二翻(主要是英文)的资料,这太可惜。这种学术出版现状进一步坚定了我做原文翻译的决心。

3 我开办的亚略巴古学堂,光从东方来网站都是我未曾想过的,其初衷竟然是为了养家。这些事工未来如何还不清楚,不过现在似乎清晰了一些,就是回到我当初读神学的初心:翻译早期教会文献,还坚持从原文翻译;最近又加上了翻译最新的学术研究文章和著作,至于之后,我不敢想。昨日小组查经说到“主若愿意,我们就可以活着,也可以作这事,或作那事。”(雅4:15)使徒雅各教训得对,不可为明日自夸,因此我也存这样的祷告,把这些事工交托到主手中,求他带领。

4 近日有读者看笔者的译作分享,就问我有没有翻译全文,我说当然翻译完了。他就向我要全文,我说暂时不能给,还想着出版能卖个电子版哩!不过,据笔者目前了解的行情,国内出版之路是遥遥无期了。有期待《爱神集》导读版出版的读者,还请献上代祷和支持。

5 前几日发了叙利亚语初级班的海报,但无人报名,心中些许沮丧,后转念又一想,这其实也正常。大家对这个传统可能太陌生了,而语言课是需要极大的兴趣和心志才能坚持的。笔者当年笃定学叙利亚语,就是因为读到了叙利亚的圣以撒的一段话,再加上景教隶属于东叙利亚教会,才开始学习的。一个东西大家都不太了解,怎么能期待人来学它的语言呢!

6 英格兰的风雨是很奔放的,整日随意的刮,随意的下。英格兰的草坪就是一大片草坪,没有棒球场,不时有大人带孩子来踢球。我不是个球迷,不过为了带娃也买了两个足球玩。儿子说,他们班有好几个球迷,难怪英国的足球很强,有场地,有氛围。

7 伦敦相比波士顿真算个大城市,一次我们去伦敦的唐人街,真可以用摩肩接踵来形容。我感觉一下子回到了国内,有股热闹劲儿。

8 去了一家华人教会,里面有一对从美国来的宣教士夫妇。此前,他们在中国呆了二十年(宣教);2019年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被迫离开中国,来到了伦敦。一提起中国,他们都很怀念,看着他们说如此流利的普通话,如此爱中国,我真的很佩服。求主纪念。

9 如果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照样,一个健康的教会也不应该只要一种声音,灵性的战斗常有,思想之张力常有,恰如日升月落,不可避免。

10 根据笔者对东方传统的有限了解,笔者还是要申明以下观点:在救恩论上,中国新教背景出来的教会普遍将因信称义等同于救恩;然而,从笔者所了解的东方教会来说,救恩是神化,换句话说,是圣化,是我们与主生死相许的爱情。因此,因信称义只是基督道理的开端,它不能等同于救恩,它更不能推导出一救永救的异端教导。一救永救论只是冰山一角,下面的东西要过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厘清,因此,不要慌,让子弹飞一会。

随想 诗歌是神学的巅峰

按:近来读者反映我发的文章比较“莽”,故写点随想。

1 如果神学是哲学的巅峰, 那么诗歌就是神学的巅峰,试问还有什么比诗歌更适宜用以表达神学呢?如果灵修是科学的巅峰,那么心祷就是灵修的巅峰,试问还有什么比清心圣祷,控制人心(唯有造人心的上帝能控制人心)的科学更高级呢?

2 记得有一次,我跟导师马克西姆聊天,我跟他说,我灵性太差,根本不配翻译《爱神集》,我该怎么办?他说半开玩笑地说(大意是),Jason,你要等到你去修院修道,过了四五十年,才开始你的翻译工作吗?他的意思是,既然我来这个学校就是为了翻译的,为什么不现在就开始呢?

3 让我们在主日崇拜,在个人祈祷,谢饭前,每日早晚祷中拿起尼西亚信经抵抗各种异端。该信经能抵抗各种东方闪电,新天地等各种异端邪说,信徒每日诵读必能加增识别假钞(即异端)的能力。

4 目前,国内正教影响主要来自俄统。其中教父Seraphim代表了俄统,对中国正教徒影响深远,目前来看,无论是张百春,徐凤林为首的学者还是Seraphim为代表的美国正教徒及其而来的事工和译作都基本代表了来自俄统的影响。而笔者不可避免地源自于君统的影响,我推崇的主教卡里斯托维尔和我的导师马克西姆都是来自君统的。

5 把《爱神集》Philokalia定性为东正教的所有物,实在是一种偏见。它很多东西来自更早期的教会灵修传统(尤其源自于埃及和叙利亚的灵修传统),它是大公传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所有基督教派的共同财富。

6 有人指出,天梯约翰的著作代表了灵修的巅峰,似乎其他圣人的著作都不如他;又有读者问,平均来说,在神修上能达到的成就,是不是一代人不如一代。我想被教会认可的圣人们岂是我等罪人能议论的。他们说的话,做的事被我等不理解并不代表他们有错误,需要我等罪人去修正。我作为罪人中的罪魁,灵性上一无所成,不敢将圣人们分三六九等,重这个轻那个。他们都在天上,都应该给予极大的尊重,而我们在地上学习效法他们,谦卑再谦卑,实在行不出来,就不断悔改,求主怜悯。

7 近来,无论教会讲道,还是小组查经都在讲雅各书,上面说:“若有人在话语上没有过失,他就是完全人。” 使徒雅各说的不错,因为心里所存的,口里就说出来。对给我教训不少,知道自己内心充满邪念,说不出什么造就人的话,就学习操练静默,忍受指控和冤屈。我想这是上帝现在给我的功课。

8 近日上课,讲到叙利亚传统中的《所罗门诗歌》,艾弗冷的诗歌,有学员感叹,诗歌乃神学的巅峰。我深以为然。我们理解的神学都是在动脑子,用概念,这当然没有错,也值得学习;然而,神学的丰富性却被大打折扣。而诗歌却不是如此,它采用各种比喻,图景,动用我们身体的感觉,日常的生活经历来讲神学,它给你一幅画,让你沉浸其中,一切的含义都在里面了。这难道不是中国人擅长的吗?

9 最近看一个采访伦敦老人的视频,采访问,如果你再回到年轻时候,你会做什么?多数老人都回答,如果回到年轻时候,他希望勇敢一点,自信一点,想做就做了,不用太在意别人的评论。给我的启发不少。